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

NFTs链上艺术|加密艺术的海啸到来时,不能回避的八个疑惑

Apr 15,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继佳士得成功在拍卖会售出NFT作品之后,苏富比、富艺斯亦加入该行列,苏富比在加密艺术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拍卖的艺术家PAK作品“The Fungible”系列总共以1680万美元价格成交,吸引超3000位竞拍者。正在富艺斯网拍中的Mad Dog Jones作品《REPLICATOR》在4月15日早11点的竞价为240万美元。4月14日,首家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在美国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便达850亿美元。

3月以来,关于加密艺术的讨论一直在持续,没有快速消失。当我们沉浸于NFT的艺术热潮之中,在这场加密圈的破圈行动在艺术界引发的“海啸”中的时候,我们如何看待艺术圈与加密圈之间存在的双向误解?探索两个已经成型的固定圈子中的逻辑和思维模式,挖掘其背后的价值体系,可能是减少误解,通向共识的渠道。在《艺术新闻/中文版》4月1日举办的线上对谈“NFT的艺术辐射,加密世界的破圈行动!浪潮还是泡沫?”中,Tabula Rasa画廊创始人刘亦嫄、Kenetic Capital共同创办人及执行合伙人Jehan Chu,还有艺术市场研究者黄韵奇、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执行总监毕昕和艺术家aaajiao对这一主题进行讨论。

0

从艺术家、画廊主、区块链投资人、加密技术研究者,艺术市场研究者等角度,他们对于此次的热潮有何思考?目前传统艺术市场存在的问题,能通过NFTs解决吗?当市场成为定义艺术价值的重要量尺,正在成形的新审美标准是怎样的?加密技术的特点是否标志着数字乌托邦的临近?而在这其中,仍然存在着哪些漏洞和问题?

0 (1)

作为一个画廊主,刘亦嫄是因为看到NFTs所具备的“去中间商”属性而开始在近几个月对加密艺术大量的研究和观察,但这种属性会成为现实吗?在她看来,新的环境下NFTs的中间商是出现了一种新形式,——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至于是否真的把艺术家和收藏家直接对接,她很是存疑,目前完全是算法以及这些平台的话语权来决定哪位艺术家的作品出现在主页上。这跟传统艺术行业是不一样的,但与互联网的玩法一致。“所谓的去除中间商只是让它形成了一种新的中间商。”她说道。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或者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全部跟交易产生百分之百直接的关系,在这其中,建立一个价值体系的阶段全部都被忽略,以及被完全架空。而当交易变成了价值,一个真空的艺术生态是否能维持得下去?在刘亦嫄3月份为《艺术新闻/中文版》撰写的文章《疯狂的NFT热潮会改变艺术世界吗?一位艺术从业者的卧底观察》中,她曾写道:“Beeple 的拍卖记录并没有让我看到繁荣的市场,而是看到熟悉的泡沫正在破裂。”

0

加密货币奇袭艺术界,图片来源: Katherine Hardy/TAN

按照NFTs的特性来看,交易记录和价格全部可查,但这真的能够彻底解决艺术市场中暗箱操作的问题吗?2020年12月,加密艺术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曾经产生过一次指标性的Beeple作品的拍卖,一位藏家一次性购入了20件Beeple的作品,然而12位参与竞拍者中有11位是来自同一位买家的11个不同署名的钱包。这位买家正是3月在佳士得成功购入《每一天-前5000天》的人:Metakovan,他是新加坡的NFT投资基金Metapurse的合伙人,Beeple本人也拥有这个基金2%的股份。

0 (1)

自2月15日以来B20代币的价格走向,在3月11日达到顶点,图片来源:CoinMarketCap

Metapurse曾发行了一个将这20件作品进行所有权分配的代币B20,最初的定价仅为0.36美元,在佳士得3月的那场拍卖之后,B20代币的价格出现了一波大幅上涨,尽管在最近有所回落,但这个代币的最高点出现在3月11日,也就是拍卖结束那天,达到28美元。我们每次交易时看到的ID是一个钱包的名字,它并不是实名认证的,也就是说,同样一个人拥有无数个钱包,左手倒右手的交易轻而易举。

