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2014,还有什么可以期待

Jan 01, 2014   艺术新闻/中文版

P1头条

又是一年一度凝视我的水晶球预言来年艺术市场走向的时刻。2013年11月,佳士得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成交额创六亿九千万美元新高。受到这一创纪录销售成绩的鼓舞,艺术市场很少见地看起来充满了活力:新的艺术博览会不断出现,试图填满艺术界日历上所剩无几的空档;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们沉浸在名流——当然,还有现金——的热捧中;来自新兴经济体的买家们——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非常年轻——支撑着高端拍卖市场;随着与奢侈品、时尚和音乐的互动越来越多,当代艺术变得更具诱惑力。因此,我们对2014年应该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趋于白热化的竞争

 

过去几年中最引人关注的消息就是各大拍卖行私人销售业务的强劲增长,这种增长意义深远。尽管这些私下销售没有公开交易成功与否及具体成交价格,但各大拍卖行与交易商之间的竞争无疑正趋于白热化。佳士得拔得头筹的十亿美元和苏富比的九亿美元销售额(这是2012年的数据,我们尚未获得2013年的数据)已经比肩世界众多大型艺术交易商——例如在2012年销售额为九亿二千万美元的高古轩。

 

尽管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为传统交易市场带来了一定补偿,但传统交易——特别是二级市场,仍面临着由私人销售业务分流资金的境况。在直接销售艺术家作品的一级市场,来自拍卖行的竞争压力也日益增加,尤其是在新兴经济体市场:例如在香港,佳士得在其2013年11月水墨拍卖会上就提供直接来自于艺术家工作室的作品。

 

考虑到只有规模较大的画廊才可以以丰富的资源对抗来自于拍卖行的竞争,我预计交易商和拍卖行之间已经箭拔弩张的局势会更加紧张。在赢家通吃的情形下,2012年只有最大的交易商的销售额有所增长。根据艺术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的报告,成交量超过一千四百万美元的画廊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惊人的55%,而同期其他同业的销售额都在下滑。

 

紧张的竞争态势也存在于拍卖行之间,以致苏富比的表现就被股东埋怨不够亮眼。苏富比2012年的营收下滑了8%,虽然2013年第三季度(本文发表之前我们得到的最新数据)的报表显示损失正在减少,收入正在增加。两大巨头之间的竞争随着佳士得继续采取类似奢侈品经销商的激进市场策略而呈现愈发激烈的态势:从低端产品赚取利润(例如拓展在线销售业务以及出售来自安迪·沃霍尔基金会的东西)以保障高端定价的竞争力。

 

P3-tobias
托比亚斯·迈尔

 

托比亚斯·迈尔(Tobias Meyer)从苏富比的离开留下了一系列问题:谁将接替他的位置,以及吵吵嚷嚷的股东们是否能让苏富比首席执行官比尔·鲁普雷希特(Bill Ruprecht)如他们所愿地离职。我猜测会有一位知名的外来者掌管苏富比的当代艺术部门,而据我的水晶球显示,鲁普雷希特的前途充满未知……

P1-转版ruprecht
比尔·鲁普雷希特

 

线上活跃的大众市场

 

关于在线销售艺术品的唧唧喳喳一直不绝于耳,特别是在去年亚马逊加入战团后,我估计投资者们将厌倦在高知名度的网站身上只是烧钱,转而希望看到一些实打实的利润。不过,网站如何变现也相当成问题。寻求整合是一条路,就像去年Blacklots并入Paddle8,Artspace谨慎地收购了VIP Art(更加谨慎地取消了在线艺术博览会)。此外,第三次重返艺术市场的竞拍巨头eBay也将对规模较小的对手带来不小的冲击。

 

亚马逊正在积极地以高端交易商为目标提高其网站上艺术品的档次,然而我不认为这会成功。亚马逊的品牌虽然在销售DVD或者其他东西上面值得信赖,但是在艺术市场却算不上声名显赫。说到底,购买艺术品是在购买一个梦想,一项荣耀,一则“故事”。“这是我从亚马逊买的”或者“从eBay买的”听起来不像是炫耀。话虽这么说,我希望在线销售的市场规模可以继续增长,更多的中端艺术品销售可以在线完成。至于价值一亿美元的毕加索作品?还是算了吧。

 

愈发糟糕的交易透明度

 

糟糕的交易透明度是2013年的大事。在诺德勒画廊(the Knoedler)的崩盘和其他丑闻之后,要求监管市场的声音再次出现。这些事件中,在没有丝毫透明度的情况下,甚至连供应商的身份都不清楚,伪造的作品就被卖掉。我觉得情况越来越糟糕,而不是越来越好。不清不楚的在线交易越来越多,规模和性质也说不清。一个新网站——Artwide,承诺买家和卖家可以完全匿名,整个交易完成后买卖双方的身份都是不透明的。

 

对于秘密交易这种文化,市场本身脱不了干系,所以我不指望市场的参与者们会在短期内心甘情愿地做出改变。虽然这么说,但是纽约上州一件看似不重要的诉讼可能会对今年的拍卖造成戏剧化的影响。这起被称为杰奈克-瑞贝斯德(Jenack-Rabizadeh)案件的最终判决结果仍在等待中。在此案件中,被告买家瑞贝斯德没有向威廉杰奈克拍卖行(William Jenack)付款。问题在于拍卖行是否必须向买家透露供货商的名字,正如瑞贝斯德的律师辩护称:瑞贝斯德只供货商了的数字代号,没有名字,这可以作为拒付款的正当理由。而杰奈克拍卖行认为,法律的应用范围很窄,只适用于极少数情况。苏富比和美国艺术交易商协会已经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见书,声援杰奈克拍卖行。这一举动的意味颇为深长。预计本月晚些时候,判决结果会出来。

闹腾的艺术博览会

 

市场变得越发由活动所驱动,艺术博览会的快速扩张就是一种反映:例如今年在旧金山湾区就有两个新博览会。艺术博览会可以提升城市的文化内涵,带来旅游收入,所以颇受城市管理官员的青睐,他们非常乐见其成。然而,除了拥有庞大人力和资源的顶级的交易商以外,很多交易商都感到了“博览会疲劳”,在参与博览会的选取上也变得谨慎。以前他们会给一项活动三年参与承诺,现如今,如果效果不好,他们会在第一年结束之后就撤出。所以,应该会看到许多博览会的参展名单与以前相比有更大的变化,即使那些规模盛大的博览会也不会例外。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撰文/Georgina Adam 译/盛夏

 

发掘东南亚 “宝藏”

新加坡金沙会展中心,“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的展场一隅,内部被涂黑的大玻璃箱里,影影绰绰可见人影在挥动画笔。这里是缅甸艺术家Soe Naing名为《幕间休息》(Intermission on stage)的现场行为艺术,在集装箱尺寸的玻璃箱里,还铺满了他的上万张速写日记——他在缅甸军政府时期私下创作的。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