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2020春拍七问:亚洲拍卖市场如何在世界剧变后更新

Sep 15, 2020   TANC

突如其来的全球性剧变,不仅仅是席卷而至的新冠疫情造成的国境之间的隔离、国际旅行的中断,而多个城市发生的社会动荡也为艺术世界的重要引擎——艺术市场在今年的表现蒙上了晦暗不明的阴影。

被延期的春拍,虽然受到疫情限制,但从香港到北京的春拍结果来看,顶层拍卖市场不仅没有坍塌,反而出现了新的格局变化。在本季拍卖结束之后,在我们与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紀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暨国际总监及部门主管林家如、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濑由纪(Yuki Terase)和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峰等三位艺术市场专家的访问中,聊到了在本季拍卖中脱颖而出的“黑马”,香港和北京拍场各自的定位与收藏趣味构成,西方当代艺术家如何被引介到亚洲,以及亚洲新一代藏家的兴起等话题。

640从左至右: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紀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暨国际总监及部门主管林家如、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濑由纪(Yuki Terase)、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峰,图片来源:佳士得、苏富比、中国嘉德

三位身居香港和北京的艺术市场专家,处于不同的地理位置与社会经济、文化环境之中,对此次拍卖结果所显现的亚洲艺术市场的关键点带来了各自的专业解读。

如何发掘首次进入拍场的“黑马”?

纵观2020年香港春拍的拍场,几位“黑马”脱颖而出——第一次出现在佳士得香港拍场的日本现代艺术家山口长男、首次出现在香港拍场的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以及香港当代艺术家黎清妍……拍行专家们为什么会在此时选择将他们的作品带入到当季夜场拍卖?初入拍场,这些作品为什么会创造比估价高数倍的价格?

640 (1)2020年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图片来源:佳士得

刚刚去世的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Matthew Wong)虽然是第一次出现在香港的拍卖场,但这位在去年去世的艺术家因其带有强烈情感色彩和表现力的绘画已被来自全球的众多藏家关注,“在二级市场里很多年轻藏家关注他有一段时间了。”林家如谈到这一季进入到夜场拍卖的王俊杰的作品时提到。吸引在画廊的收藏等候名单上的藏家到拍场参与竞投,王俊杰2017年的作品《归家》在7月10日佳士得全球联拍最终以300万港元成交。

640 640 (1)上图:王俊杰,《回家》,2017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下图:王俊杰,《表象领域》(THE REALM OF APPEARANCES),2018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无独有偶,另一位初次登上苏富比春拍夜场的香港年轻艺术家黎清妍(Firenze Lai)创作于2013年、并参加过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以262.5万港元成交。在即将于10月举办的秋拍中,苏富比也将带来黎清妍的作品《共事的人》。寺濑由纪提到,拍卖行对带新的艺术家进入拍场非常谨慎,而艺术家在一级市场的表现会影响到二级市场的选择。黎清妍的作品以变形的人物绘画为其主要特征,其作品尤其受到亚洲地区千禧一代藏家的欢迎,其作品在一级市场的惜售状况,也将藏家吸引到了二级市场的拍卖上来。

640 (2)黎清妍,《共事的人》(colleagues),2017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艺术家的老名单为何在此时浮出水面? 

拍卖名单上除了这些新面孔,重新发掘“老”名单也需要找到合适的时间点。某些看似冷门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在艺术史的重现发掘和艺术市场的力推中,其艺术和市场价值都得到了新的展现。

“看起来它可能是一个新的出现,但一直都有一个潜伏的名单,只是看这些名字在什么时候浮出水面。”林家如在佳士得四地联拍ONE香港拍场中带来的山口长男,对于近年大热的日本具体派有很深的艺术影响,而这件《黄色四边形》同等大小的作品,在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也有一件类似的收藏。艺术家的学术地位与作品的稀缺性,带来了山口长男作品在本季的“黑马”表现。

640 (3)山口长男,《黄色四边形》,1959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对于艺术史上的“遗珠”的再发现,也同样发生在嘉德北京这一季的拍场上,出现在嘉德春拍中的四张顾德新作品《B25》、《B12》、《A10》、《A07》分别以32.2万元、20.7万元、20.7万元和71.3万元成交,都得到了很好的市场反馈。已经宣布退出艺术界的顾德新是中国当代艺术早期发展中的重要人物,其在2012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以及2017年古根海姆博物馆的“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中国当代艺术大展,都得到广泛关注。

640 (3)顾德新,《B25》,1982年,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640 (2)顾德新,《B12》,1981年,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640 (4)顾德新,《A10》,1983年,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而隐居纽约的行为艺术家谢德庆本季的作品《一年行为表演1978-1979(笼子)》、《六件作品海报与声明》,虽然不是市场热络型,两件作品分别以5.75万元和63.2万元的价格被一个国内的收藏机构购藏。“已经固有的资源里面有价值的、没有被充分挖掘的,我们会发力。”李艳峰说。

640 (5)谢德庆,《六件作品海报与声明》,1978年-1999年,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如何选择西方当代艺术进入亚洲?

