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美国国会骚乱带来了怎样的艺术损失,谁说艺术只属于那1%的人?| 艺术时刻2021-01-12

Jan 12,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0本周关注

美国国会骚乱带来了怎样的艺术损失?

0 (1)
君士坦丁·布鲁米迪(Constantino Brumidi)的《华盛顿的神化》,1865年,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大厦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1月5日特朗普支持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事件中,大厦内展出的众多历史画作和雕塑似乎大部分都躲过了永久性伤害。但是,有几件作品被破坏或摧毁,一些作品可能被偷走了。美国第十二任总统扎卡里-泰勒(Zachary Taylor)的半身像被溅上了一种似乎是血的物质。此外,暴徒参与者发布到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将达赖喇嘛的照片塞进背包,另一名男子撕毁了似乎是印有汉字的卷轴。康斯坦丁诺·布鲁米迪(Constantino Brumidi)于1865年创作的壁画《华盛顿的神化》(The Apotheosis of Washington),其位置在圆形大厅的天花板上,得以被保存。此外,据说是国会大厦中最珍贵的作品之一的乔治·华盛顿肖像均没有受到影响。占据圆形大厅南面国家雕像厅的35座美国著名人物雕塑,虽然躲过了持久的破坏,但其中70年代中期共和党总统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青铜雕塑被戴上红色的MAGA棒球帽,胳膊下塞着一面特朗普2020年的竞选旗帜。

Cosplay 政变: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自拍揭示了什么?

0
美国国会警察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支持者们,包括杰克·安杰利(Jake Angeli),他因在脸上涂颜料和佩戴带角的帽子而闻名,2021年1月6日,华盛顿。图片来源:SAUL LOEB / 法新社

1月6日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受暴力冲击,狂欢的暴徒在叫嚣着要流血,此外还有大量图片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尽管有些参与者相信他们是真正在鼓励革命,但他们似乎更喜欢设计一系列的照片,其中一张最广为流传的图片“一个举着旗帜的队伍与警察和摄影师对峙的画面”,以大量的符号为特色,让潜在的探索真相者解读。无论这些图片是否展示了真实的叛乱,或者更有可能只是二十一世纪的暴徒用智能手机和拥有社交媒体账户武装起来的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它们的力量都不应该被低估。每一个愚蠢的行为都让整个令人遗憾的运动具有角色扮演的幻想的味道。

逝者

艺术家、石节子村村长靳勒于1月11日逝世,享年56岁

0 (2)
艺术家、石节子美术馆馆长、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靳及村民,图片来源:石节子美术馆

艺术家、石节子美术馆馆长、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靳勒于2021年1月11日逝世。靳勒出生于甘肃天水市秦安县叶堡乡石节子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班,他是当时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2007年,他召集石节子村的4名农民去德国参加卡塞尔文献展,并在2009年创建了石节子美术馆,以整个村庄作为美术馆,在此居住的13户人则成为13个分馆,他被村民评选为名誉村长。他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创立这个美术馆的初衷,尽管政府一直在关注农民和新农村建设、精准扶贫等问题,但从根本上解决仍然是缓慢的,因此艺术家也应该不断反思,让艺术与村庄发生关系。2019年,纪念石节子美术馆十周年的展览“谁的梦——石节子十年文献展”在北京白盒子艺术馆举行,还原了该美术馆十年间的社会实践和艺术实践,靳勒在当时表示,“谁的梦”,就是大家的梦。

展览

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推出“金石不朽:书写、复刻与文化衍生”

0 (1)
地点: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展厅
展期:2021年1月12日 – 2021年6月30日

1月12日,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将推出展览“金石不朽:书写、复制与文化衍生”, 逾100件金石拓本、金石图书和金石学者的信札手稿,配合古代铜镜、简牍、砖瓦、碑刻、墓志等实物展出,介绍拓印这一中国独有的传统技艺。重要展品包括商戍嗣子鼎全形拓本、清光绪《愙斋藏器拓本册》、苏州虎丘黑松林三国墓地石屏风拓本、唐颜真卿书修柳恽西亭记残碑拓本等。

