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博会结束后,艺术品都去了哪儿?为什么更多的作品在沉睡…

Jun 24, 2017   Georgina Adam 艺术新闻中文版

艺术仓储正在茁壮成长为一项全球性的生意,如今每年的市场规模已达到10亿美元。西蒙·霍恩比(Simon Hornby)是“克洛泽美术公司”(Crozier Fine Arts)的总裁,后者如今已经在曼哈顿、布鲁克林、纽瓦克、以及特拉华州和康涅狄格州拥有多家仓储中心,占据了全球艺术仓储80%甚至以上的份额。

1923年,克洛泽仓库成立于哈德逊河附近的切尔西,这一地区在当时的转运和仓储领域极为兴盛,从煤炭到干货无所不包。克洛泽仓库是一座水泥建筑,如今被用作艺术品仓库。它位于一个热闹的当代艺术区的中心,许多巨头艺术机构在此扎堆,如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和高古轩画廊,都聚集在这个小小的街区中。

Crozier-truck“克洛泽美术公司”(Crozier Fine Arts)的运输车及仓库

克洛泽如今共有8处仓库,一辆辆货车在其间穿梭往来,高价的艺术品被武装护卫起来。在切尔西,有3间“展示画廊”的大厅:众多的白盒子点缀着轨道灯和聚光灯,艺术商可以用来向潜在客户展示作品。高挂的摄像头监视着往来人群,搬运工们——克洛泽雇佣了250名工人,其中不乏怀有艺术家梦想者——忙碌于将一个个的木箱子谨慎而灵活熟练地搬进啷当作响的巨大的电梯中。切尔西仓库共有9层,全部装满了成箱的艺术品。“我们在纽瓦克的仓储,每一个都有这里的三、四倍之大。”霍恩比表示。

克洛泽并非艺术仓储界的唯一角色,其它的主要同类公司还包括 Arcis、Momart、Hasenkamp 和 Uovo 等。这一产业的蓬勃发展有多种原因,其中最明显的是保险作用。其它的原因还包括:藏家手头作品太多无法全部放在家中,或是藏家只是作投资之用;在库中的艺术品不会被征税,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在展览和博览会之间,画廊需要有地方放置库存。提供艺术品抵押贷款的银行也将这些仓储空间视为安全的藏宝地。

UOVO-storage-via-Art-Market-MonitorUovo 公司的仓库,图片来源:Uovo.com

在克洛泽的库房里,私人藏品大概占35%,其余的比例来自博物馆、画廊、银行和不动产。据霍恩比透露,一些私人藏品每年会进行一次固定路线的旅行,随着他们的主人来来去去;这些藏家可能会去他们在汉普顿海滩、棕榈滩、阿斯彭的寓所,甚至地中海的某艘游艇上,他们的藏品就在这中间的各个仓库里兜转。当我在仓库中走动时,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君主们前往卢瓦尔河城堡的路上,他们的前面是装满了家具的车队;访客的来来往往中,城堡里没有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

3克洛泽的纽瓦克库房中存有库珀·休伊特国家设计博物馆(Cooper Hewitt National Design Museum)的部分收藏和藏品修复实验室,图片来源:Acheson Doyle Partners

艺术仓储的市场规模在近8年内已经翻了一倍,并且仍有成长的趋势——越来越多艺术作品的创作都只是为了纯粹的投资和交易目的。“一直到大约10年之前,”伦敦沃丁顿画廊(Waddington Custot)的史蒂芬·卡斯托特(Stephane Custot)说道,“现当代艺术的藏家群体主要还是由真正的艺术爱好者和业余艺术家组成,他们对艺术有热情,花钱购买他们喜欢的作品;他们购买艺术品就是为了享受艺术品在家中所营造的环境。如今你必须要和越来越多的艺术基金或投机者打交道,他们购买艺术品只是为了投资。购买艺术品的门槛大大降低了,购买者比以前多了很多,他们把艺术品看做财产投资。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更多的作品沉睡在仓库里,而不是挂在藏家的家中。”

因而,我们看到一个全球性的艺术仓储设施网络正在激增,每时每刻都有新的艺术仓库开放或在建。在美国之外的地方,许多仓储空间是“自由港”。瑞士有10处这样的仓储设施,包括著名的日内瓦仓库(Geneva repository),据说那里存放了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艺术品。卢森堡、新加坡和摩纳哥都有这样的保税仓库,在北京和上海已有更多的此类仓库在建或已列入计划。这背后是对安全空间的需求日益增长,富人们要存放他们珍贵的藏品,从黄金、红酒、艺术品到古董车。

maxresdefault卢森堡自由港的保税仓库,图片来源:Atelier d’Architecture 3BM3
201508191530158618_640_360上海西岸艺术品保税仓库,图片来源:西岸集团

