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西方市场买什么?

Nov 28,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伦敦。在近期Frieze艺术周期间蜂拥而至的拍卖会中,战后和当代艺术单元共拍出1.35亿英镑。其中菲利普斯、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的三场晚拍贡献了6230万英镑,这个喜人的数字与去年持平。

微信截图_20160222174131

年轻艺术家

菲利普斯拍卖行的最终成交总价为1300万英镑,低于拍前的最低估价1330万英镑。

正如外界对于Frieze艺术周所期待的那样,走在当代前缘的少壮力量成为菲利普斯拍卖行成交额的支柱,其上拍作品的艺术家20%低于40岁。30岁的艺术家 Ryan Sullivan的一件以瓷釉和乳胶为材质创作的画作斩获了9.85万英镑,而另一位37岁的艺术家Rashid Johnson用黑色肥皂和蜡创作的作品成交额高达12.25万英镑,而这两位艺术家高达84%的拍品成交率也为整体成交率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备受追捧的出生于哥伦比亚的27岁艺术家Oscar Murillo的画作同样所向披靡,最终成交额攀升至21.8万英镑。

苏富比拍卖行也是同样的状况,不仅年轻艺术家们引起了轰动,在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疯狂叫价的也是一群年轻的面孔。根据拍卖行的统计,当晚超过一半的竞拍者都低于50岁。Alex Hubbard(出生于1975年)的作品创下了新的拍卖纪录,他2011年的作品《死于庞贝》(Dead in Pompeii)以9.8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Nate Lowman(出生于1986年)与Oscar Murillo的作品的成交价也都高于拍前估价。Murillo2011年作品《香槟》(Champagne)攀升至21.25万英镑。在伦敦Frieze艺博会上,新近代理了Mrillo的David Zwirner画廊以相对较低的价格12万美元售出了一幅该艺术家2013年的画作。

像菲利普斯拍卖行一样,苏富比拍卖行以微小的差距并未能达成拍前的最低估价2160万英镑(不含佣金),最终成绩为2150万英镑(包含佣金)。

尽管有年轻艺术家的成功,这样的结果仍然让该拍卖行的最大股东Daniel Loeb不满,他曾在9月指责苏富比的首席执行官William Ruprecht未能带领苏富比在当代艺术拍卖领域与佳士得并驾齐驱。

佳士得居上

结果确实是佳士得拍卖行居于领先位置,10月18日夜场拍卖的成交结果为2780万英镑。将重点放在摄影领域颇见成效——54件拍品中有11件为摄影作品,合计吸入了230万英镑。

艺术家Josephine Meckseper和Sarah Lucas的拍卖纪录分别被打破,后者正在Whitechapel Gallery举办的个展无疑为其增加了影响力。据传佳士得拍卖行的东家François Pinault是本次Lucas1997年创作的自画像的卖家。这幅作品以29.0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而其上次成交还是在2001年的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价格为13.575万英镑。

去年(三家拍卖行)的夜场拍卖合计拍出了7930万英镑,今年相比有所下降。当然这主要受到了去年苏富比拍卖行拍出的Eric Clapton收藏的2130万英镑的Richter作品的影响。众所周知伦敦的拍场并不是大额资金真正的走向。那些最炙手可热的高价标签总是要等到纽约的战后经典作品拍卖中出现。

然而即使是在最前卫当代的市场领域,正像菲利普斯拍卖行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Mcginnis所说的那样,“也有等着花的金钱与收藏的深深欲望。”撰文/Anny Shaw 译/刘苑

为什么画廊都是“白立方”

如今伦敦几乎每周都有当代艺术画廊在各艺术中心城市设立空间,或者进行扩张转移的新闻。最近的几则消息,是高古轩证实了将要在伦敦伯克利广场开设其第13家画廊,而Sadie Coles也已经在伦敦的金利街找到了一个新空间。已存在40多年的“白立方”会有过时的一天吗?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