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更大的赌注与竞争:迎来脱欧第二年的弗里玆伦敦艺博会加倍提升城市“全球影响力”

Oct 14, 2022   TANC
10月12日至16日,弗里玆伦敦艺博会(Frieze London)与弗里玆大师展(Frieze Masters)在摄政公园如期开幕。作为自英国政府取消所有防疫措施以来的首次展会,周三上午11:30,博览会帐篷入口处已大排长龙,显示出这似乎是弗里玆伦敦近期最繁忙的一次开幕。

从表面上看,弗里玆伦敦本年度的参展画廊阵容并无太大变化,包括卡洛斯/石川画廊(Carlos/Ishikawa)、大卫·柯丹斯基画廊(David Kordansky Gallery)、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豪瑟沃斯(Hauser&Wirth)、白立方(White Cube)、Thaddaeus Ropac 画廊在内的162家国际画廊齐聚摄政公园的展会帐篷,马凌画廊(Kiang Malingue)、户尔空间、Tiwani Contemporary、Emalin画廊等成立不到12年的画廊在“聚焦”(Focus)版块呈献艺术家个展。

1222等待进入弗里玆伦敦预展的队伍一直延伸至摄政公园的小径 摄影:Lee Cheshire
1333艺术家约翰·伍德(John Wood)&保罗·哈里森(Paul Harrison)作品《为公园安装十块标牌》( installation 10 signs for a park) (2022)在摄政公园Frieze Sculpture单元,2022年

在摄政公园的另一侧,弗里玆伦敦艺博会的姊妹博览会——致力于1980年以前的艺术的弗里玆大师展与包括Dr. Jörn Günther Rare Books、Ronchini画廊和Skarstedt画廊等在内的129家参展画廊一起迎来第十届。

今年的弗里玆伦敦艺博会加倍强调了英国在全球市场的战略和关键地位,其特别策展的展区重点关注相互连结的理念,从佛教和印度教哲学中汲取灵感。“Indra’s Net”(因陀罗之网)特别展区由古根海姆阿布扎比的客座策展人桑德希尼·波达尔(Sandhini Poddar)策展,十家画廊参展,包括来自马尼拉的Silverlens以及来自科伦坡的Saskia Fernando画廊,该画廊展示了斯里兰卡激进艺术家Chandraguptha Thenuwara的作品,对于国家当前的政治动荡作出评论。
3Saskia Fernando画廊在“因陀罗之网”特别展区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Saskia Fernando

与此同时,弗里兹大师展呈现了一个关注历史中的女性的特别展区,由AWARE(女性艺术家档案、研究和展览)的联合创始人兼研究总监卡米尔·莫里诺(Camille Morineau) 策展,呈献28位出生于1900年至1951年之间的女性艺术家,包括索尼亚·巴拉萨尼安(Sonia Balassanian)、崔郁卿(Wook-Kyung Choi)、 耐克·戴维斯(Nike Davies-Okundaye)和莱昂诺·菲妮(Leonor Fini)。

4副本莱昂诺·菲妮作品在Loeve&Co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摄影:David Owens

5

在展会之外,情势依旧在不断变化。一个月前(2022年9月2日至5日),弗里玆艺博会在首尔举办了其首届首尔展会。其主要竞争对手巴塞尔艺术展将在伦敦后不久举办第一届巴黎展会,这为英国与法国首都作为欧洲艺术贸易中心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增添了更大的赌注。

事实上,英国艺术市场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似乎是弗里玆艺博会关注的重点,弗里玆艺博会的新总监伊娃·朗格丽特(Eva Langret)称,今年的展会将不仅“庆祝伦敦的文化生活,而且还会展示它的全球影响力”并彰显“这座城市作为国际中心的地位”。

6Thomas Dane画廊获2022年弗里玆伦敦最佳展位奖 摄影: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Frieze and Linda Nylind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英国脱欧继续使国际航运复杂化,并对国家的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上一届弗里兹伦敦艺博会——即自2020年1月英国脱欧后的首届——许多参展画廊谈到了繁复的手续问题及运输延误,产生了很多临时不必要的麻烦。

与此同时,由于英格兰银行试图抑制支出与飙升的通货膨胀,英国的利率上升预计到明年将增加到2%,这可能会阻止藏家购买艺术品。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本月早些时候,英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9.1% ,创40年新高,也是所有G7国家中最高。伊娃·朗格丽特说弗里玆艺博会“对影响每个人的种种压力非常敏感”,而艺术市场也无可避免,但尽管如此,参加展会的需求“依然强劲”。今年,主展区的展位费为每平方米540英镑,与2021年的524英镑相比提高了3%。“聚焦”展区展位费在每平方米248英镑到348英镑之间。

