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一桩画廊诉讼案引发的专业危机:没有收入艾格尼丝·马丁作品总录集的作品怎么办?

Jan 18, 2017   TANC

纽约。对于正在艺术品鉴定这个越来越棘手的行业里打拼的人来说,一宗牵涉传奇极简主义艺术家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作品总录的诉讼,可能带来新的风险和机遇。1月11日,纽约所罗门古根海姆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的一场马丁大型回顾展刚刚闭幕,呈现了这位艺术家的卓越艺术才华。

20170117_074701_009
▲ 美国作曲家约翰·佐恩(John Zorn)(左一)正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参观艾格尼丝·马丁展,马丁是他许多作品的灵感来源,图片来源:Ángel Franco/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个鉴定委员会拒绝将13件作品纳入艺术家作品总录后,伦敦梅耶尔画廊(Mayor Gallery)于2016年10月17日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索赔720万美元。马丁的作品总录是一个实时更新的在线文档,会不断加入新的作品条目。该委员会要求鉴定申请人签署一项协议,同意不对委员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或法律主张”,并且无论委员会做出怎样的决定,申请人都只能接受。

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到基思·哈林(Keith Haring),由基金会运作的鉴定委员会已经纷纷解散,其中许多是因为官司缠身,而通常需要进行多年的学术研究、旨在将艺术家的所有作品辑录在案的“作品总录”,已经成为新的法律战场。拒绝录入会对一件作品的市场价值造成剧烈影响,任何大拍卖行都只会接受已经、或即将收入作品总录的马丁作品。

20170117_074701_010
▲ 艾格尼丝·马丁《夏天》(Summer),1964年,图片来源:The New Yorker

如今负责鉴定的委员会经常要求申请人签下条件苛刻的协议,确保一旦鉴定结果引起争议,自己不会被卷入官司。近期的一桩案件牵涉到收藏家阿什尔·埃德尔曼(Asher Edelman)和经销商杰弗瑞·代纳尔(Geoffrey Diner),两人的纠纷起因是埃德尔曼迟迟不愿把一幅受损的 Pier Paolo Calzolari 画作提交给艺术家的鉴定委员会,因为该委员会要求签类似的协议。

20170117_074701_011
▲ 艺术家 Pier Paolo Calzolari 在作品《无题》(1970)前,摄于2012年,图片来源:Josh Haner/The New York Times Redux / eyevine

然而梅耶尔画廊的诉讼避开了艺术品真伪的基本问题,选择了“产品贬低”或未能录入导致价值损失的角度。起诉书认为鉴定委员会掌握了过多的权力,剥夺了一件作品的价值,“以独断专横的方式进行核验,颇似一间‘星室法庭’——不需要披露他们的身份或他们的政策、惯例和程序,不需要披露支持或证明其结论的证据”。因此是在没有机会做出反抗的情况下进行的贬低。

新的诉讼途径?

– ▬ –

一旦诉讼得以进行下去,可能会创下一个先例,导致那些苛刻的、不容争辩的鉴定前协议成为过去——或者至少让艺术品所有人有了一种新的诉讼途径,可以从“产品贬低”的角度控告委员会。“我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案子出现,”律师戴维·鲍姆(David Baum)对《艺术新闻》(The Art Newspaper)说,鲍姆是一位牵涉本案的收藏家的代理律师,很熟悉案情。“一方面是竭力想避免抛头露面的委员会,一边是被拒作品的所有人,希望这个过程能增加透明度与可问责性,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

20170117_074701_012
▲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今年4月至9月举办了艾格尼丝·马丁的作品展览,图片来源: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在委员会和收藏家之间的持续冲突中,这一诉讼策略是一个新的动向,国际艺术研究基金会(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rt Research)执行董事香农·弗莱舍(Sharon Flescher)说,这场冲突至少在1996年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导致处在困境的波洛克-克莱斯纳基金会(Pollock-Krasner Foundation )解散。她说像这样的诉讼“可能会压制学术观点,对这个领域起到灾难性的影响”。“作品总录是至关重要的学术参考工具,”她说,“但是作品的录入和排除会造成的后果,就远不是不理俗务的学术界所能控制的了。”

偏见问题

– ▬ –

梅耶尔一案中,13件涉案作品从布面油画到纸面石墨画有多种形式,全都是2009年到2015年间由梅耶尔画廊经手的,后来在签署不可争辩的强制性协议后申请收入总录。所有作品全部被艾格尼丝·马丁作品总录有限公司鉴定委员会否决,并且没有解释原因。梅耶尔向4名客户做出了退款或承诺退款,金额总计720万美元。起诉书表示,一些涉及总录出版人、艺术家基金会和代理其遗产的画廊之间关系的具体细节,愈发令人怀疑其中存在偏见。

20170117_074701_013
▲ 据称,梅耶尔(左)与艾格尼丝·马丁作品总录有限公司管理人员阿恩·格里姆彻之间存在长期矛盾与分歧,梅耶尔画廊质疑作品总录委员会的评判存在偏见,图片来源:Mayor Gallery, Ben Gabbe/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在起诉书中被列为艾格尼丝·马丁作品总录有限公司管理人员的阿恩·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是艾格尼丝·马丁基金会董事,也是佩斯画廊(Pace Gallery)所有人,该画廊是艺术家遗产的独家代理。6名匿名委员会成员以及总录编辑蒂凡尼·贝尔(Tiffany Bell)亦被列为被告。此外,起诉书还提到“梅耶尔画廊的詹姆斯·梅耶尔(James Mayor)和格里姆彻之间存在长期的矛盾与分歧”。起诉书问道,如果梅耶尔不知道委员会的判断依据,甚至不知道这个委员会由什么人组成,那么他如何才能明确,这些作品不是出于控制马丁作品市场的个人动机而被拒绝的呢?

