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时刻|新冠病毒给艺术带来的改变,全世界在听波切利一个人的复活节歌唱2020-4-14

Apr 17, 2020   TANC

新闻

梵高画作失窃
疫情期间小偷们没有待在家里

640梵高,《纽恩牧师花园春景》,1884年,图片来源:拉伦博物馆

3月30日凌晨,梵高创作于1884年的作品《纽恩牧师花园春景(Spring Garden)》在荷兰拉伦博物馆(Singer Laren museum)被盗窃,在人员和访客稀少的情况下,一些罪犯会试图弄清“关闭”的标志是否意味着“开放”。近几周内,牛津大学的一间展厅在因疫情关闭后丢失了3幅16至17世纪的油画(其中一幅是凡艾克的《马背上的士兵》)。疫情意味着机构关闭和人员减少;许多地方的警察部门也因疫情捉襟见,保持社交距离意味着许多曾经目睹过入室行窃的人现在都躲在家里。

来自伦敦战略风险和安保公司K2 Intelligence FIN的两位工作人员为艺术机构提供了三条安保建议:确保摄像头和监控系统的正常运作;博物馆或画廊可以在入口处放置金属的物理屏障,对于带有玻璃门的机构则应该考虑安装玻璃安全膜;定期对馆藏作品进行审计和清点。

建设中的洪堡论坛遭受火灾重创

640 (1)发生爆炸的洪堡论坛(Humboldt Forum),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4月10日,柏林市中心正在建设的大型新博物馆洪堡论坛(Humboldt Forum)发生爆炸,一名工人受伤。洪堡论坛位于柏林城市宫旧址,原计划将于今年开馆。建筑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政府拨款6亿欧元建设,是德国近现代历史上最大的国家性工程之一,德国文化部长莫妮卡·格律特其定义为“一张国家的名片”。博物馆的目标是每年举办约1000场活动,预计每年接待多达300万名游客。

大火被扑灭后不久,柏林警察局在Twitter上写道,这是一起意外事故。整个德国一样,柏林也处于封锁状态,但建筑工地不受封锁。消防部门表示,火灾被扑灭后,博物馆的部分工作将很快恢复。洪堡论坛原定于去年年底开幕,但博物馆以空调系统等技术问题为由,推迟了开幕仪式。

被疫情影响的艺术家们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饰演
玛丽亚·卡拉斯的计划被推迟

640 (13)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的舞台上,曾经计划在4月1日首映,图片来源:Wilfried Hösl

《纽约时报》报道,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阿布拉莫维奇一直驻扎在慕尼黑,在巴伐利亚州歌剧院创作一部关于美国出生的希腊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的音乐剧《玛丽亚·卡拉斯的7次死亡》,如今被迫推迟开演。结合影像和表演艺术的元素,歌剧将卡拉斯的七首著名咏叹调与作曲家马科·尼科迪耶维奇的新曲串连在一起。配合七首咏叹调的影像作品,由阿布拉莫维奇出演。自从14岁在收音机上听到卡拉斯的演唱后,60年中,卡拉斯一直是让阿布拉莫维奇着迷的对象,她在两人的艺术生涯和个人生活史中看到了很多共同点。

虚构的采访:达米安·赫斯特
“回答”追踪者的提问

640 (3)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的Instagram页面,图片来源:TANC

艺术家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在其Instagram发布了三个视频,这些视频是四个视频系列的前三个。这四个视频中,他回答了100来自追踪者的问题。他认为这是一次“虚构的采访”,赫斯特的《上帝之爱》(For the Love of God)在2007年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售给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投资者群体。同时他也解释道一开始他并不喜欢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我当时认为这并不是艺术。”他说,“但十年后,我用了20万英镑购买了一件他的作品。”视频中他也提到1988年的电影《孽扣》给了他创作关于药柜作品的灵感。在视频的最后,他大概总结了自己的人生态度:“让你的画变得更大…它迫使你接受它们的存在,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情,因为这一切都与信仰相关。”剩余的视频将在其Instagram账号上继续更新。

伊丽莎白·佩顿、艾米·西勒曼
等85名艺术家
为一线医务人员绘制鼓励海报

640 (5)艺术家Harriet Salmon所作的海报,图片来源:Harriet Salmon

据Artnet报道此项目是由布鲁克林雕塑家伊丽莎白·耶格尔(Elizabeth Jaeger)和曼哈顿勒诺克斯山医院(Lenox Hill Hospital)的护士凯蒂·卓别林(Cady Chaplin)发起的。在卓别林准备返回重症监护病房工作的前一天晚上,她告诉耶格尔,自己陷入了如此可怕的境地。“如果有艺术家觉得无聊,想做鼓舞人心的海报,我会把它们挂在我们的休息室里。”耶格尔给艺术家朋友发送相关的电子邮件,随后便收到了强烈的回应。目前所有海报可供美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免费下载。

