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威尼斯双年展看、到巴塞尔艺术展买:蓝筹画廊以强劲销售带动市场最前沿

Jun 13, 2019   TANC

 

611日,第49届瑞士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在巴塞尔展览中心(Messe Basel)拉开帷幕。2019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展将步入第50个年头,今年的展会呈现了来自34个国家的290家国际画廊,作品横跨二十世纪早期现代主义至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其中首次参展的画廊有19家。欧美蓝筹画廊阵容依旧强劲,但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亚洲、欧洲、南美洲、中东及非洲的画廊也均有不俗表现。主展区“艺廊荟萃”包括232间世界顶级画廊的绘画、雕塑、绘画、装置艺术、摄影、录像及限量作品,其中7间过往曾参展“策展专题”或“艺创宣言”展区的画廊,今年首次晋身主展区。三家中国画廊包括长征空间(展位:S24)、香格纳画廊(展位:K21)与维他命艺术空间(展位:K9)。

 

 

640第49届瑞士巴塞尔艺术展,图片来源:Art Basel

 

在贵宾预览首日,各大画廊均有不俗战绩。其中卓纳画廊在开幕不到4个小时内,便售出了约30位艺术家的作品,更是凭借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以2000万美金成交的作品《集会》(1996年),创下近三年来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单件最高价作品销售纪录;厉为阁则分别以600万美元与500万美元售出了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无题》(Untitled,2009年)和马克·格罗延(Mark Grotjahn)的《无题(印第安 #2 脸 45.47)》(Untitled [Indian #2 Face 45.47],2014年)。而“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则一如既往汇集了各式引人瞩目的大型装置项目,其中包括艺术家徐震®专门为此单元而创作的大型行为装置《涅槃》(Nirvana,2019年)。

 

格哈德·里希特《集会》

2000万美金创近三年单件作品成交记录

各大画廊贵宾预览日业绩可观

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作为全球艺术市场的重要风向标,一直以来都是西方蓝筹画廊的主战场。今年的展会中,各大蓝筹画廊一如既往地带来了最为精彩的作品。在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展位:G8)所呈现的所有作品中,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创作于1966年的重要作品《集会》以2000万美金成交,创下近三年来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单件最高价作品销售纪录。这件作品即属于艺术家早期的“照片绘画”系列,描绘了一群以男性为主的人群参加一场露天集会的场景。人群布满了整块画布,这在里希特的“照片绘画”中非常少见,更常见的画面则是孤立的人物、动物或物件。

 

 

640-1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集会》(1966年)。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这件作品此前为意大利藏家Francesca和Massimo Valsecchi夫妇私人收藏,过去近40年来从未离开意大利。Valsecchi夫妇本次委托卓纳画廊于巴塞尔艺术展出售这件作品,用以筹资修缮他们位于西西里巴勒莫的文化项目Palazzo Butera。

 

 

640-2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汽车图案面料上的棕榈树》(1969年)© 2019 西格玛·波尔克艺术遗产/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ARS)/德国伯尔尼 VG Bild-Kunst,图片由西格玛·波尔克艺术遗产与卓纳画廊提供

 

卓纳画廊的其他重点销售还包括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的早期作品《汽车图案面料上的棕榈树》(1969年),以1000万美元成交。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新作《洗衣服的男人》(2019年)以350万美元成交,而“意象无限”展区中,画廊所呈现的马歇尔作品《节奏大师之每日连载漫画(跑步者)》(2018年)则售予了美国的一家重要美术馆。

 

 

640-3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洗衣服的男人》(2019年)©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图片由艺术家与卓纳画廊提供

 

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展位:D11在本届巴塞尔艺术展中呈现了一系列当代艺术家以及出自艺术家基金会与重要国际收藏的二十世纪早期大师作品,包括一系列意大利艺术家如阿尔贝托·布里(Alberto Burri)、卢西奥·丰塔纳 (Lucio Fontana)等,并聚焦立足抽象派前沿的美国艺术家,如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杰克·惠滕(Jack Whitten)以及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

 

豪瑟沃斯在贵宾预览日以300万欧元售出爱德华多·奇利达(Eduardo Chillida)的雪花石膏雕塑《光XX礼赞》(Elogio de la Luz XX [In Praise of the Light XX],1990年)。此外,乔治·范顿格鲁(Georges Vantongerloo)画作《(I)研究海耶》([I] étude la haye,1918年)以300万瑞士法郎售出,杰克·惠滕(Jack Whitten)装置《阿芙罗狄蒂的情人》(Aphrodite’s Lover,2015年)以250万美元售出。