0 (2)

目前加密艺术市场存在的另一个显著漏洞:冲销交易(Wash Trading)和市场操控行为。为了追求密集的流动性(Liquidity),投机者会用多个钱包进行多次交易以故意哄抬作品价格。但Jehan表示,如果我们回望2008、2009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同样的情况也曾经发生。“在每一个新的艺术市场,同样的事情都会发生,因为观众不懂哪样的作品是好的,没有策展,没有经验,没有参照物。”他说道。

回到201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情况,当整体市场下滑时,许多艺术家作品的价格也大幅下降。同理,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未来的加密艺术市场,当加密货币的周期逆转,我们可能会目睹很多目前价格高昂的艺术品无人问津的情况。

0 (2)

过去30天中,每日NFTs艺术品的交易额走向,图片来源:NonFungible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加密艺术市场的潜力,是否会像2017年的热潮最终冷却一样时,Jehan的答案是肯定的,“加密艺术市场是跟随加密货币的周期而发展的。假如比特币价格突然下跌50%,你会看到NFTs艺术市场会造成严重破坏。可能在明年,我们会看到加密货币的周期逆转,看到NFTs艺术市场的纠正。目前的市场中有太多热量在释放。NFTs是新的,但价值基础和人类心理,仍然一样。兴起了不到6个月的NFTs艺术市场,需要耐心。”

0 (4)

对于投资人和藏家来说,他们如何在一个新的体系之下判断作品的收藏价值,做出收藏的决定?尽管自2017年开始参与多个NFTs项目的投资,包括Decentraland等,但Jehan表示自己并没有拥有很多NFTs艺术作品,在他看来,目前流通于加密艺术交易平台的作品有90%以上的作品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

0 (3)

Metakovan收藏的艺术家Silvio Vieira的数字艺术品,图片来源:Silvio Vieira

很多时候加密艺术更像一个实验品,然而有趣的是,“这也是艺术史上第一次出现市场变成创作媒介的一部分的情况,NFT是基于智能合约而运作的,智能合约不仅仅控制着流通的内容,同时也控制着付款的方式和艺术家、平台、画廊等的分成比例,其中的内容和款项是无法被分割的。而目前所有的NFTs艺术品其实都是对于这种新形式的实验”,Jehan说道。

目前NFT主要是基于以太坊网络进行发行、交易和流转的,它所依托的智能合约是区块链2.0,即以太坊最大的创新之处,智能合约也就意味着是一种数字形式的承诺,关于合约的一切,参与方达成协定都会被写入代码中,剩下的交由计算机和网络自动执行。而当设置转帐时间、所有权转移时间,以及艺术家在二次分配中获益比例等智能合约条例时,这个强制性的属性不可或缺地成为媒介的一部分。

0 (4)
0 (5)

aaajiao,《NFTs_aaajiao》,2020年-2021年,图片来源:aaajiao
登陆网站查看:https://piecesofme.online/aaajiao

对于“市场成为创作媒介的一部分,且是一种实验”这个观点,艺术家aaajiao则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目前所有的NFTs艺术品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目前几乎所有NFTs加密艺术交易平台都无法真正让作品挂在所谓的链上,“大家看到的更多是交易在不断地发生,这些视觉艺术作品变成了交易时的背景,这样的创作甚至都不算一个实验。”aaajiao说道。在近期参与的线上展览“Piece of Me”中,aaajiao则用一件作品回应了这个想法,这件名为《NFTs_aaajiao》实际上是一个加密的文件夹,这个文件夹是可以被公开下载的,但是下载后打开文件夹需要一个密码,而这个密码,就是艺术家在交易的东西,也是艺术家对于现在很多艺术品无法真正挂上链的普遍情况的回应。“我希望用这样的方法来压低甚至抛弃现在作品挂不到链上的这个视觉的部分,而把真正的信息本身当作一种交易的内容。”aaajiao说道。