艺术项目

超越隔离:阳台上的艺术

640 (3)项目要求艺术家在阳台上进行创作,图片来源:TAN

疫情期间,意大利人民在阳台上唱歌、举办“阳台音乐会”的行为在社交媒体引起广泛传播,受此启发,马德里的雷纳索非亚艺术博物馆(Reina Sofía Art Museum)、荷兰范艾伯博物馆(Van Abbemuseum)、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in Warsaw)、安特卫普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in Antwerp)、巴塞罗那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等七家国际博物馆鼓励艺术家在隔离期间创作“阳台艺术”。主办方要求艺术家在窗户或阳台上进行创作,也希望艺术家能够思考被封锁意味着什么,并记住人类不能脱离自然,以及快乐的重要性、艺术的重要性。荷兰范艾伯博物馆(Van Abbemuseum)馆长查尔斯·埃舍(Charles Esche)告诉《艺术新闻》:“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帮助艺术家,阳台作为一种公共空间,这个项目似乎是请艺术家表达他们眼中的生活。”目前尚未公布艺术家名单。

MoMA的Donald Judd个展
一场线上更佳的展览?

640 (1)Donald Judd在MoMA的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MoMA在闭馆之后,在网站上分享了80张Donald Judd个展的现场照片(辅以音频指南)。通过电脑看作品,你更可以欣赏它们深沉的反社会性(anti-socialbility)内在,感觉Judd的作品与其他无生命物体相处时是最自在。

如今世上的许多地方都像Judd的想象。静谧的建筑守护着被有形生命擦洗过的广阔空间。超市钢制货架裸露得像雕塑。在街上,购物者拉开距离排起长队,像许多冷轧钢材部件一样。Judd的作品可以是色彩鲜艳的,但它们无可挑剔的磨工、喷在表面的漆和精确的直角却拒绝诱惑、娱乐、交流或参与。这与处在各自隔离中的世界不谋而合。

70位艺术家正在a2p网站
创作、交换作品

640 (2)艺术家在a2p网站上进行交换,直至4月27日,图片来源:TANC

4月6日,a2p网站发布了2020年春季展览的70位艺术家名单,本季展览的策展人为Casey Reas、龙星如(Iris Long)和Carol Sabbadini,参加的艺术家都将创作一个新作品,并发行十个版数与一个艺术家自留版,他们将在4月27日结束之前,在网站中上传自己的作品并与其他艺术家交换。大多数作品是数字图像、影片和动画的形式,而为了保证作品来源历程的透明,组织方也采用了区块链技术来记录作品来源信息的准确性,这也是对于新媒体艺术流通进行实验的项目。

博物馆

欧洲博物馆组织网络就新冠疫情影响
对博物馆展开调查

640 (4)维也纳博物馆群中的ZOOM Kindermuseum,图片来源:欧洲博物馆组织网络

过去两周,欧洲博物馆组织网络(Network of European Museum Organisation, NEMO)进行了一项调查,以了解新冠疫情如何影响欧洲博物馆的财务和运营,欧洲博物馆如何做出应对并调整结构并向受众提供新服务。该调查将持续至4月17日,截至4月7日,已有来自41个国家或地区的650多家博物馆对这项调查作出了回应。日前,官网公布了对调查的第一份分析报告,包括博物馆的每周经济损失数据、内部应对战略、线上服务的增加情况等。同时发布的还有全球各大博物馆应对疫情的举措概览,其中不仅包括线上展陈和导览、讲座课程,还包括有创意地利用藏品与受众线上互动、为后世记录当下抗疫的历史,以及向医疗机构捐赠物资等。随着调查的继续进行,欧洲博物馆组织网络将提供进一步的数据。欧洲博物馆组织网络希望借此调查鼓励和团结博物馆同行,并敦促政府予以更多短期和长期支持。

