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为什么有的画作更值钱?

Aug 05,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NYR_2594_0041_meitu_1

T2-P7-daubigny_meitu_2

(上)莫奈的《睡莲》系列是最受欢迎的风景画,这幅作品在2012年纽约佳士得秋拍中拍出了近4400万美元的高价,相比之下(下)多比尼的乡村画作就没有那么受藏家喜爱

 

收藏分析

 

画作所表现的对象可以增加该画作的价值。这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实际上,每一件作品都是不同的,而出处、保存条件以及稀有程度对价格影响最大。如果你有一幅出自一位著名艺术家之手保存完好的优秀作品,那么不论画的是什么,都会卖个好价钱。可是,当这些因素都大致相同的时候,题材本身则决定了作品的价格差异。

 

美女当家

 

题材影响价值的最明显例子就是肖像画。美丽的年轻妇女和儿童都是赢家;丑陋的老男人则是输家。不过,描绘一身黑的寡妇和病殃殃的孩子的作品,虽然在多愁善感的维多利亚时代备受推崇,但是现在却很难卖掉。“我们尝试给这些作品加上积极一点儿的标题,例如‘康复’,但是依然卖不动,”一位拍卖行的专家感叹到。 从事历史肖像画交易的菲利普·莫尔德(Philip Mould)解释道,对肖像画来说,“坐在那里被画的人物常常和艺术家本人一样重要。”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肖像画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10年前,一幅橙色的“玛丽莲梦露”价值约一千五百万美元,而“理查德·尼克松”的售价为七十万美元。

 

画作所呈现的人物不但要漂亮,而且气质要好:“又矬又倔”可不行,苏富比欧洲副主席马克·波尔蒂莫尔(Mark Poltimore)说。他补充道,如果在一位美丽女人的肖像上发现非常轻微的一丝胡须的痕迹,这幅画的价值会降低很多。

 

身着制服的男人比装束普通的男人更可取。“身穿红色军服的士兵是最抢手的装饰性肖像,”莫尔德说,“这样的作品是不破坏室内设计师完成的色彩平面设计的最佳解决方案。”如果把衣服脱掉,表现裸女的作品比裸男好卖得多。布歇(Boucher)的裸女作品的价格至少是他的裸男作品的十倍:“妖艳或性感是相当令人向往的,”波尔蒂莫尔说,“但是不要太多。过分公然表达性感就扫兴了,有时候男人想买下来,但是他妻子会千方百计阻挠。”

 

上层生活和下层生活

 

类似的,不但人物的形态,作品中描绘的地点也会决定作品的价值。威尼斯显然远远比一个脏兮兮的法国北部小镇,例如勒阿弗尔,更具吸引力。作品的价格会反映出这样的差别。希思黎(Sisley)表现上流社会人物在布吉瓦尔的塞纳河上泛舟的作品比他展现更多工人阶级集中的叙雷讷地区的作品值钱得多。如果前景有马匹或者人物,又或者表现阳光明媚的收获场景,则将大大提升风景画的价值。而诸如工厂的烟囱或者船厂这样的元素则会降低风景画的价值,除非象洛瑞(Lowry)那样的艺术家本身是以描绘这样的场景出名的。

 

这种等级的差别也反映在其他题材中,例如花卉静物。从作品的价值角度来看,花卉比水果值钱,一些品种的花卉比另外一些更合心意。玫瑰最好,菊花最差。“鲁冰花不怎么受欢迎,”专家彼得·米切尔( Peter Mitchell)耸了耸肩膀,“很郊区的感觉,太平淡无奇了。”描绘银器、贵重的陶瓷或者精致的玻璃器皿的作品相应地比描绘日常陶器或者锡器的作品值钱。

 

暴风雨

 

