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归来与远行”:蔡国强在西方艺术史之旅后再回北京,相遇故宫600年

Dec 21, 2020   TANC

640 (3)蔡国强虚拟现实作品《梦游紫禁城》静帧集合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29个脚印形状的特效焰火以2秒一爆的速度从北京永定门一路沿着北京中轴线走向鸟巢,12年后,同样在北京中轴线上,当年的焰火总设计师蔡国强携个展“远行与归来”在北京故宫博物馆再回北京,重温艺术项目“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中遍布全球的脚步以及与东方文化之间的对话。作为该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展示,展览以“东方性”为贯穿始终的脉络,在回溯西方艺术史的过程中,试图拼贴关于全球文明的长征,而在艺术家看来,此次的归来,是这段长征的转折,仍未是终点。“一位艺术家,从他走进美术馆看到大师作品,或是在画册里浏览了大量艺术品之时,就已经开始了他与不同时代的先辈们的对话。”

640蔡国强在展览开幕式现场,图片来源:TANC

在梦境中
回到600年前的紫禁城

倚靠在砖红色的故宫墙边,蔡国强在睡梦中回到600年前故宫落成之时的烟花庆典仪式,一座宏大的白色故宫在一个由蓝天、树木和河流构成的虚幻“乌托邦”环境中,金色、银色、红色的闪耀烟花在紫禁城的四周发射,紧接着如宫廷舞者水袖般的彩烟似绸带摇曳升空,灰飞烟灭之后,残留的弹壳从空中陨落,惊扰宫殿重檐上静观盛典的宫猫。当镜头回到空中俯视角度,蓝绿色烟花从紫禁城中央向四周喷射,漫天彩色在空中持续产生回音。

640 (1)蔡国强虚拟现实作品《梦游紫禁城》静帧集合

这是蔡国强的第一件VR虚拟现实作品《梦游紫禁城》,与HTC VIVE Arts合作实现,也是此次为展览特别创作的《梦游紫禁城》系列三件作品中的其中之一,以《盛典》、《歌舞》、《光明》,《狂欢》四幕构成,当观众戴上VR眼镜后,画面在宫猫和乌鸦的两个不同视角切换,跟随艺术家一同梦回600年前。艺术家在湖南浏阳实现了一场烟花爆破,并把爆破现场的影像用数码特效合成技术与紫禁城汉白玉雕塑的3D扫描拼接完成。

640 (2)蔡国强虚拟现实作品《梦游紫禁城》节取

对于此次与蔡国强的合作,HTC VIVE Arts总监张忠为向《艺术新闻/中文版》透露该项目自2019年便开始策划,“从探讨VR媒介的可能性,到讨论实现作品理念,考虑哪些部分可以用数字技术构造,哪些部分需要以纪录形式呈现,如何实现作品的沉浸性以及其在展厅的呈现”,VR作品的创作过程与以往现场爆破项目的创作所需考虑的因素依托着各自的特性,尽管如此,也离不开“蔡国强不断超越着各种界限:传统和当代、东方和西方、平面和时空。”

 

640 (1) 640 (2)上图:为《梦游紫禁城》所作烟花,中国浏阳,2020,摄影:林毅;下图:为《梦游紫禁城》所作烟花,中国浏阳,2020,摄影:棠花烟花

火药的特殊性质使每一次的爆破计划都存在一定的随机性和现场性,这也是烟花的魅力所在,因此对于首次采用的虚拟现实技术,蔡国强在采访中透露他在此次创作中希望在VR里保留“野生性”和“动物性”的温度,并以“农民达芬奇”来形容本次的虚拟现实作品。

640 (1) 640 (3)上图:蔡国强《梦游紫禁城》作品组,2020年,摄影:林毅;下图:《“梦游紫禁城”烟花之后》细节,图片来源:TANC

蔡国强邀请来自故乡泉州的工匠们用五个月时间雕刻制成汉白玉紫禁城模型,完成后将作品运至湖南浏阳,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在模型上的小型爆破,经过烟花洗礼的汉白玉模型变成一件立体的彩绘作品《“梦游紫禁城”烟花之后》,在午门东雁翅楼,也是展览最后一个展厅里与《为“梦游紫禁城”所作火药草图》相映,麻纸屏风上的黑色火药营造穿越时空隧道,时光深处的紫禁城景象,被依次爆破的彩色火药于纸上雀跃。

