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作为画家的黑泽明,一个从“影武者”与“梦”延展的纸上电影世界

Jun 10, 2022   TANC

400多张纸本绘画分布在重庆悦来美术馆里,每个展厅的绘画分别构成不同电影的展映,向观众展示了符号密布、隐喻重重的故事画面和别具一格的色彩运用、人物造型,这是黑泽明迄今为止最大型的“纸电影”。

1“画家黑泽明”展览现场
2拍摄中的黑泽明
如果用标签化的方式来快速讲述黑泽明,那么应该会与他的电影成就进行不可分割的等同。在其电影中,人生的痛楚、疯狂、欲望、毁灭、欢乐、解脱、温情、迷惘等种种意象都被他深刻无情地解剖和展示,以至于被称为“电影界的莎士比亚”。然而他的魅力不仅在于电影的深刻,更是蕴藏在他那精心雕琢的视觉画面中。

3画画的黑泽明

正在重庆悦来美术馆举行的展览“画家黑泽明”,呈现着黑泽明的大量手稿原作,涵盖了《影武者》《乱》《梦》《八月狂想曲》《袅袅夕阳情》和《大海的见证》这6部电影的分镜头故事板以及他的风景绘画。此次展览从收藏家黄鹏所收藏的2000多件黑泽明手稿原作,以展览空间为调度,借展其中的五分之一,共同构成了黑泽明迄今为止最大型的画展。30岁以前的他,有过短暂的画家生涯,而后才“迫于”转行到电影领域,黑泽明通过影像语言实现了未竟的画家梦想。从悦来美术馆精选展出的400多件绘画作品可以看出,黑泽明这些个体经验让他能够敏锐捕捉到绘画在电影中的功能意义,以及绘画语言转换成电影语言的方法要义。

现场如“梦”

进入黑泽明的世界

在电影中,由导演预设镜头的观看顺序,但在此次展览中,观者的眼睛便是天然的镜头剪辑器,通过观看行为,画中的二维空间与美术馆的三维空间之间产生了关系,此时,前者俨然成为了后者的静帧。观者甫进悦来美术馆,就会意识到极简基调的展厅被切分为不同的“盒子”,每进一个空间就像爱丽丝掉进了不同的兔子洞,分别展示着黑泽明这6部电影中所精选出来的手稿原作,而他另外的与电影无关的,而关乎风景和人物的习作则穿插到不同的“盒子”里。观者可以通过绘画串接起黑泽明电影的画面,或通过绘画,想象一部全新的个人经验主义的故事片。

4“画家黑泽明”《大海的见证》展览现场
整个展览以倒叙的形式,让观者深入探索,直至抵达黑泽明的“心原”。“独立性最强的绘画,有三分之二覆盖在《影武者》里面。另外《大海的见证》也是绘画如何影响了电影创作的有力证明,这部电影实际上是熊井启导演的,黑泽明在1994年撰写该片剧本,并绘出主要人物、场景和分镜头。然而天不假年,影片未及拍摄黑泽明便遽然离世。熊井启认准黑泽明电影的叙事方式和文本,才决定拍这部电影。”悦来美术馆执行馆长俞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5大雪的堤坝255×360mm优质纸铅笔、水彩、水性毛毡笔(《大海的见证》系列作品之一)
《大海的见证》(2002) 系列故事板作为展览的开端,指引观者从绘画图像的视角进入黑泽明的世界,见证他是如何在画纸上“预定”故事场景、人物以及色彩,见证他是如何处理作为电影的辅助而又保持其独立性的绘画关系,正如展墙上那句通过电影台词所借喻的那样:“这一切,大海都看到了”。黑泽明的画家梦一如二号展厅所展示的《梦》(1990) 的第五段故事板,也就是黑泽明自喻为片中的青年画家一直在追寻梵·高的足迹。而《梦》似乎成为整个展览的高潮部分,其它的故事板放置在另外的两个展厅同时展出。值得一提的是,《飞》系列绘画,原本这也是《梦》中的一个场景,但局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而无法拍成电影,只留下了绘画手稿,而这些作品被放置在幽暗的镜像空间里,切片灯将光线全部聚焦于绘画进而反射到地面上,加上镜面的多重映射,观众置身其间,俨然落入黑泽明的《梦》里。