利益冲突

– ▬ –

在推广一个艺术家的身后遗存时,艺术家的基金会和它的商业代理在角色上往往会有重叠。理查德·波尔斯基艺术鉴定公司(Richard Polsky Art Authentication)的理查德·波尔斯基(Richard Polsky)说,问题在于格里姆彻不只是马丁的好友,“可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马丁专家,而且还是她的交易商。波尔斯基为填补沃霍尔、哈林和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等鉴定委员会解散后留下的空白而创办了这家艺术鉴定公司。他说,一旦作品被拒绝且没有解释原因,人们倾向于认为里面有“阴谋”,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公司一定会说明鉴定的依据。

20170117_074701_014
▲ 理查德·波尔斯基与安迪·沃霍尔,摄于1986年,图片来源:Richard Polsky

梅耶尔的律师梅尔文·莱温塔尔(Melvyn Leventhal)未能就本文置评,格里姆彻也拒绝接受采访。11月15日,艾格尼丝·马丁作品总录有限公司法务顾问阿伦·理查德·格拉布(Aaron Richard Golub)呈函要求撤销此案。他对《艺术新闻》说:“我们不认为本案能够经得住法律的审断”。(撰文/Dan Duray 译/经雷

 评论 

蒂姆·亨特

Tim Hunter

Falcon Fine Art 副总裁

“我们对专业知识的背弃是在自寻死路。”

艺术市场是否面临着一场专业的危机?我相信是的。我们连莫迪里阿尼这样的重要艺术家都无法达成共识。拍卖行正在以令人担忧的速度抛弃专家。关键艺术家的基金会(沃霍尔、波洛克和利希滕斯坦)不再提供作品鉴定服务。这些都是问题,然而却并非全部。我们正眼睁睁看着专业知识及其在艺术界的功能渐渐流失。在这样一个氛围下,英国学生将无法在高级程度(A-Level)学到艺术史,也就不奇怪了。

20170117_074701_015
▲ 英国高中“A-Level”艺术史课程测试此前被批评“没有难度”,在经历一番波折之后终得保留,并交由皮尔逊考试委员会(Pearson exam board)负责组织,图片来源:Graham Turner/for the Guardian

专家不再发声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的中立观点有招致法律行动的隐忧。这种威胁显然会妨碍一个人对艺术史证据进行不偏不倚的研判。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就曾试图立法保护专家,让他们免遭无理的诉讼纠缠。然而那项法案没能通过,近年一些重提类似立法的努力进展缓慢。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保护艺术专家呢?因为在作品归属和真伪鉴定方面的专家观点,是艺术史和艺术市场健康运转的基础。缺了这个领域的工作,就不会有艺术家作品总录,没人会去研究艺术家的创作方法,再结合近期在司法鉴定和技术分析方面的动态,新的发现也不会再有。

20170117_074701_016
▲ 这幅荷兰早期大师弗朗斯·哈尔斯(Frans Hals)绘于17世纪的油画《男子肖像》(Portrait of a Man)5年前在苏富比以1000万美元售出,然而就在今年早些时候,苏富比宣布已鉴定确认该画是伪作并通知买家,图片来源:苏富比

如果不能对专家意见重新重视起来,鼓励他们在一个开放的环境里阐明自己的真实观点,艺术市场会吃大亏。市场会更进一步趋向于合并,倚靠少数几家权威艺术家基金会和委员会,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吓退别人、或投入到诉讼中。真伪鉴定在早期大师市场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近期有关伪作的指责已经令这个领域陷入惶恐,一旦这种趋势继续下去,早期大师市场将进一步趋冷,最终艺术市场整体会出现收缩,只有此前进行过买卖的作品能得到交易,不会再有新的发现。我们对专业知识的背弃是在自寻死路。

塑造硅谷新一代藏家?旧金山湾区影像收藏新浪潮来袭

美国时间1月27日,首届影像旧金山博览会(PHOTOFAIRS | San Francisco)将正式开幕。旧金山拥有世界一流的美术馆、商业画廊、当代艺术收藏与熟悉摄影的藏家群体,这些都对市场产生了深远影响,同时也影响了艺术家以及他们对摄影这一媒介的兴趣与敏感度。如今,随着全美最大的摄影展览空间与资源中心—— SFMoMA 摄影馆的建立以及影像艺博会的举办,旧金山已经成为美国最为重要的摄影收藏中心之一。然而对于硅谷的年轻人而言,这种倾向仍会持续吗?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