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路易丝·布尔乔亚:从“孤独的长跑运动员”到最昂贵的女性雕塑家

Sep 28, 2019   TANC

布尔乔亚于2010年逝世,时年98岁。在八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以自然为主题的创作几乎涵盖从性到死亡的全方位人类体验,并且参与了诸多现代主义艺术运动。

当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1997年的青铜雕塑代表作《蜘蛛》以创纪录的2800万美元(含佣3200万美元)于今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成交时,这位法裔美国艺术家不仅成为了最昂贵的女性雕塑家,也成为拍卖价格第二的女性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的《曼陀罗/白花一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以4440万美元价格位列第一。

640路易丝·布尔乔亚,《蜘蛛》,1997年,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成交。图片来源:佳士得

布尔乔亚于2010年逝世,时年98岁。在八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以自然为主题的创作几乎涵盖从性到死亡的全方位人类体验,并且参与了诸多现代主义艺术运动。从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的图腾形象雕塑,到织物创作、“牢笼”装置、版画、绘画,以及蜚声世界的青铜蜘蛛,布尔乔亚的作品从众多机构展览中树立起国际影响力,不仅在她生活的纽约,也包括近期举办布尔乔亚大型回顾展的上海和北京。

640 (1)抱着《小女孩》的布尔乔亚,1982年摄。

然而,布尔乔亚却曾说“早期没有市场给了她一定的创作自由”,从2002年至艺术家逝世担任其文学档案员的菲利普·拉拉特-史密斯(Phillip Larratt-Smith)表示,“这也是为什么她形容自己是一个孤独的长跑运动员。”

布尔乔亚的市场在1982年她的首个MoMA回顾展之后,才迎来了真正的起飞,使她得以开始生产今天这些标志性的大型青铜雕塑。

640 (2)640 (3)布尔乔亚MoMA回顾展展览现场,Katherine Keller摄。图片来源:MoMA档案

意识到存档和管理自己遗产的重要性,布尔乔亚设立了伊斯顿基金会(Easton Foundation),并将其委托给她的长期助理、基金会现任主席杰瑞·格罗威(Jerry Gorovoy)。但是,“她从未参与财务方面的任何事务。那是杰瑞的领域,尽管她很喜欢她的经销商们。” 拉拉特-史密斯说。这些经销商包括纽约的罗伯特·米勒画廊(Robert Miller Gallery)——布尔乔亚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的早期支持者,以及卡斯滕·格雷夫(Karsten Greve)——他于1990年在自己巴黎的画廊为布尔乔亚举办了法国首次个展。其后,布尔乔亚也与Cheim & Read画廊建立起了长期合作关系,该画廊至今仍负责她在美国的遗产。Cheim & Read于去年年底展出其作品后暂时关闭,并计划于今年秋季在上东区重新开放,展出包括布尔乔亚在内的艺术家群展。

从纽约到亚洲
布尔乔亚拥有广泛的藏家群体

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从1997年便开始了与布尔乔亚的合作。自Cheim & Read 关闭以来,豪瑟沃斯成为了代理其作品的主要画廊。此外,韩国的Kukje画廊与布鲁塞尔的Xavier Hufkens画廊也在继续代理其作品。来自豪瑟沃斯的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说道:“无论看收藏家,还是看收藏布尔乔亚的机构,纽约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这些机构包括华盛顿特区附近的私人机构格兰斯通博物馆(Glenstone Museum)——该馆举办的布尔乔亚个展于6月底结束,以及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与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佩约特表示,在欧洲,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与慕尼黑私人机构戈兹现代艺术收藏馆(Sammlung Goetz)都藏有布尔乔亚的重要作品。在亚洲,对布尔乔亚作品的兴趣亦在迅速增长,首尔的Leeum三星美术馆(The Leeum, Samsung Museum of Art)便拥有一只大型蜘蛛雕塑。

640 (4)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e Bourgeois Spiders”展览现场。图片来源:SFMoMA

640 (5)Leeum三星美术馆馆外的《蜘蛛》雕塑,1999年。图片来源:Leeum三星美术馆

布尔乔亚认识她的许多关键藏家,比如金妮·威廉姆斯(Ginny Williams)、艾格尼丝·冈德(Agnes Gund)、伊德萨·海德勒斯(Ydessa Hendeles)与乌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9月初,豪瑟沃斯萨默塞特(Hauser & Wirth Somerset)空间里刚结束乌苏拉包括布尔乔亚在内的收藏展。“路易丝与收藏家交谈时,总是喜欢站在作品面前,”拉拉特-史密斯说,“但一旦作品完成,路易丝就会将它从工作室中移走。她不会和她的作品一起生活。“

蜘蛛雕塑最受追捧
身体与性别主题也颇受青睐

那么收藏家找的是哪些作品?“蜘蛛啊!大蜘蛛,墙上的蜘蛛,小蜘蛛。”佩约特笑道。

640 (6)路易丝·布尔乔亚,《无题》,1996年。图片来源:蓬皮杜艺术中心

640 (7)路易丝·布尔乔亚,《女性房子》,1946-1947年。图片来源:蓬皮杜艺术中心

然而,尽管蜘蛛雕塑如此受追捧,专注于布尔乔亚作品的藏家范围十分广阔,其中有人专门收藏女性艺术家作品,有人关注与身体、性别、女性经历有关的艺术品。伦敦苏富比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负责人艾玛·贝克(Emma Baker)表示:“也有人对20世纪40年代的现代艺术感兴趣,而布尔乔亚的图腾作品让人想起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她曾参与的艺术运动非常多。”

