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年度“世纪拍卖”聚光洛克菲勒家族收藏:马蒂斯和莫奈代表作预展上海

Apr 11, 2018   陈璐

继香港、伦敦等地巡展后,将于今年5月由佳士得拍卖行在纽约上拍的佩吉与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中的两幅重量级拍品——马蒂斯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Odalisque couchée aux magnolias)和莫奈的《拉瓦古的塞纳河》(La Seine à Lavacourt)在4月10日至11日期间来到上海,为中国藏家和艺术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提前了解这个传奇家族及其珍贵藏品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180509171048
▲ 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展览现场揭幕《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2017年3月20日,大卫·洛克菲勒去世,享年101岁,他生前在政界、商界、慈善界和艺术界都拥有显赫地位和影响力。《纽约时报》曾评论道,在这个快速沉寂的家族中,大卫·洛克菲勒可能是最后一个在世界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成员。

微信图片_20180509171123
▲ 洛克菲勒家族合影,大卫·洛克菲勒在其母亲艾比·洛克菲勒怀抱中,图片来源:Youtube

洛克菲勒家族在美国历史上享有特殊地位。大卫·洛克菲勒的祖父是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建立了巅峰时期曾垄断美国石油界90%市场的标准石油公司,曾被誉为“美国最富有的人”。而他本人则是美国著名的社会领袖,曾担任投行摩根大通的前身大通曼哈顿银行(Chase Manhattan Ban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十余年使其迅速发展。因其巨大的影响力,虽然洛克菲勒家族从未拥有大通曼哈顿银行超过5%的股份,但该银行却长期被称作洛克菲勒银行。同时,他还为各种社会公共组织提供资金支持,有生之年捐赠近20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03
▲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1973年5月

在艺术方面,他和妻子佩吉还是极富远见和品味的藏家。他们的收藏数量庞大,1万5千多件艺术品涵盖印象派、现代艺术、美国艺术、亚洲艺术、英国及欧洲装饰艺术,以及中国、日本、韩国与欧洲瓷器等多个领域,其中不乏毕加索、塞尚、马蒂斯这样的大师级作品,在现代历史中无可匹敌。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10
▲ 阿比·洛克菲勒,图片来源:UALR Collections and Archives

大卫·洛克菲勒的母亲阿比·洛克菲勒(Abby Aldrich Rockefeller)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创始人之一。1948年阿比去世后,大卫被要求接替在受托人委员会上的席位,他开始积极介入博物馆事务。大卫曾这样形容母亲对他的影响,“她的一些品味和直觉影响了我,而她身上的这种品味和直觉总是可靠的。我从她那里学到的艺术知识超过了所有艺术史学家和监护人——他们多年来向我传授了艺术史中的技艺和艺术鉴赏方面的知识。”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14
▲ 塞尚,《穿红背心的男孩》,1888-1890年,图片来源:MoMA

同时,现代艺术博物馆首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也深深影响了大卫和佩吉的绘画收藏。他引导这对夫妻深入了解除印象派画家及前印象派画家外的19世纪80年代后的绘画作品,并说服他们从保罗·罗森博格手中开始收购该时期的画作,包括塞尚于1888-1890间创作的《穿红背心的男孩》。从此他们的收藏步伐再未停下。
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门副主席高诺敦认为:“对于洛克菲勒家族而言,收藏艺术品‘是让自己在家中与各式珍品共处每一天’。我记得大卫曾说过,他与佩吉都认为不应让自己活在博物馆里。”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18
▲ 洛克菲勒家族位于曼哈顿东街65号大宅的餐厅

的确,在洛克菲勒的大宅中,这对品味非凡的夫妇将重要中国艺术品与重要现代杰作、英国装饰品以及英国家具恰如其分地进行摆放,互相融合映衬。在他们起居室壁炉上方,一幅安德烈·德兰的《伦敦查令十字架》画面中的栩栩落日之景,与背景的黄色墙壁交相辉映。1951年,他们还曾花费5.1万美元购得雷诺阿的裸女图挂在客厅中,令很多保守的访客感到震惊。
并且高诺敦还表示,大卫·洛克菲勒对藏品都十分关注,“当得知大卫·洛克菲勒每晚都走遍家中每个角落,为每幅画作关掉上方的射灯……我实在十分感动。”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22
▲ 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年

