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策展批评资本,而金钱撑起了威尼斯双年展

May 11,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威尼斯双年展是世界公认的最重要的文化活动之一,不过许多参观者并没有注意到它也是艺术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场之一。尽管总策展人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双年展不是为了把艺术卖出去,而是提供一个创作的,研究的舞台,让艺术家展现自己。但是在本届双年展上,有艺术家“明目张胆”地在卖作品,更多的藏家和画廊以不同的形式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大撒金钱。

能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买作品吗?

这个问题是肯定的。就在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德国艺术家 Olaf Nicolai 已经把自己的作品放到市场上销售了。曾有媒体统计,自2007年以来,很多国家馆甚至在开馆之前作品已经被销售一空。因此使得不少画廊非常乐意资助各个国家馆。比如,纽约保拉·库珀画廊(Paula Cooper Gallery)和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大卫·沃尔什(David Walsh)就是法国馆的赞助人。


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大卫·沃尔什

纽约犹太博物馆副馆长延斯·霍夫曼(Jens Hoffmann)表示,以为画廊不会参与其中那就是太天真了。“博物馆和双年展的钱越来越少……许多都要依赖画廊的支持才能完成作品的制作、运输和出版工作,”他说。

“威尼斯双年展决定了画廊主的品味和判断,这就是为什么画廊在其中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纽约艺术顾问公司艺投伙伴(Artvest Partners)的共同创始人迈克尔·普朗默说。“这对画廊的品牌来说至关重要,对艺术家来说也是如此。”


伊萨·根泽肯的作品在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览现场

就像在艺博会上一样,双年展上顶级的画廊居多。在主展览“世界的未来”上,136位参展艺术家中的17位来自6家顶级的商业画廊:高古轩画廊、大卫·茨维尔纳画廊、佩斯画廊、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白立方,以及豪瑟与威尔斯画廊。其中4位艺术家:艾伦·加拉格尔(Ellen Gallagher)、伊萨·根泽肯(Isa Genzken)、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和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由上述的不止一家画廊同时代理。


亚当·彭德尔顿在本届双年展的比利时国家馆

这些画廊也会把它们的影响扩大到国家馆。例如,佩斯画廊就有两位艺术家代表他们的国家参加:阿德里安·基尼(Adrian Ghenie)代表罗马尼亚出席,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出现在比利时馆的群展里。豪瑟与威尔斯画廊的克里斯多夫·布赫尔(Christoph Büchel)代表冰岛出席双年展。

不论是热门艺术家还是新出现的艺术家,双年展都为提升他们作品的价值提供了极佳的机会。“那些被恩威佐和其他国家馆策展人选中的作品相当于受到了当代艺术世界的认可,从而会变得更有价值,”《谈谈价格》(Talking Prices)一书的作者奥拉夫‧维尔修斯(Olav Velthuis)说。他认为对于那些在所属地区之外还没有得到广泛认可的艺术家来说,例如“大多数非洲艺术家”,这种机会相当重要。

资金都进了谁的口袋?

尽管大家都认为画廊的资金让威尼斯双年展得以运转,但是一些人认为他们的资助引起了道义上的问题。霍夫曼说,如果画廊是展览的主要资助者,策展人就可能失去他们的独立性。但是,他也说,“重要的是不要坐在高头大马上,假装那里有一个纯净的艺术世界,完全独立于商业利益”。

一些画廊主说,策展人不会因为商业的影响而动摇。“在威尼斯,多种策展流程的整合几乎没有给市场的影响留出回旋的余地,事情也应该是这样的,”南非史蒂文森画廊主乔斯特‧波斯兰(Joost Bosland)说。


英国馆展览现场

伦敦马尔伯勒当代艺术画廊主安德鲁‧伦顿说国家馆的组织方“非常清廉。以英国文化协会为例,很难想象它会放松严格的甄选过程。”英国文化协会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英国馆的预算是25万英镑,画廊支付了“为展览制作作品的全部费用”,并且承担了所有酒会的费用。大部分国家馆是由私人或者公共资金共同支持的。

