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NOV+丨“散场/OVER”并非结束,与刘韡在停顿的美感中认知当下

Nov 11, 2020   TANC

 

2020年的疫情让很多长期积压的问题在此刻爆发,世界的图景在现实中被彻底改变了,这促使艺术家刘韡在最新个展“散场/OVER”中,重新塑造了这段时间被带回到遥远的过去,并延伸到现实世界冲突核心地带的艺术叙事。

 

640“散场/OVER”展览现场

11月10日,刘韡个展“散场/OVER”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根据场地特制的空间装置《暗物质》(2008年)、《1098.1吨沙漠》(2020年)、与同名的作品组合《散场/OVER》(2020年)等,以及多件画作和一件创作于2017年的影像作品《水果当早餐》分布在总计2800平米的展厅中。

“‘OVER’可以是一句话说完的停顿或中断。其实我很多年以来都在做一个中断的工作,从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展览之后就开始了。”刘韡在谈到展览标题时,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一个停顿对艺术来说是一种美感。就像跳舞重要的不是每个动作,而是停顿的那一刻。”2011年3月,他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推出“三部曲:刘韡个展”,集中了《七个夜》(2007)、《徘徊者》(2007)、《切了它,就是我的》(2006)、《Property of LW》(2004)、《爱它•咬它》(2006-2007)等现场大型装置、雕塑、声音装置及绘画作品。彼时的刘韡还被称为年轻艺术家,而今则已是中生代艺术家。

640艺术家刘韡,摄影:Jumbo Tsui,图片来源:《大都市Numéro》

“现实在改变,北京、上海曾经都有城乡结合部的地带,艺术家就在那里工作生活,如此现实的环境正在慢慢被清除,变成像windows系统界面一样的大绿地,被人工设计好的很漂亮的绿地。一个自然的东西没了,现实被改变了,所有的作品也都会被改变。”刘韡说疫情并没有让他的生活有多少改变,却给他带来很多可以思考的东西,也通过“幻想”获取了更多的素材。

640 (1)

640 (2)展览现场的《暗物质》,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

进入展厅,观众便直面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立方体,无论你走到任何角落,作品本身带来的压迫感都是无法回避的,这是根据龙美术馆展厅环境全新制作的《暗物质》,由木板、铁、钢板和黑色涂料组成,代表着被遮挡而不可见的存在——作为序曲,一侧走向大地,另一侧通向宇宙。同名作品曾于2016年出现在南京四方美术馆背后的山区中,以三组绿色的支架支撑,以铁皮为主要质料,模拟着巨大商业广告行为的极端展示特性。

640 (3)曾在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户外展出的《暗物质》,图片来源:四方当代美术馆

刘韡说“暗物质”是展览的基调,也是一个语言:“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问题是无法看到的,是被遮蔽的,无论自我遮蔽还是知识结构的遮蔽,当然这也与我们的本体有关,我们本身的意识也是这样,就是如何表达的问题。”

在刘韡看来,人类文明、艺术都是关于表达的问题,我们如何表达,如何把一个真实的感觉以某种方式让其能够被接纳,有关沟通,也有关情感。“它不好看,也没用,没法收藏,浪费,它的大、它的无意义就是想表达一种自由的意志。我们不能把艺术作为一个别人的玩物,放在家里摆摆好看,那就失去了社会功能,变成一个装饰品,这是我极其反对的。”刘韡说在今天的审美观下,艺术往往被当做附庸品,那就说明审美观已出现了问题。

640 (4)

640 (5) 640 (6)展览现场的《微观世界No.3》及局部,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TANC

在本次展览中,有两件作品是以玻璃板封存的方式呈现,其一是《微观世界No.3》,其二是《1098.1吨沙漠》。刘韡解释道:“必须有玻璃,因为它就是一个切片,现实世界的一个病理切片。”而1098.1吨这个精确的数字是计算后的产物,是在展厅中呈现出的同等体积的沙漠重量,刘韡说命名为“沙漠”太过无聊,加上数字也是一个调侃。

640 (7)展览现场的《1098.1吨沙漠》,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

龙美术馆展厅原本错落的空间结构,带给很多在此展览的艺术家以限制,但这种限制性对刘韡而言反而构成某种场景,“它本身自然而然就能构成一个故事,我甚至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把作品完成,因为它的局限性恰恰是能够构成某种想象的。”刘韡说整个展览就是在呈现当下的图景,以及他所理解的因素是如何形成这个世界的。在他的想象中,人类文明是被挤压在宇宙和地球之间、和大地之间不断蠕动挣扎的一个物质,而不是事物。

因此刘韡解释展厅中可见的甚至不能称其为作品,只是这个展览的基础,而他的构架当中有关于未来主义、至上主义的因素,他想将一个完整的叙事结构拖回到一个很遥远的过去来阐释:“就好像我们宇宙和大地一样,我自己的理解就是,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基于这些东西。”在采访中,他谈到资本主义的世界观与共产主义理想,而后者对他而言更像一个解决方案,是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无法解决事情之时产生的解决方案。