6飞·满天的星空,水彩纸(人鱼)-铅笔、水彩、墨,339×401mm(《飞》系列作品之一)

把色彩作为方法

黑泽明的视觉美学

如果以黑泽明电影为导向,要知道,绘画分镜头是现代电影工业上重要的一环,如果导演不亲自绘制,也会有专门的分镜设计师依据导演所阐述的画面,绘制连续的故事场景作为视觉参照和可视化预演。徐克、姜文、杨德昌、今敏、奉俊昊……当今很多著名导演喜欢把自己脑海中的拍摄蓝图画出来。但在黑泽明的时代,依然流行黑白片,在他那里,使用分镜头故事板方式时,却不忘对“色彩”的把控,从而成为了他个人独特的电影美学。黑泽明把色彩作为特殊的意象符号在电影中进行自我解读,使具体色彩话语与社会现实在美学意义上进行融合。

7
640

423e

二之丸·大厅
图画纸 铅笔、水彩、蜡笔、水性毛毡笔
家康等人诘问在滨松城、野田城开枪的士兵
优质纸 铅笔、水彩、蜡笔、水性毛毡笔
野田城
优质纸 铅笔、水彩、蜡笔
8黑泽明和演员们在《影武者》拍摄现场
1980年上映的影片《影武者》,是一部以战败的悲壮和对武士的情怀而打造的一部彩色影片。从这部电影开始,黑泽明大量绘制草图,历时两年,把《影武者》的场景、光线效果以及人物姿势都做精确的图像指示。他曾说:“离开原来的行当(职业画家)的时候,我烧毁了我所有的画作,因为我决心永远忘记绘画,就像一句有名的谚语说的那样,‘二兎を追う者は一兎をも得ず’(追着两只兔子跑的人只会一只都追不到)。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刚开始进入影视圈的时候,我没有进行任何绘画创作。直到我成为了导演,一个需要不断向不同的人传达我的想法的工作,我发现画一些简单的分镜草图会更容易让工作人员明白我的意图。”自此,每当电影开拍前,黑泽明也总是将自己对未来影片镜头的想象亲自画出来,反复推敲镜头画面的色彩、光线、人物安排、空间构图和气氛。这种对于绘画和电影之间的关联和体察,构成了他艺术直觉的重要部分。

9影武者的梦·恶梦天空,优质纸 铅笔、水彩、蜡笔、水性毛毡笔,300×393mm(《影武者》系列作品之一)
10“画家黑泽明”《影武者》展览现场
在黑泽明的《乱》(1985) 的开头,以一个积云翻腾的天空镜头开始,接着切到下方的世界,我们看到一个构造完美的权力对称性的画面 :画面中央,秀虎坐在一个凳子上,握着他的剑,处于王权中心,他和服的亮白色呼应了云 ;画面左边,他的儿子和臣民呈扇形向下交错散开,每个人的顶髻都比前面一个人低一些,三个显眼的继承人被黄、红和蓝和服标出 ;画面右边,坐着和秀虎有过几十年冲突,后来被他征服的两个军阀手 ;还有在地上盘腿坐着、背对摄影机的两排家臣,他们没有露脸的被动性和颜色微暗的衣物是从属的标志。通过深思熟虑的对比色调,原色和柔和色调的并置使用,黑泽明的调色盘区分了重要和不那么重要的人,让画面构造富有生机。

11“画家黑泽明”《乱》展览现场
12“画家黑泽明”《乱》展览现场

《影武者》和《乱》的系列绘画作为展览的最后篇章,被放置在透亮的“盒子”空间里,明亮的光线给展厅带来豁然开朗的气氛,这何尝不是在暗示黑泽明早期的故事板实践“胜利”了。