0 (5)

aaajiao,《Hanging on the chain》,2018年-2021年,图片来源:aaajiao登陆网站查看:https://danae.io/people/115/-aaajiao

而在4月参与的另一个线上展览Danae中,aaajiao重新创作了2018年在以太坊上的一笔交易,他把当年作品的交易链接重新找出,将交易链接重新挂回以太坊进行交易。以此做为对目前加密艺术世界中,“我们真正关心的不是艺术本身,而是交易”的情况的回应。

0 (6)

对于NFTs与艺术的关系,很多人就把NFTs看成解决当代艺术市场问题的万灵药,但事实是否如此?艺术市场研究者黄韵奇的观点是:艺术和科技的关系从来都不是这么直接的,艺术往往是一个后延的东西。“纵观艺术史,从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到二战,包括印象派、立体主义的发展,都是在一个整体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包括科技发展有了系统性的转变之后,艺术才慢慢地受到影响,发生变化。而现在说区块链是一个突破性的科技,但它并没有到颠覆现实中的社会结构,达到一个科技革命的地位,或者说只是开端。”

0 (7)

NFT热潮是21世纪的郁金香狂热吗?图片来源:孙哲

如果我们用当代艺术的评判标准和艺术性的批判加入NFT中,但NFT社区是不是需要这种东西,仍然是一个问题。目前的NFTs市场仍然是非常两极化,天价的作品仍是极少数,这些位于顶层市场的作品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NFT一直以来所宣称的去中心化概念是什么?可以是不需要中间商,由艺术家和买家直接沟通,也可以是不需要通过拍卖行就可以直接进行转售。然而在NFTs世界里,这些第三方是否完全不需要呢?以加密艺术交易平台OpenSea为例,可能所有人都可以上传作品,但它仍然是有主页推荐,主页推荐是根据后面的流量,也就是所谓的交易和关注点。

与aaajiao所说的相似,一件作品上链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绝对安全?实际上现在的NFTs绝大多数都是一个链接,而作品本身可能是托管在第三方平台上,目前最常见的替代性方法是把内容存在IPFS上面,这是一个星际文件系统。如果我们去查看Beeple那件天价作品的智能合约,在底层可以找到他原作的IPFS地址。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如果我们仅仅把一个1M的文件全部传至链上,可能就会产生非常高昂的费用。而上链所需支付的矿工费(Gas Fee)是随着同时挖矿的人的数量而实时变动的。

0 (6)

首件登上大型拍卖行的NFT作品,来自Robert Alice的《Block 21 (42.36433° N, -71.26189° E) (from Portraits of a Mind)》,2019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尽管NFTs加密艺术界目前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Beeple天价作品的拍卖以及他将以太币全部兑换成美元退场之后,整个事件已经与他无关,而这个事件的意义在于,他把整个社区,往前推动了一步,造成了很大的曝光度,引起了一个现象级的效应。早在2012年、2017年,区块链艺术和NFTs艺术都已经分别有过热门时期,但是始终都没成为当代艺术界的敲门砖,也从未引起这么广泛的讨论。

如果把目前加密艺术生态中的参与者分类,在黄韵奇看来,主要有三类:完全不在乎艺术或收藏的投资和投机者、对加密生态有宏大理想的激进实验者,他们对市场生态有强烈的主观判断,还有较强的行动力参与生态建设。除此之外,还有社区的耕耘者,这些耕耘者有一部分是原生加密艺术的创造者。

0 (8)
0 (9)