 

 

640-4爱德华多·奇利达(Eduardo Chillida)《光XX礼赞》(Elogio de la Luz XX[In Praise of the Light XX],1990年)。图片来源:豪瑟沃斯,摄影: 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 Zürich

 

 

640-5乔治·范顿格鲁(Georges Vantongerloo)《(I)研究海耶》([I] étude la haye,1918年)© 安吉拉托马斯施密德(Angela Thomas Schmid)/ ProLitteris,图片来源:豪瑟沃斯,摄影: 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 Zürich

 

 

640-6杰克·惠滕(Jack Whitten)《阿芙罗狄蒂的情人》(Aphrodite’s Lover,2015年)©杰克·惠滕,图片来源:杰克·惠滕、豪瑟沃斯

 

厉为阁(Lévy Gorvy,展位:F9展出了一系列以充满矛盾的红色为线索的现当代艺术作品,以呼应塑造了这个时代的议题与情绪。在贵宾预览首日,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无题》(Untitled,2009年)和马克·格罗延(Mark Grotjahn)的《无题(印第安 #2 脸 45.47)》(Untitled [Indian #2 Face 45.47],2014年)分别以600万美元与500万美元售出。在《无题》中,克里斯托弗‧伍尔在层层铺设画面的同时抹去了其早期作品的元素,之后为作品拍照,再以丝网印刷技术将深红色、黑色和白色颜料印于麻布上。整个创作过程象征着自我否定,他以此表达了过去数十年驱使他追求创新绘画手法的质疑和疑问。

 

 

640-7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无题》(Untitled,2009年)。图片来源:厉为阁

 

 

640-8马克·格罗延(Mark Grotjahn)《无题(印第安 #2 脸 45.47)》(Untitled [Indian #2 Face 45.47],2014年)。图片来源:厉为阁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展位:A7在展位上呈现了全球范围内35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包括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安东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等西方艺术大师,也包括李禹焕、奈良美智、尹秀珍、张晓刚等重要的亚洲当代艺术家。在贵宾预览日中,李禹焕创作于1977年的画作《从线》(From Line)以200万美元售出,罗伯特·曼戈尔(Robert Mangold)的《Four Color Frame painting #15》(1985年)以150万美元售出。

 

 

640-9罗伯特·曼戈尔(Robert Mangold)《Four Color Frame Painting #15》(1985年)© Robert Mangold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此外,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展位:D14在贵宾预览首日分别以775万美元和250万美元售出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Rat Catcher of Hamelin II》(2011年)和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的《Supper in Dresden(Remix)》(2006年),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近作《SWITCH》(2018年)则以40万英镑成交;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展位:D17以45万英镑将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画作《无题》(Untitled,2019年)售予一中国私营艺术机构。

 

 

640-10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Supper in Dresden (Remix)》 (Nachtessen in Dresden [Remix],2006年) © Georg Baselitz.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640-11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SWITCH》(2018年)© Antony Gormley. Photo © Stephen White Courtesy White Cube

 

 

640-12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无题》(Untitled,2019年)©Anish Kapoor,图片来源:里森画廊

 

在威尼斯看,在巴塞尔买

在威尼斯看,在巴塞尔买这似乎已成为艺术界的一句行话,这一现象在今年似乎更是尤为显著。在收藏家、策展人、艺术品经销商、艺术顾问如猛兽般蜂拥至威尼斯并度过了超负荷的一周后,艺术圈现在又集体涌向了巴塞尔。举办时间相隔不到一个月,威尼斯双年展和巴塞尔艺术展可能看起来大异其趣:前者是非商业性的当代艺术盛会,而后者则是最为重要的商业艺博会。但事实远非如此简单——两者在诸多方面实则相互依赖:威尼斯的展览能够为艺术家的作品提供有力的背书,同时也对其价格和名望产生有利影响。

 

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期间,豪瑟沃斯画廊资助了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和冈瑟·弗格(Günther Förg)在威尼斯的展览,并在本次的巴塞尔艺术展中呈现了这两位艺术家的其他作品,以及美国馆参展艺术家马丁·普伊尔(Martin Puryear)的作品。罗帕克画廊(Galerie Thaddaeus Ropac)此次支持了李昢(Lee Bul)、巴塞利兹、维多瓦和格尼在威尼斯的展出,并在巴塞尔艺术展中带来了前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里森画廊则展出了代表法国参展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劳拉·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的两件作品,包括新作《Lèche Car》(2019年,售价为7.5万欧元),以及《理想情况下地板在这里会很软》(Ideally the Floor Would be Soft Here,2016年,售价为1万欧元)。

