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脑洞|为什么培根笔下扭曲的面孔会带来令人震惊的体验?

Jan 17, 2020   TANC

约二十年来,神经科学的一个子领域神经美学(neuroaesthetics)一直在研究人类艺术行为的生物学基础。这项研究工作使用脑部扫描仪来探测人们体验艺术品时的神经活动,它追索的两个核心问题是:

大脑如何决定喜欢或不喜欢它遇到的事物?
人脑如何在感知、认知和情感上描绘艺术品?

640神经美学(neuroaesthetics)一直在研究人类艺术行为的生物学基础,图片来源:digitalquestions

虽然这两个以及其他神经美学所感兴趣的问题主要是被理解人类神经系统独特性的愿望所激发,但值得一问的是,关于艺术行为的神经科学能如何增进我们对艺术的理解,主要来说:

神经美学有助于将我们对艺术的认知从某一类具体的事物拓宽到某一种人类的行为。

艺术是人们用来操控周围物质世界最深刻的方式之一。我们使用艺术来塑造社会结构,通过图像,舞蹈,音乐和故事讲述来调整人际间的互动。参与艺术帮助我们自发地规范身体的生理状态,对情绪,思维,自主觉醒和身体运动的活动产生影响。神经美学最终希望能解释:

我们神经系统的哪些方面能使得这套行为轨迹成为可能?
是什么使得智人成为强迫性(compulsive)的艺术创造者和使用者?

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培根与思维:艺术,神经科学和心理学》(Bacon and the Mind: Art, Neuroscience and Psychology)收集了五篇关于以创作模糊和扭曲的抽象人类形体而著称的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909-1992)作品的论文。其中一篇是一名神经艺术史学家(neuro-art historian)撰写的,而另一篇是由两位实验神经科学家完成。

640 (1)《培根与思维:艺术,神经科学和心理学》中,神经艺术史学家和实验神经科学家带来了对培根作品的新解读,图片来源:amazon.com

这五篇论文都饶有兴趣地以提升我们对培根画作所尝试完成和表达的东西的理解作为出发点。所有这些都倚赖传统阐释的方法,以来识别培根作品中需要解析的重要主题,思想,意象或形式手法。

那么,“神经科学和心理学”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神经科学大致有两种方法能被运用于阐释艺术家的作品。

一种是帮助阐明艺术家作品中与思维和大脑相关联问题的想法。

《培根与思维》书中指出这些问题在培根的作品中有着重要的作用。所有五篇论文都提出培根的画可以被视为培根自己的“神经系统”与观众的“神经系统”之间的媒介。更具体地说,培根尝试把在他的神经系统中构成“攻击”的经验投射到画布上,这样使得图像本身能对观众传达一种冲击。文章的作者们追溯了培根一生中众所周知的“创伤”——他的童年经历,性取向,乔治.代尔(George Dyer)的死亡——并分析了这些“创伤”是如何被转化为视觉手法,来使观众感到不安、意外和惊慌,这其中就包括培根标志性的对面容和身体的扭曲。

640 (2)弗朗西斯·培根,《亨丽埃塔·莫雷斯画像三习作》(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 of Henrietta Moraes), 1963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本书做出了一个有趣的观察,即培根本人承认了在他作品中思想和绘画交互的核心性。他有句名言说自己寻求在绘画中展现一种内在状态,他将之称为“神经系统呈现出的图案”(patterns of one’s nervous system)。然而,尽管这些观察将思维和大脑确立为培根作品中重要的主题,这些作者中没有一人提供任何神经科学方面的依据来说明为何这些问题如此困扰着培根,以及他为什么选择用他那样的方式来作画。他们提出的任何理论——即便约翰.奥尼安斯(John Onians)投机性的尝试把培根的这些迷恋根植于童年经验对于他的大脑的塑造——都可以被轻易地呈现出来,而无需依靠任何对大脑运作方式的技术性理解。

神经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艺术品中意义构造的第二种方法是提供证据,证明观众实际上容易受到假设效果的影响。

所有的作者都称培根绘画的核心影响是在于它们能够震撼观众神经系统,但只有塞米·泽基(Semir Zeki)和石津智大(Tomohiro Ishizu)所撰写的篇章尝试了去解释培根的画如何以及为何能够释放这种能量。泽基和石津描述了大脑的视觉系统是如何受到进化的制约,通过特定的方式进行视觉刺激。具体来讲,视觉系统包含了用于识别身体和面容的专用神经系统。由于这些系统已经进化到可以对代表了人类身体和面容的固有刺激特性做出强烈的反应,任何对此类刺激的扭曲都会干扰它们的运作方式,造成视觉上的障碍。泽基和石津提出培根的画成功地震撼了我们是因为它们有效地扭曲了我们视觉系统中期待一具身体或一张脸应该有的样子。

640 (3)弗朗西斯·培根,《以受难为题的三张习作》(Three Studies for Figures at the Base of a Crucifixion), 1944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我认为这个假设具有直觉上的说服力。然而应当指出的是,泽基和石津没有为此提供任何实验证据。迄今为止也没有研究调查过视觉系统是否以他们提出的当人们看到培根画作时的方式来做出反应。此外,我个人也认为泽基和石津的假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即培根画作的情感含义。为什么培根的扭曲面容会带来震惊的体验?因为当感知到一张扭曲的脸时,人类大脑会引发负面的情绪。(因为从进化的观点来看,扭曲的面容与疾病或病原体有关联。)

640 (4)弗朗西斯·培根,《弗洛伊德肖像三习作》(Three Studies of Lucian Freud), 1969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作为一名神经科学家,于我而言,培根的画作最惊人的事之一是他故意创作出了会激发负面情绪的意象:丑陋的颜色,变形的人体等等。如果我们对他的作品分析仅仅包含意义和形式手法,我们就会忽略掉这个基本事实。希望在将来,神经科学和传统的艺术学能更好地合作,能显著推动我们对艺术的情绪反应。(撰文/马丁.斯科夫(Martin Skov),丹麦Hvidovre哥本哈根大学医院丹麦磁共振研究中心的神经科学家,翻译/徐孟祺)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