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北京艺术圈应变新的“当代”状态:更多样的空间发展,更具创造性的联结,更有韧性的生存

Sep 01, 2019   TANC

640 (9)640 (2)第二届北京当代·艺术展

8月31日,第二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在全国农业展览馆闭幕。为期三天的展会共计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藏家、艺术家以及各行业参观者近5万人次,40余家参展商,延续着“价值”“未来”“活力”“艺述”“凯迪拉克×众望”五个单元的基本结构,汇集了艺术作品2000余件、艺术文创、艺术跨界类产品600多种。

640 (6)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黄渤创作的公益视觉艺术作品《忘不了》

640 (3)星空间带来的新裤子两位成员彭磊及庞宽的作品,亮相北京当代·艺术展“未来”单元

“艺术博览会本身就不仅仅只是一个行业内部的事情,它有着很强烈的艺术节的氛围,和它所处的城市息息相关。”北京当代艺术总监鲍栋说“众望”单元聚焦在公共艺术就是对于艺术“公众性”呈现。在初秋的暑热和清风中,走入全国农业展览馆院内,作为艺术家的黄渤创作的公益视觉艺术作品《忘不了》首先映入眼帘,集装箱建筑中以巨幅照片的形式通过特写呈现了五位老人的凝望。因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而备受关注“新裤子”乐队,成员彭磊创作的油画、庞宽创作的水墨画作品也在这场艺博会的展位上出现,而他们早已是星空间合作多年的艺术家 。

640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UCCA艺术商店展位

在8月29日北京当代·艺术展开幕当天,全新改造而成的北京木木艺术社区以与英国泰特美术馆合作展览“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向公众开放;改造升级的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毕加索个展即将闭幕。在展会进行之际,多家机构的展览和艺术活动,在八月底的北京收官艺术的夏天。

640 (1)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

而在经济下行的市场调整期,艺博会如何面对不同层面的竞争?北京本地的画廊如何经营正在变化的收藏局面?当北京的艺术空间与艺术家工作室受城市规划影响被动压缩时,如何寻找新的生存与发展方式?这些问题带出了北京新的“当代”艺术状态,《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博会内外,采访了多位画廊家与艺术家,试图借此梳理2019年以来北京的艺术生态面对内外压力所做的调整与应变。

01

北京一级市场的主力
本土画廊在经济下行期寻找应对策略

640 (4)博而励画廊展位现场

“这届北京当代的效果要好于第一届,新裤子的流量、木木社区的霍克尼展览、假期刚刚结束,加上天气很好,几种综合性因素造就了热闹的场面,但能否持续下去,还需要观察。”博而励画廊展位上的一个工作人员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

640 (5)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的童文敏作品

本届北京当代·艺术展“价值”单元集合了与中国密切相关,且具有画廊家意识的25家画廊,其中大多在北京深耕多年。尽管7月初关闭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空间的佩斯画廊(Pace Gallery)也在其列,但同在7月宣布“停止参加艺术博览会”的长征空间(成立于2002年)的缺席,也让人看到了热闹后的另一面。

640 (7)佩斯画廊展位现场

中美贸易战的不断升级无形中增加着拍卖行、画廊和经销商的商业成本,而身在一级市场的画廊尤其可以感受到经济下行的压力。“今年市场环境确实有些下降,很多情况仍不确定,或许大家在心态上会受到一些影响,但长远来看,我们仍在坚持。”佩斯北京负责人程雪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佩斯画廊展位上带来的大多是中国艺术家作品,宋冬的《曼陀罗003》、尹秀珍的《错8号》,洪浩的《有边之二十三》、刘建华的《落叶》等,价格介于几万至几十万美元不等,“当画廊项目变少后,艺博会就是较为重要的展示方式,这也是我们日常的工作之一。”程雪说。

640 (8)偏锋新艺术空间展位现场

“如果单从做生意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85%的画廊准备离开这个行业。”偏锋新艺术空间(成立于2006年)负责人王新友认为,经济下行对画廊经验的影响特别明显,但近期人民币汇率的走低可能会让情况稍好些,此次艺博会带来了60后艺术家倪军和70后艺术家康海涛的作品,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共售出5件作品。在他看来,就人口比例来说,北京的画廊与国外成熟的体系相比还远远不够,经过一轮大浪淘沙,留下来都是热爱艺术,或有丰富收藏经历和从业经验的人。

640 (10)星空间在“价值”单元的展位上带来宋琨的个人项目《写真No.1》,图为宋琨《旷野隐士-雪山》,野外摄影,8” ,2003

今年年初从七棵树创意园搬回798艺术区的星空间(成立于2005年),在“价值”单元的展位上带来宋琨的个人项目《写真No.1》,包含90年代以来的纸本素描、带有角色扮演意味的摄影以及绘画近作,与作品同时展出的还有拍摄于不同时期的生活照片。“今年我们也遇到了一些新藏家,宋琨展位目前销售了两件重要作品;新裤子展位已售三件,还有一件在商谈。”星空间的工作人员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前来询价的人非常多。