 

易卜拉欣·马哈马(Ibrahim Mahama)是首次参与威尼斯双年展便大获好评的加纳国家馆参展艺术家之一,其代理画廊白立方也在巴塞尔艺术展中呈现了他的作品。此外,白立方也展出了参展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刘韡的作品《宣言》(The Annunciation,2019年),以30万美元成交。

 

640-13刘韡《宣言》(The Annunciation,2019年)© Liu Wei

 

同样带来刘韡作品的还有长征空间。在为数不多的中国画廊中,香格纳画廊带来了入围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娜布其与泰国艺术家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作品。

 

 

640-14刘韡《微观世界》(2019年),图片来源:长征空间

 

640-15娜布其《原野(阳伞)》(Field[Umbrella],2018年)。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640-16640-17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感应》(Telepathy,2018年)。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来自南非的史蒂文森画廊(Stevenson Gallery)带来了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扎内勒·穆赫利(Zanele Muholi)、克芒·瓦·路勒(Kemang Wa Lehulere)和马瓦德·卡·泽齐尔(Mawande Ka Zenzile)的作品。其中泽齐尔于2016至2017年间创作的《现金牛》(Cash Cow),将牛粪和油彩共同融合在画布上。

 

640-18马瓦德·卡·泽齐尔(Mawande Ka Zenzile)《Cash cow》 2016-2017年 © Mawande Ka Zenzile. Courtesy of Stevenson, Cape Town and Johannesburg

 

非常规材料同样也出现在生活在柏林的美国艺术家吉米·德拉姆(Jimmie Durham)的作品中,他是今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终身成就奖的获奖者。来自伦敦的斯布洛维里画廊(Sprovieri gallery)展出了德拉姆创作于2018年、由动物骨架和汽车部件制成的作品《危机》(Aazaard,售价为12万欧元)。柏林画廊Galerie Nordenhake展出了弗里达·奥拉帕博(Frida Orupabo)的拼贴画,这也是策展人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为主题展所筛选出的艺术家之一。Temnikova & Kasela画廊则带来了爱沙尼亚国家馆代表艺术家克里斯·莱姆萨鲁(Kris Lemsalu)。

 

 

640-19吉米·德拉姆(Jimmie Durham)《危机》(Aazaard,2018年),图片来源:TANC

 

威尼斯双年展为藏家提供了对新世代作品的优先选购权,亦为经销商提供了发掘尚不知名的艺术家的机会。毫无疑问的是,在90个国家馆与21个正式卫星展之外的100多场展览中,大量的销售可以被敲定。而这100多场展览中的大多数都由经销商出资支持,例如罗帕克画廊在奇尼宫(Palazzo Cini)举办的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个展,以及由高古轩(Gagosian)支持、在威尼斯美术学院(Accademia)中展出的乔治·巴塞利兹——这也是这一德高望重的艺术机构首次举办在世艺术家展览。经销商们也多会为自己所代理的艺术家在绿城花园参展提供经济支持,更不用提最受瞩目的、由鲁戈夫策划的主题展览“愿你活在有意思的时代”。

 

意象无限引人瞩目

网络社交平台扩大艺术市场影响力

Instagram的活跃用户很有可能会在展会中的“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找到发图的灵感与素材。作为专为超越传统艺术展展位局限的大型项目而设置的独特平台,今年是意象无限第八次出现在巴塞尔艺术展展会中,也是最后一次由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的主策展人基安尼·杰策(Gianni Jetzer)策划。整个单元共包括75件大型作品,其中不乏多件涉及政治及社会矛盾的作品,以及各式“吸睛”佳作,一时间占领了Instagram等各类网络社交平台。近年来,随着全球藏家与艺术爱好者的年轻化发展趋势,网络社交平台的兴起也令艺术市场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上的局限。

 

 

640-20“意象无限”单元现场,来自柏林的Eigen画廊呈现的奥拉夫·尼古拉(Olaf Nicolai)《大球鞋(九十年代)》(Big Sneakers[The Ninties],2011年)。图片来源:TANC

 

 

640-21“意象无限”单元现场,卓纳画廊呈现的弗朗兹·韦斯特(Franz West)《测试》(Test,1994年)。图片来源:TANC

 

 

640-22“意象无限”单元现场,展厅顶部为来自米兰的Tega画廊呈现的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Ambiente spaziale con tagli》(1960年)。图片来源:TANC