古根汉姆博物馆决定解雇92名员工
降低年薪8万美元以上工作人员的薪水

640 (14)古根海姆博物馆外观,图片来源:古根海姆博物馆

古根汉姆博物馆馆长理查德·阿姆斯特朗(Richard Armstrong)在声明中表示,该博物馆在闭馆期间的收入缺口约为1000万美元。由于失去了所有的门票收入,公共教育、公共项目以及特殊活动都被取消,此外在股市动荡期间,博物馆收到的捐赠资金也在减少。古根汉姆博物馆表示92名员工将在7月31日前或重新雇用之日享受医疗福利,且希望在博物馆重新开放之时尽可能多地召回休假员工。同时,年薪超过8万美元的员工将逐步减薪,工资水平越高,减薪比例越高。纽约的惠特尼美术馆和新当代艺术博物馆都采取了使员工停工的方式及时止损,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表示计划裁员。

韩国来信:
世界各地的城市进入封锁状态
首尔似乎正在开放

安迪·圣路易斯(Andy St. Louis)在Art Review撰文报道这座城市目前的艺术景观。2月底,韩国文化部下令关闭韩国的公共艺术博物馆,至今还未重开,此后,私人博物馆及画廊也开始关闭,3月份的文化景观相当荒凉。然而,有几个画廊仍然保持开放:立木画廊、One and J.Gallery、Space Willing N Dealing等。韩国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则在Youtube上传策展人导览的视频。但同时,韩国画廊也面临着挫折,巴塞尔艺术展中,韩国画廊的销售业绩远低于预期。

X美术馆有望于5月30日向公众开放

原定于3月开幕的X美术馆有望于5月30日向公众开放,开馆三年展“终端>_How Do We Begin?”聚集了33位华人青年艺术家将以三年为期,对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发展进行节律性的回顾,试图通过视觉艺术,以及其他参与了人文进程发展的领域来共同对千禧时代思潮进行探讨。在3月6日,X虚拟美术馆就已经正式面世,在xmuseum.org能够访问,这个虚拟空间以空间的方式尝试链接线上与线下,观众进入虚拟空间后可使用键盘上的WASD和上下左右按键进行移动,进入展厅和艺术家页面。

观点

“去坚持和启发我们的生活和艺术”:
佩斯画廊总裁记录感染新冠病毒的经历

640 (6)佩斯画廊总裁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佩斯画廊总裁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发表文章《我与Covid-19》相处的一个月,记录了他自己感染新冠病毒这段时间的特殊经历。他指出作为画廊,“目前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让一切基于当下,并重新考虑某些并不太可持续发展的做法的可行性:新的定价、过度营销、迎合投机商、相互破坏的竞争、精心设计的拍卖记录以及绝望地寻找资金并花掉它们,只为了证明自己有钱可花。”随着大流行病对艺术市场的持续破坏,佩斯画廊纽约总部暂时解雇了25%的员工,他们将被暂时解雇至八月中旬。“在这场危机中,许多宝贵的生命消逝了,而更多的生命被巨大的悲痛永久地留下了伤痕。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康复有所意义。这种康复——可能是漫长而复杂的,但输赢与否,将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能力去抗拒那些破坏和侵蚀我们创造力的事物,去拥抱和保护真实,去坚持和启发我们的生活和艺术。”他写道。

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
是我们重新审视艺术的机会?

《Frieze》资深编辑Pablo Larios撰文讨论,在某种程度上,世界正在赶上艺术家哈米娅·阿赫桑(Hamja Ahsan)的宣言《害羞的激进分子》(Shy Radicals)中所描述的世界,一个由内向者、不合群者和隐居者组成的“泛害羞”社会。当阿赫桑出版《害羞的激进分子》时,它的本意是严肃的讽刺。但是,从今天的情况看,它涉及到一个更大的问题:“被迫外向”。而现实是,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艺术界就已经充斥着绝望和不温不火的道歉。即使是最专业的人,也都会对频繁的旅行、不道德的博物馆委员会、触手可及的大型画廊,以及随处可见且千篇一律的双年展司空见惯。但就其最近的形势而言,它被证明是错误的了。作者表示他欢迎节目再次开始的时刻。但是,我们该如何重新思考疫情之后的艺术界,如何让它变得更公平、更多样化、更少赢家通吃?

死亡、古典大师与灵魂的深度

640 (7)迭戈·罗德里格斯·德席尔瓦-委拉斯开兹(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 y Velázquez),《宫娥》(Las Meninas,The Maids of Honor),1656年,图片来源:Wikiimage

年初向读者公布罹患肺癌的《纽约客》作者Peter Schjeldahl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隔离期间撰写最新文章,试图解答为什么古典大师作品会比现代、当代作品更具有灵魂深度(soulful heft)。他认为原因是因为古典大师时代,死亡不遥远,人们对其有常规意识。他以隔离时自己改变的精神和心理状态,重新看待委拉斯开兹1656年的作品《宫娥》为例。Peter Schjeldahl预测当我们能再次自由游荡在博物馆里时,博物馆里的一切都将与我们记忆中的不同。展品不会改变,但我们变了。冠状病毒的伤亡将像幽灵般伴随着我们,直到,不可避免地,我们再一次开始遗忘。

为什么艺术会比其他行业更快地
从孤立中脱颖而出?

