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参展商新冠病毒检测阳性,TEFAF提前闭幕,欧洲多个艺术展会因疫情改期

Mar 13, 2020   TANC

640 (1)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当地时间3月11日晚上7点,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 Maastricht,以下简称TEFAF)正式提前闭幕,原本计划持续至3月15日的展会出现其历史上的首次提前闭幕。这个决定在一位参展商新型冠状病毒检验呈阳性之后的数小时内确认。根据《艺术新闻》报道,该参展商为意大利现代艺术品经纪人,自展会3月5日开幕至7日之间出席展会,期间并未出现任何症状,直至3月9日返回意大利之后才出现症状并检测出阳性结果。

TEFAF欧洲艺术基金会主席纳内·德金(Nanne Dekking)在关于提前闭幕的声明中表示:“近期在马斯特里赫特附近地区的疫情使我们越来越担心,我们不再认为按照计划继续举办展会是一件合时宜的事情。”同时他对参展商在这种空前情况下的支持和信任。马斯特里赫特市长补充道:“我们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在各个参展商的祖国和我们周边肆虐的情况引起许多焦虑,只有我们关注到这些担心才是正确的。”

640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一位匿名参展商也对《艺术新闻》表示:“总体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过去的三天中,参观人数明显逐日下降,参展商的总体情绪自周末开幕以来也较为悲观。”

640 (2)纽约Hammer画廊展位,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此届展会普遍被认为相对冷清,开幕当天的4000名参观者的人数比2019年减少了29%,且销售也较前几年放缓。三家参展画廊在展会开幕前决定退出——来自巴黎的Wildenstein & Co和Galerie Monbrison以及纽约的Fergus McCaffrey画廊,画廊均表示由于冠状病毒决定不参展,据TEFAF全球审查主席维姆·彼布斯(Wim Pijbes)表示,有大约10名审查委员会成员(其中几位来自美国和意大利)由于地区旅行限制或私人原因而无法出行。

部分,但不是全部美国博物馆访客减少
古典大师作品仍为展会亮点

在许多画廊已经有20%——30%的客户取消了行程的情况下,开幕当天的展会仍然称得上繁忙。对于那些把TEFAF视为今年最重要展会的专注古典大师作品的画廊而言,美国买家们的缺席显而易见,尤其是那些以往通常是TEFAF重要买家的博物馆代表们。

640 (3)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开幕日缺少包括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圣路易艺术博物馆(Saint Louis Art Museum)、洛杉矶的J·保罗·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以及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的博物馆代表团。“我把这次博览会作为进入美国博物馆的主要渠道,但博物馆代表们不来这里,”伦敦参展商萨姆·福格(Sam Fogg)说,尽管如此,展会期间的销售状况使福格感到满意,开展一小时后,福克就以约10万欧元的价格把来自法国香槟的《圣殇群像(Pieta group)》(约1510-20)卖给了一位法国藏家。“这样的作品在几年前是难以销售的,因为人们不愿意和死去的基督形象生活一起。”福克说道“但现在,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严肃的主题似乎更受欢迎了——矫情不好,无聊也不好。”

0圣尼古拉斯(Saint Nicholas),《圣母和孩子与一位捐助者,由主教指引(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a Tonsured Donor,Presented by a Bishop)》,1480-1490年,萨姆·福格(Sam Fogg)画廊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美国博物馆代表人员出现在博览会上——专注中世纪后期至20世纪早期欧洲雕塑的Stuart Lochhead画廊首次独立展出,有从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底特律艺术学院(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波士顿美术馆(The Museum of Fine Arts,Boston)、达拉斯艺术博物馆(Dallas Museum of Art)以及巴黎卢浮宫(The Lourve),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和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Galleria degli Uffizi)的馆方代表到访过此展位。

640 (5)640 (8)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位于伦敦的阿格纽画廊(Agnews)将一件伦巴第画派(Lombard School)作品卖给了一家匿名美国博物馆,作品是公元1510年前后创作的《柱子旁的耶稣(Christ at the Column)》,标价六位数。贵宾预展当天,该画廊还卖出了另外两件作品——小亨德里克·范·斯蒂威克(Hendrick van Steenwijck the Younger)于1621年创作的关于教堂内景的小型作品,同样以六位数的价格售出;安德烈·德雷恩(André Derain)的晚期作品《长笛静物(Still Life with a Pipe)》(1936-38)),以五位数的价格售出。

640 (6)科尔纳吉(Colnaghi)画廊展位,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据科尔纳吉(Colnaghi)画廊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维多利亚·格莱姆比奥夫斯卡娅(Victoria Golembiovskaya)说,250名受邀参加在科尔纳吉酒庄(Chateau Neercanne)举办的晚宴的来宾中,已有30%退出。科尔纳吉(Colnaghi)画廊在伦敦和纽约设有展览空间,专注古典大师作品。

博物馆购藏的背后
艺术赞助人正在助力?