在策展人胡斌看来,“《影武者》《乱》系列那大量坐立的将军、武士交谈的画面可以窥见电影中众多极具仪式感的端坐者仪态和场景,还有那‘风、林、火、山’的旗帜设置更是作为电影《影武者》当中精神主旨的视觉表征之一。电影里面那善与恶、美与丑、真与伪的极端对立通过色彩、形象、姿态、行为等非常强烈地凸显出来,绘画也是如此。当然,绘画所带来的还有笔线的游走和色彩的冲撞所显现的作者的性情及情绪脉动。他的色彩和笔触并不受写实性的细节和‘正确性’规则的约束。”

13二之丸·武者召集地·夜宴,水彩纸-铅笔·水彩·蜡笔,386×459mm(《乱》系列作品之一)
黑泽明对色彩毫无歉意的运用可以窥见出他是“后印象派”、“野兽派”和表现主义的追随者,特别是梵·高,以至于驱使着他在晚年制作了一部《梦》,黑泽明对梵•高的致敬不仅通过饱和色彩的豪爽运用,更重要的是通过它所传达的这种强烈的色彩主义直通想象的大门,把观者从一种认知模式拉入到另一种,进而探索着一种绘画电影之可能。《梦》的第五段是从一个青年画家在梵·高的作品前徘徊开始,在《阿尔的吊桥》作品前走进了画面,来到梵·高生活的时代和乡村,青年画家不停地追寻梵·高足迹的画面,就像是在梵·高画中行走,梦中人完全被吸入梵·高所见的世界,最终在《麦田里的乌鸦》中结束了梦境,回到现实中的美术馆。这个梦的色彩浓烈、饱满,线条大胆、果断,画中线条和色彩的激烈情绪代替了真实景色。整部电影凭借梦不受任何时空的限制,从而追溯一种色彩系谱学,一直追溯到那个和其他人相比更多地“拯救”了绘画艺术的极致色彩的画家。

屏幕快照 2022-06-14 下午1.51.12左:乌鸦·梵高的画,图画纸 铅笔、水彩、水性毛毡笔、彩色粉笔,315×406mm(《梦》系列作品之一);右:《梦》电影截图
14乌鸦·站在梵高的麦田画前的我,图画纸 铅笔、水彩、蜡笔,246×356mm(《梦》系列作品之一)

作为画家的黑泽明

一个来自东亚的文化范例

除了黑泽明天才般的艺术直觉以外,另外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时代语境。不管是作为画家还是导演,黑泽明都在贯彻他的个人风格:不仅强烈受到了来自日本传统绘画、能剧的影响,还吸收了欧洲印象派和表现主义的特点。作为1940年代初露头角的日本导演,其对东方和西方思潮作出回应的方式,提供了一个来自东亚的文化范例。

15青年黑泽明
16乔治·卢卡斯与斯皮尔伯格
为黑泽明颁发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1990年

“很显然,绘画是理解黑泽明的另一个通道,但并不代表我们要强调从这单一通道去重看黑泽明,而恰恰是希望由此带来更立体的黑泽明形象认知。一如他的电影本身就融入了文学、能剧、音乐、绘画等多重因素,绘画成为他调度这众多因素的纸面上的操作台。”策展人胡斌表示,“实际上,黑泽明青少年时代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画家。他曾进入专授西方绘画的同舟社画塾学习,有油画《静物》入选‘二科展’,后来还参加日本无产阶级美术家同盟,水彩画《建筑工地上的集会》、油画《农民习作》《献给农民合作社》等作品参展第 2 届无产阶级美术大展。为了生计,他还给妇女杂志画过烹饪工具以及给爱情故事配插图等。最终却还是因为生活所迫,他不能继续自己的画家梦想而进入电影制片厂工作。”

