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TANC专访 | “最后的审判”已经到来:莫瑞吉奥·卡特兰“暂停”后的全面回归

Dec 24, 2021   TANC
1莫瑞吉奥 · 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在过去的 30 年里,他一直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最受追捧、被引用最多也是最具争议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卡特兰的作品结合了装置,雕塑,与行为表演,通常包括“正在发生的”事件,挑衅性的行动,嘲讽的戏剧片段。其作品表达利用标志性的图像和清晰的视觉语言,令人瞠目结舌,经常引发公众激烈的辩论,从而在当代艺术舞台上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艺术家从他周围的世界中汲取灵感,同时富有敏锐的洞察力,描绘权威、历史、宗教……揭示深刻的矛盾,在一些时刻甚至会唤起最令人不安或创伤性的某些方面,艺术家邀请观众改变观点并认识到现实的复杂性和模糊性。 

“也许我的作品只是一个放大镜,

可以让你看到隐藏在现实中的细节”

卡特兰这样宣称


2艺术家莫瑞吉奥 · 卡特兰
3莫瑞吉奥 · 卡特兰: ALL ,展览视图,所罗门 R. 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2011

2011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大型回顾展“莫瑞吉奥 · 卡特兰: ALL”之后,卡特兰宣布退休。显然,他在后来改变了主意。十年后,艺术家以全球范围内同时进行的两大个展昭告全面回归:即正在UCCA北京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中国首次个展“最后的审判”,以及正在米兰Pirelli Hangar Bicocca当代艺术中心进行的个展“呼吸,幽灵,盲”。

4《哔嘀哔嘟哔嘀咘》,1996,松⿏标本、陶瓷、富美家台⾯、⽊材、颜料、钢材,45 × 60 × 48 cm
5《⽆题》,2018,壁画、松⽊、钢材,343 × 693 × 242cm
“最后的审判”,展览命名源自米开朗基罗为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创造的壁画,艺术家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与策展人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选择了29件标志性作品。其中包含艺术家最早期作品之一《家庭词典》(1989);最为人熟知的作品之一《哔嘀哔嘟哔嘀咘》(1996);以1:6比例复制的西斯廷教堂(2018);以及不可错过的在艺术界引起巨大轰动的《喜剧演员》(2019),都可以很直观的见证艺术家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这场展览在不同社交媒体被参观者无数次发布后变得“永垂不朽”,演变成一场视觉狂欢。
6
7莫瑞吉奥 · 卡特兰:最后的审判,UCCA北京展览现场,2021
展览中,卡特兰的作品表面上以随意的方式全部混合陈列在UCCA场馆的开放空间内。他的第一件标志性作品《家庭词典》可追溯至1989年,这是一张艺术家本人在半身像高度摆出双手比心姿势的黑白照片,照片被嵌入银色框架中,以强调小资产阶级生活的矛盾。他的早期作品关注社会功能的问题化,揭示日常生活中的裂痕,甚至紧紧跟随人们的心理紧张及情绪压抑。《工作是件苦差事》展示了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现场:当时卡特兰作为受邀艺术家参加双年展Aperto单元,他并没有展出他的原创作品,而是决定将他的展览空间租给一家广告公司,该公司将其用于商业目的。艺术家时常质疑自己的角色以及对艺术系统的归属,对自我身份的反思及在艺术全景中的思辨则一直使他与众不同。《喜剧演员》,2019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上,卡特兰在画廊展位展出了一根用强力胶带粘在石膏板墙上的香蕉,这支几小时前从当地水果商以30美分价格购买的香蕉售价为12万美金,且成功售出,之后立刻“点燃’整个艺术界。
8《喜剧演员》,2019,⾹蕉、强⼒胶带,尺⼨可变

卡特兰将公众辩论参与视为构建其作品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使观众成为艺术过程的参与者,并以前所未有的视角探索当代艺术及所处时代的语境。“最后的审判”既是对艺术家创作进行的“审判”,也是公众对自己的“审判”。

9《呼吸》,2021。展览现场,Pirelli HangarBicocca,⽶兰,2021 Carrara ⼤理⽯。⼈形:40 x 78 x 131 厘⽶,狗:30 x 65 x 40 厘⽶

同时在米兰Pirelli Hangar Bicocca的个展则犹如一部三幕的歌剧,则流露出艺术家的忧虑与痴迷。三件大型装置作品 《呼吸》,《幽灵》,《盲》为此当代艺术空间特别定制。展览阐述了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存问题——从出生到死亡的生命周期。

10《幽灵》,2021。鸽⼦标本

以《呼吸》开启展览旅程:史无前例的大理石雕塑,这件作品代表了一个人物和一只狗,彼此面对地侧躺在地上。人类-兽性,理性-无意识,它们汇聚成有机的统一体,这两个形象的共通点是都具有呼吸功能。呼吸所象征的时刻不免令观众想起生命的起点。《幽灵》中,数以千计的鸽子标本沿着整个展览空间单独或成群地散落在柱子或建筑物墙壁之间的空隙中,同时从高处”观望”着参观者们的一举一动,令人感到不安。鸽子是城市景观中的常见存在,也暗示了一个空间的入侵者,殖民者形象,以其无声的力量肯定了强烈的归属感。最后一幕《盲》,飞机轮廓穿透巨型黑色石柱成为纪念碑,为纪念20年前的9 · 11 事件创作而成,反思近代历史中某个时刻的暴力。“盲 ”指无法看到的一切,或许暗示了人类的过去、现在,或未来。