640 (7)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2019年的TEFAF市场报告回顾了过去四十年中国艺术市场发展历史,并针对中国一批重要艺术收藏家及私人美术馆的问卷调查,深入分析他们收藏的原因、门类以及对未来的展望。本年度《TEFAF市场报告-21世纪的艺术赞助》着力研究艺术赞助人的时代更迭和艺术赞助的创新模式及民主化,由ArtTactic创始人安德森·彼得森(Anders Petterson)撰写,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全球艺术销售指数和美国艺术私人捐赠指数的变化趋势基本呈正比。

640 (9)浅蓝色:高资产净值人士财富指数
深蓝色:全球艺术销售指数
黄色:美国艺术私人捐赠指数

2018年,美国全年收到的慈善资金额为4280亿美元,其中2920亿为私人捐赠,与2008年相比上涨21%,文化艺术是受益于慈善基金会的行业之一,在2018年共收到慈善资金195亿美元。英国的艺术委员会也在近期发布报告,指出91%的艺术文化机构在2017-2018年间收到过各种形式的私人捐助。博物馆和非营利机构是收到最多艺术赞助的机构,88%的受访赞助人表示他们定期支持公立博物馆,82%的人表示会定期支持非营利组织,而78%的艺术赞助人则会直接支持艺术家。无论是企业收藏家和私人收藏家都长期致力于支持博物馆和文化机构,提供资金资助是最常见的赞助方式,特别是来自战前和战后年代的艺术爱好者,多数情况下,收到的赞助资金由博物馆委员会或基金会分配运营、购藏等费用。也有许多收藏家选择将他们收藏的部分或全部藏品捐赠至文化机构,部分藏家也着力开设和运营私人美术馆。

640 (10)Patreon网站截图,图片来源:TANC

尽管长期以来,富有的婴儿潮一代(1946-1964年生)占据了艺术慈善的支配地位,但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艺术赞助人正在改变“艺术赞助”的概念和捐助方式,艺术赞助在科技的推动下越来越趋于民主,文中提到即使是5美金,人们也能够通过像“Kickstarter、Indiegogo、Patreon”等线上平台捐赠给艺术项目或艺术机构、艺术家。

梵高作品逾千万欧元售出
病毒笼罩的紧张情绪中,销售持续

640 (11)梵高,《在农舍前的农妇(Peasant Woman in front of a Farmhouse)》,1885年,Dickinson画廊

在病毒影响的紧张情绪之中,高价作品的销售却没有缺席。一件曾在1967年的一场农场卖场中以4英镑售出,后来在伦敦的旧货店被发现标价45英镑的梵高作品在展会中以1200万—1500万欧元的价格售出,也是展会销售报告的最高价作品。这件梵高创作于1885年的《农舍前的农妇(Peasant Woman in front of a Farmhouse)》由伦敦Dickinson画廊带到,售给一位私人藏家。

640 (12)梵高,《布洛涅森林散步的人们(The Bois de Boulogne with People Walking)》,1886年,Hammer Galleries展位

另一件梵高的新发现作品《布洛涅森林散步的人们(The Bois de Boulogne with People Walking)》由纽约Hammer画廊带来,标价1000万美元—1200万美元,作品创作于1886年,也是梵高抵达巴黎的那一年,作品在1979年被一位来自多伦多大学的学者博戈米拉·韦尔什·奥夫沙罗夫(Bogomila Welsh-Ovcharov)发现,藏匿评论家阿尔伯特·奥里埃(Albert Aurier)后代的法国庄园中,奥里埃是唯一一位在梵高在世期间发表过关于艺术家文章的人。

640 (13)亚德里亚恩·托马斯·凯(Adriaen Thomasz Key)的两件16世纪祭坛画翼屏以300万欧元售出

尽管许多参展商对博览会的期望较低,但马德里的参展商尼古拉斯·科尔特斯(Nicolás Cortés)还是对开幕首日的成功感到惊讶。科尔特斯首次独立于科尔纳吉(Colnaghi)参展(他于2018年与其前商业伙伴Jorge Coll分道扬镳)在展会上很快地取得了大笔销售:文艺复兴时期的佛兰德画家亚德里亚恩·托马斯·凯(Adriaen Thomasz Key)的两件16世纪祭坛画翼屏,描绘圣杰罗姆和男赞助人以及阿西西的圣克莱尔和女性赞助人的人物肖像。

科尔特斯说这对祭坛画翼屏曾属于马德里的某私人收藏,售价300万欧元,卖给了一个私人基金会,他在开幕当天也有了另外7笔销售,一幅印象派画家华金·索罗拉(Joaquín Sorollay)创作的名为《在斗牛之前(Before the bullfight)》的巨幅画已被预留。

非洲当代艺术首现TEFAF
现代艺术、设计、纸本艺术展区迎来新成员

640 (14)巴巴吉德·奥拉通吉(Babajide Olatunji),《Tribal Marks Series III #52》,2019年,售价12500英镑。

以古典绘画作品为优势的TEFAF在今年也迎来其他领域的新面孔,专注非洲当代艺术的伦敦画廊Tafeta位于专门给新晋画廊的陈列橱展区(Showcase),画廊的参展也标志着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展会历史中首次有非洲当代艺术的身影,并于首日卖出两件作品:尼日利亚的雕塑艺术家尼伊·奥拉古居(Niyi Olagunju )的《Baga Nimba》以及用炭笔和蜡笔创作的素描《Tribal Marks Series III #52》来自同样也是尼日利亚的艺术家巴巴吉德·奥拉通吉(Babajide Olatunji),售价12500英镑。

