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comments|评论 主编来信 | 一个“达芬奇”式文艺复兴人的养成

但愿在这个时代,能出现更多像斯福尔扎公爵这样的赞助人、更多像弗朗切斯科和安德烈亚这样的的同道者。回到那样一个时代,在诸多的文艺复兴人中,达芬奇这位文艺复兴巨人的养成并非偶然。

comments|评论 TANC@Venice | 全世界已有320多个双年展,威尼斯还是“艺术世界的奥林匹克”吗?

1964年,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凭借他的绘画,获得了当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这个决定在此后不久承载了更深厚的意义。对于艺术史学者而言,这标志着美国对旧世界的艺术征服已被正式承认。而对艺术市场来说,这意味着波普艺术真正为主流认可,成为经典。55年前,威尼斯是仅有的七个国际“多年展”之一。然而如今,全世界有320个双年展、280个艺术展会和超过1000个重要的艺术博物馆,很难想象一场展览的力量还能有这么强。问题摆在我们的眼前:威尼斯双年展还重要吗?

comments|评论 TANC@Venice | “后真相时代”的威尼斯双年展,艺术能成为时代乱象的解药吗

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已进入预展阶段,本届双年展以“愿你活在有意思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为主题,由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负责掌舵,试图探讨我们所身处的这个动荡时代。

comments|评论 主编来信 | 当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迷惘时,为什么要聚焦于这些收藏展

“画廊去年全年在亚洲的销售额翻了一倍,亚洲地区的业务额目前占据我们总业务额的20%。因为香港空间的开设,与往年相比,我来往于香港与欧洲也更为频繁,与亚洲藏家们的关系也更为紧密。现在豪瑟沃斯每年参与5场亚洲的艺博会。” 巴塞尔香港开幕前一日,在H QUEEN'S 大楼豪瑟沃斯画廊遇到其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时,他对于画廊在亚洲的表现非常乐观。

comments|评论 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4月1日的愚人节之夜,KAWS恶搞“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与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的画作《KAWS专辑》(The KAWS Album, 2005),在香港苏富比以1.15966亿港元(合约1480万美元)成交,超过估价15倍,一举刷新了他的个人拍卖纪录。

comments|评论 TANC Focus| 女性崛起还是市场逐浪?女性艺术家的市场天花板能被打破吗?

近年来随着女性主义潮流的再度复苏,女性艺术家无论是在艺术市场中还是学术界都获得了广泛的关注。

comments|评论 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主题“Re-睿”,中国园林与“有意思的时代”的对望

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将于5月11日向公众开放。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的主题为“Re-睿”。

comments|评论 “越后妻有效应”:公共艺术在全球带动了哪些地区复兴

每年夏季都是艺术界博览会和双年展喘息的时段。然而,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和欧洲多地艺术节项目的举办使艺术得以走出展厅之外,在城市、乡村和自然景观中栖身。人们也得以换下正装,踏上适于跋涉的鞋履,去寻访这些“公共艺术”的目的地。

comments|评论 他是冈仓天心的引路人,“逆潮流者”费诺罗萨笔下的《中日艺术源流》

京都市近郊的三井寺法明院杉树林中静静地躺着一座墓地,墓的主人是来自美国的东亚美术史家恩内斯特·费诺罗萨。费诺罗萨不仅对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的创办、明治时代日本的美术研究、教育、传统美术的振兴、文化财保护制度的建立均有贡献,且在其就任波士顿美术馆中国日本美术部部长期间,与其学生冈仓天心对东亚艺术的收藏和鉴赏亦奠定了亚洲艺术的西方标准,从而深刻影响了美国博物馆的东亚艺术品位。而认为明治时期是“利欲之开化”的冈仓天心,在跟随导师游历欧美期间亦着和服招摇,觉得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是西洋唯一能胜过东洋的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说,费诺罗萨和冈仓天心都是那个时代的逆流者。

comments|评论 批评越多,卖得越好?“不可思议”的不只是达米恩·赫斯特的“沉船珍宝”

本年度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弗朗索瓦·皮诺的两座私人美术馆——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和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内举办了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十年以来的首个新展“不可思议号的沉船珍宝”。这场号称“当代艺术史上斥资最巨”的展览,却得到了艺术评论界一边倒式的批评。在展览开幕的几天内,赫斯特展出的大部分“珍宝”都卖掉了,而与他在2008年9月和伦敦苏富比合作的专场拍卖会相比, 这一次规模巨大的展售,再一次刷新了艺术界对赫斯特的认知。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