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adtanc@modernmedia.com.cn

国际客户经理:安娜
Tel:(8610)65615550-267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晏丽芳
Tel:(8610)65615550-857
yanlifang@modernmedia.com.cn

二十二座运庆佛像齐聚东京,罕见千年造像一室尽览

Sep 29, 2017   应芳

​日本平安时代末年到镰仓时代初年最具代表性的佛造像大家——佛师运庆,传世作品仅存三十一尊,且分散于日本全国,供奉于各大寺院,素不外借。9月26日,本年度四场特别展的收官之作“运庆——纪念兴福寺中金堂重建特别展”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二十二件佳作集结形成史上规模最大的运庆展。

东京。今秋,东京国立博物馆迎来“运庆——纪念兴福寺中金堂重建特别展”,作为本年度四场特别展的收官之作,于9月26日至11月26日在上野公园平成馆面向公众。

 

20170929_085052_039运庆作,阿弥陀如来坐像及两脇侍立像,图片来源:镰仓国宝馆

佛师运庆(?~1223年)是日本平安时代末年到镰仓时代初年最具代表性的佛造像大家,收授弟子众多,造像修为高深。纵观运庆一生,虽勤于雕作,但普遍认为运庆的传世作品及据传出自运庆之手的作品仅存三十一尊,且分散于日本全国,供奉于各大寺院,素不外借。本次特别展将运庆初期至晚年经手的共计二十二件佳作集结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可谓史上规模最大的运庆展

 

20170929_085052_040
运庆作,毘沙门天立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展览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以追溯父亲康庆对运庆的影响开启全展。运庆生活的平安、镰仓时代正值政权更替之际,彼时的佛师群体也不乏派系集团之分。康庆、运庆既为父子,又是师徒,同属的佛师集团大多名中带有“庆”字,故被称为“庆派”。同时期活跃的还有“院派”、“圆派”等佛师集团,造像风格保守,而庆派的崛起打破了这一局面,在康庆、运庆的推动下,佛教造像被赋予灵动的生命力。

 

20170929_085052_041运庆愿经(法华经卷第八)(局部),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以这一单元呈现的奈良圆成寺藏大日如来坐像作例,面部饱满,腮颊微鼓,发丝梳束整齐,庄严中不失活泼生气;双腿盘莲花坐,衣裙褶皱处轻盈自然,颇见犍陀罗佛像的妙趣。依据底座内藏铭文所述的造像时间(安元2年,即1176年)推断,此尊大日如来坐像是现存最早的运庆作品,可算作运庆的处女作。然而,处女作尚被日本评级为国宝,抛开历史及宗教价值不论,单看艺术造诣,运庆的天才之处已不言而喻。

 

20170929_085052_042运庆作,奈良圆成寺藏大日如来坐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天才运庆的技艺极具独创性,展览以第二单元聚焦运庆独一无二的造像风格。运庆注重写实,其作品不仅体态生动,眉眼、发丝等细节也十分传神。这种写实感在运庆的早期作品中已见端倪,到了盛年更臻纯熟约建久八年(1197年)塑成的高野山金刚峰寺八大童子立像便是运庆成熟时期的典范。八大童子立像中除两尊为后补,由运庆塑造的其余六尊将于此次展览一齐亮相。这组童子同为不动明王的随侍,但姿态、服饰、手印、发髻各异,且以“玉眼”添上点睛之笔,巧妙地提炼出每一尊立像不同的神髓,或忿怒,或调和,或怖畏,或威严,令童子的佛性与灵性呼之欲出。

 

20170929_085052_043运庆作,高野山金刚峰寺八大童子立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步入晚年后,运庆的作品更显稳健,同一单元带来的无著菩萨立像与世亲菩萨立像则是这一时期的精品。无著、世亲是五世纪北印度的高僧,二人本为兄弟,故运庆在造像时特以老年及壮年的容貌再现二僧。这对立像高近两米,衣袍厚重,彰显高僧的笃定气度,面部表情一静一动,互为呼应。此二像塑于承元二年(1208年),即镰仓之初;镰仓时代写实之风盛行与其时信众的偏好密不可分——镰仓初年,战乱不断,随着佛教的发展壮大,信众渴望感受佛教众神的切实存在,而惟妙惟肖的造像有助于营造身临其境的体验,面对这一普遍诉求,运庆的独创性应运而生。

20170929_085052_044运庆作,无著菩萨立像、世亲菩萨立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运庆的风格虽可谓前无古人,但并非后无来者。运庆师承其父,也同样将衣钵传给了自己的六个儿子。第三单元着眼湛庆、康弁等运庆的后继者以及周边佛师,从侧面展现运庆的深远影响。其中一组天灯鬼立像与龙灯鬼立像由康弁塑造,深得父亲真传:龙灯鬼头顶灯笼,双臂抱于胸前,浓眉大眼,神态滑稽;天灯鬼张口瞠目,腰胯斜挺,左臂弯举持灯,右臂伸直握拳,栩栩如生。二鬼肌肉线条明快酣畅,运庆之前,在以持重著称的院派、圆派造像中实难见到。

20170929_085052_045 康弁作,天灯鬼立像、龙灯鬼立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近十五年来,日本新发现了三尊运庆(或疑为运庆)作品,引起广泛关注。X光、CT扫描等前沿技术的运用亦为探索造像内部结构及内藏物信息带来不少进展。关于运庆造像的新近研究成果展示是本次特别展的另一特别之处。

20170929_085052_046运庆、湛庆作,圣观音菩萨立像,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早在平安末年,庆派佛师就以奈良兴福寺为活动据点,兴福寺内也有诸多造像是康庆、运庆等庆派佛师的手笔。时局颠沛之下,兴福寺命运多舛,核心建筑中金堂更几经祝融之灾。中金堂此番重建自2010年正式动工,预计将在2018年全部落成。本次特别展以与兴福寺渊源甚深的运庆佛师为线索,呈现日本古代、中世之交佛教造像艺术的巅峰,向兴福寺中金堂睽违八年的重光献礼。(撰文/应芳)

 

 

“东西对望”在日本,十个关键词解锁日本秋冬大展

近代百余年来,日本艺术基于自身独特的造型观、美学观以及根深蒂固的日本式的感性方式,不断巧妙地把传统用新的形式 来加以替换,创造出既不是中国古代的,也不是西方现代的形式语言,并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西方艺术借以参照的一个坐标。从京都国立博物馆120周年首展日本国宝,到东京国立博物馆汇集运庆大师千年佛像;从草间弥生新宿开馆,到“混凝土诗人”安藤忠雄最大规模回顾展......《艺术新闻/中文版》特此精选十个展览,十个关键词带你走过东京、奈良、京都等地,一览秋冬日本大展的精彩。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Anal
Creampie
Orgy
Creampie
Threesome
Anal
Blowjob
Anal
Anal
Threesome
A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