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联结 | “四季玉韵”「尚玉四季艺术节」重磅启幕

Mar 22,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2021年,汇丰尚玉联合现代传播艺术平台,首创了“四季玉韵”「尚玉四季艺术节」,以一年中更迭的四季为题,借为期一年不间断和流动的艺术盛事为汇丰尚玉的关注者们带去了一幅艺术画卷,使其可观赏到时光在大自然有形画幅上所绘出的四季轮回、春夏秋冬的壮美英姿和艺术创作的多元面貌。

春·瑞 X 《繁花》

一年之计在于春,“瑞”字比喻好兆头,瑞祥的气象。「尚玉四季艺术节」以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繁花》的同名舞台剧作为首章,邀尚玉之友们共赏这部跨越30年上海城市文化与心灵的艺术巨作如何在聚光灯下,以视觉形式被重新演绎。不仅如此,在《繁花》于上海美琪大戏院上演之际,尚玉之友们亦参与了一场文学与表演艺术的大师讲堂,与舞台剧的主创人员进行了一次近距离接触。

0 (6)0 (2)

3月15日,汇丰尚玉联合现代传播《艺术新闻/中文版》特邀主创团队艺术总监张翔、导演马俊丰、电子音乐人B6、编剧温方伊于ZiWU举办线下分享会,揭秘台前幕后故事的同时,亦重温起“老上海”的时光,看时代的流行色,看世俗的烟火气,回望上海城市的人文记忆与文化认同,感受城市人文价值。

0 (1)

汇丰中国副行长兼财富管理及个人银行业务总监李峰先生开场致词

0

右起:现代传播集团艺术平台总裁兼《艺术新闻/中文版》《艺术界》出版人曹丹、《繁花》舞台剧艺术总监张翔、编剧温方伊、导演马俊丰、电子音乐人B6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活动当晚
精彩的对话交流和思想碰撞

未标题-2

曹丹

提问艺术总监-张翔:金老师的小说《繁花》描写了上个世纪跨越三十年上海城市生活与人的变迁,里面涉及了众多的人物,写作如传统说书人,以中式古本,读者可自由断句;也像吃中国饭,一张圆台,十多双筷子,一桌酒,人多且杂的结构。作者力图把当代小说形态揉杂于旧文本,在传统里寻找力量,创造出文学作品中“闪耀的韵致”。张翔老师,作为艺术总监,您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决定将这本小说改编成舞台剧的呢?

0

张翔

老金说自己是说书人,其实小说《繁花》的底子就是话本,同时又当代化了。西方人叫fiction,强调虚构,中国叫小说,就是说说说,从《红楼梦》到《海上花》到《繁花》,说是中国文学的本。老金本来就是饭桌故事高手,小说《繁花》就是说出来的,一个故事追一个故事,就像青年评论家张屏瑾概括的:“一万个故事争先恐后,直奔终点”。我是三天里看完,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看《繁花》,看疯了。这是一个贯通中国古今的文本样式,古有刚才说的话本,今有非常当代化的处理。小说里其实有很多小动作,比如几乎没有常规句读,只有逗号、句号和问号。这对当代小说来说是个发明,甚至先锋,对传统中国文学来说又是源头。所以我非常希望用类似的方式能够把中国一些传统的东西当代化,这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但是是必须做的一个过程。当时看完我说老金啊,我一定要做个什么东西,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回到了我二十年前的专业,我当初所学的专业,就开始做舞台剧。后来自己想想也觉得蛮对,所谓人生如戏嘛,而且它特别能够表达上海这个城市,上海一直缺少表达,上海人一用普通话也比较难表达自己。所以我觉得可能用舞台剧用上海话的方式,用第一季、二、三季的方式建三个模。建模其实就是一个提炼的过程,提炼里面精华的部分,包括非常多的烟火细节,也同时是一次精神建模。这个模型应该是跟小说本身是对称的,同时跟上海是对称的,对,就是这样开始的。

0 (7)

曹丹提问编剧-温方伊女士: 我很好奇您最初接受这个委托时的心情,您是如何将一部包含着庞杂的人物关系、叙事结构穿插往返于三十年间的鸿篇文学巨作改编成舞台剧剧本(第一季)的?其中保留了什么,舍弃了什么?改编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点?