7拉斐尔·多梅内克(Rafael Domenech)作品在户尔空间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户尔空间
8娜布其作品在马凌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马凌画廊

9

在博览会的VIP开幕日上,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全球经济即将衰退。各大画廊报告显示,向大批国际收藏家出售的艺术品达到了6位数,并强化了人们近年的持续印象——最新的艺术作品(被惯称为“颜料未干”的艺术作品)的市场正在蓬勃发展。

在高古轩的展位上,由29岁的英国抽象画家贾黛·法多朱蒂米(Jadé Fadojutimi )今年创作的七幅画作在展会开幕时已经售罄。画廊拒绝发表官方评论,但消息人士称,这些作品每件售价约为50万英镑。在去年的博览会上,Pippy Houldsworth画廊(代理贾黛·法多朱蒂米直到今年7月)以10万至13万英镑的价格出售了这位艺术家的一幅大幅画作。

10贾黛·法多朱蒂米作品在高古轩展位,2022年 摄影:David Owens

卓纳画廊以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的两件作品,以及六件卢卡斯·阿鲁达(Lucas Arruda)的作品,价格在16万至20万美元之间。

与此同时,Tiwani Contemporary的展位在首个小时内就被抢购一空。这家伦敦画廊正在展示两位冉冉升起的艺术新星的新画作:奥马尔·拉希德(Umar Rashid)(价格从4.5万美元至7.5万美元不等)和乔伊·拉宾霍(Joy Labinjo)(每件5万英镑)。

11卓纳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David Zwirner
12Tiwani Contemporary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摄影:David Owens

Artprice上周发布了一份报告,重点关注40岁以下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结果,该报告显示超当代艺术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在2021年7月至2022年6月期间创造了4.2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28%。前五名作品的平均价格从61.8万美元跃升至490万美元。尽管在整个艺术市场中仍占很小的份额(2.7%),但超当代艺术领域最引人注目的方面之一是,它与传统模式相反,由女性和黑人艺术家领导。

虽然有人说艺术史正在被改写,但其他人认为画廊、拍卖行和投资者正在自私地从中获利。“这种市场繁荣与艺术史、批判性或审美价值无关,”驻纽约的艺术顾问丽莎·希夫 (Lisa Schiff) 说,她表示,比狂热本身更“令人不安”的是画廊“过早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高度”提高一级市场价格以应对艺术家的拍卖价格”。她补充道:“在我看来,这对年轻艺术家来说是一种自杀式的举动。除了下跌,已经无路可走。”

同名画廊的Giles Huxley-Parlour表示,目前的趋势“不会长期保持稳定”。他注意到,即使是在非常富有的藏家中,过去六个月的可自由支配支出正在下降。Huxley-Parlour认为,围绕超当代艺术家的声浪掩盖了“更广泛的艺术市场更深层次的萎靡不振”。他补充说:“很多人都在等待时间,观察未来六个月会发生什么。”

13豪瑟沃斯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Hauser&Wirth
蓝筹艺术在困难时期通常被认为是对冲通胀的工具——那么超当代作品也是如此吗?“不,”希夫说。“我不建议(客户投资)。我还没有将超当代视为蓝筹股。”佩斯画廊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对此表示赞同,尤其是当年轻艺术家的价格因拍卖结果而膨胀时。“过度膨胀的东西并不是对冲通胀的好方法,”他说“但这并不是说围绕这些艺术家的一些作品没有真正的共识;当毕加索40多岁的时候,人们对他的作品才达成了真正的共识。”
14
弗里兹当代艺术协会收藏基金(The Contemporary Art Society Collections Fund)从白立方收购了八幅加纳艺术家伊伯翰姆·马哈马(Ibrahim Mahama)的摄影作品,这些作品将进入诺里奇城堡博物馆和美术馆(Norwich Castle Museum and Art Gallery)的收藏。这是加纳艺术家被英国机构首次购买的作品,它们描绘了马哈马在加纳与其长期合作者的纹身手臂:一些平放在该国主要地点的历史殖民地图上,另一些则在从黄金海岸铁路打捞出来的腐烂的皮革火车座椅上。马哈马表示,这些作品“着眼于身体、纹身和英国人创作的地图之间的关系”,并“与身体商品化的想法有关”。
15伊伯翰姆·马哈马在白立方展位现场,2022年 摄影:David Owens

