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藏家指南 | 17年间增长1122.9%,画风挑衅的席勒会被亚洲藏家接受吗?

Aug 26, 2019   TANC

640640 (1)上:席勒,《自画像(前耸裸肩)》(局部),1912年,图片来源:Leopold Museum
下:席勒,《自画像(低头)》(局部),1912年,图片来源:Leopold Museum

奥地利表现主义代表画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专家、席勒作品全录的作者简·卡利尔(Jane Kallir)习惯了有声称发现席勒真迹的陌生人突然联系她。“90%以上的几率,那些联系我的人发现的是席勒赝品”卡利尔说。她目前担任其祖父1939年建立的纽约圣埃蒂安画廊(Galerie Saint Etienne)的总监,有超过30年鉴定席勒素描和水彩画的经验。“他们发现的大多数都是伪造品,而且非常糟糕”,卡利尔补充说道。所以一件席勒真迹从一个看似不太可能的地方——纽约皇后区的廉价旧货店Habitat for Humanity来到她面前时,卡尔里有些难以置信。

640 (2)在纽约皇后区旧货店Habitat for Humanity发现的席勒作品,图片来源:纽约圣埃蒂安画廊

“你看这个女孩仰卧的样子,观察一下她肋骨骨架和脸部按透视法缩短的处理,以及她那小鼻子向上指的样子,这是多么难画。艺术史上很少有人能画出这样的画。” 卡利尔说。

进一步研究后,卡利尔将这件作品定在了1918年——席勒生命的最后一年,不久后他在维也纳死于西班牙流感,享年28岁。“1918年,有个女孩经常为席勒做模特,有时独自一人,有时和母亲一起。” 目前已知有22幅席勒描绘该女孩的素描作品,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大多是席勒为版画《女孩》(Girl)研究而做。卡利尔指出,新发现的这件作品很可能与另两幅女孩素描是在同一次写生时创作的。此外,更客观的因素,如纸质( cream wove paper)和黑色铅笔,也支持席勒真迹的结论。

640 (3)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席勒1918年创作的女孩素描像

在Habitat for Humanity堆积的家具、电器和建筑材料等积压货物和二手物品中间发现席勒作品的人,希望保持匿名。卡利尔形容他为一名兼职的“艺术品搬运工”(Art Handler),并根据其眼光判断有一定的而艺术史背景。

现在这幅卧躺着的女孩素描正在圣埃蒂安画廊展出,估值在10万到20万美元之间。

01
价格:17年间增长1122.9%

今年3月,伦敦经销商理查德·纳吉(Richard Nagy)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在香港的巴塞尔艺博会上带来席勒单人的40件作品。展览的画作,包括许多非出售的作品,保险金额高达1亿美元,令人瞠目结舌。尽管席勒是西方世界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但这位奥地利表现主义代表画家的作品在亚洲的认知度还不是很高。

640 (4)伦敦经销商理查德·纳吉2019年3月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带来埃贡·席勒单人的40件作品,图片来源:TANC

席勒的作品是紧张的又富于挑衅意味的,它拥有原始的性欲——该艺术家曾为其展览过带有色情意味的画作而被短暂监禁过。纳吉说:“席勒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探索人类的状态。(他的作品)一般都没有背景,仅仅聚焦于人物形象本身。”

640 (5)席勒,坐姿裸女(手肘置于右膝上),1914年。图片来源:The Albertina Museum, Vienna

席勒作品的市场很小。首先是因为过于高昂的价格。在纳吉的展出中,这些画的价格从10万美元到1200万美元不等,几乎不给年轻藏家机会。其次是因为,需要较强的鉴赏力才能够充分理解席勒的大部分作品——其画作中精致的细节和温柔之处很容易被画面呈现出的焦虑感和肢体紧张感所掩盖。

艺术品市场价格分析机构“艺术市场研究”(Art Market Research)追踪了席勒的拍卖成绩,分析出其作品的价格从2000年开始爆炸式增长。从2000年到2017年,席勒画作的价格增长了1122.9%。

640 (6)从2000年到2017年,席勒画作的价格增长了1122.9%

卡里尔说:“在1940年代,只需要20美元就可以购得一幅席勒的画,但到了1950年代,价格就已经升到100美元了。”

640 (7)席勒,《晾着衣物的房子(郊区II)》,1914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席勒作品中价格极高的要属席勒的油画,这比在纸上的绘画罕见得多。他的拍卖最高纪录达到令人咋舌的2470万英镑(折合为3980万美元),这是2011年6月在伦敦苏富比卖出的《晾着衣物的房子(郊区II)》(Häuser mit bunter Wäsche [Vorstadt II],1914年)。这件作品的预估价在2200万-3000万英镑之间,因此最终结果是在目标范围内的(预估价不含佣金,成交价包含佣金)。

