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NFT艺术的狂野西部中,美术馆如何介入?

Sep 25,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1

蔡国强与其火药画爆破瞬间,万国大厅,马德里,2017年。由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提供

7月16日,艺术家蔡国强受上海外滩美术馆特别委托的首个NFT项目《瞬间的永恒——101个火药画的引爆》在TR Lab线上平台以250万美金的价格成交,而这场拍卖收益所得的一半赠予上海外滩美术馆用以支持美术馆未来发展以及在数字艺术领域的研究,以及新创立的数字艺术平台RAM+。该场拍卖的另外一半所得被用于助力蔡国强基金会,主要用于“亚洲文化协会:蔡奖学金项目(ACC Cai Fellowship Program)”,支持更多中国年轻艺术家赴美研修。

2

《瞬间的永恒》于TR Lab线上平台成交页面截图,2021

而在8月24日,TR Lab宣布蔡国强将在该平台发布其第二件NFT作品,以此作为“回馈NFT社群的小小惊喜”,这件名为《炸自己》的NFT作品共有99个版本,于9月3日开始在TR Lab平台进行销售,每个限量版本定价为999美金,而此次销售所得则将全部用于支持上海外滩美术馆的教育项目。

3

《瞬间的永恒——101个火药画的引爆》主要聚焦于艺术家近年“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相关火药画引爆瞬间 。对于爆破型的作品来说,其价值不仅仅存在于一张实体的火药画,爆破的瞬间本身也是作品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正如蔡国强所说:“每个作品的引爆瞬间都独一无二,各自浓缩着当时当地的环境气候,包含着我与周围的人们共同经历的一场小小命运占卜,体验短暂的错位和恍惚……。”

作为首件NFT作品的延续,蔡国强的第二件NFT作品《炸自己》则是他近期创作的自画像之一,用两块画布夹住火药,在爆破后留下痕迹,艺术家戴着口罩的自拍像轮廓在画布中显现,这是经历了疫情所带来的复杂和脆弱后的他,一次冷静的自我审视。

4

蔡国强与《炸自己》诞生的火药画,2021。罗桑摄,蔡工作室提供

这是蔡国强第一次尝试NFT技术,他认为NFT提供了使爆破瞬间也变得具备可收藏性的可能。然而对新技术的尝试仍然处于初始阶段,蔡国强表示自己目前对于NFT的理念和可行性、可能性都只是刚开始,还有很多关于NFT的想法,希望在接下来一步步实现。当然实践的过程也总离不开一个疑问,即NFT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我一直追求把看不见的世界用看得见的媒介来表现,那这个看不见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也与NFT所在的虚拟世界在很多概念上有相似之处,包括关于宇宙的思考和主题。”对于宇宙的探索,并以创作对话宇宙,是蔡国强自80年代末便开始的“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系列项目的创作核心,那个被他视为“永恒之乡”的宇宙,在他3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始终扮演着中心角色。

火药画的爆破总是转瞬即逝,他们是否应该被留存?又是否可以被永久保存呢?“本来就没有留存,所以我想提醒的是,收藏《瞬间的永恒——101个火药画的引爆》这件作品时,收藏的不是照片,不是视频,也不是爆炸完的作品,而是爆炸的瞬间,这些瞬间也是作品的重要一部分。”蔡国强这样理解作品的可留存性、可收藏性。对他来说,不断尝试新的技术、新的媒介时,最吸引他的特点是“很难控制、有意外”,对于这位常年用火药做画笔,把天空当画布的艺术家来说,未知总是迷人。

qq

蔡国强玻璃镜子火药画《Non-Brand 非品牌 5》爆破瞬间。罗桑摄,由蔡工作室提供

当被问及为何坚定地选择支持年轻艺术家赴美研修生涯时,蔡国强对《艺术新闻/中文版》的记者表示,当年的自己正是通过这样的赞助项目前往美国研修,因此时至今日仍然心存感激当年得到的支持。1995年,蔡国强通过ACC的赞助项目从日本去到美国,并长住至今,“我很感激他们的支持,同时也感到需要更多人合力支持整个奖学金项目,尤其是对于许多中国的策展人、艺术家而言,他们需要这样的机会来充实自己的艺术事业,”他说道。而从2012年至今,“蔡基金会”已经支持超过17位中国年轻艺术家及学者赴美进修。而目前“蔡基金会”主要致力于推动跨领域的艺术实践、不同社会体制间的文化交流、社会性艺术和政治的关系、民间的艺术创造力、被遗忘的艺术家和艺术史的研究、个人艺术方法论的研究、环保烟花的开发等方面的进展。