640 (11)天线空间展位现场

“经济下行是所有行业都面临的问题,艺术行业相较于其他传统行业在中国才刚刚起步,与前几年相比,收藏人群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尤其是千禧一代对艺术品消费的需求在扩大,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交手段,而成熟的藏家则会将目光放眼全球,不在局限于某一地区的艺术领域,选择也更多了。”博而励画廊的销售人员说,展位上的作品整体偏年轻,价格也在30万元以下。

640 (12)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带来尤勇作品

谈及经济下行对画廊的影响,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06年在北京开设空间)的市场部主管沈墨说画廊的交易额还是存在的,只是藏家在选择作品及投入的预算上会更加谨慎。本次北京当代展位上,他们带来了青年艺术家尤勇的作品,价格均在20万元以内。“很多藏家有自己的收藏体系,也有一定的消费需求。现在有部分藏家专心致力于支持青年艺术家,所以对于我们本次尤勇的个项关注度也会多一些。”

640 (13)艺•凯旋画廊展位上的方力钧作品

“从这次展会中可以看到,每个画廊的特色非常明显,画廊的定位清晰,虽然体量不大,除了几家从上海过来,可能大部分都是北京的画廊,不会像05至08年,画廊代理作品非常雷同,现在大家都回到一级市场辛苦耕耘,每个画廊都很落地。“艺•凯旋画廊负责人李兰芳说,”北京确实是一个生产艺术的地方,也是文化的聚集地,艺术家群体的聚集区,这是北京的优势。”

02

自主撤离与被动搬迁
去留之间艺术家与画廊寻找“落地”空间

640 (14)佩斯画廊位于798艺术区中心地带的北京空间,图片来源:佩斯北京

在北京画廊的核心聚集区,佩斯北京空间的关闭只留下办公室是“空间调整”,那么星空间重回798则是降低成本、寻求新的经营方式的自主转变。但在北京周边地区,艺术空间、艺术家工作室集中的艺术区被不断清除则是在北京近年的现状。2018年7月,仅成立三年多的德萨画廊北京空间宣布位于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的画廊空间被勒令关闭,至今尚未成立新的空间。

640 (15)德萨画廊位于草场地艺术区的北京空间已被迫关闭,图片来源:de Sarthe

在环铁艺术区租用工作室的艺术家有上百名,今年,一份来自出租方的《腾退告知书》让他们被迫在7天内搬离。艺•凯旋画廊展位上呈现作品的艺术家大多常驻北京,其中,许宏翔、吴达新、蔡锦今年均不得不从环铁艺术区的工作室搬离,蔡锦搬到了798艺术区,而许宏翔迁至李桥,吴达新还未找到新的工作室。

640 (16)欧劲,无题-161,2019,© 2019 艺术家 & 博而励画廊

博而励画廊展位上展出作品的欧劲、廖国核今年都被迫从黑桥艺术区搬离,“但北京的气氛好,适合艺术家,有时候动荡的环境对艺术家并不是一件坏事,太平稳和太成熟的商业会形成安逸的环境,艺术家也就缺少了一些社会历练。”画廊的工作人员说。

640 (17)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

“我们代理的中国艺术家在北京有工作室的非常多。”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沈墨说,也遇到代理艺术家工作室搬迁的情况,“仍坚持留在北京,一方面是他们还有资本能坚持,第二,艺术这条路本来还是看韧劲,艺术家也有自己的目标,会不断投入。”

“艺术家最需要文化的土壤,自然不愿离开一线城市中文化最丰厚的北京。超一线的城市要控制人口,就要提高生存成本,艺术家的工作室当然就要迁到更远的地方以降低成本。其实回放一下,刚毕业的年轻艺术家就拥有上百平米的工作室也不是很正常的状况。”自认为完全成长于商业画廊系统里,完整经历过中国画廊从零到高点,再到现在低谷的艺术家王光乐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

03

个性化画廊、另类空间、艺术家自组织……
在北京撑开多样艺术生存空间

“艺·凯旋画廊从2007年一直到坚持现在,也遇到过经济下行的压力,每隔一两年大家就来问我怎么去应对。我觉得艺术市场和艺术收藏是一个永存的项目,北京确实缺少好的博览会平台,经过这两年,谁能最后留下,还是要看主办方的持续性服务能力、招商能力。”李兰芳说。

“中国的艺术博览会缺乏更立体的结构,有不同想法、更有个性的艺博会,千篇一律肯定是很疲劳,也很无趣,大家都想要那些最好卖的,明星式的,看起来最国际的作品,一个香港巴塞尔就足够了。”鲍栋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北京具有持续可推动的原创力,一方面是艺术家的创作,另一方面是机构的实践。”