0 (1)
温方伊

谢谢,一开始听说张翔先生想找我做《繁花》的编剧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找我,有点难以置信。因为我不是上海人,也并不是金宇澄老师那个年代的人。之所以有勇气接下这个任务,是因为我很喜欢这本小说,而且在听到它会被改编成舞台剧时,脑海里就已经浮现出几个画面了。我一旦在脑海里面能将文字建构成场面的时候,便有信心把它做出来。当然我所做的工作其实很微小,对文本本身并没有进行太大改动,主要工作其实是整理和梳理。因为这本小说本身就是一万个好故事争先恐后,那么它的形式、在台上的构建就有很多选择,而我比较擅长的就是经过梳理裁剪,而后拎出一条主线的编剧方式。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改编作品,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曹丹提问:《繁花》舞台剧通过某些特殊和新韵的形式,例如声音,舞台美术等,向我们展现了充满时代气息的上海市民生活,这部舞台剧如何在还原文学作品的同时,体现出独有的艺术形式、作品性, 或者说审美趣味。它体现一种独立于文学,电影之外的舞台艺术的表现力。为什么会选择与从未参与过舞台剧的新媒体艺术家雷磊与电子音乐人B6进行合作?
0
张翔
我希望这个戏,首先不是一个考证戏,不是简单复刻,不是单纯的怀旧或者回到过去,而是把过去拉到现在来。故事本身可能是六十、七十、九十年代,但这些故事和人物今天同样有,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有不同的细节。所以希望能够建构这样一种美学,对我们搜集的那些时代素材,不管声音或画面,进行一种当代化的处理,让它表面看是当初的,但好像又不太对,它好像被抽象了,或者说它被现在化了。我原来在当代艺术界呆过几年,喜欢跨界做事,舞台剧几乎涵盖了所有艺术门类,给了我这个契机,就希望从各门类里面找到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一道来玩,这些人可能没做过戏,反正我也没做过戏,看看能做成啥样。

0 (5)

0 (2)
马俊丰

我其实也很诧异为什么会找到我,我不是上海人,又是八零后,但是拿到这个剧本以后我就特别喜欢。这部小说解决了我生命中有关状态的问题,外地人在上海生活时常有一种融不进来的感觉,但读完《繁花》后一下子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它让我发现这个城市的有趣之处,我也由此决定安定下来。九十年代我还在山西太原生活,对上海的印象全部来源于电影、电视和新闻。舞台多媒体的部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人选来做。我们突然间想“要不雷磊吧”。雷磊其实是一个八零后动画导演,也是现在国际上最知名的动画导演。与其想象、捏造一个我们所认为的上海,不如直接展示被二次媒介影响过来的上海印象,视频、报纸上的质感,那种显象以及老电影胶片给我们的感觉。

0 (4)

未标题-

李峰

李峰提问:我相信有看过小说《繁花》的观众能注意到,这部文学作品有很多关于人物的语言及行为的描述,而人物的心理活动更多是用值得玩味的“不响”二字带过。“不响”也是小说中的高频词汇,有近1300个。话剧的本质是需要语言与行为来带动剧情,而原著小说中往往又以“不响”来表达主人公心理变化。这样一个富有挑战的表达,是如何在舞台剧中实现的?

0 (2)
马俊丰

“不响”其实是舞台大忌,用好了很厉害,用不好就很麻烦,不响翻译到舞台上就是舞台停顿,俗称“静场”。“不响”是这部戏的一个巨大机会,但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我没有按照小说的方式去解决,而是把所有的“不响”累积起来放在每一场的最后。看完戏以后,观众可能会感觉到每一场都有一个小尾巴,这个小尾巴交给了一个主人公,将其“不响”放大、延长,它既不影响讲戏的节奏与感觉,又可以把戏的情感集中放大。这也许不是最好的方法,但起码让大家感觉到了人物在那一刻不可言说的感觉。

曹丹提问音乐人B6:阅读小说时一般不会联想到声音,更多是画面感,而舞台剧《繁花》的配乐在这件作品中所起到的作用非常重要,它是一直存在且没有停顿过的声场,即便在激烈的对话和情节之中。请问B6,您如何处理这部舞台剧的声音。尤其在时间跨度上如此大的作品中,声音如何凸显不同时代的特征,又如何能在不断交织转换的时代场景中点睛,并为今天的90后和千禧后观众所理解与接受?

