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波斯湾沿岸,博物馆进入新的黄金时代

Jun 30, 2022   TANC

6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首都阿布扎比进入了连续五个月高温无雨的炎夏。

1位于阿布扎比萨迪亚特岛文化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与阿布扎比相隔500米的海湾,以阿拉伯语中“幸福”为名的萨迪亚特岛(Saadiyat Island)西端,阿布扎比卢浮宫、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扎耶德国家博物馆、阿布扎比自然历史博物馆,以及犹太教堂、清真寺和基督教堂组成的亚伯拉罕宗教之家,在烈日下显得格外安静。
2副本位于阿布扎比萨迪亚特岛文化区的扎耶德国家博物馆,由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图片来自Foster+Partners官网

2004年起担任阿联酋总统的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于5月13日逝世,阿联酋全国正处于为期40天哀悼期。在哈利法总统的任期内,以石油生产和石油化工工业为主的阿联酋扩大贸易,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以文化旅游、知识经济和可再生能源研发为后石油时代做准备。

3迪拜世博会夜景,图片来自迪拜世博会官网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阿联酋的迪拜在2021年成为了世界博览会超过150年历史中第一个中东举办城市,仿佛宣告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明星博物馆

后石油时代的试验田

📍阿联酋,阿布扎比

4萨迪亚特岛文化区内三座波斯湾岸边的博物馆:阿布扎比卢浮宫、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与阿布扎比自然历史博物馆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在哈利法总统的家乡阿布扎比,萨迪亚特岛堪称阿联酋文化旅游与知识经济最重要的试验田。在总面积2.43平方公里的萨迪亚特岛文化区内,诞生了巴黎卢浮宫第一座海外冠名的博物馆阿布扎比卢浮宫,即将迎来全球最大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至少六个与全球顶级博物馆合作,或由明星建筑师操刀的文化项目应运而生。
52004年起担任阿联酋总统的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于5月13日逝世,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在哈利法总统上任的当年,阿布扎比旅游局于2004年成立(后改为阿布扎比文化和旅游部)。萨迪亚特岛即由阿布扎比旅游局控股的旅游发展与投资公司(TDIC)开发。

岛上的规划由全球知名的景观建筑和城市设计公司EDAW和总部设立于美国的跨国工程事务所艾奕康(AECOM)完成。后者遍布世界的知名项目包括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重建、伦敦奥运的整体规划、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苏州金鸡湖。萨迪亚特岛承建工作由阿布扎比Al Jaber for Villa 公司与HILALCO for Road and Infrastructures负责。

6斯蒂芬妮·罗森塔尔(Stephanie Rosenthal),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新总监,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今年5月,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宣布,曾担任德国柏林格罗皮乌斯博物馆馆长与英国伦敦海沃德美术馆首席策展人的斯蒂芬妮·罗森塔尔(Stephanie Rosenthal)将担任该博物馆新总监(project director),与阿布扎比文化和旅游部任命的古根海姆项目主任梅萨·卡西米(Maisa Al Qassimi)共同领导团队,负责监督该博物馆建设的最后阶段。在距离该博物馆计划首次亮已过约20年之时,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最新宣布将于2025年建成。

7弗兰克·盖里设计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罗森塔尔在提供给《艺术新闻》国际版的一份声明中,承诺将使该博物馆成为“21世纪最进步的机构之一”,并透露她将负责博物馆的藏品建设,主要聚焦来自西亚、北非和南亚地区艺术家的作品,目的是创造“对艺术史的新理解”。“我的目标是创建一个真正扎根于该地区的包容性机构,并能成长为全球最重要的机构之一,”罗森塔尔说。

8弗兰克·盖里设计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占地42,000平方米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由普利兹克奖得主、美国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是继美国纽约、意大利威尼斯、西班牙毕尔巴鄂之后,第四座古根海姆博物馆,面积超过了同样由盖里设计的壮观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成为全球古根海姆博物馆大家庭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博物馆将容纳28个展厅,在环绕建筑的锥体和露台上有2.3万平方米的外部展览空间。博物馆还设有艺术教育设施、一个230座的剧院和一个保护实验室。

在外籍人士占常居人口88.5%的阿联酋,外籍劳工待遇问题时常引发争议。该馆在建设过程中也曾多次因此遭受非议。
9远眺阿布扎比卢浮宫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作为阿联酋后向石油时代迈进的领航文化机构,2017年建成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将迎来了建馆5周年纪念。2022年的展览“龙与凤:中国和伊斯兰世界的世纪交流”与“纸的故事”突出亚洲视角的全球叙事。