“西方当代也是一个浩瀚的海洋,为什么要选择这些艺术家,他们为什么能在香港或者亚洲地区被接受?”林家如在提到对于西方艺术家的选择时提到以下几点观察:

“第一,要亚洲藏家了解熟悉的艺术家。七月份佳士得春拍中杰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作品《霜(1)》以7925.5万港元的价格成交,他是美术史上都会知道的艺术家;里希特也影响了很多中国和亚洲艺术家的创作;价格区间来看,一张中小型的里希特作品的价格区间在五百万到六百万美金左右,很适合亚洲藏家。”

0杰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霜(1)》,1989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第二,亚洲市场有一个国外市场没有的趋势——收藏族群年轻很多,而且千禧一代藏家非常多。像乔治·康多(George Condo)这个艺术家新的市场纪录,以及去年和今年有很好的价格展现的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都是这几年来亚洲藏家在追逐的。这两个艺术家有一个创作特色,作品的彩度很高。

640 (4)2019年木木美术馆举办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个展,“花花果果猫猫人人”,图片来源:木木美术馆

第三是有国际画廊代理。这些艺术家的履历都相当完整。加上市场中流通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价格的区间大约在一百万到两百万美金之间,对于亚洲藏家来比较容易接受。”

寺濑由纪选择的西方艺术家比例在苏富比当代艺术的夜场中已经占据一半,本季拍卖取得当代艺术板块最高价的是霍克尼的《三十朵向日葵》,以1.14亿港元的价格成为了西方艺术家亚洲第二高价的作品,明快的霍克尼也成为超越世代和地域的不多的在世艺术家。而获得了国际大画廊背书的当代艺术家,也为拍卖场补充了新血,高古轩画廊代理的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首次在亚洲拍场上拍,其作品《哨声》就以2093.5万港元的高价成交,成为艺术家十件最高拍卖纪录作品之一。

640 (6)2020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晚间拍卖预展现场,大卫·霍克尼的《三十朵向日葵》在拍卖中以1.14亿港元成交,图片来源:苏富比

立足中国当代艺术的嘉德,在西方当代艺术板块近两年来亦有耕耘,李艳峰提到,受到疫情影响,嘉德本季海外征集遇到困难,此次上拍的海外作品仅有一件村上隆,但在此前的两年,也在将西方当代艺术带入到北京的市场,“最典型的是我们2019年推出的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新月沃土》(2760万元成交),白南准的《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920万元成交),这些艺术家跟中国息息相关,跟中国有很强的互动。第二在中国有一定的土壤,不是说生硬的嫁接。白南准的作品在当时也刷新了他的纪录。代表性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不容易征集,疫情之下也没有促成,但嘉德接下里还会继续拓展西方当代艺术领域。

640 (5)2020年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春天来了》落槌瞬间,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刘野这样的中国艺术家为什么在香港和北京有不同的市场表现?

刘野这样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为什么在香港和北京有不同的市场表现?中国当代艺术近年来已经很少作为一个整体板块出现在香港市场,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选择,北京与香港也明显出现了差别,本季春拍,周春芽的《春天来了》在北京嘉德,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 NO.6》在另起炉灶的北京永乐分别以8625万元和1.61亿元成为引领市场的高价作品。除了这两位市场地位已经奠定的当代艺术家,近年来,在拍卖中价格迅速提升的刘野和郝量,也同时出现在了香港和北京的拍场。

李艳峰分析,刘野这两年在香港市场起来特别快。北京和香港两地有区域性,有各自的特点,刘野的《融化》(517.5万元)、《雪中安徒生》(483万元)在嘉德拍出了不错的成绩,而那张《小海军》流拍是因为估价过高。

寺濑由纪也说到,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拍场亚洲和西方艺术作品各半,而藏家也是亚洲以及欧美各半,这次刘野在苏富比的作品《让我留在黑暗里》(4534.8万港元)也是被一位西方的藏家买走了。

640 (7)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2008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去年被卓纳画廊签下、并在普拉达基金会上海和米兰的空间分别举办了展览的刘野,藏家分布在香港、东南亚和欧美。以中国藏家为主的北京嘉德和拥有国际藏家的香港拍场,不同的藏家分布,也给刘野的作品带来了不同的市场反应。

除了藏家群体在拓展之外,林家如提到,艺术家的近期展览履历以及与国际大画廊的合作,则是影响市场走向的重要因素。

东南亚艺术可能会复制当年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功吗?

林家如的回应是,中国当代艺术在2000年之后的市场崛起很难被东南亚复制,整个艺术配套系统的建立,从艺术家、画廊、私人博物馆到拍卖公司的参与,艺术结构链里缺一不可。东南亚艺术系统中,最基本的画廊代理依然匮乏,大部分艺术家都是直接销售给藏家或者是通过所谓的中间人销售他们的作品。即便吸引了尤伦斯这样的藏家买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但整体的生态建设尚需时日,这也影响了东南亚艺术市场的整体兴起。

亚洲特色的千禧一代藏家如何影响市场的趣味?

对于新兴的亚洲藏家,林家如提到,他们很年轻而且有很强的消费能力,但选择变化也相当快。

同时,社交媒体上的流行也很快反应到了拍卖市场上,今年大家因为不能旅行,基本上是透过手机和PDF在购藏,高彩度、平面化的年轻艺术家作品特别受到年轻藏家追捧。

640 (8)寺濑由纪活跃于Instagram,展示拍品,介绍艺术家以及呈现拍卖的幕后照片图片来源:TANC

寺濑由纪在instagram上相当活跃,经常通过自己的ins的账号展示经手的艺术作品,这位一手将KAWS推向亚洲一线艺术市场,带动“潮流艺术”的耀眼表现的市场专家也透露,越来越多的藏家透过ins渠道向她询问艺术行情,近期苏富比香港将上拍的张颂仁收藏的消息一经放出,就收到了多位国际藏家的询问。

下一个黑马在哪里?

“天知道。”林家如说,“没有标准答案。”

没有具体的答案,但是有艺术市场的规律。“最后还是要看作品的体量和市场能走到哪一步。”这位推进了中国当代艺术在市场的崛起,带动日本具体派重回亚洲市场、在艺术市场耕耘了数十年的市场专家答道。(TANC)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