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黑”远不止一种颜色?在慕尼黑揭开“黑色”的三副面孔

Nov 23, 2016   TANC

慕尼黑。黑色,富有神秘气质的色彩,它意味着阴森、恐怖,甚至恶,总是与死亡、死神紧密联系在一起。然而,正如德国文学中的黑色浪漫派(Schwarze Romantik),死亡与欲望看似对立,实则却存在着强烈关联,因而黑色的意义其实是模糊的。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Neue Pinakothek)展览“3种黑”(Drei Farben Schwarz)通过16件绘画大师的杰作,呈现了黑色作为一种非彩色的颜色,在艺术史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它是比喻,是构图介质,也是绘画技巧的挑战者。

展览“3种黑”所展出的作品,均精选自绘画陈列馆的馆藏,重点聚焦19世纪的绘画作品——彼时,在遵循旧时绘画传统的基础上,画家对黑暗与黑色的处理方式正逐渐开辟出一条独有的发展轨迹。同时,展览也展出了部分19世纪以前的早期油画。除了新绘画陈列馆收藏的约翰·海因里希·菲斯利(Johann Heinrich Füssli)、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等大师作品,馆方还从老绘画陈列馆(Alte Pinakothek)借来了西蒙·乌埃(Simon Vouet)、迭戈·委拉斯开兹(Diego Velázquez)和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牟利罗(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的画作共同展出。

黑处有什么:作为隐喻的黑

– ▬ –

在早期绘画里,黑色被用来增强深色区域,突出画作的层次感;也因此,它常常暗示生活中的阴暗面与灵魂的堕落。西班牙黄金时代绘画大师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牟利罗的创作中常常能看到这种作为隐喻的黑色。

20161123_080810_010

▲ 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牟利罗《维拉诺瓦的圣托马斯救治瘸腿男人》,1675年,图片来源:Bayerische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Alte Pinakothek, Munich

在创作于1675年的宗教题材油画《维拉诺瓦的圣托马斯救治瘸腿男人》(Saint Thomas of Villanueva Curing a Lame Man)中,牟利罗通过对光线与色彩的精湛使用,让圣者的姿容从周遭象征苦难的黢黢黑暗中显现,显露出人性的博爱光辉。

20161123_080810_011
▲ 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牟利罗《吃葡萄与甜瓜的乞丐少年》,1645年,图片来源:Neue Pinakothek

牟利罗在《吃葡萄与甜瓜的乞丐少年》(Beggar Boys Eating Grapes and Melon)这幅油画中,则刻画了两个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流浪男孩的形象。原本生动有趣、囫囵吞枣的场景却被大面积的深色与黑色所覆盖,这重重深影吞没掉的是什么?黑处有什么?牟利罗借此意寓人物背后笼罩的、残酷生活的巨大阴影,揭示流浪儿童社会孤儿的处境。

在约翰·海因里希·菲斯利的黑色浪漫派绘画《撒旦和死亡被罪恶女神分开》(Satan and Death With Sin Intervening)中,“黑色”同样作为背景与隐喻。这幅作品取材于17世纪诗人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的神话史诗《失乐园》(Lost Paradise)。画面左侧的撒旦正与“死亡”展开殊死决斗,画面中间的“罪恶女神”意图制止。菲斯利选择使用强烈的明暗对比去再现《失乐园》中的这幕关键场景,撒旦似乎是从深渊尽头、从一无所有的黑处猛地跳出。只见他身体完全舒展开,手臂高举、勾起,拳头虽尚未挥出,蓄力却正达峰值。

20161123_080810_012
▲ 约翰·海因里希·菲斯利《撒旦和死亡被罪恶女神分开》,1792/1802年,图片来源:Bayerische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Neue Pinakothek, Munich

决斗的下文,是撒旦最终落败,“夜晚”作为死亡的形式来到,罪恶遍布世界。当初,弥尔顿借反叛天使撒旦,意图表达自己反抗权威的革命激情,反思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到了菲斯利笔下,撒旦更是被处理成了明亮有力的崇高本身,誓与包围着自己的“黑”斗争到底。

黑衣:从贵族到时尚

– ▬ –

委拉斯开兹时代(17世纪)与马奈时代(19世纪)的“黑衣”有什么不同?展览“3种黑”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直观地并置历时性文化现象的审视机会。在人像画中,“黑色”的服饰起初作为社会地位的象征,比如西班牙皇室宫廷装的代表颜色就是黑色。委拉斯开兹绘于1625年的《年轻的西班牙贵族》(Young Spanish Nobelman)身着一席禁欲的黑衣,透露着年轻男子的显赫家世与高贵气质。

20161123_080810_013
▲ 委拉斯开兹《年轻的西班牙贵族》,约1625年,图片来源:Neue Pinakothek

200多年后的19世纪,同为一身黑衣,马奈笔下的黑色却不再隐喻社会地位的贵贱,而是成为流行时装样式的代表。在《画室里的早餐》(Breakfast in the Studio)中,绅士身着全黑西装上衣,倚靠餐桌而立,表情与姿态都流露着自信。

20161123_080810_014
▲ 马奈《画室里的早餐》,1868年,图片来源:Neue Pinakothek

与马奈同时代的法国现代派奠基人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在文章《论现代生活的英雄》中,曾将服装比作“现代英雄的一张皮”。在波德莱尔那里,阴沉的制服、黑衣、燕尾服,这些被当作牺牲的衣服是“这个痛苦的、在黑而瘦的肩上扛着永恒的丧事的时代所必需的一种服装”,不仅具有政治美,表现普遍平等,还具有诗的美,表现公众的灵魂:“这是一长列殓尸人,政治殓尸人,爱情殓尸人,资产阶级殓尸人。我们都在举行某种葬礼。”

从“配角”到主角

– ▬ –

19世纪,人类对于色彩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黑色”的使用也更为大胆。20世纪初,到了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及俄罗斯“至上主义”奠基人卡司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时,黑色已被完全解放,从传统绘画中的“配角”一跃成为了画家们试图挑战的重要主题。

20161123_080810_015
▲ 马克斯·贝克曼《国王》,1934-1937年,图片来源:wikiart
20161123_080810_016
▲ “最后的未来主义展览0.10”上的马列维奇作品,1915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无论是马克斯·贝克曼有着粗放、厚重黑色轮廓的人物画,还是马列维奇极简的黑色几何块体,不同的艺术手法却昭示着同一条信息:随着19世纪艺术家们的勇敢探索,来到20世纪的“黑色”不再仅仅为自然主义再现服务,而是获得了敦实的物质性重量。

“3种黑”虽然是回溯“黑色”在绘画史上的三幅面孔,但实际上却是体现艺术家们在创作实践时永不停下的革新精神。那么未来,黑色还会长出新的“皮”吗?(编译/王晓芬)

3种黑

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 | 展至2017年1月23日

在M+设计馆藏展“形流意动”中发现1937年以来的亚洲近现代设计

香港西九文化区 M+ 视觉文化博物馆首个设计藏品展览“形流意动: M+ 设计藏品”于11月30日正式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不仅是 M+ 设计馆藏的第一次公开露面,也是亚洲范围内首个同类型的展览。展览由4个以地理及时代性划分的主题所组成的“历史”以及开放式的“设计组群”组成,囊括了由1937年至今的120余件设计作品。M+ 设计及建筑首席策展人陈伯康认为:“于不同时代与地方,设计在文化、美学、功能、政治、经济,以及意识形态方面都有其不同的任务和目的。‘形流意动’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同时希望观众更能了解设计所触及的宽阔层面。”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