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之裸”的边界在哪里?

Nov 10, 2014   艺术新闻/中文版

纽约。上个月艺术家克瓦拉(Xvala)取消了在佛罗里达一家画廊里展出真人大小的女演员詹妮弗·劳伦斯裸照的计划。那些裸照是从劳伦斯的手机里盗取的。劳伦斯的律师威胁说“谁贴出那些照片就起诉谁,”不过,克瓦拉说他只不过是改变了心意而已。2011年的时候克瓦拉曾经在洛杉矶的街头张贴过泄露出的女明星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的裸照。

640

女明星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

对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等明星裸照外泄事件的新闻报道已经引起了美国立法机构对数字时代保护个人性隐私的关注。然而,这些法案可能不会保护那些在创作中涉及裸体素材的艺术家。根据文化团体和民权提倡者的说法,这将导致妇女权利活动家与艺术家的对立,以及个人隐私与言论自由的对立。

在过去的一年里,至少已经有28个州通过了相关法案来限制各种形式的非自愿的色情内容,例如“裙底风光”和“窥胸”之类的图片分享,以及“色情报复”那样的网站。与此同时,加州众议员杰基·斯贝尔(Jackie Speier)正在起草一份联邦法案,并希望法案可以在明年生效。“两年前公众根本不关注此类事情,现在这种大规模的反应实在令人印象深刻,”迈阿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玛丽·安妮·弗兰克(Mary Anne Franks)说。她参与了草案的编写,同时还为前英国文化大臣玛丽亚·米勒(Maria Miller)在类似的立法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项联邦立法草案可能会包含一些艺术家免责内容。相比之下,现行的几个州法案的适用范围则更为广泛。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策展人卡罗尔·丝缇耶尔斯(Carol Squiers)怀疑议员们正在努力推动“另一个议程,打算清除某些政治家以及他们的支持者们不喜欢的那些图像。”在新法案的限制下,展览可能面临法律风险。她提到2005年在国际摄影中心举办的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回顾展就是一个例子。今年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展也是如此,因为展出了艺术家自己和他的前妻的裸体照片。丝缇耶尔斯说,上世纪80年代的“文化战争”已经被证明是反色情激进主义者的一次错误行动。在1989年,华盛顿特区的科克伦艺术画廊取消了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回顾展。第二年,辛辛那提的当代艺术中心则因为展示梅普尔索普的作品而被以淫秽罪起诉。

640-1

杰夫·昆斯(Jeff Koons)作品

640-2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作品

有些人担心历史可能会重演。在今年九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与一个由书商和摄影师组成的联合会一起起诉亚利桑那州通过了一项涉及裸体照片的法案。这项法案规定,只要被拍摄者没有表示同意,那么展示其裸体照片就是犯罪,艺术作品也不例外。策展人和经销商可能因为展示梅普尔索普和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的作品而面临入狱四年的指控。提起诉讼的媒体联合会(Media Coalition)执行主管大卫·霍洛维茨(David Horowitz)说,得到梅普尔索普他们的同意是不可能的,因为艺术家和被拍摄的人都已经去世了。这项法案还规定艺术家必须在每次展示相关作品的时候都要获得被拍摄者的认可。“你拍摄那些和你一起出去的人(拉里·克拉克和南·戈尔丁就是这么做的),按理他们知道照相机的存在,那就应该意味着他们已经表示认可了,”丝缇耶尔斯说,“摄影师不是待在家里只拍自己。”

640-3

摄影师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

640-4

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的作品

艺术家玛莎·罗斯勒(Martha Rosler )有着不同的看法,她认为“为图像制作设立罪名确实是危险的一步,这样的限制往往会被施加在那些其实最需要保护或理解的人身上,例如艺术家和持不同政见者。不过,法案规范的事件绝大部分都涉及到非自愿的年轻女人——她们通常是最容易被侵犯的群体。”她觉得隐私法在规范非自愿的拍摄行为方面应该更进一步,不管是不是涉及到性。“街头摄影师把其他人当作他们手中照相机的‘猎物’,利用他们的照片举办展览,收获名誉和金钱,”罗斯勒说,“无法摆脱这种镜头关注的往往是穷人,流浪汉和无家可归的人。”德克萨斯州从不同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照相机基本上就是摄影师的铅笔和画笔,”今年九月份莎伦·凯勒(Sharon Keller)法官否决了一项禁止暗中拍摄的法案。个人创造图像的意图“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正如照片和视频本身一样,”她写道。

640-5

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的作品

640-6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作品

其他形式的个人隐私信息都已经得到了相关法律的保护,性隐私为什么不能?玛丽·安妮·弗兰克(Mary Anne Franks)说:“我确信一定会有艺术家认为展示个人医疗记录是一种‘艺术’,不过我还没有看到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或者艺术界人士站出来抗议《健康保险流通和责任法案》(HIPAA)。”撰文/Rachel Corbett 翻译/盛夏

杉本博司:艺术是“深入到人内心缝隙之中的工作”

杉本博司的著作《艺术的起源》并不是在追溯,而是在讲述,在生动的典故里探寻和偶遇。如果将艺术比作一条长河,人们大多误以为它有一个源头,但事实上,它的形成来自于无穷无尽的土地与土地间的间隙,从那些被人遗忘的间隙里渗出的水积聚成河。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