美术馆

万物静默如初,世间并非你所见

和美术馆学术论坛落幕

和美术馆开馆大展“世间风物”在“启动展”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调整,从2020年12月31日起开放所有展厅,在1月9日至10日,和美术馆举办为期两天,名为“万物静默如初,世间并非你所见”学术论坛,包括丁乙、冯峰、尹秀珍、童文敏、杨心广、孙月等艺术家分享他们的创作方法以及近期思考。“风会之变:20世纪中国绘画中的传统、民间与跨文化”论坛则聚焦中国艺术与文化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秩序和象征表达上形成的特有模式及变化。

0 (2)
和美术馆,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在“‘惟’物质发展主义”单元,艺术家程新皓、赵仁辉、人类学家张劼颖、景观设计师庞伟等来自多个行业的资深人员聚集探讨人类对于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资源的耗竭背后的个人欲望和社会生产、消费文化的现象。作为与顺德美食文化的呼应,“人间食堂”则聚焦饮食文化的变迁和融合。学术论坛的最后一单元则邀请龙美术馆馆长王薇、麓湖·A4美术馆馆长孙莉、复星基金会及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以及广东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共同讨论关于民营美术馆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的多种可能性。

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2021年“可持续与设计项目”以“修复”主题启幕

0
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2021年“可持续性与设计项目”海报,图片来源: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

1月13日,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2021年“可持续性与设计项目”的部分,以“修复”(Repair)为主题,邀请10位新加坡设计师以创新的方式修复损坏、故障、破旧的日常用品,例如Lanzavecchia + Wai 工作室修复的“卡西欧手表摆件”、 9种由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系学生设计的“维修工具包”等。如今的消费社会讲究更便捷、经济地更换新产品,修复破损物品则被视为一种不必要的浪费。针对这一现象,策展人提出一种新的“修复”形式,通过设计师的想象与创新,将损坏物品制作成一件新的日常用品或艺术品。

艺术市场

ArtTactic 发布2020拍卖报告,香港成为全球第二大拍卖中心

0 (3)
香港获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图片来源:ArtTactic

ArtTactic公司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香港在2020年超过伦敦成为全球第二大拍卖中心,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17.5%上升至23.2%。纽约再次位居榜首,占去年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实现的总销售额的41.6%,伦敦为22.7%。价格昂贵的现代和当代作品促进了香港的业务,去年三位华裔法国艺术家,常玉,赵无极和朱德群的作品占该类别的38.4%。报告发现,新冠疫情的戏剧性影响令全球全年拍卖销售额整体下降了26%(74亿美元)。佳士得的公开拍卖表现与去年相差最大——全年下跌38.4%,苏富比和富艺斯则分别下跌14.4%和11.8%。苏富比以50.2%的公开销售量夺得了最重要的市场份额头把交椅。

线上画廊合作项目 Galleries Curate 启动,困难时期中创新储备

 0 (4)
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1963年的静态钢雕塑,以490万欧元的价格售出,图片来源:Artcurial

在这平静的年初,一个新的合作项目正在进行,该项目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1个商业艺术展览,并以Galleries Curate为名。从现在到5月,有共同主题的各个展览将持续开放,Galleries Curate从一个非正式的WhatsApp群组中产生,该群组由十几位当代艺术经销商组成,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里互相帮助。它的开幕展由Clément Delépine协调,他是前沿的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的联合主任。第一个系列以水为主题,名为 “Rhe”,来自希腊语 “流动的东西”。 伦敦的Sadie Coles是Galleries Curate的创始人之一,她将与Tanya Leighton在其柏林画廊联手举办名为 “Tempest “的群展。 英国和欧盟之间签署的贸易协议的具体内容还有待过滤到艺术市场,但随着区内自由流通的结束,人们担心额外的关税和进口增值税。