“在我去年经手的艺术品中,只有一件是见过实物的。”一名来自纽约的艺术品经销商兼估价师表示,“其余的藏品都是通过图片进行买卖,然后放进仓库里。一切都只是为了投资。”

还有一个原因驱使着人们将艺术品塞进这些铜墙铁壁里。只要藏品还在仓库中,就不需要被征税。艺术商们甚至可以租用一个展示间来作为长期基地,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画廊的作用。客户可以前来观看被展示出来的作品。作品可以买卖,如果有比要的话,多次买卖都都不会产生税务费用。作品甚至可以申请税收暂停,在这期间出借给其它地方的画廊;只要作品如期回到仓库中就无需缴税,即便作品已经被转手:这对于投资来说再理想不过了。由于许多保税仓设在机场边境,访客们甚至无需出示护照就可以参观——比如说,他们可以飞到新加坡去看艺术仓库然后便飞回,并不需要在新加坡入境。

在美国,还有一个终极优势;一些藏家/投资者使用“同类”(Like-kind)设施,即所谓的“1031延税交换条例”(1031 exchange),以推迟缴纳交易所获的资产所得税。这意味着,当一件藏品出售之后,只要在180天内购入类似藏品,就不会立刻产生税务。

IPA_Infographic“1031延税交换条例”最常应用于房产交易领域

据纽约赫里克·费恩斯坦律师事务所(Herrick Feinstein)的税务合伙人詹森·克莱曼(Jason Kleinman)解释, “1031交换条例”最初是为农民等人群所设,而“同类”则指的是动物性别——出售公牛来买一头母牛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一条例仍然不是很明确,所以只有当艺术品作为投资物的条件下才适用,而不是作为藏品。”在许多情况下,这意味着大量作为“投资资产”的艺术品只能被放在艺术仓库中,而不是挂在某人的家里。

自由港是否是法外之地?

– ▬ –

在过去的几年中,保税仓因不透明而招致许多批判。然而,经营者们极力地抵制将自由港视为法外之地的观点。他们认为,将“安全的存钱罐”看成用于洗钱、避税、存放盗窃来的艺术品和保密的观点完全是错的;他们坚持辩白所有的经营都在国家法律之内,并且对客户有过全面调查。

11111自由贸易区往往设在机场附近,因此不需要出示护照也可以自由出入

然而,据一名艺术品经销商透露,他曾经电话联系过一处保税仓了解有什么新到的艺术品,并摸清了一直到交易最终完成的所有内幕。“就像一个饭店的菜单一样,我告诉它我的手机号码,他们就会告知我‘我们新进了一件毕加索、一件杜飞(Raoul Dufy)和德兰(André Derain)!’”

不过这样的情况似乎不会再频繁发生了。2015年,由于对自由港成为逃税和洗钱温室的指控增多,瑞士政府通过引入新规,大幅度地采取了收紧政策,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一点,便是要求日内瓦仓库等地的商品拥有者和买家进行身份注册。(撰文/Georgina Adam 译/姜伊威)

*本文摘录自 Georgina Adam 即将于秋季由 Lund Humphries 出版社出版的新书《繁荣的阴暗面》《Dark Side of the Boom: the Excesses of the Art Market in the 21st Century》。

伦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1.495亿英镑成交,亚洲买家列席助推七年来最佳成绩

当地时间6月27日,伦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举槌,最终30件成功易手的拍品以149,500,000英镑(约合13.05亿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创造了自2010年以来伦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的最好成绩。其中马克斯·贝克曼作品《鸟的地狱》以3600万英镑(约合3.1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为本场夜拍的最高价拍品。而亚洲藏家的积极参与为本场夜拍增色不少,其中毕加索的《写信的女人(玛丽·特蕾莎)》以及莫奈的两件作品《垂柳》和《下陷的道路》均由亚洲藏家竞得。而在前一晚举行的伦敦佳士得英国及爱尔兰现代艺术晚拍中,最高价拍品亨利·摩尔的《家庭》也以330万英镑的价格收入亚洲藏家囊中。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