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紧缩期到了,纽约一代传奇画廊主加文·布朗关闭哈莱姆空间意味着什么?

Aug 14, 2020   TANC

屏幕快照 2020-08-14 12.15.24左:加文·布朗(Gavin Brown);右:格莱斯顿画廊创始人芭芭拉·格莱斯顿(Barbara Gladstone)

7月20日,纽约艺术品经纪人加文·布朗(Gavin Brown)宣布关闭他在纽约的画廊空间Gavin Brown’s Enterprise(以下简称:G.B.E.),并以合伙人身份加入创立于1980年的格莱斯顿画廊(Gladstone Gallery),在全球疫情的关键节点,一位前锋型人物与老牌画廊合作的消息似乎给这个正在倡导反思以往模式的艺术生态系统一个解题方向。但这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

640格莱斯顿画廊位于纽约第24街的画廊空间

布朗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坦言自己与格莱斯顿画廊创始人芭芭拉·格莱斯顿(Barbara Gladstone)对目前的艺术行业现状有着共同的幻想破灭感,“所以这个合作是很自然的,当新冠病毒疫情打击时,艺术界的经济状况变得非常不同,情况更为尖锐了,因此这个谈话也更为具体。”尽管这个合作计划是从疫情前就开始策划的,但在巴塞尔艺术展取消了6月份的巴塞尔展会后,他们的谈判加速了。

640Gavin Brown Enterprise此前的画廊空间,位于纽约哈莱姆区,图片来源:G.B.E.

在加入布朗格莱斯顿的同时,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克斯廷·布拉奇(Kerstin Brätsch)、拉托雅·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亚瑟·贾法(Arthur Jafa)、琼·乔纳斯(Joan Jonas)、亚历克斯·卡兹(Alex Katz)、雅尼斯·库奈里斯艺术遗产(Jannis Kounellis Estate)、马克·莱基(Mark Leckey)、瑞秋·罗斯(Rachel Rose)、弗朗西斯·斯塔克(Frances Stark)及里尔吉·迪拉瓦尼乍(Rirkrit Tiravanija)等原G.B.E.画廊代理艺术家也将加入格莱斯顿画廊。但布朗位于罗马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画廊Sant’Andrea de Scaphis将继续由布朗运营,这个画廊位于一座取消了宗教活动的教堂内。

640 (3) 640 (1)上图:2015年,加文·布朗位于罗马的画廊Sant’Andrea de Scaphis举办艺术家乌里·阿然(Uri Aran)展览“多种颜色的蓝”(Multicolored Blue);下图:2019年9月举办的F.De Isabella影像展览,图片来源:Sant’Andrea de Scaphis

曾为达米安·赫斯特工作室助理
在切尔西旅馆房间策展
加文·布朗独树一帜的经营风格

出生于伦敦南部的布朗在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受过专业的艺术训练,并且曾经在艺术家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工作室担任过助理。1988年,他搬往纽约,并加入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的独立研究项目。

从90年代起,他开始策划展览,1993年他在切尔西旅馆(the Chelsea Hotel)举办了一个极具特色的展览使他开始受到关注。当时仍然未被熟知的27岁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的作品被放置于以众多作家、哲学家、艺术家、歌手及电影制作人居住过而著名的切尔西旅馆的812室。

640 (2)位于纽约的切尔西旅馆,图片来源:WIkimedia

与其他画廊敞开大门迎接观众不同,参观者需要走到酒店大堂、向酒店工作人员领取钥匙、登记、独自上楼打开房间门,才可观展。这个为期两周、接待了大约50位观众的展览空间为许多活动提供了场所,有乐队在此排练,有情侣在此叙情,还有人举办了各种派对。这个展览空间是私密却开放的,参观者在里面自由地观展,举办活动,展览结束后,所有的作品完好无缺。

640 (1)G.B.E的Instagram账号上曾经发布一张小册子图片,是由道格拉斯·布劳(Douglas Blau)撰写的关于1993年切尔西旅馆中展览的评论。

展览结束的六个月后,布朗在纽约荷兰隧道(Holland Tunnel)附近开设了一家沿街的画廊G.B.E.,并代理了当时仍鲜为人知但很快成为艺术界明星的伊丽莎白·佩顿、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 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 里克力·提拉瓦尼娅(Rirkrit Tiravanija), 杰克·查普曼&迪诺斯·查普曼(Jake and Dinos Chapman)等艺术家。从那时开始,布朗开始陆续与阿瑟·贾法(Arthur Jafa),乌尔斯·费希尔(Urs Fischer),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和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等艺术家合作。随着画廊的壮大,他开始与有名望的艺术家合作,例如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和贫穷艺术(Arte Povera)代表人物扬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

640 (4) 640 (5) 640 (7)2007年,加文·布朗在其空间中为艺术家乌尔斯·费希尔(Urs Fischer)举办展览“你”(You),在展厅中挖掘一个巨大洞穴,引起轰动,图片来源:G.B.E.