政府也继续担负起了各自的责任;例如澳大利亚政府就通过澳大利亚艺术协会为造价750万澳元的新澳大利亚馆贡献了100万澳元(77万美元),雕塑家菲欧娜‧豪(Fiona Hall)主持了这座由登顿-考克-马歇尔建筑师事务所(Denton Corker Marshall)设计的新馆开幕仪式。“大约80个澳大利亚家庭为这个项目提供了650万澳元的资金”,一位发言人表示。


法国馆艺术家Celéste Boursier-Mougenot为展览所作的草图

法国馆展览现场

法国馆的展览预算是95万欧元,其中30万欧元来自法国文化部,35万欧元来自法国文化中心。法国文化中心是法国政府资助的机构,主要致力于在海外推广法国文化。其余30万欧元来自于13个个人和机构,其中大部分都是私人的,包括大卫·沃尔什和三家代理布尔西耶-穆热诺的画廊:保拉·库珀画廊、巴黎希巴斯画廊(Galerie Xippas)和柏林马里奥马佐利画廊(Galerie Mario Mazzoli)。

意大利馆策展人温森佐·特里昂(Vincenzo Trione)说,在画廊的帮助下,他才能最终完成展览。他策划的展览得到了意大利政府和意大利航空公司,以及知名收藏家的资助,例如时尚设计师布鲁内诺·库奇内利(Brunello Cucinelli)和都灵的帕特里齐亚·桑德罗托·里·利保登哥(Patrizia Sandretto Re Rebaudengo)。然而,特里昂说,他“只与艺术家接触,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找钱制作新作品。有时候艺术家必须选择接受画廊主和私人收藏家的资助。”

收藏家和慈善家们实际上找到了突破口,特别是在有些国家几乎没有给艺术提供任何支持的情况下。乌克兰亿万富翁维克托·平丘克(Victor Pinchuk)通过他的基金会在2007年、2009年和2015年为乌克兰馆提供了支持。一位发言人说,基金会在威尼斯的投入不期待有任何回报,但是如果作品在特定时间内售出,它就可以收回制作成本。

其他支持双年展的基金会遵循的模式有所不同。非营利组织桑德尼艺术基金会(Samdani Art Foundation)在军械库资助了孟加拉艺术家乃依姆·穆罕门(Naeem Mohaiemen)和印度“瑞克斯三人组”( Raqs Media Collective)。艺术总监黛安娜·坎贝尔·贝当古(Diana Campbell Betancourt)介绍说,如果作品成功售出了,基金会也不会收取任何费用。“我们将为艺术家提供各个方面的支持,旅行费用、设备租赁和作品安装等等,”她说。


印度和巴基斯坦联合展览“我的东边是你的西边”现场

非营利组织印度古杰拉尔基金会(Gujral Foundation)资助了印度与巴基斯坦的第一个联合展览“我的东边是你的西边”,展示了巴基斯坦艺术家拉希德·拉纳(Rashid Rana)和印度艺术家希尔帕·古普塔(Shilpa Gupta)的作品。基金会的主席、创始人菲罗兹·古杰拉尔(Feroze Gujral)也说不会从售出的作品中拿回任何补偿。撰文/Gareth Harris、Anny Shaw 译/盛夏、Phenix Luk

Art Film | 威尼斯金狮奖为何给了亚美尼亚馆——从电影《阿拉若山》到“Armenity”

今年威尼斯金狮奖最佳国家馆给了亚美尼亚,“大屠杀、离散、历史记忆再书写、族群身份认同”,每一个元素无不挑动甚至击中主策展人奥奎·恩威佐一贯以文化研究切入艺术的方式。而早在2002年于戛纳电影节首映的电影《阿拉若山》,同样反映了对亚美尼亚这场大屠杀的书写与记忆。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