10阿布扎比卢浮宫新展“纸的故事”现场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疫情期间,博物馆与阿布扎比纽约大学合作,发挥地缘优势,邀请到卢浮宫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俄罗斯艾米塔什博物馆、塞内加尔黑人文明博物馆馆长等5大洲60位活跃的博物馆专业人士,举办了规模空前,向全球观众开放的线上论坛“重新构想博物馆”(Reframing Museums)。
11阿布扎比卢浮宫新展“纸的故事”展出法国吉美博物馆藏16世纪《妙法莲华经》©RMN-Grand Palais (MNAAG, Paris) / Thierry Ollivier

在开放头两年,迎接超过200万的游客,阿布扎比卢浮宫似乎在专业领域与观众喜爱程度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德国市场和消费者调查公司Statista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前阿布扎比卢浮宫已成为阿布扎比访问量最大的景点,超过该调查范围内阿布扎比其他重要文化场所参观人数之和。

12阿布扎比卢浮宫新展“纸的故事”展出卢浮宫馆藏16世纪印度册页,左侧图中人物为画家米尔·穆萨维尔(Mir Musavvir)©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athieu Rabeau

阿联酋政府和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在2021年12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中东国家的访问期间,签订了1.65亿欧元的新协议,将“卢浮宫”阿布扎比的冠名合作关系延长十年至2047年。同时,卢浮宫已承诺将向阿布扎比卢浮宫借展四件馆藏标志性作品。根据法国媒体的报道,阿布扎比希望享有卢浮宫在波斯湾地区的独家合作关系,但卢浮宫始终保有与各国机构发展多样合作方式的愿望。

13副本加纳籍英国建筑师大卫·阿贾耶(David Adjaye)设计的阿布拉罕宗教之家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的旁边,加纳籍英国建筑师大卫·阿贾耶(David Adjaye)设计的阿布拉罕宗教之家(House of Abrahamic religions)可谓举世无双。该建筑群由犹太教堂、清真寺、基督教堂和一个不隶属于特定宗教的空间组成,参观者可在此观察宗教仪式,聆听神圣的经文,切实感受三教同源。这体现了阿联酋在促进宗教间对话和交流,培养不同信仰和文化之人互相理解的开放立场和努力。

14副本位于阿布扎比萨迪亚特岛文化区的扎耶德国家博物馆,由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设计,图片来自Foster+Partners官网
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扎耶德国家博物馆顶部五座倾斜的太阳热能塔引人注目。该馆以已故阿联酋开国元勋谢赫·扎耶德·本·苏丹·阿勒·纳哈扬(1918-2004)命名,与阿布扎比卢浮宫和阿布拉罕宗教之家在萨迪亚特岛上呈三足鼎立之势。未来的展览将讲述谢赫·扎耶德·本·苏丹·阿勒·纳哈扬的一生,并与大英博物馆合作,全面介绍阿联酋的自然和人类历史。
15阿布扎比自然历史博物馆©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在今年3月,阿布扎比文化与旅游局宣布,又一座重磅博物馆阿布扎比自然历史博物馆将于2025年在萨迪亚特岛上落成。该馆围绕着地球的自然史,从138亿年前开始追溯,直至未来。该馆的重要藏品包括2020年佳士得20世纪艺术拍卖中,以破纪录的2750万美元落槌的霸王龙骨架化石和1969年墬落在澳大利亚、全球被研究得最多的陨石默奇森陨石。
162020年,以破纪录的2750万美元落槌的霸王龙骨架化石将是阿布扎比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重点展品,图片来自gulfnews

萨迪亚特岛初始计划中,还有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和安藤忠雄设计的阿布扎比表演艺术中心与海洋历史博物馆,如今似乎已不在实施计划中。

新冠疫情给着力发展国际旅游业的阿布扎比带来了不小打击。该酋长国政府在2021年6月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持续投入60亿美元建设博物馆,并在媒体、游戏、音乐、文化遗产、建筑和艺术等领域进行投资。这笔投入的“很大一部分”被指定用于萨迪亚特岛建设文化机构,阿联酋文化和旅游部主席穆罕默德·阿尔·穆巴拉克在接受采访时说:“就增长而言,我们知道创意产业将成为阿布扎比国内生产总值的一个主要贡献者。”