 

在本届展会的“意象无限”单元中,卓纳画廊呈现了非裔美籍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作品《节奏大师之每日连载漫画(跑步者)》(2018年)。这件作品选自马歇尔持续创作的《每日》系列,作品曾在2018年卡内基国际展上展出。马歇尔最初于1999年的卡内基国际展开始这一系列,旨在抗议主流漫画中缺失的黑人英雄、人物和黑人文化背景,内容既有现实写照也有想象的世界。整个漫画系列的故事设定在“黑色大都会”——它是芝加哥南边布朗兹维勒街区过去的别称,马歇尔的工作室就位于这里。

 

 

 

 

640-23640-24《节奏大师之每日连载漫画(跑步者)》,2018年 ©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图片由艺术家及卓纳画廊(伦敦)提供

 

豪瑟沃斯共呈现了6位艺术家的作品,参展的作品比重达历史之最。其中由米卡·罗滕贝格(Mika Rottenberg)创作的极富政治性的电影装置《宇宙发电机(装载#3)》(Cosmic Generator[Loaded #3],2017/2018年)通过全球各地的街头市场呈现了当地的紧张局势,所到之处包括墨西哥和美国边境两侧的墨西加利和加利西哥(售价为35万美金)。此外,保罗·麦卡锡的虚拟现实(VR)作品《C.S.S.C.教练舞台舞台教练VR实验玛丽和夏娃》(C.S.S.C. Coach Stage Stage Coach VR experiment Mary and Eve,2017年),为豪瑟沃斯首次在艺术展中呈献VR作品。

 

 

640-25米卡·罗滕贝格(Mika Rottenberg)《宇宙发电机(装载#3)》(Cosmic Generator [Loaded #3],2017 / 2018) © 米卡·罗滕贝格,图片来源:米卡·罗滕贝格、豪瑟沃斯

 

 

640-26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C.S.S.C.教练舞台舞台教练VR实验玛丽和夏娃》(C.S.S.C. Coach Stage Stage Coach VR experiment Mary and Eve,2017年)。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而最为吸睛的作品之一,当属贝浩登画廊(Perrotins)所呈现的徐震®为“意象无限”单元特别创作的大型行为装置《涅槃》(Nirvana,2019年)。作品将赌博与沙画仪式连接,通过两者之间的共性而将其从原本的语义中解放,并重新进行审视。它由6张百家乐赌桌与轮盘赌桌组成,空间的地毯也借用了赌场的典型样式,“荷官”们则在此用曼荼罗沙画技法在现场仔细描绘赌盘的样式。而在展览结束之际,遵循曼荼罗沙画的传统仪式,现场创作的所有沙画作品也将全部抹去。

 

 

 

640-27640-28巴塞尔艺术展现场,徐震®《涅槃》(Nirvana,2019年)。图片来源:贝浩登画廊

 

 

640-29巴塞尔艺术展现场,徐震®《涅槃》(Nirvana,2019年)。图片来源:TANC

 

巴塞尔持续关注中小型画廊生存现状

首次参展的画廊获得展位费减免优惠

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费开始采取最新的阶梯式定价机制。主单元的232家画廊将根据其展位的平方米面积支付展位费,随着展位面积增大,展位费也会提升;此外,首次参展并将展位设在主展区并位于上层展区的画廊,大部分为中型画廊,会在第一年参展时获得展位平米租金上的八折优惠,第二年参展时亦有九折优惠。“支付更高租金的画廊们并没有向我们提出抗议,他们很有风度。尽管这个定价机制无法完全解决小画廊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但租金折扣可以很大程度上鼓励他们去承担更高的风险” 巴塞尔艺术展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如是说。

 

作为世界性艺博会的重要指标之一,巴塞尔艺术展一直以来对于中小型画廊的处境保持着持续的讨论。据2019年最新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年营业额低于50万美元的经销商的年度总销售额下降了10%,而年营业额高于这一水平的经销商年度总销售额均有所增加,在交易量上占据主导的中低端类市场持续呈现低迷状态。在财富分配不均的艺术市场现状中,这一定价机制旨在为中小型画廊传递更多的信心,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维护画廊生态系统的平衡发展。

 

“宝马艺术之旅”(BMW Art Journey)为巴塞尔艺术展与宝马携手的一项全球合作项目,旨在发现和支持全球各地的新晋艺术家,本届展会“宝马艺术之旅”获奖者为中国艺术家陆扬。

(撰文/夏寒、Georgina Adam,翻译/何佩莲、赵文睿)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