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金融下行压力中巴塞尔展开代际新对话,海外中国艺术家呈现此刻的“离散”状态

Jun 15, 2022   TANC

6月14日,巴塞尔艺术展VIP首日开放。这意味着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自疫情以来第一次回归到其传统举办的六月,并且人们已不再需要佩戴口罩以及进行核酸检测,画廊的数量也相较去年有小幅增加。

伴随自今年4月起欧洲各国逐渐取消核酸检测与疫苗护照的旅行限制,以及威尼斯双年展与即将开幕的卡塞尔文献展等一系列艺术盛会的依次举办,欧洲的艺术活动正在恢复原有的活力。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六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自今年4月起,国际客运也已强劲复苏,相较2021年同期需求增长78%。

1巴塞尔艺术展展览现场,2022
2巴塞尔艺术展展览现场,2022
3Leonardo Drew作品在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现场,2022
4Andrea Zittel,《A-Z Personal Unifrms, 2nd Decade: Fall Winter 2003–Spring/Summer 》(2013)在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现场,2022

今年3月,巴塞尔艺术展宣布将于10月在巴黎临时大皇宫(Grand Palais Éphémère)以首届Paris+艺术博览会取代在该地举办的传统博览会Fiac,在艺术世界引起震动。今年1月,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MCH集团宣布对新加坡ART SG博览会的主办方“Art Events Singapore”进行再投资,购买其15%的股权。

这一系列的扩张可追溯至2020年传媒大亨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的投资公司Lupa Systems向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MCH集团注入4800万瑞士法郎(4600万欧元)的资金,这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巴塞尔艺术展的稳定性。根据瑞士媒体Basler Zeitung上周的报道,金融公司XanaduAlpha最近再次对收购巴塞尔艺术展产生兴趣,并已向MCH提供约2亿瑞士法郎(1.92亿欧元),用于购买瑞士巴塞尔70%股份,尽管MCH的一位发言人称,其“绝对无意出售巴塞尔艺术展”。

5巴塞尔艺术展展览现场,2022

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除去包含234家画廊的主单元“艺廊荟萃”(Galleries),“艺创宣言”(Statements)、“意象无限”(Unlimited)、“城艺之旅”(Parcours)、“策展专题”(Feature)、“光映现场”(Film)、“与巴塞尔艺术展对话”(Conversations)等众多单元共同在巴塞尔连接起牵动整座城市的艺术对话,并依然延续自疫情以来采取的实体结合数字的混合形式,扩大其辐射全球的影响力。

6向已故美国概念艺术家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致敬的大型地面装置《Out of Sight》在大型公共广场Messeplatz呈现

在本次博览会中,由新老代际艺术家对话构成的群展展位成为不容忽视的特点。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不再仅出现于年轻画廊的展览中,同样成为众多老牌画廊的推动对象。而高昂的国际运输费用也使众多画廊选择聚焦创作于欧洲或者小尺幅便于运输的作品,以降低参展成本,这在参展的中国本土画廊中,则反映为聚焦于生活与工作于海外的艺术家的创作。与逐渐恢复的全球旅行相比,中国严格的出入境政策依然使本次博览会难以见得中国藏家的身影。新的国际艺术市场格局也正在变化与孕育之中。

7

美股三大指数的大幅收跌使中断了三年参与的美国藏家重新回到巴塞尔艺博会的现场。许多销售在博览会开幕前已经发生。尽管受到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但豪瑟沃斯画廊联合总裁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表示,“巴塞尔艺术展已经全面回归,而且状态很好。”在博览会开幕的最初几小时里,豪瑟沃斯画廊卖出了价值7500万美元的作品,其中包括路易丝·布尔乔亚的大型蜘蛛雕塑,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8副本豪瑟沃斯画廊展位现场 摄影: David Owens