0 (3)
B6

我原来没有做过话剧、舞台剧的配乐,其实在作曲、编曲的基础上,煽情并不困难,难在煽情的同时,让音乐与话剧的气质、文本的质地统一,尤其是在上海这个背景之下。作为一个上海人,我脑海中的上海包含了太多方面,不像马导对上海的印象更多来自二次媒介的过滤。我出生于八零年代初,从小就是个影迷,喜欢看动画、看电视,也一直非常喜欢八十年代。虽然那时技术简陋,电视剧制作也往往粗糙,但我喜欢那时候特殊的质感和机理,比如林正英僵尸片中的音乐格外粗砺,让我印象深刻。这部舞台剧中,很大一部分故事发生在八九十年代,当时改革开放春风吹来,上海受港台影响强烈,这与我童年的经历是挂钩的,感知完全互通,所以在创作时做了很多这方面的考虑。比如环境音乐,合成器音乐。剧中其实运用了许多传统的老合成器的作曲方法,包括对老声音素材的打磨,这种搭配和尝试很有效果。比如常熟饭局那场戏,这是一段很冗长也很重要的戏,我设计了一段“音景”,这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实验音乐的词语,叫soundscape,这段声音采样来自管平湖的一段古琴,我打磨处理成一种古怪的音色,让它一直循环在后面。这个声音其实很单纯,观众甚至可能没感觉,但是又表达了整个场景氛围,然后这段音景你可以有无数种答案,你去听这个音乐的话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

曹丹:我觉得《繁花》里面没有判断这些人物的好与坏,而体现着一个特别普适的价值,包括一种对人生百态的悲悯看待,最后会觉得这些人物都很可爱,有好的,也有小洋相、小缺点,很有意思。我不常看舞台剧,但是就觉得它会给我带来一些启示和力量。可能跟马导有点相似,作为广州人的我是外来人,在上海也有不融入的感觉,但看完这个戏以后自己觉得跟这个城市又走近了一点点。

0 (10)

汇丰尚玉团队,现代传播团队和《繁花》主创们

没有比《繁花》更适合春天的意象了,在万物复苏的春季,汇丰尚玉引人品味如“繁花”般生命个体的精彩,深入理解和思考时间长河中的变与不变,以及生命的价值。时代瞬息万变,不变的是清澈高远,秉持这样的初心和准则,汇丰尚玉继续不懈拓展、发掘着丰裕人生的另一面。

0 (4)
0 (9)

左起:汇丰中国尚玉业务销售总监余音女士;汇丰中国财富管理及个人银行业务总经理王浩静女士;汇丰中国副行长兼财富管理及个人银行业务总监李峰先生;汇丰中国财富管理及个人银行业务华东区总经理任艳莉女士共同启幕「尚玉四季艺术节」

“汇丰尚玉·四季玉韵” (JADE SENSES),是汇丰尚玉“玉见系列”客户体验活动的一个新专题。它将以艺术作为主旋律,以线下聚会作为主要形式,以“春·瑞”“夏·瑜”“秋·瑾”“冬·璞”的四季更迭作为主题,带领汇丰尚玉的客人们一同领略祥瑞之春、蓬勃之夏、丰收之秋、归真之冬的艺术四季。基于精准的客户洞察,今年我们将会把“艺术”板块作为一条全新的主线推出。希望可以在这四个艺术篇章中,让尚玉的每一位艺术好爱者、艺术从业者,都可以从外形至内观、从视觉至心灵,感悟艺术世界之美以及“财富之上”的丰裕人生。

0 (11)
关于汇丰尚玉

当人生迈入更高阶段,仿若进入澄明之境,更懂“财富之上,自己想要什么”。
雄心于内,担当于外,崇尚无界之自由,玉成一代之大家。
作为面向高端个人客户提供的银行服务品牌,汇丰尚玉致力为您带来全球尊尚礼遇,让您在弹指间享受到环球网络,卓越独到的产品及服务,为您开启“臻享专属优惠”“无间环球礼遇”“界定财富个案”“成就跨境联接”“大展精英团队”“家庭保障传承”等精彩权益。助您把握全球机遇,探索无界未来。

艺术时刻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谴责种族主义,三星堆博物馆向全球征集新馆建设方案丨2021-03-23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