11《盲》,2021。树脂、⽊材、钢、铝、聚苯⼄烯、油漆,1,695 x 1,300 x 1,195 厘⽶
在卡特兰带领我参观完米兰的“呼吸,幽灵,盲”整场展览后,我们围绕“艺术家”本身进行了一场访谈。


 

YangFan (=YF): 在纽约古根海姆大型回顾展(2011)之后,你宣布将不再直接参与任何展览项目。你说你成了那场展览的背景。近十年后,是什么让您决定重返米兰Pirelli Hangar Bicocca举办个展?Maurizio Cattelan (=MC)这么说吧,我假装死了一段时间,但是,正如但丁所做的那样,在地狱之旅之后,我宁愿复活……如果这是真的:你从未真正活过,直到你差点死去……现在我准备好开始我的新生活了!认真地说,我之前在寻找一种方法来与一个令人窒息的体系保持距离。停下来是我找到的唯一有效的生存方式。但这是五年前的事,同时,我做了很多:从那时起,我的作品《美国》在古根海姆被超过十万人使用,之后这件作品在英国布伦海姆宫展出时被盗;一个房间大小的西斯廷教堂复制品在上海展出;《喜剧演员》在巴塞尔迈阿密艺术博览会展出,然后被路人吃掉;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现在我在米兰Pirelli Hangar Bicocca有一个展览,在UCCA北京也有一个展览。我不会说我已经退休了,我会说我适应了自己的节奏,而且很忙。
12《美国》,2016。由18克拉黄金制成。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

YF: 时隔近十年,首次个展在米兰Pirelli Hangar Bicocca举办,随后在UCCA北京举办。中国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吗?

MC:我是一个很好奇的人,中国是一个我非常想深入了解的地方—作为一个你长大后才开始听她讲故事的老奶奶,她讲的你永远听不够,你希望你们可以早点开始相处— 这听起来像是陈词滥调,但我真的很喜欢中国各地的食物,我对它的历史和现在都很着迷,而且当我看到有这么多人愿意排队观看当代艺术时,我总是感到震惊。2018年,当我们在上海制作“艺术家此在 The Artist is Present”群展时,我被来自媒体和观众的积极反馈所震撼。我希望我可以向这些天在UCCA外排队的观众进行一次提问:你们怎么来了?你们希望看到什么?

YF:你的作品《喜剧演员》在2019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上首次亮相时引起了轩然大波,颠覆了整个艺术界。这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MC:这背后没有什么大故事。我试图了解关于我和我生活的世界里的一些东西,那是我所有作品的“诞生地”。我玩了几个月的香蕉,试图找出使用它们的最佳方式,无论是为了一个拍摄还是一件作品。我尝试过用金属和塑料去展示,但它们从来没有足够说服我,我的公寓墙壁上仍然有一些不令人满意的测试。然后我决定简单地按原样呈现它,而不是重新呈现它。我没有任何期望——老实说,我相信没有它的生活会更好—但当看到那张图片如何脱离博览会的背景,以及由于广泛的网络传播而在展出它的画廊展厅周围造成的混乱,真是令人惊讶。我觉得最有趣的方面是社交网络如何影响人们在物理空间中的集中度:因为发布每个人都已经看过的照片是不够的,每个人都想成为直接见证者。

YF:自2001年起,你作为采访者与不同艺术家和创意人士进行了130余次对话,这其中的动机是什么?对你来说,每次采访中最有趣的部分是什么?

MC:我把每一次采访都看作是一次审讯,在审讯中我肯定会被判有罪,即使我什么都没做。我采访艺术家主要是出于好奇。我喜欢听他们谈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创作过程,他们如何阐述一个概念并将其转化为作品,他们阅读什么,他们看什么。这就像探索一个平行宇宙,那里的一切都略有不同,但又很熟悉。除此之外,我从其他人的答案中学到的总是比从我自己的答案中学到的更多。

13《Maurizio Cattelan. INDEX》,2021,21 × 29 cm, 672 pages, ISBN 9788829713943

YF:几个月前,我读了你对艺术家陈箴的采访的文章。这篇文章对我的冲击不亚于你的任何装置作品,它真的很棒很奇妙。这个“采访”其实是你想象中的与艺术家陈箴跨越时空的对话。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

MC:我想以书面形式向一位朋友致敬。当我参观他的展览时,我重新思考了我们的对话,我想把它们白纸黑字写下来,让它们持久,就像他的作品会持久一样。有一件事我一直很佩服他的做法,就是他的技巧是可以触动人们的软肋,使他们哭泣。我通常只能做到让他们对我生气。

14延伸阅读:ArtReview 对话 | 陈箴答莫瑞吉奥·卡特兰
YF:你的下一个项目是?能给我们一个预告吗?MC:在“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 ”项目和UCCA的个展之后,我很想在中国再书写一个篇章,总体而言,亚洲是我希望在未来几年更加关注的大陆。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好事成三!”YF:让我们以一个你经常问别人的问题结束今天的访谈:你相信艺术吗?你相信艺术家吗?

MC:成为虚无主义者不是星期天的爱好,而是一份全职工作。因为我从来没有成为那些不相信任何事情的人之一,从来没有,我得出的结论是我必须相信某事。艺术是一种美丽的信仰方式:没有教条,没有忏悔,没有罪恶。你必须对你所做的盲目相信。如此简单,如此复杂,就是这样。

撰文:杨帆(发自米兰)
编辑:叶滢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