然而市场正在重新调整的迹象已经显现。由于中国依然严格执行的出入境政策,在本次巴塞尔艺术周中,很少亚洲藏家的身影,尽管部分藏家选择由其来自欧洲的顾问代替自己出席。

高古轩首席运营官安德鲁·法布里肯特(Andrew Fabricant)则表示其发现了“更广泛的藏家组合”。“一个巨大的变化正在发生,这是与以前不同的一代人”。与此同时,新一代的艺术家们也正在市场上掀起风暴,新兴的红筹股艺术家甚至似乎已经占据博览会传统蓝筹股们的位置。

9高古轩画廊展位现场 摄影: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Daniel Templon画廊的执行董事Anne-Claudie Coric说,她的画廊已经“预见了市场的这种轻微变化”,今年更加“专注于艺术家之间的代际对话”。而这也成为巴塞尔艺术展众多参展画廊的选择。

Daniel Templon展位呈现的作品既包括来自吉姆·迪恩(Jim Dine)、朱尔斯·奥利茨基(Jules Olitski)、爱德华与南希·肯尼霍兹(Ed and Nancy Kienholz)等美国知名艺术家的历史性创作,也包含凯辛德·威利(Kehinde Wiley)、比利·赞格瓦(Billie Zangewa)、奥马尔·巴(Omar Ba)三位“年轻的、全球化一代的”非裔艺术家的作品。“这三位艺术家都非常了解西方艺术史,但他们的足迹遍布非洲并面对着特殊的挑战”,Coric说。在展位上,奥马尔·巴的作品《Something happened 1》(2022)以约15万美元售出,盐田千春的作品以9万至30万欧元售出,比利·赞格瓦的作品以10万美元售出。

10里森画廊展位现场

里森画廊总监格雷格·希尔迪(Greg Hilty)表示,画廊正在扩大其关注的范围,在其抽象艺术家名册上增加更多具象艺术家的名字。6月初,里森画廊宣布代理以创作大型当代具象绘画而闻名的艺术家喻红,呈现其作于2020年,受美国BLM运动影响完成的绘画《方向》。里森画廊在今年宣布代理的艺术家李然、杰克·皮尔森(Jack Pierson)的作品同样在展位呈现,三者的作品分别在开幕日以3.2万美元、22万美元与22.5万美元售出。 

同样来自中国的女性艺术家周力的大尺幅创作在科林画廊(Kerlin Gallery)的展位上呈现。《桃花源:水与梦之一》(2022)是艺术家周力游心于道之作,其作品与阿莲娜 · 伊根(Aleana Egan)的金属油画、朵拉茜 · 珂拉丝(Dorothy Cross)的雕塑并置,共同唤起对人们对感性、柔韧与流动的体验。

11科林画廊展位现场

高古轩在展位展出了毕加索创作于1953年,以其妻子富朗索瓦丝·吉洛(Françoise Gilot)为主题的画作,以及新加入画廊的艺术家阿什利·比克顿(Ashley Bickerton)、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与瑞克·洛(Rick Lowe)的作品——这些艺术家的事业已经成熟,但市场发展相对不足。法布里肯特表示,画廊在VIP开幕式上已售出40余件作品,展出作品价格从50万美元至毕加索的2000万欧元不等。与此同时,佩斯画廊在展位带来的两位在二级市场饱受追捧的明星洛伊·霍洛威尔(Loie Hollowell)的作品与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的作品标价分别为45万美元与180万美元,二者均在博览会开幕后的前两个小时内售出。

传统上,巴塞尔艺术展中新兴与未被发现的艺术家都在博览会二楼出现。在这里,首次参展的Mariane Ibrahim画廊展出了其代理艺术家的近期新作。其中,加纳裔艺术家阿莫阿科·博阿弗(Amoako Boafo)的作品《Puppy Blankie》价格在2.5万至40万美元,在开幕当天销售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博阿弗的市场在近年来迅速上升,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系列拍卖会的推动,尽管这与艺术家的愿望相悖。