水,无论是以海景,河流或者花园池塘的形式出现,总是会增加画作的价值,但前提是水必须是平静的。最好的例子就是莫奈的《睡莲》——星星点点的睡莲飘荡在广阔的水面上。然而,巴比松派(Barbizon)艺术家的作品,比如多比尼(Daubigny)或者库尔贝(Courbet)表现农民乡村生活的画作——里面会出现泥泞的水塘和牛群——比莫纳描绘的精致漂亮的水塘价格低廉的多。“人们喜爱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画的游泳池,因此这类画作至少比他的加利福尼亚风景画贵四分之一,”苏富比欧洲当代艺术主管夏安·韦斯特法尔( Cheyenne Westphal )说。

 

如今大家的口味更倾向周末度假的人眼中的大海——充满阳光和欢乐,而不是航海中遇到的严酷现实。波浪汹涌的海面和暴风雨会降低作品的价值;法国作家弗朗索瓦·杜雷特-罗伯特(François Duret-Robert)认为惊涛骇浪和飓风都非常男性化,平静的水面则更有女人味,这种差异反映在价格上,就和肖像画中由于男女不同对象导致的价格差异一样;其他人的想法则更直接——波涛汹涌的海面会使观赏者联想到晕船那样不舒服的感觉。此外,画面中的沉船残骸绝对不可接受:它们也会让销售沉底。

 

诉诸厌恶

 

死亡、破坏或者排泄物的场景引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在“古典大师”领域,有一些买家愿意接受那些“麻烦的”作品:鲁本斯(Rubens)的《对无辜者的大屠杀》(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在2002年以四千九百五十万英镑的价格成交,这是一幅大师级的杰作:无论是宗教的或者世俗的画面部分,都几乎没有令人反胃的死亡场景。虽然西班牙的藏家们依然在表现血淋淋的殉难场景的作品上砸下大把钞票,但是大部分买家都选择避开有关死亡的动物或者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作品。呈现激动的猎犬和穿着粉色猎装的骑手的猎狐场面的作品不会有问题,但是杀戮的场面不能有,尤其是在猎水獭的场景中。

 

在当代艺术领域,数量众多的作品也在描绘体液、排泄物,甚至是以它们为原材料创作,不过,这些作品很难卖出去。“大便就是大便,”韦斯特法尔坦言,“漂亮就是漂亮,许多传统艺术中的价值取向依然成立。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卖出最高价的作品就是他的蜡烛画,那是空虚景物画(Vanitas)的象征,所以要回头参考更早期的艺术传统。”

 

这个一般规则也有例外,例如“死亡与破坏专家”杰克和迪诺斯·查普曼(Jake and Dinos Chapman)在拍卖会上卖出的价格最高的作品是一件关于满洲酷刑的装置作品,呈现出血正在从被肢解的尸体上滴下来的场面。

 

啄食顺序

 

一只可爱的动物将增加一幅画的价值,但是在动物王国有啄食顺序,也就是社会等级,决定了为画作增值的多少。一些品种的狗比其他品种更受欢迎:长耳猎犬,梗犬,雪达犬的价值超过博美犬,德国狼犬,柯利牧羊犬。一般来说,纯种的超过杂种的。类似的,赛马跑过拉车马;鹰远远在麻雀之上;大象踩扁疣猪。

 

鸟类也有大致相同的规律,经验规则是:鸟的身价越高,相应的画作也就越昂贵。因此,松鸡排在最上面,然后是鸭子,鹬,山鹬。邦瀚斯拍卖行推出的鸟类画家索伯恩(Thorburn)的两幅作品就是很好的例子:野鸭画的价格大约是松鸡画的八分之一。孔雀和喜鹊会降低作品的价格:许多人相信它们会带来坏运气,除非画面里有两只喜鹊,因为老话里说,“一为忧伤,二为喜悦”。撰文/Georgia Adam 译/盛夏

 

 

 

 

用艺术为市政还债?

底特律艺术博物馆(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入口上方的石墙上刻着这样一句话:“由底特律人民捐赠,为了艺术的学习与欣赏。”这句话指的不是博物馆建筑,而是这座博物馆的馆藏:收藏家们慷慨捐赠了数以万计的艺术品,他们相信艺术的力量会改变那些与他们素不相识也无缘谋面的人们的生活。这是他们赠予未来的礼物。如今这一未来正变得岌岌可危,但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