640 (8)路易丝·布尔乔亚,《开花的双面神》,1968年。图片来源:蓬皮杜艺术中心

在商业上颇具挑战性的则是男性生殖器主题的青铜与大理石雕塑,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版块欧洲地区联合负责人凯瑟琳·阿诺德(Katharine Arnold)表示:“我们不太有机会出售更大型的‘牢笼’雕塑。这些作品不易收藏,主要由画廊经手,为它们寻找买家通常需要花更长的时间。”

蜘蛛雕塑高居价格榜首
各类作品价格均水涨船高

根据佩约特的说法:“截至今年6月初,布尔乔亚作品2019年的拍卖总销售额为4200万美元,其中不包括版画和多版本作品。这已经超过了她此前的最高年销售额,2015年的3900万美元。”

640 (9)路易丝·布尔乔亚,《蜘蛛四号》,1997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蜘蛛”雕塑高居价格榜首,布尔乔亚拍卖价格最高的十件作品都是“蜘蛛”。“这是能将她所有作品集中到一起的主题,”贝克认为。“7米尺寸的蜘蛛——比如5月在纽约售出的那件——很难买到。它们非常受欢迎。”阿诺德说道,并指出,这一版本6件作品中的另一件曾于2015年在佳士得以2810万英镑成交,创造了当时的世界纪录。她补充道,一些较小的壁挂式蜘蛛几乎已经有了现行价:2017年11月,纽约苏富比和纽约佳士得分别以1460万美元和1150万美元的(含佣)价格,售出了2米高的蜘蛛四号和1.85米高的蜘蛛二号。这两件创作于20世纪90年代的蜘蛛雕塑非常类似,且都以1000万至1500万美元的估价上拍。

640 (10)路易丝·布尔乔亚,《歇斯底里之弧》,1994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但随着“蜘蛛”越来越难在市场中找到,布尔乔亚其他类型作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今年5月,苏富比以5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歇斯底里之弧》(Arch of Hysteria)。这件巨大的金色悬挂人像以杰瑞·格罗威的身体为原型,于1993年构思,后于1994年铸造,成为其拍卖价格最高的非蜘蛛作品。阿诺德还指出“人物”(Personages)作为“她的重要系列,在20世纪40、50年代让她开始为人所知。”在巴塞尔艺术展上,豪瑟沃斯展出了四件“人物”系列,标价约250万美元。“十年前,它们的价格大约还是60万到70万美元。”佩约特说道。

640 (11)

根据《艺术市场研究》(Art Market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布尔乔亚雕塑作品的拍卖价格在1990年至2019年期间上涨了32763%(由189件售出拍品数据分析得出);但她平面作品的拍卖价格相对稳定,在1985年至2019年间只上涨2071%(根据119件拍品价格得出)。然而,由于出现在拍卖中的布尔乔亚作品数量并不多,这些统计数据应该谨慎对待。“这些平面作品并不像‘牢笼’或雕塑作品那么有分量,”阿诺德承认。佩约特亦补充说:“目前,我们主要专注于‘蜘蛛’、‘人物’系列和织物作品,而不是早期的纸上作品。”

640 (13)路易丝·布尔乔亚,《花》,2009年。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640 (12)路易丝·布尔乔亚,《家庭》,2007年。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伊斯顿基金会与豪瑟沃斯正试图通过释出一些晚期作品,以提升其纸上作品的市场。在今年3月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中,布尔乔亚晚期创作的水彩画成为了豪瑟沃斯展位的焦点,定价在15万至75万美元之间,悉数出售给亚洲买家。“我们一直专注于建立这一领域作品的市场。“上海龙美术馆(Long Museum)和北京松美术馆(Song Art Museum)举办的布尔乔亚回顾展,对于人们在这一领域的理解很有益处。”佩约特表示。

基金会为作品真伪加持

阿诺德指出,拥有一个组织良好的遗产基金会的好处之一,就是能使“假货很快被淘汰”。“我从来没有遇到任何假货,我认为这与艺术家工作室和基金会完善的组织和档案管理工作有关。因为我们肯定不会在不告诉他们的情况下,将任何作品投放销售。”贝克补充道。布尔乔亚许多难以保存的织物作品,也会用玻璃橱窗加以保护。

但就实际中的作品鉴定而言,佩约特表示:“目前,基金会完全不参与鉴定。”布尔乔亚的艺术家编年目录也尚未出版,对此他补充道:“肯定会有,但不会在未来这几年。基金会还没有准备好进行这项艰巨的任务。”(撰文/Anna Brady,翻译/何佩莲)

640 (14)

政治与生态危机中的伦敦弗里玆艺博会:中国新生代画廊继续深入国际市场前沿

与往年相同,今年的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Art Fair)于10月3日如期向公众开放。来自35个国家的逾160家画廊参与展会,其中有来自中国、韩国、巴西、黎巴嫩、爱沙尼亚等国的新画廊首次参展,令今年的伦敦弗里兹艺博会成为自创立以来最为国际化的一届。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