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 COLUMNISTS |

叶滢 Ye Ying

叶滢 Ye Ying

《艺术新闻/中文版》创刊主编,著有《窑变798》。参与策划《艺文中国》和“世界看见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等文化项目。曾在《商业周刊/中文版》《经济观察报》任职。

tanceditor|编辑之选 肖像的秘密:与张恩利一起看《有颜色的房子》

在龙美术馆重庆馆的个展现场,跟随张恩利的叙述,在他所画的70余幅作品中进入到艺术家30余年的创作演变过程中

tanceditor|编辑之选 在瓦萨里与“阿凡达”之间:追问小汉斯为什么以及如何做“访谈”

基于他4000多个小时的采访,将诞生一个小汉斯的虚拟化身

tanceditor|编辑之选 主编来信|重塑的“美国喷泉”与重绘的“烈女”,她们为什么要重修历史的“纪念碑”

这股抗议浪潮从美国席卷到欧洲,那些代表权力意志的历史雕像,成为了抗议者们攻击的目标,虽然关于种族问题与历史雕塑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

tanceditor|编辑之选 新规则尚未建立,分裂已经到来:“大奖空缺”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2020中国艺术界的开年,是在一群年轻艺术家与策展人对华宇青年奖大奖结果空缺的“拒绝“开始的——

tanceditor|编辑之选 镀金时代的战利品&洗钱工具?她揭示了资本的涌入正趋动赢家通吃的时代

市场“过度”发展,新兴藏家不断涌入,大型画廊的扩张正在改变原有的生态……在近年极具变化的全球艺术环境中,听听在艺术市场前沿工作了30年的观察家乔治娜·亚当如何看待这些变化以及她的多年观察和艺术市场分析方法。

tanceditor|编辑之选 主编来信 | 一个“达芬奇”式文艺复兴人的养成

但愿在这个时代,能出现更多像斯福尔扎公爵这样的赞助人、更多像弗朗切斯科和安德烈亚这样的的同道者。回到那样一个时代,在诸多的文艺复兴人中,达芬奇这位文艺复兴巨人的养成并非偶然。

tanceditor|编辑之选 主编来信 | 当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迷惘时,为什么要聚焦于这些收藏展

“画廊去年全年在亚洲的销售额翻了一倍,亚洲地区的业务额目前占据我们总业务额的20%。因为香港空间的开设,与往年相比,我来往于香港与欧洲也更为频繁,与亚洲藏家们的关系也更为紧密。现在豪瑟沃斯每年参与5场亚洲的艺博会。” 巴塞尔香港开幕前一日,在H QUEEN'S 大楼豪瑟沃斯画廊遇到其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时,他对于画廊在亚洲的表现非常乐观。

tanceditor|编辑之选 一千零一叶丨失而复得西西里

这是一趟不可预期的行程

tanceditor|编辑之选 一千零一叶 | 东京夜与昼

从台场Palette Town的teamLab Borderless到丰洲的teamLab Planets…… 这趟特别安排的行程,是从触觉、视觉到听觉……感官被不断挑动的一夜。

tanceditor|编辑之选 TANC Dialogue|田晓菲:《神游》的回响,中古与19世纪中国的行旅写作及其“修复”

田晓菲所著的《神游》,其副题是“早期中古时代与十九世纪中国的行旅写作”,在这本书中,她将中古时代与19世纪的中国的行旅写作并置在一本书中,“这两个时代,在很多意义上都是‘翻译’的时代。”前者是佛经在中国大量被翻译的时代,而在19世纪,英文、法文和日文书也大量被译介到中国,所谓的‘行旅’不仅是身体上的,也是“智力和精神的漫游”。她对这两个时代的描述,“几乎可以原封不动地施用在现代中国。”眼下我们所处的世界,正经历新一轮下坠和重启。“在这个世代,疆域变得具有穿透性,界限被跨越;人们从许多地方来,到许多地方去,甚至穿行在不同的时间。”穿行者将一次又一次远离故乡,而在远游和迁徙的路途中,归宿在哪里?终将提上日程。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