640 (15)尼伊·奥拉古居(Niyi Olagunju ),《Baga Nimba》,2019年

虽然古典大师作品仍然是博览会的主角,但在可能又一次撼动其地位的现代艺术展区(Modern)中,来自巴黎的卡迈勒·门诺(Kamel Mennour)第二次参展,画廊在当代艺术博览会的展览更为人所知,他们基于浪漫主义风景画的理念,创造了一个极富想象力、近乎令人沉思的展台。

640 (16)卡迈勒·门诺(Kamel Mennour)画廊展位,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该展览的名称“森林里的树,你们懂得,我的灵魂!(Trees of the forest, you truly know my soul!)”,取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的一句名言,主要由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设计的三棵真人大小、多个枝节的树组成,名为《茉莉花》(The Jasmine),由树脂、泥土和干茉莉制成。

640 (17)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茉莉花》,卡迈勒·门诺(Kamel Mennour)画廊展位,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其中一件已经售出,展位中售出的还有罗迪尼的镀金青铜圆形作品《上午12点的太阳(The Sun at 12am)》和尤金·卡里尔(Eugene Carriere)的油画《亨利四世》(Le Chêne de Henri IV)。门诺拒绝透露售出价格。他说:“今年的参观人数减少了,但观众更加专注且更有针对性。”他的展览角度呼应了本周早时在伦敦海沃德画廊(Hayward Gallery)开幕的“树展”(Trees show),不过门诺表示完全是巧合:“我从去年11月开始策划这个展览,当时并不知道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也在策划这个展览。我认为这是一种时代精神,是对高涨的民族主义、以及病毒的回应,人们正在回归本性。”

640 (18)里森画廊展位,第33届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现代艺术展区(Modern)迎来了几名当代艺术届的新成员,包括在伦敦、纽约和上海有空间的里森画廊,其早期作品包括:玛丽·科斯(ary Corse)的《无题》(Untitled, 1987年),是用玻璃球在帆布上制成的(55万美元);李禹煥(Lee Ufan)的《画布上的亚克力对话》(2019)以及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抽象作品《晨曲》(Morning Song)分别定价50万美元和20万美元。

640 (19)安东尼·葛姆利(Antony Gormley),《总和(Sum)》,2012年

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也在马斯特里赫特首次亮相,其开幕首日的售出了一系列包括来自安东尼·葛姆利(Antony Gormley)巨大砌块(Massive Blockworks)(2011-12)系列的作品,其中一件售价40万英镑。

640 (20)英格丽·多纳特(Ingrid Donat),《橱柜克林姆(Cabinet Kilmt)》,2015年

设计展区(Design)的新成员是Carpenters Workshop Gallery,其联合创办人洛伊克·勒盖拉德(Loic Le Gaillard)表示:“我们以7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法国艺术家英格丽·多纳特(Ingrid Donat)的一件关键作品,这是她迄今为止最具雄心的橱柜,是根据古埃及象征符号圣甲虫(scarab beetle)设计的。”

640 (21)RB Kitaj,《再次厌倦(Fed Up, Again)》,1981年

在纸本艺术展区(Paper)中,伦敦参展商克里斯托弗·金泽特(Christopher Kingzett)以10万英镑作品有的价格售出了一幅由RB Kitaj绘制的油画《再次厌倦(Fed Up, Again)》(1981),或许是对到目前为止的2020年最好的总结,正如金泽特所说,“精准地捕捉了当下的心境”。

欧洲多个艺术展会因疫情改期
博物馆、美术馆紧急关闭

640 (22)罗马斗兽场外佩戴口罩的路人,图片来源:BBC

近期,欧洲各地有多个艺博会和艺术活动由于受到病毒的影响已被取消或将改期举办,巴黎艺术博览会(Art Paris)已经宣布从4月改期至5月28日到31日,米兰艺术博览会(Miart)和米兰艺术周(Milan Art Week)从4月改到9月举办,而蒙地卡罗当代艺术博览会(Artmonte-carlo)已经取消了下个月的活动,将于2021年回归。原定于4月举办的米兰家具展亦延迟至6月,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延期至8月揭幕,展期缩短为3个月。

640 (23)罗马奎里纳雷博物馆闭馆,图片来源:罗马奎里纳雷博物馆

上周,筹备数年的拉斐尔逝世500周年大展在罗马奎里纳雷博物馆(Scuderie del Quirinale)揭幕,展期原定至6月2日,却在3月8日紧急喊停,梵蒂冈博物馆和乌菲齐美术馆均受到疫情影响紧急闭馆。(翻译/Zola Shao;编辑/林佳珣)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TEFAF提供

巴塞尔首次网上展厅上线,艺博会与画廊寻求线上交易新出路

“对于画廊来说,线上联络的方式能使画廊了解联络人的大致背景,这跟以往有些许不同。”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说。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