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人工智能艺术作品以逾43万美元在佳士得纽约拍出,AI是否可以享受版权待遇?

Oct 26, 2018   TANC

纽约。10月25日,佳士得纽约上拍名为《爱德蒙·贝拉米,来自贝拉米家族》(Edmond Belamy, from La Famile de Belamy)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艺术作品,佳士得也因此成为了全球第一家出售人工智能艺术作品的拍卖行。 该作拍前估价在7000至10000美元,10月25日上午,佳士得纽约拍卖现场共有3位电话买家、1位现场买家以及来自法国的一位网上买家共同竞投此作。在不到7分钟的过程中,作品价格一路飙升,最终以35万美元落槌,连佣金价格为43.25万美元,远远超出拍前的估价。

640以43.25万美元在佳士得纽约成交的AI艺术作品《爱德蒙·贝拉米,来自贝拉米家族》,图片来源:佳士得

佳士得此次上拍 AI 作品主要是受到不久之前一次 AI 艺术作品销售的启发。在今年早些时候,法国艺术市场暨文化管理学校(ICART)校长、藏家尼古拉・劳格罗・拉塞尔(Nicolas Laugero-Lasserre)以1万欧元的价格直接向 AI 画作背后的法国团队 Obvious 购买了该系列的另一件作品《贝拉米伯爵》(Le Comte de Belamy)。“他们是艺术家还是创业者?”拉塞尔说,“这是三个对艺术一无所知的年轻人(他们的教育背景均为商科或工程),但他们创造了这个创造艺术的工具。这是一场全新的运动。”

640 (3)藏家尼古拉・劳格罗・拉塞尔,图片来源:www.nicolaslaugero.com

这幅创作于2018年的肖像画描绘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似一名身形魁梧的牧师,也许来自法国,生活于某一不可考证的历史时期。根据作品名称,该肖像画的主角名为爱德蒙·贝拉米。更令人好奇的是画布右下方的字迹:该作品是算法或生成性对抗网络(GAN)所作。

画布上的代数公式签名 min G max D 𝔼x [log (D(x))] + 𝔼z [log(1 – D (G(z)))] 可能仅是一种营销策略,但总体而言,人工智能作品的发展和销售正引发围绕作者身份这一重要问题的探讨。 如果一件艺术品由人类构想,却由一台机器实现,那么版权归谁?设想一个人类交互完全消失的反乌托邦式情景,在这一可能真实存在的场景中,会发生什么?人工智能是否可以享受版权待遇? 毕竟,人工智能机器人索菲亚去年已经在沙特阿拉伯获得了公民身份。

640 (4)画布上的代数公式签名,图片来源:Obvious

与文学作品一样,源代码自动符合英国与欧盟法律中的版权保护条件——由机器实际创作的内容,其版权所有者通常是编写软件的人。正如美国艺术家和数字艺术藏家杰森·贝利(Jason Bailey)所言:“编码生成艺术的过程与绘画或素描相似。”

然而,生成贝拉米肖像的源代码及算法,与虚构的贝拉米家族肖像系列中的其他十幅图像之间存在着关键区别。作为这一系列 AI 画作背后的法国团队 Obvious 三名成员之一皮埃尔·福特雷尔(Pierre Fautrel)表示,他们并不打算为这一算法申请专利,因为太贵了。专注于专利和商标的律师事务所 Dehns 指出,获得全球专利的费用可高达1万英镑。

640 (5)2017年,富艺斯在香港以约合24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Teamlab的数字艺术作品,图片来源:富艺斯

Obvious 团队是否会与整个世界自由地分享他们的源代码?答案在目前是否定的。“一旦我们完成第二个系列,我们就会将代码公开发布在贝拉米家族系列中。”福特雷尔表示。团队另一成员高蒂尔·维尼尔(Gauthier Vernier)则将这些肖像画视为算法和 Obvious 的合作成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应该分享版权,但目前并没有法律框架将算法视为作者。”他说。

640 (2)尼古拉・劳格罗・拉塞尔以1万欧元购得的《贝拉米伯爵》,图片来源:Obvious

贝拉米肖像画由包含两部分的算法生成:生成器和识别器。 Obvious 以14世纪至20世纪之间的1.5万幅绘画为数据库建立创作系统(至关重要的是所有这些绘画已不再受版权法保护)。在此数据库基础上,生成器将生产新图像,并由识别器对每张图像进行评估,鉴别它们是出自人类还是生成器之手。生成的这些肖像画还将受到进一步保护——因为正如维尼尔解释,即使出自同一数据库,算法也不会产生两次相同的结果,因此每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在物理媒介上进行签名以确保作品无法被复制。因此我们关心的是保护最终作品,而不是算法。”他表示。

尽管正在缓慢增长,人工智能艺术的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随着其不断发展,在版权保护还是开放源代码之间的抉择可能成为此中重要症结。“当我们看到作品开始以数万甚至数十万美元售出,那么这些团体会不会不再开放源代码?”贝利说道。

640 (1)贝拉米家族系列作品《贝拉米公爵夫人》,图片来源:Obvious

同样,正如来自伦敦律师事务所 Boodle Hatfield 的蒂姆·麦克斯韦(Tim Maxwell)指出,人工智能艺术品创作的发展正在“触及版权法目前适用领域的边界”。麦克斯韦认为,最大的问题涉及作品的“人力输入元素”:“直到现在,计算机一直是生产作品的途径,而不是创造性来源——但这并非不能想见。”他还补充,虽然我们尚未达到这一现实,但由计算机自主创作的作品将向我们提出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现在,自主性的问题至少还完全掌握在人类手中。但这又能持续多久?(撰文/Anny Shaw、谢斯曼 翻译/何佩莲)

阳光、泳池、裸男,霍克尼在加州给男友的肖像,为何能估价8000万美元?

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联席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称《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是“现代艺术的伟大杰作之一”的作品,它将于11月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拍卖,估价8000万美元,有望成为在拍卖会上成交的最贵的在世艺术家作品。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