640 (4) 640 (6)《“梦游紫禁城”烟花之后》爆破瞬间,2020,摄影:33工作室

自古代烟花在10世纪于中国被发明以来,便一直被用于盛大典礼中,而在明代的故宫,明成祖朱棣在下令在元宵节当天于故宫午门外扎“鏊山万岁灯”,为期三天的节日庆典除了闹花灯、看百戏等活动,烟花爆竹亦不可或缺。600年之后,同样在午门,蔡国强用虚拟现实技术、麻纸屏风和汉白玉试图突破时光重围,产生回音。

对话艺术史中的绘画精神、
永恒的宇宙和少年时的自己

“乘着故乡的风筝、驾游人类童年的宇宙船浪漫天涯……我的远行从未离开,归来仍在路上。”蔡国强这样写道。呈凹字型的午门展厅中,分布两旁的西雁翅楼和东雁翅楼则呈现艺术家的“远行”成果,位于中央位置的正楼则聚焦“归来”主题,也是整个展览的中心,从对话中国文化与精神、对话宇宙和对话绘画初心三个角度叙述艺术家踏遍全球后的归来之路。

640 (5)蔡国强作品《银河嬉冰》与故宫馆藏《冰嬉图》复制品,摄影:林毅

以故宫馆藏《冰嬉图》为灵感,蔡国强特别创作长达9米的作品《银河嬉冰》,呼应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主题,也是他首次在如此大规模的玻璃和镜面上实施爆破,通过特别开发的新技法,使玻璃和镜子通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爆破后合为一体,营造自由个体在浩瀚银河里自由滑动的动感和幽邃。

 

640 (7) 640 (8)上图:作品《柏风》《花瞬二》,2019年,摄影:林毅;下图:作品《柏风》局部,2019年,摄影:林秀蔓

巨幅作品《柏风》曾为蔡国强在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瞬间的山水”展览中的作品,通过对黄帝陵的考察,艺术家在纸上爆破体现柏树的挺拔气质,与中国古画中的松柏互相辉映。由对洛阳牡丹的考察为基础,艺术家在2019年创作丝绸绘画作品《花瞬二》,牡丹的花开花落,花朵生命的短暂被真实地表现,“中国古画多表现花的繁华,却不愿意面对死亡和衰败的生命真实。”蔡国强曾这样说道,时间的演变使他对生命、生死以及宇宙的体悟亦随之推进。

640 (9)“远行与归来”午门正楼展览现场,左为《花瞬二》,摄影:林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蔡国强视为“永恒之乡”的宇宙,以及围绕该主题在80年代末发起的“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是他创作的核心,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他重新打开80年代-90年代在日本旅居阶段的笔记本,反观35年前自己对宇宙的好奇心,展览中“对话宇宙”部分的四件作品便是艺术家与曾经中断的“外星人计划”再度对话的佐证。

640 (10) 640 (11)上图:蔡国强对话宇宙作品精选,摄影:林毅;下图:蔡国强,《宁静的地球: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十八号》,2020年,图片来源:TANC

1993年,蔡国强曾经应邀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作一个方案,他希望全球民众在20世纪和21世纪之交的两秒钟内时共同关灯,打造一个漆黑的地球,可惜由于动员工程的庞大,项目最终未能实现,2020年,艺术家从新依据该项目创作《宁静的地球: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十八号》,在题于作品的自述中,他这样描述创作的初衷:“使人们深切体会地球没有中心和全社会的连带关系。”

