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从香蕉闹剧到十亿量级艺术周:2019艺术市场最戏剧化的时刻

Jan 10, 2020   TANC

进化的压力将每个人推向同一个结局:
要么成长,要么灭亡
——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
佩斯画廊主

刚刚过去的2019年对于艺术界来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跌宕起伏之年,无论是香港持续不断的示威,还是法国-以色列商人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苏富比,还是“脱欧”对英国乃至欧洲艺术界的影响。

640

12月初那场#香蕉闹剧#,可以说给这一年画上了一个句点。在2019年12月的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期间,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用工业胶带将一条香蕉贴在了贝浩登画廊的展位上,并标价12万美元。这件事迅速病毒式地传播开,同时引发了各式各样的反应。比如,这条香蕉先是被饿坏了的“行为艺术家”大卫·达图纳(David Datuna)吃掉了(他随后被带离了展会现场),然后这条香蕉的替代品——另一条香蕉则在展会的最后一天因“一些无法控制的人群骚动”而从画廊展示中被移除。

640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戏剧演员(Comedian)》,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

回望2019年全球艺术市场,多场艺博会因场地、资金、时间等问题被迫取消;超级画廊新的商业动作不断,除了在纽约建成或计划筹建新的旗舰大楼之外,它们亦活跃在非商业的双年展和博物馆之间;曾经丢失或未被发现的古典大师作品出现在拍场上;源自街头艺术的潮流艺术作品在拍场中多次创造新纪录,消费型藏家的出现使潮流艺术作品市场空前活跃。

艺博会
场地、资金
取消、延迟

640 (1)2018年“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现场,图片来源:艺术登陆新加坡

对于全球范围内的艺术博览会而言,2019年的确是充满戏剧性的一年。这一年,世界范围内不少艺术博览会相继取消。1月,“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最先宣布取消2019年的展会,尔后又传来消息,原定于2019年11月举行的新加坡最新的艺术博览会艺术SG(Art  SG)将被延期至2020年举行。

640 (2)2019年纽约军械库艺术博览会(Armory Show)现场,图片来源:军械库艺术博览会

3月,纽约的军械库艺术博览会(Armory Show)在开幕前几天突然宣布,由于切尔西码头存在结构性的不安全因素,博览会的一部分场地将无法使用。取而代之的是,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借用了其姐妹展会Volta艺博会的一部分空间用于迁入来自军械库艺术博览会约三分之一“流离失所”的参展画廊。而在军械库艺术博览会的艺术周期间,原定同期举行的面向年轻画廊的Nada艺博会也因场地遭遇重建而取消。除此之外,独立艺术博览会(Independent Art Fair)布鲁塞尔展会则因无法在拥挤的全球博览会日历中找到合适的地点和时间而最终彻底关闭。

640 (3)2019年艺术柏林(Art Belin)博览会现场,图片来源:艺术柏林博览会

与此同时,艺术柏林(Art Berlin)博览会的组织者在12月11日宣布,这一在过去两年中使用废弃的滕珀尔霍夫机场(Flughafen Berlin-Tempelhof)飞机库举行的现当代艺术博览会因资金问题将不再举行。每年组织约80场交易展会,包括科隆艺术博览会(Art Cologne)在内的会展公司科隆国际展览有限公司(Koelnmesse)解释道,滕珀尔霍夫机场飞机库自2020年起的使用权尚未敲定,而且这一展会前几届的销售成果“并不乐观”。当参加Volta艺博会的画廊因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借用其场地而“流离失所”时,卓纳画廊主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却挺身而出,为参展画廊提供了自己位于纽约西19街525号的空间。

超级画廊
旗舰大楼
欧洲

曼哈顿岛上,切尔西区的这块“弹丸之地”聚集了多家画廊,也是艺术界中财富两极分化现象的最佳体现。其中就以佩斯画廊在去年9月向公众开放的八层独栋画廊总部大楼等由超级画廊建造的建筑最为引人注目。

640 (4) 640 (5)上图:佩斯画廊位于纽约切尔西区的旗舰大楼外观;下图:佩斯画廊图书馆,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这几个街区中超级画廊之间的“竞赛”仍在持续——高古轩、豪瑟沃斯画廊以及马尔堡画廊都在扩张(并将于2020年完工),不甘示弱的卓纳画廊则邀请了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建造一座面积高达50000平方英尺的大楼。据画廊的一位发言人称,这座预计将于2021年开幕的画廊大楼造价在“5000万美元以上”。佩斯画廊的主席、首席执行官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对《艺术新闻》表示画廊正承担着“进化压力”,指出在艺术界中这种压力“将每个人推向同一个结局:要么成长,要么灭亡”,但是这一达尔文的生存定律对于最强大或是最有钱的“适者”来说究竟何时是个头呢?还有,这些庞然大物是为谁建造的呢?“(是为了)艺术家”,画廊主们会这样告诉你。但话又说回来,由声名大噪的明星建筑师设计的画廊却是宣誓主导权的原始主张。

豪瑟沃斯画廊位于梅诺卡岛的雷伊岛价值400万欧元的艺术中心将于2020年开幕,其中包括为艺术家提供驻留项目。摄影/Damian de Clercq,图片来源:豪瑟沃斯画廊

另一座城市——巴黎,在英国脱欧为伦敦蒙上一层阴霾时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卓纳画廊在2019年10月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期间在巴黎开设了全新空间,白立方画廊也将很快在巴黎开设办公室。去年6月,豪瑟沃斯画廊宣布将于2020年在西班牙海岸附近的梅诺卡岛(Minorca)的雷伊岛(Isla del Rey)开设艺术中心。画廊的合伙人、副主席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指出,“这些重大的决定的确都是以艺术家为导向的。艺术家们去了哪里,或是他们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这一切都关乎于维持与艺术家的关系。