4月8日,武汉正式解封,政府允许94%的企业恢复运营,但许多企业只召回了小部分员工,商场开放,但仍然少有人在。作者认为尽管目前全球经济有停滞的迹象,但当涉及到艺术市场时,我们应该意识到推动这个行业的人都是不寻常的,而这种不寻常的人口结构可能会带来他们所选商业的异常优势。据《洛杉矶时报》的报道称,与2019年相比,2021年的邮轮预订量增加了40%,邮轮行业的整体需求呈现“惊人的反弹性。”这种反弹是否会在艺术行业复制?Artnet的专栏作家Tim Schneider预计尽管社交隔离结束之后,艺术界不会立即反弹,但他倾向于认为与其他经济领域的卖家相比,艺术界的卖家所需的恢复时间会更短。就像游轮爱好者在旅途中构成一种特定的亚文化一样,某种意义上,艺术品交易在销售领域也构成了特定的亚文化,社交隔离会放大艺术爱好者体验展览、开幕和聚会的集体渴望。

冠状病毒之后的建筑:
智能电梯、宽敞廊道且密度更低

640 (8)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设计的未来办公室,图片来源:Zaha Hadid Architects

《卫报》作者Oliver Wainwright在思考新冠病毒之后建筑将会发生什么改变。从抗菌的黄铜门把手到宽阔、通风良好的林荫大道,我们的城市和建筑总是被疾病塑造。正是霍乱影响了现代街道网格,19世纪的流行病促使污水系统在城市的普及,因而要求道路更宽、更直,并制定了新的分区法,以防止过度拥挤。在全球抗击鼠疫中,从排水管到门槛和建筑地基,所有东西的设计都发生了变化。现代主义干净的美学部分是由肺结核催生的,光照的病房激发了那个时代的白墙房间、贴瓷砖的浴室和20世纪中流行的躺椅。塑造了英国战后城市景观的建筑事务所Design Research Unit已开始思考建筑如何限制未来的流行病。共享办公空间,密集办公场所可能不如以前吸引人了;廊道将更宽,各部门之间的隔断更多;办公桌尺寸缩小的趋势会暂停;电梯可能会变得更小。如此一来,建高楼的成本更高了,开发商对高楼兴趣和投入也许会就此降低,城市的天际线就此改变。疫情也促使人们重思城市人口密度的问题。也许过去“全球城市”的“推动主义”(boosterism)会受到一些打击。

艺术市场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
三分之一法国画廊将在2020年结束营业

640 (9)在1990年的经济危机之后,46%的法国画廊关闭,图片来源:TAN

法国专业画廊委员会(Comité professionnel des Galeries d’Art)针对其委员会中的279家画廊调查显示,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三分之一的法国画廊将在2020年结束营业。在接受调查的168家画廊中,2020年第一季度的损失总共达到1.84亿欧元,委员会主席Marion Papillon也表示许多在疫情爆发前,在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展会和纽约军械库艺博会(Armory Show)等艺博会的订单也被取消。往年的第二季度是销售因全球各场艺博会而快速增长的时间点,但今年的销售额仅有去年的37%。尽管法国政府承诺将向画廊、艺术中心和艺术家提供200万欧元的资助,但Papillon认为疫情带来的将是长期影响,调查也指出1990年经济危机使艺术市场直至1995年才开始恢复,在此期间,46%的法国画廊结业。

佳士得将补缴1670万美元税款

佳士得与纽约联邦检察院就1670万美元税收索赔达成共识,曼哈顿检察官表示该拍卖行未能就过去5年1.89亿美元的私人洽购业务缴纳销售税。曼哈顿地区检察院在声明中表示佳士得在2013年至2017年间,对于那些在海外办公室售予纽约客户的艺术品没有按规定缴纳销售税,声明也表示这样的结果是由于佳士得被一位税务顾问所误导。私人洽购业务在佳士得的业务结构中占有较大比重,2019年,佳士得的私人洽购业务同比增长24%至8.11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15%。