在《人类的墓志铭: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第十三号》中,艺术家把囊括了人类有机物、微生物等关乎生命信息的一块冰,制成形似墓碑、棺材的造型,送到太空中漂浮。在他看来,“科技越来越发达、我们越来越强大,以为我们越来越建立交流,越来越容易成为一体,地球正在成为一家,现在仿佛是场幻想。”对比30余年前想象中的外星人和现在的想象对于思考的借鉴,蔡国强表示人类应该回到更朴实、更自由的状态,相对宇宙而言,人类还是一个“幼稚的孩子”。

640 (12)蔡国强,《人类的墓志铭: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第十三号》,2020年,图片来源:TANC

“归来”展厅的最后一部分,回归的是艺术家爱画画的初心,90件艺术家在上世纪70、80年代所创作的小型作品在一整面展墙上呈现,艺术家早期受到多位中外艺术家的影响,在多个绘画风格中摸索、切换的路径被集中展示。与其相邻的展墙上罗列了逾40位影响了蔡国强艺术成长之路的个人,他们包括中西方著名艺术家、蔡国强的家乡和上海学校的老师、工匠以及那些他曾经对话的艺术史上的大师。在这里,我们窥见的是一位仰望星空,爱画画的少年。

640 (2)《早期作品墙》,2020年,90件蔡国强在上世纪70、80年代所创作的小型作品被放置一块展示,摄影:林毅

一个艺术家进入西方文明史的大旅行

640 (13)蔡国强,《万国大厅》,2017年,摄影:林毅

从西班牙的“万国大厅”、普拉多美术馆、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庞贝古城、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俄罗斯莫斯科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和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远行”主题部分展览在回顾蔡国强“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中对话西方艺术史上不同时期的绘画手法、绘画精神的同时,也聚焦艺术家仍在进行中的“对话中世纪”、“对话塞尚”等系列的新作。

 

640 (18) 640 (14)上图:蔡国强普拉多美术馆个展与对话中世纪项目作品精选;下图:蔡国强,《故乡的天梯》,2015年,图片来源:TANC

该部分展览在西雁翅楼以蔡国强为其爆破计划《天梯》(2015年)所做的火药草图开启,21年间,他曾在世界多地尝试这个爆破计划,最终这座500米高的金色梯子在2015年,在福建泉州的海边升起。21年的挑战、辗转和远行,最终在故乡安然告竣,并成为他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选择这件作品开场,与此次展览主题的呼应不言而喻。正如该展览策展人西蒙·沙玛(Sir Simon Schama)所写,蔡国强的作品打破了“远行必先有意舍其本源”的预设。

640 (16)左:蔡国强,《绘画的精神》,2017年;右:蔡国强,《昼夜托雷多》,2017年,图片来源:TANC

古希腊、古罗马文明、意大利文艺复兴、巴洛克及西班牙黄金时代、现代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和先锋派,沿着西方艺术史的发展脉络,蔡国强在对话中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2017年,在曾为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接见国宾的“万国大厅”里,蔡国强受邀在此作画一个月,《昼夜托雷多》便是在万国大厅完成的第一件作品,从托雷多的黑夜到白天,再重归黑夜,这座城市在时光交织中若隐若现。

640 (15)蔡国强,《绘画的精神》,2017年,图片来源:TANC

在“万国大厅”的收官之作《绘画的精神》则汇聚艺术家对普拉多美术馆馆藏艺术家长达两年的研究,提香、格列柯、委拉斯凯兹、鲁本斯、戈雅等大师的经典符号和绘画精神雀跃于烟花的绚丽色彩。

 

640 (17)蔡国强,《画鲁本斯“月神与公羊人”》,2017年,图片来源:TANC

蔡国强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对话始于2018年,在乌菲齐美术馆版画素描部专家的指导中,艺术家研究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和拉斐尔的银尖笔画,并以此为基础发展火药创作的新技法。在为美第奇家族设计的波波里花园中研究文艺复兴之花草,在一系列关于文艺复兴花草,如野玫瑰、鸢尾花和红百合等为题材的作品中,艺术家反复试验不同的创作技法,以追求绘画的纯粹。