萨拉·福莱:《点击挖矿》,2017,“加密_流形”展览现场,摄影:钟晗,图片来源: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位于上海的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在2020年举办了由毕昕和曹佳敏共同策划的展览“加密_流形”,尽管展览本身与NFT的联系并不多,但也提供了艺术介入技术、区块链的思路。毕昕坦言,做这个展览时的出发点一方面是好奇区块链所勾勒的美好愿景,另一方面则来自对它美好许诺的存疑,“我们现在依然可以看到比特币农场消耗着大量的自然资源,包括金融货币体系依然遗留了一些问题,比如说贫富差距,像人际关系和感官体验的商品化。”她在对谈中说道。
对于创意工作者而言,NFTs究竟能带来怎样的好处,目前又存在着哪些问题?在毕昕看来,它比较有吸引力的一点是提供了一种分布式权利的想象空间,对于大部分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来说,多形式的额外收入非常重要。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需要创建一种新的收入模式来支撑我们当下的一些实践,“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点对点,不受企业也可能不受国家影响的支付系统,用它来对抗现在存在于创意工作世界当中大规模的不稳定性。”她说道。“但现在我们是否需要一个新的百万富翁艺术家、一个新的艺术家偶像。”,她补充道,我们这个时代太会创造偶像,而偶像很多时候都只是昙花一现。因此“如果NFT能够帮助更多的创作者创建稳定的收入,让更大规模的创作者群体可以健康的发展和成长,可能才会是更有价值的。”

当我们讨论NFTs艺术时,如果大家只是因为NFT的形式去购买的话其实跟艺术创作或者艺术价值本身没有直接的联系,“但艺术仍然要回到艺术创作本身的讨论当中去。”,毕昕说道,在她的观察和研究中,目前的NFTs交易市场上流通的作品有大量的相似符号出现,比如比特币的符号、猫、宇宙人、赛博朋克的景观等等。“我觉得这一切的出现有一个缘由就是加密无政府主义基础,加密数字货币的符号无疑是一种姿态的象征,收藏这些作品本身其实就有很高度的一种象征性和表演性。这里边可能也体现了收藏者和这种所谓分布式精神的共识。“我们也可以看到早期的美国科幻电影、漫威英雄漫画,也有在游戏玩家群体和极客文化(Geek Culture)看到一些投射”毕昕在发言中说道。

0 (11)

在Cryptovoxels里的虚拟美术馆,图片来源:Cryptovoxels

纵观目前整个NFTs交易市场中广泛出现的美学,NFTs市场可能呈现了一个用户的新文化聚集地,新的货币自己的金融和文化体系就会孕育出来新的视觉符号。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Web3.0的审美上,可能会发现Web3.0的审美是反科技、反精英,而且是表情包化的视觉表达。而作为传统艺术机构的从业者,毕昕的思考也着重于有没有可能收编自己边界以外的文化生产,以及如何操作。

0 (12)
0 (7)

Memo Akten发布的研究报告,图片来源:Memo Akten.Medium.com

可持续发展是一直纠缠区块链技术的问题,在2020年12月视觉艺术家Memo Akten发布的研究报告《加密艺术不合理的生态成本》(The Unreasonable Ecological Cost of #CryptoArt)中,他指出铸造一个独版的NFT碳足迹相当于驾驶一辆汽车行驶一千公里,更高版数的NFTs的碳成本几乎等于横跨大西洋飞行几十次。“Akten意识到可持续发展平台的问题,提出来这个可持续发展平台的问题要成为对话的一部分,需要让这种系统、功能应用,还有权力结构等都纳入到讨论中去。”毕昕在对谈中表示,尽管他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关注这个话题,也抛出过一些问题,但当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反而很多艺术家对这个话题马上有了非常敏感的反应。“这个报告非常有力量的一点就是它提醒所有的企业或者平台要负责任行事,很多艺术家在了解了碳足迹问题之后开始谨慎地选择他们是否要生成NFTs作品,但我自己的观点是这次不应该让艺术家来买单。”

社会压力对于企业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像以太坊2.0使用权益证明(POS),虽然可以让效率提高几个数量级,但会在未来导致能源问题。在Akten的观点中,如果我们默许企业和平台以这种方式继续运营下去,问题可能就会非常严重。如果我们不去追究这些责任,那谁来追究这些责任?(整理、撰文/林佳珣)

链上艺术
@ TANC、Art Review Asia

画廊周北京2021本周开幕,朱德群《盛世雪》2.29亿港元成交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艺术时刻 2021-4-19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Sorry. No data so far.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