640 (18)空白空间“价值”展位现场

今年是空白空间自2009年从798迁至草场地的第十年,画廊携手24位合作艺术家于5月推出了大体量展览“漫游者之歌”,以此迎接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在本次北京当代的展位上,何翔宇、钦君、张子飘等15位艺术家的作品均有呈现,高露迪、何翔宇、刘诗园、王拓、谭天等艺术家的作品还参加了“艺述单元”。

640 (19)空白空间“未来”展位现场

“我们其实是把每个博览会作为一个小型的展览来做,这是在几年前已经确定下来的针对博览会方案。”画廊总监田原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鲍栋曾做过一个调查,发现空白空间代理的艺术家是全北京平均年龄最小的,我们没有刻意寻找年轻人,好的艺术家不在于年龄、性别,而是要用作品说话。和艺术家们工作十年了,藏家也一路支持。2008年以后,藏家多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而收藏,相对稳定,近几年,又有大批85后的年轻藏家开始进入。”

640 (20)箭厂空间正在展出阚萱,《走着走着》(2018)。动画。图片来源:箭厂空间

640 (21)外交公寓12号正在展出郭鸿蔚个人项目《欢庆时间》,图片来源:外交公寓12号

今天的艺术生态已经逐渐完备,艺术体系也进入到机制化的运作,除商业性机构外,替代性空间的工作、理念及对艺术界的持久影响也是推动北京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所在。

2000年之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展览从“地下状态”走出来之后,曾经出现了以不少“独立”为标示的策展人与艺术空间,散落在胡同小院和居民区内的独立艺术空间搭建出一个个没有被完全体制化的空间与平台。以非营利非商业的方式存在的独立空间,发掘新的艺术创作与表现方式,带来了“其他”的声音。箭厂空间、掩体空间、激发研究所、外交公寓12号、掩体空间、录像局等都是仍在坚持多元实验的重要机构。

640 (22)泰康空间刚刚结束的展览“替代空间的替代生命” 现场,图片来源:泰康空间
泰康空间刚刚结束的展览“替代空间的替代生命” 以一场“文献展”和一场以作品和项目为主体的群展,呈现12个曾发挥重要作用,目前已暂停、关闭或处于休止状态的替代空间的个案,也引入了葛宇路、李山、胡向前等艺术家和小组的场地特定装置,现场创作,以及同机构批判、空间实践、替代精神相关的作品和项目,追溯从星星美展、外交公寓、东村和圆明园等地发生的空间性实践中展现的替代性的精神。

9月6日至8日第四届北京独立艺术空间节(IAS)即将举行,24个国内空间和10个分别来自德国、澳大利亚、瑞士和日本的国际空间参与其中。随活动发布的《独立艺术空间地图2019》记录了当下北京当代艺术的现状,并详细描述了各个独立艺术空间的所在地。从分布在城市胡同里的小巷,到艺术家的工作室,再到私人公寓的展览以及居民楼的空间。这些空间以极强的概念为出发点,开放地对话并汲取城市的艺术养分,而不被规划好的艺术区所限定。它们在城市中编织出的动态艺术网络,同样是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艺术行业的繁荣有待于经济的上行,与生活紧密相关的当代艺术是人们不可缺少的精神需求。北京的独立空间也是有特色的部分,有热爱艺术的人们的支持,即使经济衰退,这些实体也不会消失。”王光乐说。

640 (23)北京公社展位,《作品的公寓–一个前置的货仓》

本次北京公社展位上,他的个人项目《作品的公寓——一个前置的货仓》获得了 “最佳展位奖”,包含了他邀请的30余位艺术家朋友的作品,他们大多数尚未进入画廊系统,或没有稳定的画廊代理关系。“这是一个植入艺术商业理性中的充满感性质素的画库。我的选择标准是他(她)们的作品具有个人生存的当代表达。我通过参展画廊北京公社的摊位,把他(她)们以内含的方式聚集到画廊博览会这个商业系统中,进而成为可以被观看到的表面。”王光乐的实践是艺术家自我组织的实验,为主流的艺术商业平台带来新的可能性,也是在市场并非高点,艺术家自发寻找生存和展示空间的可能,这样的主动性与韧性,还是能存在和作用于具有自发创造力的北京。

在经济下行期,受北京城市规划影响,艺术家和画廊空间也被动压缩的2019年,如何发展出新的生存策略也将考验着当代艺术圈的创造力、韧性与智慧。(采访、撰文/孟宪晖,编辑策划/叶滢)

*如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
均由北京当代·艺术展提供

艺博会竞争升级,艺术北京以“艺术消费+互联网”与多样生活方式突围

北京。4月30日,2019年艺术北京博览会(后称艺术北京)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开幕,这个以“立足本土,完整亚洲”为核心理念的北京老牌的艺博会已迎来第十四个年头。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