艺术博物馆

平衡现代化与保护传统

📍卡塔尔,多哈

17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图片来自官网
在卡塔尔的首都多哈,人们进入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视线穿过玻璃幕墙抵达的是与阿布扎比卢浮宫周围相连的波斯湾海水。
18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大厅,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卡塔尔可谓波斯湾沿岸国家博物馆建设的先行者。在集中了该国约90%人口的首都多哈,全球伊斯兰文物收藏最完整的博物馆之一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于2008年建成;阿拉伯地区首个且规模最大的专门展示阿拉伯现代艺术的博物馆“马塔夫”在2010年开放。
19位于多哈的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马塔夫”,图片来自官网

2022年11月,世界杯足球赛将在多哈举行,卡塔尔成为了阿拉伯地区首个举办该国际比赛的国家,这促使多哈近三年来新一轮文体设施的的建设热潮。

20副本位于多哈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由让·努维尔设计,摄影:Iwan Baan,图片来自Iwan Baan网站
受新冠疫情限制,让·努维尔设计的“沙漠玫瑰”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在2019年开放后并未迎来大规模的观众。它一边紧挨原卡塔尔皇家宫殿,另一边远眺波斯湾,旨在表达卡塔尔人的“根与身份”。
21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内,皮皮洛蒂·瑞斯特沉浸式装置《你的大脑对我,我的大脑对你 》现场,图片来自博物馆官网
今年的重头戏之一是博物馆委托瑞士艺术家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ti Rist)创作了她在中东的首个特定场域沉浸式影像装置作品《你的大脑对我,我的大脑对你 》(Your Brain to Me, My Brain to You),激发观众进行探索自我的多感官体验。
22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常设展,摄影:Iwan Baan,图片来自Iwan Baan网站

面向未来的“跨代际学习”是该博物馆愿景的核心词。在精心打造的沉浸式展厅里,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考古发掘物、手稿、摄影、珠宝和服饰,构成了“起源”“卡塔尔的生活”和“建设国家”三个篇章的卡塔尔国家叙事。

另有三座宏伟的新博物馆计划借举办世界杯足球赛的契机即将实施。

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与建筑事务所OMA设计的卡塔尔汽车博物馆将呈现“汽车从发明至今的演变,以及它如何影响了卡塔尔的文化”。著名瑞士建筑事务所赫佐格&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鲁塞尔博物馆(Lusail Museum)则将是“世界上最广泛收藏东方主义绘画、素描、摄影、雕塑、稀有文本和应用艺术收藏的家园”。

23智利建筑事务所Elemental将把多哈湾海岸的原面粉厂改建为“艺术磨坊”,图片来自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

在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的东边,一个面积8万平方米的现当代艺术空间、创意设计领域的孵化器艺术磨坊(Art Mill),经过7年开发,将于今年10月开放部分空间。该机构汇集了“现代和当代艺术的展览和表演空间、用于教育和学习,以及艺术家驻场计划的专用空间,以及生产设施”,其目的是让观众与卡塔尔的设计师、工匠、手工艺人互相激发,共同创造。

与此相关,设计迈阿密(Design Miami)的首席执行官詹妮弗·罗伯茨(Jennifer Roberts)将多哈视为“一个新兴的艺术和设计的目的地”。2022年,波斯湾地区第一个设计迈阿密Podium展览也在多哈举行。

2440多件公共艺术作品将在多哈世界杯开幕前逐一亮相,多哈机场外,汤姆·克拉森2021年新作《猎鹰》,图片来自网络

在11月世界杯开幕前,在多哈的公园、商城、机场、车站以及体育和文教设施内外,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德国艺术家伊萨·根兹肯(Isa Genzken)和荷兰艺术家汤姆·克拉森(Tom Claassen)等40多件公共艺术作品将逐一亮相,并永久保留在城市空间里。

25布鲁斯·瑙曼1978年作品《无题》(沟渠、竖井、坑道、隧道和舱室)位于多哈市中心,图片来自网络

卡塔尔政府发布的《国家愿景2030》中将“现代化和保护传统”“当代人的需求和后代的需求”列为国家必须平衡的五大挑战前二位。

在博物馆建设领域,卡塔尔似乎与通过大力发展国际合作的阿联酋模式不同,“我们正在从内部改变我们的文化,但同时我们也在与我们的传统重新联系。对我们来说,有机地成长是很重要的。”卡塔尔年轻的现任埃米尔塔米姆·本·哈迈德·阿勒萨尼的姐姐,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atar Museums)主席谢赫·马亚萨·宾特·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2021年接受采访时说。