640 (18)640 (19)上图:西雁翅楼:远行展览现场;下图:蔡国强对话意大利文艺复兴时对文艺复兴之花草展开一系列研究,图片来源:TANC

2019年,在维苏威火山脚下,千年的庞贝古城罗马斗兽场内,一场由蔡国强策划的多媒介“爆破工作室”事件成功实现,艺术家在一个长达30米的画布上引爆各类火药和烟花,爆破84件作品,其中包括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馆藏的《美臀维纳斯》的石膏复制品以及与庞贝古城相关的各类物件,这场爆破行动仿佛重现了公元前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时的场景。

640 (5)640 (20)上图:蔡国强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个展(左)、古根海姆博物馆展览(中)与乌菲齐美术馆个展(右)精选作品,摄影:林毅;下图:蔡国强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个展(左)与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个展(右)精选作品,摄影:林毅

在俄罗斯莫斯科的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内,一场关于蔡国强对话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和先锋派的展览“十月”从2017年一直展至今年11月份,作为蔡国强对西方艺术的启蒙,苏联的社会现实主义以及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的命运对蔡国强而言意义深重,他不仅收藏了近250件马克西莫夫的作品,且在“十月”开幕前发掘了这位艺术家被世人遗忘已久的墓地。

640 (21)蔡国强,《红场上空的马列维奇:黑方格、黑十字、黑圆圈》、《红场上空的红星》,2017年,图片来源:TANC

除此之外,蔡国强曾试图以作品《红场上空的马列维奇:黑方格、黑十字、黑圆圈》、《红场上空的红星》让至上主义创始人马列维奇的作品在天空中重现,未能实现的白天烟花计划不能抹去他的对一代俄罗斯先锋艺术家的致敬。

640 (22)蔡国强,《非品牌 No. 1、2、3、5》,2019年,摄影:林秀蔓

对于西方艺术的探索之旅的美国落点来到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在这里,蔡国强在2019年作为策展人出场,并首次正式亮相玻璃镜子画,他深入美术馆仓库,看到瓦西里·康定斯基、弗朗兹·克莱恩等艺术家在20世纪所创作的、鲜为人知的具象作品,并以此作为展览“Non-brand非品牌”的灵感来源,重新审视这些缺少艺术家“明显风格”的作品所具备的艺术意义。

640 (23)蔡国强,《中世纪研究:怪兽之塔》,2020年,图片来源:TANC

2020年春天,蔡国强原本计划是频繁探访中世纪重镇,继续对话中世纪,以连接自己艺术创作中的宇宙精神和对于看不见的世界的再探索,“在中世纪旅途中感受历史上人类欲望的巨大刹车和精神、生活方式的自我放逐”是他对于这场对话的期望,突如其来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使他停下脚步,更注重反思和内省,冥冥之中,也呼应着中世纪时期备受瘟疫之磨练的古人心境。

640 (24)2019年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使蔡国强原定在2020年在巴黎大皇宫的个展延期,该作品《黑光No.1》以中世纪哥特式建筑巴黎圣母院的玫瑰窗为主题,为艺术家在疫情期间所作,也是“对话中世纪”的一部分,摄影:Christopher Burke

目前为止,蔡国强已在全球各地实施500余个项目,对他而言,不管是在中东、南美、乌克兰、还是欧洲、美国等等地方,他自身流淌的东方血液是创作的根基,东方性是不需要强调的客观存在,他所捕捉的,是人类的共性:好奇感、浪漫。(采访、撰文/林佳珣、孟宪晖)

远行与归来
北京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
展至2021年2月5日

特别提示:

本展览实行预约入场,提前10天开始预约。
电脑登录故宫博物院网络售票网站(https://gugong.ktmtech.cn/)实名预约。
全天分上午场和下午场(上午3000人,下午2000人),额满为止。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蔡工作室提供

 

 

 

走出被误读的“莫兰迪色”,在他的首次中国个展中重新认识这位隐士艺术家

2020年年底正在北京木木美术馆798馆展出的“乔治·莫兰迪:桌子上的风景”,是意大利极负盛名的画家和版画家莫兰迪(Giorgio Morandi,1890-1964)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也是亚洲最大型的一次个展。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