这项与法院的和解协议要求佳士得先付1000万美元,剩余部分在两年内付清。根据描述该协议的公开文件,税务违规是由佳士得内部机构改革和有缺陷的税务建议引起的。

白立方与哈兰·米勒举办慈善线上销售
筹集125万英镑

640 (10)哈兰·米勒(Harland Miller),《谁在乎输赢(Who Cares Wins)》,2020年,图片来源:白立方、哈兰·米勒

白立方售出的哈兰·米勒(Harland Miller)《谁在乎输赢(Who Cares Wins)》是Penguin dust jacket系列中的作品,共有250个版数,画廊定价为每件5000英镑,该计划的目标是为了那些在新型冠状病毒前线工作的人员筹集125万英镑,尤其是医疗人员。所有的版数在24小时内售罄,销售所得的所有资金都捐赠给英国国家紧急救援基金会(National Emergencies Trust)、纽约社区信托基金(New York Community Trust)、香港非营利机构牵手(HandsOn Hong Kong),英国的部分资金还将捐给约克郡教学医院慈善机构,以支持英国约克郡(米勒出生的地方)的医疗人员。

豪瑟沃斯宣布设立艺术与科技分支Artlab

640 (15)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作品《妈妈》(Maman)通过Artlab平台展示,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Art Forum报道,豪瑟沃斯画廊的首个项目是定制型虚拟现实(VR)平台HWVR,平台将在四月底推出首个以VR为基础的展览,这个平台自去年夏季就开始筹备,通过逐个像素构建画廊的虚拟空间,而不是通过360度的合成摄影。此平台的主要目标是为了使艺术家了解画廊的空间,以达到更好的展示效果,也收录了画廊在全球的多个地点的空间,减少旅行和运输。Artlab团队还开发了一款软件,可将画廊的艺术品数据库转换成3D数据库,首个HWVR展览的作品将全部用于出售,其中10%的利润将捐赠予世界卫生组织的COVID-19团结应急基金(COVID-19 Solidarity Response Fund)。同时,画廊也将在洛杉矶举办一个邀请制的数码驻地项目。

北京、上海多个画廊与艺术空间
恢复开放并推出疫情后首展

640 (11)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恶是”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4月9日,毛宇个展:“无时无地”、年轻艺术家黎炳声最新展览项目“威士新城”在墨方画廊开幕;11日,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迎来疫情后首展“恶是”开幕,策展人鲁明军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杨鉴通过直播的方式,为无法亲临展厅的“观众“进行导览。同日,站台中国十五周年特展开幕,呈现了曾经深度合作的16位艺术家作品,而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展厅一个主要墙面上将轮流展示不同艺术家的作品。4月18日,更名为SPURS Gallery 的原博而励画廊将推出全新首展“CLEAN”。汇集了白乂乂、陈丹笛子、陈劭雄、陈彧君等共计43位艺术家的作品,大部分作品为艺术家疫情期间创作的首次展出。展览将采取预约参观制,期间推出线上直播导览。

640 (12)Vanguard画廊“陈兴业个展:高保真”现场,图片来源:Vanguard画廊

位于上海西岸的大田秀则画廊于4月10日开幕“私人观览室”。Vanguard画廊也于11日推出“陈兴业个展:高保真”。上海的画廊开幕多集中于4月12日,香格纳画廊今年首个全新展览——春季特展“缓存:从字母B到字母Z”开幕。香格纳画廊艺术家姓名首字母以B(BIRDHEAD)开始,以Z结尾,A的位置留给了Art、Artist。观者可以带着“检索”的心态走进展厅,阅读展览以及查看艺术家的档案。没顶画廊重新开放后的首次展览——“4月12日,龙腾大道2879号106”丁力个展开幕。画廊空间呈现了丁力的全新绘画系列与该系列的创作过程。

另外,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展览“后时尚时代”于4月11日悄然开幕,关注于21世纪数字媒体如何改变摄影的消费和传播模式。而宝龙美术馆的“涅槃风光:胡军军”于4月10日开幕。Cc基金会&艺术中心则将于4月18日展出“陈轴个展:镜子不久后将在世界上消失”。

 

后疫情报告01丨新冠大流行考验西岸美术馆群落国际合作议程,期待秋季再启黄金档期

在疫情最早爆发的中国,经过了严格的防疫与隔离之后,随着病毒感染人数的放缓,自3月13日起逐渐向公众开放。上海率先重新恢复开放了以上海博物馆为首的多家市、区级博物馆、美术馆,此后,全国范围内大部分公立博物馆、美术馆也已开放。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