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面孔就是人生的路线图:照相写实主义艺术家查克·克洛斯逝世

Aug 20,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一位以照相写实主义(Photorealism)和为朋友和艺术家同伴创作大型肖像画而闻名的艺术家于8月19日在美国去世,享年81岁。自1968年在纽约举办首次展览以来,他一直是纽约艺术界的一位重要人物。

1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图片来源:Henning Kaiser

克洛斯于1940年出生于美国华盛顿州,年轻时就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并进入华盛顿大学学习艺术专业,196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随后,他于1964年在耶鲁大学完成了美术硕士学位,并在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任教,后于1967年搬到纽约。

2

查克·克洛斯在他的工作室中,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1988年,脊柱血管的损伤几乎使克洛斯完全瘫痪,但经过长时间的物理治疗,他恢复了活跃的绘画实践,用绑在手臂上的画笔和一个机械画架进行创作。“我担心是否有人会对我现在做的事情感兴趣,”1998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他的作品巡回回顾展之前,克洛斯在接受《艺术新闻》采访时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时机问题。它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大的裂缝,或者人们可能会再次对绘画感兴趣。”患有“面容失认症”的他无法辨认别人的面容,这也是他开始绘制肖像画作的契机。“我相信面孔就是个人人生的路线图”,克洛斯曾说。自1977年开始,克洛斯以在1976年所作的“Phil”肖像为基础,把人物的面容分解为无数个抽象的矩形,通过这样的方式对人物的绘制和图像细节进行处理。人物的面孔在他的画布上被如同照片一般精确地还原。

3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Self-Portrait》,2015年,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在20世纪60年代末,当抽象主义和波普艺术主导当代艺术的舞台时,克洛斯开始用喷笔和稀释的黑色颜料,并以他和朋友们的“嫌疑犯式”大头照为根据,创作出高度达九英尺的格子画。他的第一幅作品,也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一幅自画像。画面中的他通过塑料黑框眼镜,眼神空洞地盯着镜头。他头发杂乱,脸上没有刮胡子,一支冒着烟的香烟从他的嘴角伸出来,据《纽约时报》的叙述,这是“一个有着新艺术事业的叛逆者”形象。

4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Big Self-Portrait》,1967年-1968年,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评论家们一直想知道克洛斯是否使用计算机技术设计了这些精心制作的构图,而艺术家一直在反驳。在2009年艺术家与《艺术新闻》的专访中,他曾经讨论了他独特的方法是如何从他小时候看祖母制作复杂的钩织图案时获得灵感的。在他看来,艺术界是他的另一个家庭,“当我在医院呆了8个月时,这一点让我感到很亲切,所以那些在我床边的面孔,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兄弟情谊。”

5 6

在纽约“第二大道线”地铁的86街地铁站整体装饰了12幅克洛斯的肖像作品,图片来源:Allison Meier/Osheen Harruthoonyan for Mosaika Art and Design/Rob Wilson for MTA Arts & Design

“人会希望,当人们看到你的作品时,他们会重新审视他们认为自己了解的艺术;希望以某种方式,使不同时期的作品相互启发,希望那些被低估的时期会以某种方式被重新评估,发现它们比原来更有趣,”克洛斯曾经这样说。

7

克洛斯1969年为菲利普·格拉斯创作的肖像亮相纽约时代广场。2014年,Art Everywhere U.S.项目在美国户外广告中展出了美国5所重要美术馆收藏的最具代表性的美国艺术品,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对于绘画,他的坚持是:“希望它看起来像是同一个人做的所有东西,但同时又有足够大的范围和很多强烈的体验。这就是我保持自己的方式——通过改变我在工作室里做的事情,而不一定是通过改变肖像学。如果我可以保持自己的参与,我希望我同时也可以保持观众的参与。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人们一直在说,‘哦,他还在画头像’ ”。

9

莫斯科Tatintsian Gallery与佩斯画廊合作举办的克洛斯个展现正在展出中,展至2021年9月25日,图片来源:佩斯画廊、Tatintsian Gallery

克洛斯的职业轨迹在生命晚期也由于个人生活的变故和争议受到了影响。在2015年被诊断为额颞叶痴呆症和在2017年在#Metoo运动期间被指控性骚扰后,他在晚年退出了公众视线。他曾对自己的性骚扰指控进行辩解,他在给《纽约时报》的声明中写道:“我从来没有让任何人流泪,没有人跑出过这个地方。如果我让任何人感到尴尬或让他们感到不舒服,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承认自己的嘴很脏,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他补充说,他一直是女性和女性艺术家的支持者。他的自我辩解并没有得到艺术行业的接纳,对他的指控使得许多展览替换了原本计划展出的克洛斯作品,部分机构也选择了推迟艺术家个展作为回应。

对这位有着标志性绘画风格的艺术家而言,对其创作与个人生活的评价乃至争议,可能不会因为艺术家的离世而终止。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