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卡拉瓦乔巨作遗失百年后以估价超1亿欧元6月上拍,真伪存疑

May 28, 2019   TANC

一件在阁楼中被意外发现的意大利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之作——创作于1607年的《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Holofernes),自其现世时起,便吸引了整个艺术界及公众的目光。2014年,法国拍卖师马克·拉巴布(Marc Labarbe)在清理图卢兹一间大宅时,在其阁楼中发现这件大尺幅未署名画作,此画据信已遗失逾百年。627日,它将在法国图卢兹拍卖行马克·拉巴布(Marc Labarbe)进行公开拍卖,估价1亿至1亿5千万欧元。

640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1607年),估价:100,000,000—150,000,000 欧元。图片来源:Cabinet Turquin


在被盗窃的阁楼中幸存

机构购藏可能性较大

与拉巴布拍卖行合作的古典大师绘画专家埃里克·图尔昆(EricTurquin)对这件作品的拍卖结果颇有信心,这场拍卖没有设置最低价格保障,没有保证金,什么措施都没有,这将是一场真正的拍卖。至今,已现世的卡拉瓦乔画作有68件,其中只有4件在私人藏家手中。图尔昆表示这不是一件适合挂在客厅或餐厅中的作品,并暗示买家很可能是博物馆等艺术机构。

640-1埃里克·图尔昆(左)及马克·拉巴布(右)于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前,图片来源:Cabinet Turquin

2016年,法国政府曾对此画实施出口禁令,以给出卢浮宫时间考虑是否加以购藏。卢浮宫最终并未买下此画,但图尔昆认为原因并不在于作品的真伪。该作品1亿欧元的价格相当于卢浮宫15年的购藏总预算,况且,其馆藏里已经有三件卡拉瓦乔的杰作。随着法国政府的出口禁令于2018年12月到期,卢浮宫的决定使得这件作品终于得以亮相拍场。

拉巴布表示,在画作被发现数年前,这所房子曾被窃贼闯入。他们带走了大量香水与珍宝,但唯独留下了这幅画——他们认为它看起来毫无价值。

640-3发现卡拉瓦乔油画的图卢兹民宅阁楼,图片来源:Marc Labarbe

画作所绘为一则旧约圣经故事。朱迪思是伯图里亚(Bethulia)的一位年轻寡妇,在亚述大军围攻其家乡时,她和她的女仆潜入亚述军营,获得了亚述统帅赫罗弗尼斯的信任与爱慕,最终将其斩首并结束了亚述人的进攻。画中看向她的老人便是其病弱的仆人阿布拉(Abra)。

在图卢兹发现的这幅画是卡拉瓦乔对这则女英雄故事的二次演绎。第一个版本于1600年前后在罗马完成,现藏于意大利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此次上拍之作被认为是卡拉瓦乔于1607年在那不勒斯所作,画中,朱迪斯的衣着从白衣褶裙变为了黑色的寡妇袍,其眼神也由直视赫罗弗尼斯转向了画外。

640-4卡拉瓦乔《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约1599年),意大利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藏,为本次上拍作品之外的另一个版本。图片来源:Barberini Gallerie Corsini Nazionali

这幅画的出处显然有所缺漏,但图尔昆认为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卡拉瓦乔在1650年至1950年间完全不受追捧。他的作品在当时价值无几,没有人寻找它们的下落。”他指出上一件进入拍场的卡拉瓦乔作品《马大与抹大拉的玛利亚》(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还是在南美洲被发现的。该作于1971年在佳士得上拍,但时任英国国家美术馆馆长的迈克尔·利维(Michael Levey)认为这幅画并非卡拉瓦乔真迹,因此未能成交。不久之后,它被底特律艺术学院(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私下洽购。 “今天,每一场卡拉瓦乔作品展都会致信底特律,希望借展这件作品。”图尔昆说道。

640-5卡拉瓦乔《马大与抹大拉的玛利亚》(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1598年),于1971年在伦敦佳士得流拍,后被底特律艺术学院私洽购得。图片来源:Wikipedia


作品真伪引发争议

正反方观点并峙

尽管该作在对外公布前经过了两年的真伪鉴定,包括在卢浮宫实验室的三周时间,法国文化部长甚至称其为“国家珍宝”,关于这件作品真伪的讨论仍不绝于耳。

图尔昆认为,从朱迪斯的嘴唇、下颌与眼睑的画法上判断,此画必出自卡拉瓦乔之手无疑。但主要的反对声认为,这只是另一位该文艺复兴巨擘追随者的复制品。卡拉瓦乔的同时代追随者、弗拉芒派巴洛克画家路易斯·芬森(Louis Finson)便曾复制过这张画,并被认为是原作的持有者。

640-6路易斯·芬森《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Judith Decapitates Holofernes,约1607年),那不勒斯私人收藏。图片来源:Wikipedia

2016年,米兰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在一场名为“卡拉瓦乔:真伪存疑”(Caravaggio: A Question of Attribution)的展览中,曾将芬森的复制品与拉巴布在阁楼中发现的画作并置展出,并在展览结束之际,邀请各国艺术史家与文物研究者前来共探真伪。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Art)欧洲绘画部负责人凯斯·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在其研究报告中称,尽管此作的质量毋庸置疑,但部分细节在大多数学者看来太过粗糙。尤其是老仆脸上的皱纹,明显作于浅色的背景之上,而非卡拉瓦乔贯用的棕色底色。同时,佛罗伦萨大学(University of Florence)教授吉安尼·帕皮(Gianni Papi)也坚信这件作品出自芬森之手。在他看来,除了老仆的脸部刻画,赫罗弗尼斯的头部亦显得僵硬沉重,牙齿如动物般尖锐,这与卡拉瓦乔的绘画习惯并不相符。

持相反意见的代表为这场研究的组织者,布雷拉美术馆馆长詹姆斯·布拉德伯恩(James Bradburne)。他认为朱迪斯左手袖口处的精细笔触已经说明了作者就是卡拉瓦乔。此外,以金粉描绘的剑柄,红色幕布左侧的大笔勾勒,以及其他精湛的细节描绘也是有力的例证。然而,克里斯蒂安森在报告中指出,即使他与数位学者认为此画的确是遗失的卡拉瓦乔真迹,但很有可能也有他人之手的参与。

对此,图尔昆表示,“人们无法对画作的归属达成共识,我也没有试图去寻找共识。在2003年,仍然有人认为在都柏林发现的《耶稣被捕》(The Taking ofChrist)不是真迹。卡拉瓦乔是一位置自己于争议中的艺术家。”(编译/何佩莲)

华艺国际以“新架构者”重设市场,谁在收藏艺术家“未来+”的创作

5月27日,华艺国际(香港)2019春季拍卖会上午十一时正式举槌,并于晚上七时落幕。作为进驻香港后的首次拍卖,四大部门,九个专场,283件作品,共拍得成交额约5.4亿港元。现当代艺术三个专场总成交额8676.7万港元,吴冠中专场6件作品全数成交,创作于1982年的《欢腾之夜》成交价为3327.6万港元,为整个现当代艺术板块成交价最高之作品;现当代艺术专场中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的《无题》(2008年)亦拍出743.4万港元的高价;而备受关注的创新项目“未来+”则以1770万港元成功寻得藏家。此外,中国传统艺术以及珠宝首饰板块均取得不俗战绩。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