640 (8)“散场/OVER”展览现场《东方2020 No.5》(左)与《微观世界No.4》

在本次展览中,一些具象的雕塑出现了。与展览标题同名的《散场/OVER》中,仰望星空、拿着麦穗的黑色男女人体状雕塑,望向如星体宇宙般的远方,“其实里面有列宁的形象,有特殊民族形象的处理。我想混杂、堆积多种符号,就是一种生的堆积的感觉。远处像星空的部分,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很宗教的东西。各种意思混杂在一起。整个展览都是这样的,互相联系在一起。但最重要的是我要把它弄得特别古老。”在展场中,《星象》《王国》一黑一白的两个独立雕塑,被以一种对弈的方式并置,刘韡说就像一个国际象棋的棋盘般对称、对峙,“旁边捏出的王冠般的雕塑也有宗教感,质感很像中东的那种建筑。”

640 (9)展览现场的《散场/OVER》

640 (10)《散场/OVER》中手持麦穗的人物形象

640 (11)展览现场并置的《王冠》(左)与《星象》

在展厅中,同样以具象人体雕塑形态出现的作品还有《因为他能》,两个以别扭姿态舔舐自己的形象。在2016年,著名学者齐泽克曾发表过一篇文章《Explaining the Panama Papers, or, Why Does a Dog Lick Himself?》,提出那句经典的“狗为什么要舔自己?因为它们能。”刘韡则在这一年于首尔PLATEAU三星美术馆推出个展”全景”(Panorama),“当时就觉得一切尘埃落定,没有任何可以隐藏的东西了。”也是基于上述的逻辑,刘韡创造出了这件《因为他能》。

640 (12) 640 (13)展览现场的《因为他能》与局部,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TANC

这些作品将观者的视野引向当今世界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冲突的核心地带——中东、非洲或中亚——并由此引出对于土地、资本主义、殖民、贸易乃至气候问题的关注。谈到艺术和哲学的关系时,刘韡说那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未来我觉得只有两种工作,哲学家和艺术家,艺术家是劳动者,哲学家是思想者。”

640 (14)

640 (15)展览现场的《全景2020 No.2》,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

在本次展览中出现的多件架上绘画,均为2020年在疫情中的新作,刘韡说绘画其实是一个调剂,是他身体对于这个世界和自然的认知,“画那些画时,我不知道自己画什么,但是我知道我不想画什么。我不想画一个具体的生命、具体的人、具体的所有的东西,我觉得太简单了,但是我想画我的感知,想画一个没有人存在的世界。”

而疫情让他突然发现病毒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觉得很科幻,无论这个世界是怎么被统治、被认知的,病毒就是一种独特的统治方式,它让我想到《三体》的结束,谁都不会想到世界会被降维成二维的,是这样被结束掉的。而病毒在书中的科学家眼里又会如此完美、简单、有效复制。它是从非常远古的一个基因演化而来,那一刻我觉得太科幻了。”

640 (16)展览现场的架上绘画,摄影:夏木,图片来源:刘韡工作室

640 (17)展览现场的《复活No.3》

本次展览并未出现刘韡经典的“狗咬胶”系列作品,他解释是因为作品的指向性太明显,带有太多自己的语言,“因为那是皮肤,我想全部去掉,这个世界将来会变成如同没有皮肤的3D建模,是没有物质的世界,我们感知世界是没有物质感。”在刘韡看来过去的失效也代表着要说再见,我们不该去抵制和忌讳这个再见或停顿。“以前有很多的关于过去的材料,可能带有时间性,带有本身的意义,在今天也消失了,物理感没有了,政治、经济、人与人的关系都改变了,疫情让很多长期积压的问题在此刻爆发,作品也一样。”

把起点全部打掉,让本次的展览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是刘韡的有意之举,“它是个叙事,但是一个抽象的叙事,也要有具象,那不代表形象消失。”谈到与以往作品的连接,刘韡说从2015年在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颜色”开始,将整个看作一个作品的形式构架就已确定,“构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美感产生的地方,并不是说一个美丽的作品,那叫庸俗。而在于美的产生,让放在构架里产生美感。

640 (1)展览现场的影像作品《水果当早餐》局部

展览的结尾是一件不锈钢制的狮子形象,“狮子头很像梅杜莎的蛇一样的头发,希腊传说中看到梅杜莎,你就会变成一个雕塑。其实美感也来源于你看到梅杜莎头发的那一刻,停顿的那一刻。”刘韡表示所有的作品都基于观众,无论如何静静地欣赏,观众永远是很重要的一个角色。(采访、撰文/孟宪晖)

640 (18) 640 (19)展览现场的《。。。。》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TANC提供

?刘韡:散场/OVER
2020.11.11至2021.01.17
?龙美术馆(西岸馆)

NOV+2020上海艺术季特别策划

主编  叶滢
责任编辑  孟宪晖、童亚琦、林佳珣
版式设计  詹静怡
出品  《艺术新闻/中文版》

 

 

 

在“海洋呼吸”的环绕中,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第一阶段“湿运行”启动

11月10日至14日,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的第一阶段“湿运行”通过持续5天不间断的15场对谈、表演、放映、创投会、工作坊等,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变为一座实验熔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