如今,大卫·洛克菲勒去世,这批他所珍爱的收藏都将被进行慈善拍卖,其中包括一大批绘画作品。最值得关注的则是:这批藏品中估值最高的毕加索玫瑰时期的画作《拿着花篮的女孩》,估值第二高的马蒂斯作于1923年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以及一幅莫奈于1914-1917年间创作的《睡莲》和米罗在1933年绘制的三联画《壁画》。
据佳士得专家乔凡娜·贝尔塔佐尼(Giovanna Bertazzoni)介绍,上一次在艺术市场上看到毕加索玫瑰时期的作品还是在2004年,当时一幅《拿烟斗的男孩》以1亿4百万美金成交。而马蒂斯这幅标志性《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目前估价在7千万到9千万美金之间,有望刷新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这是因为艺术市场很少看到马蒂斯的精品杰作。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27
▲ 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此前悬挂于洛克菲勒家族哈德逊松林大宅的客厅中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是大卫·洛克菲勒于1958年从芝加哥现代派收藏家莱里·布劳克(Leigh Block)手中购入,此前原本挂于大卫位于哈德逊松林豪宅的客厅中。当时他正致力于选购马蒂斯在市场上的最佳作品,而巴尔则对这幅作品赞美有加,大卫便将购买这件作品列为优先事项。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31
▲ 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1923年

在马蒂斯创作《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一作时,他也许处于人生最快乐的时期。画中这位侧身躺在马蒂斯位于尼斯画室中的裸女是艺术家生前最喜爱的模特亨丽叶特‧达丽卡贺(Henriette Darricarrère),在尼斯明媚的阳光中,她的身材健美并充满光泽。该画作中明亮丰富的色彩以及完美和谐的构图,使其一直被视为私人珍藏中最伟大的马蒂斯作品,也是拍卖史上估值最高的马蒂斯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35
▲ 莫奈,《拉瓦古的塞纳河》,1879年

此次一同来到上海的另一幅作品《拉瓦古的塞纳河》是洛克菲勒家族收藏的第一幅莫奈画作,也是而此次拍卖中三幅莫奈作品中的一件。这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油画创作于1879年的盛夏,画面中央红瓦白墙的拉瓦古村舍,将画面一分为二,上半部分朵朵白云漂浮在蔚蓝天空之上,下半部分则塞纳河闪烁着粼粼波光。虽然画面如此明亮,但当时莫奈却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他的妻子卡米蜜儿病入膏肓,在画作完成几个月后便离开人间,而莫奈本人也备受贫困的折磨。大卫曾表示自己非常“幸运”得以购得此画,因为当时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也有意竞购该幅画作。

微信图片_20180509172439
▲ 大卫·洛克菲勒在挂有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的家中,图片来源:Arthive.com

5月将于纽约举行的佩吉与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拍卖被誉为一场“世纪拍卖”,它集结了这个传奇家族六代人的艺术收藏,得到了来自全球的注目。这次专场拍卖将包括现场及网上拍卖,网上拍卖将与现场拍卖同期进行。佳士得预估其成交金额将达到6亿美金,并且所有拍卖收益都将捐赠给指定慈善机构。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对此曾表示,“这不仅仅是关于一个家族如何收藏艺术,更是一个家族是如何传承财富,并且去影响一个国家,甚至整个社会。”(撰文/陈璐)
※若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均来自佳士得拍卖行

画廊食物链要重组了吗?建议艺博会征收“劫富济贫”税只是个开始

要求大画廊承担更高的艺博会费用来支持小画廊,是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在柏林某峰会上的提议。4月25日,卓纳在纽约时报的艺术领袖论坛上建议艺博会应该向顶尖画廊“征税”,以保证较小的画廊有机会参与这类活动。“当你赚的钱多了,你要交的税也会增多,”他说,“我非常愿意在艺博会上展出时付更高的价格,如果这意味着更多小画廊能参与进来。”卓纳还补充道,艺博会为此应该起领导作用。
他的建议得到了众多蓝筹画廊主的支持。然而,参与纽约弗里兹艺博会 Frame 单元的各新兴画廊认为,虽然卓纳提议的意愿是积极的,但它过于简单,而且并未指出行业内更为艰巨的挑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