尽管疫情肆虐
从业者仍大举押宝沉浸式艺术中心

0 (5)
2017年,访客探索了圣达菲 Meow Wolf 迷宫般的空间。首席执行官吉姆·沃德(Jim Ward)表示,沉浸式体验可以保留下来:“它们看起来可能有些不同。”图片来源:美联社 / Morgan Lee

即使大流行病对旅游业造成损失,沉浸式博物馆和体验式艺术中心却在向新的城市扩张,并吸引投资者愿意赌上新兴行业的未来。当纽约Fotografiska博物馆在2019年12月在曼哈顿开业时,向纽约人介绍一种不同类型的博物馆,欢迎游客在豪爽的会所氛围中观看摄影展,并配有午夜D.J.套装和由米其林评级厨师经营的餐厅。该公司已宣布计划在柏林开设第四家分店。在过去的十年里,喵狼(Meow Wolf)成为了新墨西哥州圣达菲的旅游主宰,这家沉浸式艺术公司在2019年迎来了50万游客,尽管今年失去了一半的劳动力,但该公司仍以1.58亿美元的投资大步前进,在凤凰城、华盛顿特区、丹佛和拉斯维加斯等地设立了新的办公地点,扩大了业务范围。Superblue并没有受到延误开幕的影响,并正在计划在另外两座城市建立中心。尽管大部分机构都面临着观众锐减的问题,但艺术市场专家认为在传统博物馆受到伤害的时候,营利性机构仍有吸引力。

佳士得宣布委任杨凯蒂(Heidi Yang)为亚洲及世界艺术部环球董事总经理

0 (4)
新任佳士得亚洲及世界艺术部环球董事总经理杨凯蒂(Heidi Yang),图片来源:佳士得

杨凯蒂(Heidi Yang)于1月11日起开始担任佳士得亚洲及世界艺术部环球董事总经理,将常驻香港,加入由佳士得亚太区总裁庞智峰(Francis Belin)所带领的团队,她将监督亚洲及世界艺术部门的环球业务,以创新性策略及务实的规划聚集并服务全球藏家,尤其是大中华区的购藏需求。同时,杨凯蒂也将管理公司财务业绩。拥有25年扎根于金融界的企业创建及管理经验,包括建立和管理公司架构、招聘及培育人才以及推动业务增长等经验,杨凯蒂此前曾任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及企业顾问部主编、瑞银集团董事总经理及企业财务部主管、摩根士丹利并购部总监等职位。

谁说艺术只属于那1%的人?

在60年代的纽约,一家叫Multiples, Inc.的公司出现,该公司制造和销售新的艺术种类,吸引了一些接近大规模生产,价格亲民。在公司开业之时,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曾经在画廊中举办展览庆祝其诞生。

0 (6)
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拿着一本小册子,里面有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画的椅子,这本小册子是她自己的50幅作品之一,名叫《莫奈恨我》(Monet hate Me) ,图片来源:Mustafah Abdulaziz

古德曼女士回忆说,这家公司的诞生精神 “接近于社会主义的理念,即艺术应该是可及的”。她和她的伙伴们 “觉得如果年轻人能买到真正漂亮的东西,就能改变观众——这个观众群体因为艺术品太贵而变得精英化”。在公司的第一个十年内,他们出品了类似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胸针等一类产品,然而,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Multiples, Inc.就开始失去动力。到了80年代,当Multiples的主要工作是出版版画时,严肃的艺术市场已经完全被 “独特作品的最高价格 “所驱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以版本生产的艺术品的绝对死亡。精美版画一直存在。而现在,艺术家也开始加入这个行列,艺术家傅丹(Danh Vo)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是以250个独立部分展示的自由女神像的全比例复制品。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则曾经寄出的100张伪造比利时超现实主义艺术家Christian Dotremont签名的明信片。