6

蔡国强在ACC支持下于美国实现的首个项目《有蘑菇云的世纪:为二十世纪作的计划》,内华达原子弹试验基地,1996。蔡工作室提供

7

8

蔡国强与农民发明家们,2010 年。(从左至右:熊天华,陶相礼,李玉明,蔡国强,吴玉禄,吴书仔,陈种植,徐斌,王强,杜文达)林毅 摄/蔡工作室 提供

2010年,上海外滩美术馆曾经携手蔡国强,在艺术项目“农民达芬奇”中开馆,在一个宣扬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大社会背景下,蔡国强通过他的项目,提出且诠释了农民让城市更美好的话题。在11年后的2021年,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翻新后即将重新开馆之际,美术馆也携手蔡国强,开启一个全新的数字平台RAM+,这是从美术馆的实体空间向虚拟世界延伸的通道,据美术馆在声明中表示,该平台的建立将主要致力于支持艺术家探索数字艺术的未知可能,并激活在这个生态中的策划实践,以更深度地推动新兴科技和艺术结合的可持续发展。

9

蔡国强《不知如何降下》标语作品与杜文达《飞碟C》、《飞碟D》于上海外滩美术馆装置一境, 2010年。林毅 摄/蔡工作室 提供

在一个由加密货币社群主导的领域中,艺术机构可以在当下的生态中怎样支持艺术创作和艺术家?机构又可以如何跳出市场的叙事和偏好,以建立一个以艺术家和创作力为核心的话语圈?RAM+平台将通过研讨会、委托创作、虚拟展览及表演、线上出版物、研究和公共项目策划等方式,激发数字艺术领域的交流和思想碰撞。在许多纯粹偶然的机会主义和有商业目标的NFT艺术平台充斥着目前的加密艺术圈的情况下,上海外滩美术馆长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此时,“我只想提出以下问题:谁能评估NFT艺术的质量?”他提到,目前对于NFT艺术的概念仍然非常模糊,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宣称自己是“艺术家”,并且可以“创作”NFT艺术品。不可否认的是,由于评估标准体系的缺失和未成型,目前NFT艺术品的质量仍然参差不齐,不管是优秀的,还是令人质疑的创作,往往都是生成格式化的图像和趋势,看起来都十分相似,且服务于商业目的。正如拉瑞斯·弗洛乔所说,“危险在于艺术的扁平化,失去艺术实践的创新、对比和创造性的延伸。”

333

《炸自己》爆破瞬间动图,2021,蔡工作室提供

NFT艺术自敲响传统艺术界的大门之后的基本运作逻辑已经较为人熟知,其能够将视觉艺术作品、人工智能艺术作品、视频、音乐等等创作被加密,一旦NFT被创建,它就可以永远被数字追踪,然而这其中也暴露出诸多漏洞,正如拉瑞斯·弗洛乔所提出的,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组织能够完全控制、保护艺术家的权利,任何人都可以被命名为“艺术家”并创建NFT,这在当下造成了混乱。而这也意味着我们所看到的充满前景的NFT艺术领域的另一个腐败的阴暗面已经形成。例如,一些艺术家会看到他们创建的NFT作品被其他商业公司重新利用和控制,而这些公司既与创作毫无关系,也完全不保护艺术家的权利。亦有所谓的‘新兴’艺术家也参与了这种腐败的操作,他们挪用、复制,或稍微修改其他艺术家多年前创作的作品,并把它们以自己NFT艺术品出售。

对目前仍然是狂野西部的数字艺术领域来说,拥有一个能够形成专业知识和评估系统的平台显然是有必要的,当被问及这种必要性来自哪里时,拉瑞斯·弗洛乔给出的回答是:“由于全球金融、经济和社会的巨大变革。由于艺术创作和策展实践的决定性突变。由于艺术家、策展人和美术馆迫切需要发展艺术项目。由于RAM从其物理空间扩展到数字领域。由于RAM在国际艺术界有扎实的专业影响力。”“ ‘多样性、矛盾性、重要性、参与度、试验性、创造性’将会是未来选择与该平台合作的艺术家时会依据的标准,”他补充道。

11

海外滩美术馆,图片来源:上海外滩美术馆
时至今日,NFT艺术也许已经不应该被单纯地归类为资本的运作或充满泡沫的市场,其背后所延伸出的逻辑和亟待解决的行业问题会是每一位参与的从业者、创作者都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正如蔡国强所观察到的,目前在大量的艺博会中,存在一种“僵尸绘画”的现象,创作者和市场已经熟悉地掌握了易销售的抽象作品的特点、尺寸、颜色……“这种状态,难道就不是泡沫吗?”蔡国强反问道,对他而言,重要的是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有难度,是不是有课题研究的输出,以及其作为艺术本身,是否存在“冒险”特质。

采访、撰文/林佳珣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