拍卖会
非商业活动
拍卖市场

在2019年(理论上非商业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这些超级画廊似乎也占据了前所未有显眼的位置。画廊资助他们的艺术家举办展览,并以他们的名义举行奢华的宴会。正如一位观察者所言,十年前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商业画廊大多还相对保持低调,但如今他们正在以实际行动将“画廊的咨询台摆在(各个国家馆)的前面,并主导了这一切”。画廊锻造艺术家市场的劲头愈发明显,尤其是在博物馆展览的支持下。

640 (7)“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英国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图片来源:英国蛇形画廊

比如,德国艺术家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目前正在英国蛇形画廊举行的个人展览正是由苏富比和高古轩、斯卡斯泰特画廊(Skarstedt Gallery)以及麦克斯·赫茨勒画廊(Galerie Max Hetzler)三家画廊共同支持的(展览展出至2月2日)。这三家画廊都在展览同期在香港、纽约和伦敦为阿尔伯特·奥伦举行了画廊展览。

《艺术新闻》的作者斯科特·雷伯恩(Scott Reyburn)认为,这一系列对奥伦的推广实际上可以被视为当艺术圈的库存变得紧张时,画廊试图制造全新的“蓝筹艺术家”的尝试。“整个艺术市场可谓步履维艰”,雷伯恩在《艺术新闻》播客中回顾2019年11月纽约“十亿量级艺术周”时说。

640 (8)2019年11月,埃德·拉斯查(Ed Ruscha)的《伤害文字Radio#2(Hurting the Word Radio#2》以5250万美元在纽约佳士得成交。图片来源:佳士得

对于拍卖市场来说,2019年则相对而言是较为安静的一年,尤其当伦敦已被脱欧拖累得毫无生机时。今年的拍卖市场也确实缺少重要艺术家遗产的拍卖——不过,哈里·麦克洛(Harry Macklowe)和琳达·麦克洛(Linda Macklowe)的离婚案被要求清算价值超过7亿美元的藏品。这批藏品的拍卖预计将会在今年被拍卖。拍卖行现在都已经跃跃欲试,准备争取到这笔重要的委托。

640 (9)哈里·麦克洛(Harry Macklowe)和琳达·麦克洛(Linda Macklowe),图片来源:The Real Deal

卡拉瓦乔
古典艺术
阿尔泰米西娅

640 (10)契马布埃(Giovanni Cimabue),《嘲弄基督》(Mocking of Christ),13世纪,图片来源:Actéon拍卖行

虽然当代、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市场的信心相对低迷,但根据Art Tactic的调查显示,古典艺术大师的市场持续在其独有的方向上前行。与此同时,这也是充满了新发现的一年——法国有三件重要作品的发现,并且无一是由佳士得或者苏富比售出的。

首先是一件所谓“丢失的卡拉瓦乔”。这件描绘了朱迪思斩首霍洛弗涅斯场面的绘画作品是在图卢兹(Toulouse)的一间阁楼里被发现的。这件作品原本计划在去年6月上拍,当时的估价在1亿欧元至1.5亿欧元之间。后来这件作品经由私人销售,卖给了美国收藏家J·托米尔森·希尔(J. Tomilson Hill)。

640 (11)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朱迪思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约1598-1599年作,图片来源:AFP

随后在法国拍场上,有2410万欧元售出的在法国女士厨房发现的契马布埃(Caravaggio)作品《嘲弄基督》(Mocking of Christ),也有17世纪女性艺术家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的《 卢克丽霞(Lucretia)》,作品创下了新的销售记录。这件在过去40年中都收藏于里昂私人收藏的作品以480万欧元的总价在Artcurial拍卖行售给了英国的买家。

消费型藏家
潮流艺术
民粹市场

640 (12)KAWS的《NYT (Companion Close Up)》在佳士得成为众人争夺的对象。图片来源:© Guy Bell/AlamyStock Photo

我们或许很难相信,这些古典艺术作品的重新发现和随之而来的学术争论与班克斯(Banksy)和KAWS等潮流艺术家的狂热市场竟然属于同一个艺术市场。然而事实确实如此。对于街头艺术家而言,2019年是他们席卷拍卖行,使潮流艺术挑战以往艺术定义的一年。

640 (13)KAWS,《THE KAWS ALBUM》,2005年作,2019年香港苏富比拍“NIGOLDENEYE@VOL.1″专场中以1.15亿港元成交,图片来源:苏富比

先是在2019年3月,美国艺术家KAWS创作的《THE KAWS ALBUM》(2005)以惊人的1470万美元在香港苏富比上出售。紧接着在10月,苏富比以990万英镑售出了班克斯以猩猩为主角的绘画《权力下放议会》(Devolved Parliament)。这两起销售都在业界引发了热议,甚至愤怒。策展人弗朗切斯科·波南(Francesco Bonami)在意大利《共和国报》(La Repubblica)上撰写了长文回应了班克斯的销售,并在文末称,班克斯和KAWS是“毁掉了一切的无能人士”

但这或许是潮流艺术市场的现状——他们所处的是一个由那些借助了社交网络东风的行业外人士形成的消费者主导的民粹市场。这些新的受众是艺术市场所需要并声称想要留住的,但他们又是对既有规范一无所知或是毫不在意的一群人。或许,与藏家截然相反的消费型藏家才是现在真正的“破坏者”。(翻译/Laura Xue,编辑/林佳珣)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