收藏家

莫德纳疫苗亿万富翁蒂莫西·斯普林格解释他对中国“学者石”的热爱

 0 (5)
哈佛大学教授,Covid-19疫苗生产商Moderna的早期投资人蒂莫西·施普林格(Timothy Springer)将23吨重的石狮从中国带到了美国 ,图片来源:蒂莫西·施普林格。

“供石(gongshi)”或是中国“学者石(scholars’ rocks)”一直是伟大思想家工作场所的装饰品。Moderna等生物技术公司的创始投资人、免疫学家、哈佛医学院教授蒂莫西·斯普林格(Timothy Springer),受到了中国、韩国和日本各地的天然雕刻岩石启发,将他的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命名为Scholar Rock。斯普林格的收藏始于1998年,对中国的赏石传统很感兴趣。”对于中国人的审美来说,岩石上不应该有任何可见的人工痕迹,”他解释说:“石头应该是完全自然的。”中国石头收藏的第一套标准是在大约一千年前的唐宋时期制定的。根据供石的瘦、漏、透和皱四个方面来评估。这些标准至今仍然适用。斯普林格计划在他的新家花园中放一块高度达两层楼高的纪念石头。

文化遗产

从封锁到掠夺:新冠疫情是如何影响世界上受威胁的文化遗产?

 0 (7)
伊拉克摩苏尔博物馆的一个大洞,在那里的联合修复项目的第一阶段就进行了修复 ,图片来源:史密森学会

封锁、工人滞留、旅游收入崩溃、被掠夺的威胁:过去一年里冠状病毒大流行,使得全球各地文化遗址的管理人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位于冲突发生地区的许多遗址正面临着安全问题和资金短缺的问题。一些国际组织已经起草了行动计划,如国际冲突地区遗产保护联盟(Aliph)为34个国家的100多个陷入困境的经营者拨付了200万美元的紧急补助金,来遗产地弥补疫情期间旅游收入大幅减少和政府资金短缺的情况。其中许多赠款用于疫情期间线上工作的支持。以便进行远程工作和在线培训。世界古迹基金(WMF)设立了一个16万美元的救济基金来帮助支付因大流行病而失业的人的工资。同样,资金也流向了因旅行限制被滞留在遗址修复现场的技术人员们。与此同时,管理人员不足的文化场所遭到掠夺的威胁仍然存在。缅甸蒲甘有3600多座佛教寺庙,亟需人手来确保遗址的安全。

观点

谁说街头艺术不是“真正”的艺术?

 0 (8)
Stik在伦敦的作品,图片来源:UrbanImages / Alamy

当全世界都在称赞班克斯的最新壁画,街头艺术具有颠覆性、民主性和出色的创造性,这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真理。然而《卫报》专栏作者Jonathan jones认为,无论你认为涂鸦是一种颠覆性、民主性的艺术形式,还是一种公害,它都可以追溯到我们的洞穴涂鸦时代,涂鸦其背后的冲动至少已经存在了6万年。人类就是喜欢在墙上画画。在冰河时代,人们用手按住洞穴的墙壁,吐出赭石颜料来创造红色的轮廓。今天,当街头艺术家在预先切割好的模板上喷上颜料,在警察来之前留下快速的图像时,也使用了几乎相同的技术。把冰川时代的艺术归类为涂鸦似乎很不敬,但在20世纪这种艺术的真正古老性被认识到之前,人们遇到在洞穴中画出的猛犸象时,确实会把它们当作粗糙的涂鸦。也许街头艺术不仅是艺术,而且是最纯粹的艺术。街头艺术之所以特别,不仅仅是艺术市场或媒体的发明。它是一种与我们最深层的创作根源的连接:这种连接可能是断断续续的,就像一个信号在现代生活的白噪声中挣扎,但同样是来自冰河时代的信号。”我在这里,这是我的标志。这是我的印记。我是人类。”

数百位莫斯科艺术家工作室将被强拆,巴塞尔艺术展将推迟至9月|艺术时刻 2021-1-25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