作为画廊主,布朗的风格独树一帜,他为观众免费提供食物,在他的画廊里,艺术品不是挂在白盒子空间中高高在上的物品。

他还曾在1999年创立一家名为Passerby的小型艺术酒吧,酒吧里有一个由波兰艺术家(Piotr Uklanski)设计的灯光舞池,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的最初10年,这里是艺术家、策展人和作家的聚集地。酒吧空间毗邻一个展览空间,这里曾经举办过一个名为“迷醉vs 石化”(Drunk vs Stoned)的展览,与参观者的气质和状态不言而喻相匹配。酒吧在2008年结业。

640 (8) 640 (6)加文·布朗曾经创立并经营了9年的小型艺术酒吧Passerby,图片来源:G of G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许多纽约画廊开始在切尔西区扩大画廊空间并搬离纽约下东区,布朗却在2016年租了位于哈莱姆区(Harlem)的四层楼旧酿酒厂作为画廊的旗舰空间。这个位于曼哈顿的非裔聚居区曾经是贫民窟的代名词,自80年代纽约政府开始实施改造计划后开始向士绅化演变。

而在2016年11月,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后一周,G.B.E.举办了美国黑人艺术家阿瑟·贾法影像作品《爱是信息,信息是死亡》(Love is Message, Message is Death)的首映,这部节奏紧凑的影片是美国黑人的欢乐和暴力片段的拼接。

640 (9) 640 (10)上图:2018年G.B.E.举办的阿瑟·贾法展览“高山之上的空气,未知的乐趣”(air above mountains, unknown pleasures);下图:2016年G.B.E.举办了阿瑟·贾法影像作品《爱是信息,信息是死亡》(Love is Message, Message is Death)的首映

在画廊经营上,G.B.E.与其他中型画廊相似,定期参加巴塞尔艺术展及弗里兹艺术展等大型艺博会,然而在过去几年中,那些十分国际化的巨型画廊所占据的市场份额逐渐扩大,挤压着中型画廊的生存空间。

构成市场基础的中型画廊
正在面对销售和运营的双重压力

布朗与格莱斯顿的画廊横向合作模式,是艺术界的未来吗?在一份声明中,布朗这样说道:“我认为这一历史时刻是艺术界重新思考可能性的重要时刻。”这种可能性,也许不仅仅仅限于大型老牌画廊兼并画廊的合作方式。疫情只是加速了早已存在的问题的显现,实体艺博会的缺失,使那些依靠艺博会进行较集中艺术品交易的中型画廊难以获得足够维持画廊运营的现金流,画廊在危机中所面临的运营和管理成本高昂,且客户的付款时间并不固定,因此他们在现金危机中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640 (11)2015年,G.B.E.在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上展出瑞典艺术家卡尔·霍尔姆奎斯特(Karl Holmqvist)作品,图片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如果艺博会的暂停是压垮布朗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对于那些相似规模,或更小型的画廊而言,这又意味着什么?一方面,艺博会的暂停也意味着画廊不再需要支付高昂的参展费用、员工旅行的费用以及作品的运输和保险费用等,对于那些较小型,雇员较少的画廊而言,支出也在减少。艺博会于部分画廊而言,是宣传品牌的重要平台,而非销售平台。

640 (12)纽约切尔西区,图片来源:Wikimedia

另一方面,那些每年通过艺博会获得半数以上画廊年度总销售额的画廊,实体艺博会的暂停于他们无疑是一记重击,失去了发现潜在新藏家的最佳机会,也失去了藏家在展馆中互相竞争画作的激烈氛围。在销售减少,现金流缓慢的情况下,继续维持画廊的运营,保证员工工资和画廊空间的基本管理费是中型画廊在这个时期的压力所在。回溯20世纪90年代,许多画廊在经历过在80年代股市疯狂投机、媒体炒作,艺术市场的泡沫之后轰然崩盘,纷纷关闭。当时的艺术,无论是从经济还是美学的角度,都经历了一个紧缩和反思的时期。

640 (2)2007年-2019年期间全球新开幕画廊、关闭画廊以及净开幕画廊对比表格,图片来源:Art Economics

早在今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中,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博士(Dr Clare McAndrew)在一个章节中专门讨论艺术画廊的寿命问题。报告显示在过去的十年中,销售和变量成本的上升使许多画廊面临比以前更大的压力,近年来,开幕的画廊越来越少,但关闭的却越来越多。

画廊的寿命水平也会根据不同的营业额水平而浮动,在那些年营业额超过100万美元的画廊中,有52%已经进入艺术品交易行业超过20年,这一梯队的画廊营业时长中位数是25年。那些年营业额少于1百万美元的画廊则有更多相对较新的企业,中位数是10年。安德鲁在报告中写道:“尽管整体而言,艺术行业的寿命比许多其他行业更长,但并不能低估新开画廊的减少以及其他值得长期发展的画廊的关闭所带来的重大问题,尤其是中小型画廊,他们构成了市场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G.B.E.的关闭影射的可能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是行业问题。(撰文/林佳珣)

※若无特别标注,
本文图片由格莱斯顿画廊提供

嘉德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TOP 10,周春芽《春天来了》以8625万元高居榜首

8月17日举办的中国嘉德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拍卖顺利落槌,共斩获2.315亿元,其中晚间拍卖的总成交额达1.866亿元,26件上拍作品共成交22件,成交率达84.62%,日间拍卖总成交额为4492.2万元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