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让“边缘”成为主角:伦敦国家美术馆聚焦圣索维诺画框

Apr 15,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聚焦画框:圣索维诺画框展”展览宣传视频(视频来源:伦敦国家美术馆)

4月1日开幕的“聚焦画框:圣索维诺画框展”(Frame in focus: Sansavino Frames)是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推出的系列画框展览中的第一个,更是英国的美术馆中首个以画框为主题的展览。展览展出了从伦敦国家美术馆本馆藏品,以及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馆藏及私人藏品中借出来自欧洲各地的30个“圣索维诺”画框,而其中仅有两个画框中有画作。

中国书画装裱中向来有“三分画,七分裱”的说法。对于油画而言,画框的选择对作品的呈现也起着关键的作用。它不仅是美术馆里的修复专家和艺术史学者关注的对象,也直接影响了人们观看艺术作品时的感受。本次展览以意大利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画框装饰风格为其主题,集中呈现了1550年至1600年间圣索维诺画框的各种变体。正如视频中的展览介绍所言,人们到伦敦国家美术馆,都期望着看到著名画作,而这个展览则把几乎所有作为主角的绘画取下,迫使观众注视画框。


展览现场

《吉罗拉摩·法兰卡斯特罗肖像》(Portrait of Girolamo Fracastoro),提香,1528年。这幅作品最近经过修复,并配以新的画框。这一圣索维诺画框的创作年代约为1560年至1580年,画框上雕刻有精致的鸟类、果实及涡卷状装饰。


《音乐课》(The Music Lesson),1535年,可能为提香所作。这幅作品与提香的《吉罗拉摩·法兰卡斯特罗肖像》都是伦敦国家美术馆的重要藏品。本次展览中仅有这两幅作品的画框中有画作

圣索维诺画框:一场美丽的错误

 


部分加金色涂层的胡桃木圣索维诺画框,约制作于16世纪50年代


部分加金色涂层的胡桃木圣索维诺画框(局部),约制作于16世纪50年代

圣索维诺画框得名于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雕塑家、建筑师雅各布·圣索维诺(Jacopo Sansovino,1486-1570)。这位生于佛罗伦萨的艺术家在1527年左右前往威尼斯,并把文艺复兴盛期的艺术风格带到了这座当时以贸易闻名的城市。他在威尼斯建造了圣马可广场的大钟楼敞廊和圣马可图书馆,后者被著名文艺复兴建筑师帕拉迪奥(Palladio)称为自古典时期以来最优秀的建筑。圣索维诺备受推崇,甚至到了19世纪也盛名不衰。然而,这种画框与圣索维诺本人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这种画框上交错使用的建筑柱式和山墙、涡卷状装饰、各种鸟兽、植物装饰、人面等母题也与圣索维诺所推崇的建筑原则相去甚远。19世纪的人把圣索维诺的名字冠到这种盛行于威尼斯的画框,其实是一种讹误。

但是圣索维诺画框本身却是绘画发展史和装饰艺术史中重要的一环。15世纪至16世纪早期的祭坛画等常常以类似神龛或建筑物的整块木雕作为其画框,制作画框者也多为雕塑家和建筑师。在画框装饰中出现蛋和箭相隔的建筑线脚(egg-and-dart moulding)并不奇怪。直到16世纪后半叶,可组装、拆卸的画框才出现并渐渐成为主流。众多显赫家族,比如梅蒂奇(Medici)家族,都有成批定做可组装和拆卸的画框,以使所有藏品显得整体有序。而圣索维诺风格是最先摆脱了画框仅仅是加固和容纳画作的概念,并开始更大胆地进行形式上的试验的一种画框装饰风格。

 


原有金色涂层保存完好的圣索维诺画框,约制作于16世纪80年代

早期的圣索维诺画框,体现出早期巴洛克风格的特点,线条富有动感且华丽繁复。但在接近17世纪的时候,这种画框的装饰风格却开始变得更为简练单纯。



原有金色涂层保存完好的圣索维诺画框(局部),约制作于16世纪80年代

 


部分涂金漆且有雕刻的圣索维诺画框,约制作于1560年-1580年


部分饰金且有雕刻的圣索维诺画框(局部),约制作于1560年-1580年

 


部分饰金且有雕刻的圣索维诺画框(局部),约制作于1560年-1580年

 

这种人物形象与植物、动物或装饰线条相结合的母题被称为“怪诞”(grotesque),这个称呼与“圣索维诺”一样,源于后人的误解。grotesque一词源自grotto(洞穴),最初是指在15世纪末出土的古罗马尼禄皇宫“黄金屋”(Domus Aurae)中的装饰,当时的人们以为这是建于地下的洞穴,grotesque便成了这些装饰的名称。这种来自古典时期的装饰在文艺复兴时期各种装饰艺术中被广泛应用。

一位馆长的收官之作和最后的冒险

组织这次展览的伦敦国家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佩尼(Nicolas Penny)认为,本次展览及相关出版物将帮助观众认识圣索维诺画框这一装饰艺术史上重要的风格,欣赏其雕塑般、建筑般的形式和美感。佩尼是著名的艺术史家,在30多岁时就成为牛津大学斯莱特艺术教授(Slate Professor of Fine Art)。他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对画框如何影响观画作时的体验感兴趣。这次展览是即将退休的佩尼在职期间最后的展览之一。佩尼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采访中称,他的继任者,加布里埃尔·菲尔纳迪(Gabriele Finaldi)计划继续举办画框系列展中的余下两个展览。与佩尼一样,菲尔纳迪也是艺术史方面的专家。他们对画框的兴趣和对这系列展览的支持似乎表明,伦敦国家美术馆正努力从艺术史中寻找独特的切入点,把处于边缘地位的研究对象也推介给观众。

 

英国《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的展览评论认为画框本来就应该不被注意,被当做展览的主题十分不合适,且认为本次展览并没有说清楚雅各布·圣索维诺与这种风格的画框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金融时报》的评论文章则指出,行内人能立刻察觉出画框细微差别对作品的影响,常被遗忘的画框并非只是专家学者的研究课题。撰文/Ty. H.


聚焦画框:圣索维诺画框展

伦敦国家美术馆 | 4月1日-9月13日

除了世博会,在米兰还能看到来自全球美术馆的达·芬奇作品

米兰世博会将于5月开幕,米兰王宫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向全球各大美术馆借到一批从未外借的达·芬奇画作,举办达·芬奇及文艺复兴艺术展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