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巴尔蒂斯香港再续东方情缘

Jun 29,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BALTH-2001.0001-press
巴尔蒂斯,《少女和曼陀林》,布面油画,2000-2001,摄影:Benoit Peverelli

香港。自高古轩画廊和巴尔蒂斯(Balthus)遗产基金会合作以来,高古轩从前年到今年先后在纽约和巴黎举办了巴尔蒂斯作品展。现在,展览移至香港,一共展出了创作于1932年到2000年的51幅作品,其中包括了油画、水彩、素描、摄影,基本涵盖了巴尔蒂斯近70年的艺术生涯。

巴尔蒂斯(1908 –2001)是20世纪卓越的波兰裔法国具象绘画大师。他的画面中最常出现的形象是少女,她们在闺房中摆出各种姿势,看起慵懒来却又有些怪异。这种感情丰富、令人不安的叙事场景是巴尔蒂斯最擅长描绘的,然而,其画面所流露出对“窥淫癖”的联想,也使得他一直备受争议。抛开这些毁誉不谈,巴尔蒂斯对绘画语言的把握、其画面所呈现的张力,都具有令人神往的感染力。

巴尔斯蒂作品的神秘感主要体现在其构图与用色所流露出的东方风情,事实上,这位毕加索口中的“20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一生都迷恋于东方文化。巴尔蒂斯幼年即展现出绘画天赋,但他从未于专业的美术学院学习绘画,而是经常出入卢浮宫临摹大师作品。因此,他的作品与同时代风靡欧洲的印象派,以及后来的抽象派都格格不入。巴尔蒂斯的绘画风格和主题主要来自文艺复兴早期的传统,但同时也深受日本浮世绘和唐宋以来中国山水画的影响。

此次展览中,巴尔蒂斯巨幅油画《少女和曼陀林》(Girl with a Mandolin)备受关注。这张创作于2000年的作品直到画家去世都未能完成。这幅画与《梦II》(Le Rêve II)都是巴尔蒂斯风格的代表——既体现了其文艺复兴时期的题材和精湛技法,同时透露出了静态、平面、装饰性的日本浮世绘风格。而其《卡尔韦洛风景》(Paysage de Monte Calvello)中类似泼墨和晕染的效果,则印证了他深受中国山水画道家思想的影响。

对此,巴尔蒂斯遗孀出田节子伯爵夫人对《艺术新闻/中文版》介绍说:“巴尔蒂斯青少年时期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纪德(Gide)和奥地利诗人里尔克(Rilke)的指引下,逐渐接触并深入了解了东方文化,他最喜欢看的书之一就是《西游记》。在巴尔蒂斯看来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中的符号和仪式和东方绘画有着某种相似性。”

谈及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出田节子表示,艺术家所追求的就是“消解自我(take off the ego),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宇宙万物融为一体。”同时,“消解自我”也可以解释这次展览中巴尔蒂斯为其少女模特安娜(Anna)创作的一组半裸摄影作品,由此看来,巴尔蒂斯并无外界所批评的那种“他者式”的“窥淫癖”,而只是在无意识中追求一种纯粹而自然的美。

巴尔蒂斯与东方的渊源无疑是这次来港展览的原因之一,这位从小就对中国充满神往的艺术家终其一生都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高古轩巴黎画廊总监Jean-Olivier Despres表示:“去年在东京都美术馆的巴尔蒂斯展览颇受好评,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中国观众也对其作品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来香港展览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实际上,高古轩一直与多位已故艺术家的基金会有着长期合作。8个月前,香港高古轩就展出了雕塑大师贾科梅蒂(Giacometti)的作品。Jean-Olivier Despres说道,“有趣的是,巴尔蒂斯和贾科梅蒂两人就是莫逆之交,或许下次我们有机会可以做两位大师的联展。但这非常不易,需要长时间运作和家属的全力支持。”撰文/刘骥翔

 

展览信息

巴尔蒂斯

香港高古轩画廊|展至8月15日

 

Balthus-Hong-Kong-2015-Install-19-PRESS
高古轩画廊“巴尔蒂斯”展览现场
BALTH-1943.0005-press巴尔蒂斯,《自画像》,炭笔素描,1943,摄影:Benoit Peverelli
BALTH 1972.0002 press巴尔蒂斯,《“侧面裸像”习作》,素描,1972,摄影:Zarko Vijatovic
BALTH-1933.0001-press巴尔蒂斯,《Pierre Leyris肖像》,布面油画,1932-1933,摄影:Zarko Vijatovic

 

本文图片由高古轩画廊提供,图片版权为Harumi Klossowska所有

在南京博物院感受明代吴门书画中的江南文人风华

经过一年的筹备,南京博物院推出了“江南风华——明代吴门绘画特展”及“江左流韵——明代吴门书法特展”,在学术梳理上做出大胆尝试:根据对周臣的研究,在原“吴门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的说法之上,提出“吴门五大家”的概念。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