泰特弗里兹基金(Frieze Tate Fund)也已完成了更多购藏。该基金由Frieze的大股东 Endeavor公司连续第七年提供支持,为泰特美术馆和客座策展人团队提供15万英镑的预算以及更早进入博览会购藏作品的机会。今年入选的七位艺术家来自全球各地,作品年代从1970年代至今。

三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来自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莱昂诺尔·菲尼(Leonor Fini)1970年创作的水彩画《螳螂》(Praying Mantis);加拿大艺术家Romany Eveleigh在1976年创作的抽象无题纸上作品;以及来自英国的Rita Keegan的布上油画《向弗里达致敬》(1987年)。

16阿莫尔·帕蒂尔作品在Project 88画廊展位现场,2022年 图片来源:Project 88

其余被收购的作品都是今年完成的:艺术家Sandra Vasquez de la Horra的新系列纸上作品;弗里达·奥拉帕博(Frida Orupabo)的拼贴画《小恶魔》(Little Devil);三件由阿莫尔·帕蒂尔(Amol K Patil)创作的纸上混合媒介作品,与他今年在第十五届卡塞尔文献展上的百日行为表演“Black Masks on Roller Skates”有关,以及英国艺术家刘易斯·哈蒙德(Lewis Hammond)的第一幅也是唯一一幅他母亲的油画肖像。

17

18伦敦的Fitzrovia区新出现了多家画廊 摄影:Flavius Călin/Unsplash

最近几周,伦敦的Fitzrovia区新开设了一批画廊,加入了包括Edel Assanti、Alice Black、Vitrine、Fold和Workplace Gallery画廊在内的地区蓬勃发展场景。最新增加的画廊包括Castor Gallery和Indigo+Madder,它们从伦敦南部Deptford区一同搬迁,升级为更大的共享空间;过去专注于雕塑作品的Brooke Benington画廊于10月在伦敦开设了第一家平面和立体作品空间;PM/AM画廊上个月也在伦敦新的空间开幕。10月23日,由前高古轩销售总监Tatiana Cheneviere创立的Pipeline Contemporary在Eastcastle Street开业。

这是中间市场正在蓬勃发展的迹象,还是更多的为了适应在英国脱欧、大流行后的环境中生存?简单来说:是做大还是回家?

19Vitrine Gallery外景 摄影:Jonathan Bassett

对于Indigo+Madder的联合创始人Krittika Sharma来说,在当今多变的气候中增长是一种经过计算的风险——但它“可以通过吸引更好的机会帮助我们生存”。为了帮助管理成本,尤其是租金,Sharma与Castor Gallery共用一个场地。每个画廊都有一个单独的展览空间,但他们共同使用办公室、观景室和存储设施。

自大流行以来,随着企业关闭或搬出伦敦市中心,商业房东被迫削减租金。正如同名画廊的创始人Giles Huxley-Parlour 所说:“现在扩张是有道理的,因为房地产市场对画廊非常有利。”尽管扩张,Huxley-Parlour对未来发出了警告,指出过去六个月支出如何下降。“当收藏家看到他们的股票投资组合下跌20%并且他们的新闻提要充满痛苦时,即使是非常富有的人也很难在可自由支配的事情上花钱,”他说。“谨慎是我们未来 18 个月的代名词,而这一切都在发生。”

20Grimm Gallery伦敦新空间外景 © Lucy Skaer; CourtesyGRIMM Amsterdam, New York, London

与此同时,英国脱欧仍然是英国艺术市场的眼中钉。英国税务及海关总署(HMRC)最近的数据显示,艺术品进口在2021年下降了18%,几乎是2019年价值的一半。

不过,也有一线希望。上个月,荷兰画商Jorg Grimm在伦敦开设了他的第一个空间——他说,这是对他名册上没有被英国本土画廊代理的英国艺术家数量的回应。“我们觉得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们介入并为他们创造这个平台。”画廊在伦敦空间的开幕展览展出了苏格兰艺术家和特纳奖提名人露西·斯卡尔(Lucy Skaer)的作品,其中一半作品已在展览开幕头两周内售罄。格林表示:“伦敦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艺术市场,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愿这种能量能够持续!”

撰文/Anny Shaw、Kabir Jhala、Louisa Buck

翻译/戴梓琪、胡炘融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