文化与艺术

打破极端保守的国际形象

📍沙特阿拉伯,吉达与欧拉

26副本teamlab,《漫步于水晶世界》,2018年,图片来自teamlab官网

在宗教和政治极度保守的沙特阿拉伯,1985年出生、作风激进的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自2018年起推行了一系列相对于以往执政者更加世俗化和现代化的政策。沙特的社会与文化氛围因此经历了大幅变化。

27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与法国总统马克龙,2021年12月,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这位被认为是列奥纳多·达·芬奇画作《救世主》买家的年轻王储在2018年推出新政,无需男性监护人同意或陪同,沙特女性被允许驾车、进入足球场看比赛、单独入住酒店、单独申请护照,以及创办自己的事业等。但穆罕默德·本·沙尔曼对待反对派手腕强硬,其中以涉嫌暗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一案最具争议性。

同在2018年,沙特政府将“文化部”从原先的“文化和信息部”中分离出来,并逐步建立了涵盖博物馆、电影、图书馆、时尚、音乐、遗产、文学和出版、表演艺术、视觉艺术、建筑和室内设计、食品和烹饪艺术等领域的11个专门机构。

在被禁35年后,沙特的第一家电影院也于2018年在首都利雅得开放。

在社会氛围逐步开放的背景下,连续8年缺席威尼斯双年展的沙特在2019年重新回到了这一全球艺术最重要的聚会中。此后,沙特文化与艺术发展似乎进入了一个“加速模式”。

28沙特阿拉伯文化部官员与teamlab成员,2022年4月,图片来自The Art Newspaper

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古往今来穆斯林前往麦加朝觐的主要入口,全新的teamLab无边界博物馆正在吉达阿尔贝恩湖(Al-Arbaeen)的岸边火热建设中,建成后的博物馆将俯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吉达古城的全景。

29teamlab,《气旋球和呼应的生命森林 ── 暧昧的9种颜色和被平面化的3种色彩》,图片来自teamlab官网

teamLab与沙特文化部签订了一项为期十年的协议,为计划中的博物馆开发作品。未来预计约50件作品将分布在广阔,如迷宫般的空间中,包括《无国界世界》、《田径森林》和《未来公园》等,Teamlab也将为这个沉浸式的博物馆创作全新的装置。

30副本teamlab,《地形的记忆》,2018年,图片来自teamlab官网

2017年起源于美国加州科切拉谷的“沙漠X双年展”在2022年春季第二次来到沙特的绿洲城市欧拉(AlUla)。见证过古代阿拉伯、埃及和印度“香料之路”的欧拉峡谷,在今年春天,迎来了15件特定场域装置作品。引人注目的作品包括加拿大艺术家斯蒂芬妮·杜梅(Stephanie Deumer)在大地上雕刻的《同一个太阳底下》(Under the Same Sun)和加纳艺术家塞奇·阿图克未·克罗图(Serge Attukwei Clottey)闪闪发光的作品《黄金瀑布》(Gold Falls)。

31副本克劳迪亚·孔特(Claudia Comte),《黑暗太阳,明亮波浪》,2022年,图片来自Desert X AlUla 2022官网
法国和沙特政府已于2018年签署了一项为期十年的协议,将欧拉地区发展为文化旅游目的地。根据《艺术新闻》国际版2021年底的最新消息,沙特正与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接洽,讨论蓬皮杜参与在欧拉的绿洲中建立聚焦当代艺术的前景美术馆(Perspectives Gallery)的可能。
32副本吉姆·德尼凡(Jim Denevan),《安息角度》,2022年,图片来自Desert X AlUla 2022官网

并非所有艺术与文化机构都认可沙特这一系列试图软化保守的国际形象而发起的文化攻势。今年2月,英国与沙特政府签署了一项“聚焦于电影、博物馆和遗产部门的合作”文化协议,旨在加强两国之间的文化联系。但大英博物馆、泰特美术馆、英国国家美术馆以及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皆申明没有参与。

《艺术新闻》国际版称:“英国与沙特的协议可能会让一些英国艺术专业人士感到惊讶,他们仍然对沙特的人权记录深感担忧。”出于同样的原因,“沙漠X欧拉双年展”也引发了三位董事会成员辞职。

“沙特的文化政策有三个重点,”沙特文化部战略和国际关系总监督拉坎·易卜拉欣·阿拉图克在2021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第一是人们能在本地获得文化,第二是文化作为经济增长的一种模式。如今,一种国际主义正在形成。我们的想法是增加沙特对全球交流的参与。” 阿拉图克说。

撰文/童亚琦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来自各大博物馆官网及各国旅游局官网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