17老师的家·冬天,图画纸 铅笔、水彩,312×406mm(《袅袅夕阳情》系列作品之一)
在策展人胡斌看来,“这些融汇东西古今的跨媒介实践,则要置于日本那跌宕起伏的从明治到昭和的整个社会政治文化背景之中。如何在大力引进西方文化的同时重构本土文化的价值,在控诉整体社会秩序失衡的同时不断反思自身的内在问题?他的种种拷问,既带有鲜明的日本历史与现实的情境,又具有某种普适性,比如人性的复杂、道德伦理的败坏、战争的罪恶、自然环境的恶化,以及语言结构和叙事上对于东西方经典的化用等等,都使得他的作品不仅限于日本,而是影响全球,包括中国。”黑泽明这6部电影的分镜头故事板有20幅于2011年全球首拍,期间,只有 100 多张曾经在法国和西班牙展出过,悦来美术馆这次展览“画家黑泽明”是首次大型集结。

18

屏幕快照 2022-06-14 下午2.25.12

屏幕快照 2022-06-14 下午2.25.02《梦》手稿原作
作为导演的黑泽明享誉盛名,至于,作为画家的黑泽明到底能为今天的绘画提供什么?悦来美术馆执行馆长俞可表示:“黑泽明的绘画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区别于艺术史维度的观看范式。当代艺术从风格流派的划分发展至今,已经外延到跨学科的讨论语境。而在黑泽明的这批电影绘画里,让我们能够深入追溯那些绘画与电影图像在媒介利用过程中的有趣转换。黑泽明没有困囿于媒介的局限性,他的绘画和电影是相辅相成的,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声音、光线、色彩、造型、空间、叙事等等,都证明了他非常灵活地应用媒介,而绘画作为了他调度的一个基础条件和元素。”“关于黑泽明的绘画早有一些研究,但国内还缺少现场可感知的绘画作品提供给观众了解,我们认为黑泽明的这2000多件绘画作品对于如何看待当今逆全球化的世界格局下的文化扩张,对于怎么建构自身的文化张力,提供了一个范例。”悦来美术馆执行馆长俞可说。

将艺术带入城市社区

带动当地艺术节奏

悦来美术馆所在的重庆两江新区,距离市中心约20公里,不同于一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地势印象和沸沸扬扬、纷扰喧嚣的城市记忆,两江新区则是丘陵起伏、江水蜿蜒,其清静氛围与美术馆的气质遥相呼应。这座长在地下的美术馆,自2019年开馆这三年来推出的展览,以国内的当代艺术家为主。沿着美术馆的水池往下走,徐冰的英文方块字《近者悦,远者来》若隐若现,来到美术馆入口往外看,隋建国的《云中花园-手迹5#》以往上生长的状态呼应着这个地方。19

20上图:悦来美术馆建筑外观,摄影:张梓华
下图:徐冰,《近者悦,远者来》,石材,130x130cmx28,2020
当代艺术在重庆只是一种微型生态,重庆是一个拥有3000万人口的城市,有四川美院支撑,但艺术机构的数量却很少,甚至还没有一家专业画廊落地生根,美术馆的功能和意义还没有受到普遍认可。在这种环境背景下,悦来美术馆执行馆长俞可表示这一路走来坎坎坷坷,他抱着“不违而为之”的心态,以公共艺术的方式深度植入社区的文化策略,试图缓和美术馆与观众的“僵硬”关系。直到今天,尹秀珍、向京、刘韡、张大力、丁乙、汪建伟、庞茂琨、谷文达、宋冬、岳敏君、隋建国、方力钧、徐冰的作品先后围绕美术馆所在的社区以及附近的公园落地,融入为城市景观。“悦来美术馆年轻,要在短时间内建设为一流的美术馆依然面临着很多困境。首先是运营资金问题,因此我们采取以公共艺术的方式深度植入社区的文化策略,把作品转换成一种文化资产,直接落地在户外,既解决了美术馆收藏板块的问题,又能对得起专程从市区或者外地远道而来的观众所付出的时间成本。”悦来美术馆执行馆长俞可说。

采访、撰文 / 张梓华

设计 / 孙哲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悦来美术馆提供

 

如何呈现一场以思想和神经科学为主角的展览? Prada基金会在威尼斯剖析“人类大脑”

这场融科学、文学与艺术为一体的展览,也吸引着观众去反思和重塑对自身的体验和认知,开启一条内向探索的旅程。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