640 (8)席勒,《达纳埃》,1909年。图片来源:The Athenaeum

但在2017年,有其他的两幅大型油画遭遇的拍卖滑铁卢。《达纳埃》(Danaë,1909年)退出了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它3000万—4000万美元的预估价被认为过高了,因为这是一件深受画家的老师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影响的作品。另一件备受瞩目的流拍作品是《独立房屋(房子和山)》(Einzelne Häuser [Häuser mit Bergen],1915年),也许也是因为其2000万-3000万美元的预估成交价太高。

640 (9)2013年席勒作品《爱人(和瓦莉的自画像)》在伦敦苏富比以790万英镑(折合为1230万美元)成交。

就纸上作品来说,席勒的拍卖纪录是由作品《爱人(和瓦莉的自画像)》(Liebespaar [Selbstdarstellung mit Wally],1914或1915年)创造的,它在2013年伦敦苏富比上以790万英镑(折合为1230万美元)成交。

纳吉和卡里尔均认为造成席勒作品流拍的主要原因来自供应方,作品的供应比过去少了很多。卡里尔说:“在今天,没有任何人能够像维也纳利奥波德美术馆那样汇集这么多席勒的画作。”

02
陷阱:作品真伪之辨与流通性

藏家们必须注意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出处问题:有部分席勒的作品在二战时期被纳粹掠夺了。在任何情况下,做好尽职调查都非常重要,查阅作品全录,尤其关注在1930-1940年代的时候该作品的主人是谁。

640 (10)席勒,《暮色之城(小城之二)》,1913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在某些情况中,如果一件作品被发现是曾经被纳粹抢走过的,那么它当前的持有者会做出别的安排。比如2018年纽约苏富比呈现了一幅曾经被偷窃的作品,在最终被归还给原主人的家庭后,这件作品《暮色之城(小城之二)》(Dämmernde Stadt [Die kleine Stadt II],1913年)在拍卖会上获得了2460万美元的价格。

另一个陷阱是作品真假性的问题。市场上存在着假货流通的情况,卡里尔说她每周都能看到一件赝品。她说:“幸运的是,大多数假货在它们能够在食物链上走得很远之前就被淘汰了,而作品全录为此提供了一个可靠的保障。”

还有一些作品是在席勒死后,由其妹夫兼画家安东·佩诗卡(Anton Peschka)替他上色完成的;这些作品的价值远没有完全由席勒创作的画作价值高。

640 (11)席勒,自画像,1916年,图片来源:The Albertina Museum, Vienna

席勒作品中关于野蛮的正面裸露的内容对亚洲观众的价值观念来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但是纳吉说:“日本有着充满活力的春宫图传统,而日本人在公共场合又表现得非常有礼貌,因此我不认为其他个体的买家就是不同的,情色作品是具有普遍吸引力的。”

640 (12)席勒,红衣教主与修女,1912年,图片来源:Leopold Museum

据纳吉所说,越来越多在1917年和1918年创作的自然主义和具有辨识度的作品吸引了更高的价格和一些“战利品猎人”。尽管真正的席勒迷更钟情于其在1910-1912年创作的更具挑衅风格的表现主义作品。

03
藏家:亚洲会跟进吗?

纳吉说:“有些战利品收藏家只想要A++级别的作品,这就将一些价格推向了平流层;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市场变得两极分化。在席勒市场的最低端,有着对席勒更深刻了解的鉴赏家还在讨价还价。”

640 (13)

至于亚洲买家,纳吉说他已经拥有了一些中国藏家,但只有很少数。然而,在今年2月26日伦敦苏富比的拍卖中,《特利亚斯特的渔船》(Triestiner Fischerboot,1912年)卖出了超越预期的1070万英镑(折合为1400万美元)的价格,而亚洲买家的出价都较低。

纳吉将席勒的作品带到香港,他说,希望能够为这些作品找到新的藏家来“为这位艺术家扬起旗帜”。(撰文/Georgina Adam, Nancy Kenny 译/杜竞草,童亚琦)

 

MADSAKI、Virgil Abloh、Mr. ……他们为什么和KAWS一样都是潮牌与艺术市场的宠儿

在KAWS作品高价频出、为市场注入新活力的同时,“千禧一代(millenials)”概念的兴起则同为潮流艺术再次带来了又一高光时刻,在KAWS之外,还有哪些艺术家同样备受时尚潮流与市场的关注?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