12Mariane Ibrahim画廊展位现场

画廊主Ibrahim指出,艺术市场的这种“权力转移”对年轻画廊来说是一种代价:“我们承担着培养年轻艺术家的风险,而大型画廊不需要换尿布。但他们同时与成熟的艺术家以及年轻的艺术家合作是很困难的——这就像在成人的饭桌与小孩的饭桌上同时摆上了座位。”

13

影响当下艺博会生态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运输成本的飞升,Daniel Templon画廊的Coric表示:“运输成本在全球范围内爆炸性增长,这意味着画廊必须在运输方面格外小心并使用策略,专注于我们在欧洲已有的作品”。

14Hanne Darboven,《OST-West-Demokratie》(1983)在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现场

在以展示大型装置著称的“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平面作品在今年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其中最小的作品来自墨西哥艺术家弗朗希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的一组微型画,描绘了建立于世界各地的铁丝网与封闭的边界。埃利斯的代理画廊主Peter Kilchmann说,这一系列绘画作为一整件作品,售价在1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他们被由一个箱子打包运输至瑞士,这是一个“明显的优势”。

里森画廊的希尔迪表示,在运输方面,每个人都变得“有点务实”。画廊的一件作品是从上海运来的,运输时间相当紧张。“我们不是在砸钱解决问题,但我们努力在每一种状况中做到最好。”

15Keith Haring作品在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现场

正如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在开幕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那样,“现在仍然不是正常时期”。他补充道:“我们正处于大流行病的尾声,并处于30年来的第一次欧洲陆地战争之中;这场悲剧的影响每天都在变得更加明显。”

道琼斯指数仅在今年就下跌了约20%,全球市场的下行以及加密货币的暴跌或许也在提示着人们:“新常态”或许会在不远的将来受到考验。

16

面对中国大陆与海外旅行受阻以及作品运输价格飞升,此次在巴塞尔进行呈现的中国本土画廊,也大多选择了展示生活与工作于海外的中国艺术家们的新作。当这些创作聚集在一个处于后疫情时代、逆全球化已成趋势的国际性博览会中,艺术家对自身“身份”的追问与“离散”状态在新作中进一步呈现。

香格纳画廊在展位呈现了目前生活与工作于伦敦的艺术家朱加与韩梦云的双个展,以两代人的对话折射全球问题下个人与历史记忆的共鸣。

17香格纳画廊展位现场,左:朱加,《英国花园》,2019;右:韩梦云,《洁净与危险》,2022

在朱加创作于海外生活期间的画作中,由主观视角捕捉的日常行为活动成为当代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下的现实景观的映射。在“日常社交”和“老房子”两个系列里,艺术家的肖像明显地在在场的同时隐退,形成连接过去与当下的主观叙事中既融入又疏离的中空通道。

与朱加以个人生活为原点展开,并弥散着乡愁意味的叙事性创作相比,韩梦云的作品工作于全球不同文化的交汇点,广泛从佛教经文、古典诗歌及文学、印度和波斯细密画、中国和日本的木版印刷典籍等众多资源中汲取灵感,探索不同社会背景下的文化定义。

18韩梦云作品在香格纳画廊展位现场

对于有着完全不同的生长与生活环境的艺术家而言,身份有时是解决问题的良药,有时是问题本身,有时似乎已然销匿不再成为问题,又或许只是化作幽灵从未散去。在空白空间于“艺创宣言”(Statements)单元呈现的王拓最新双频影像装置《第二次审问》中,艺术家与审查员两个看似相互对立的人物在一次围绕“八九现代艺术大展”的重思与辩论中实现角色的相互转换,艺术与政治的法则在挥之不去的历史与新的社会现实中相互纠缠。

19王拓,《第二次审问》,2022,双频录像装置(彩色,有声,4K),24’28″,影像静帧

在与巴塞尔艺术展同一时期举办的巴塞尔Liste艺术博览会上,定居柏林的艺术家aaajiao在Tabula Rasa画廊空无一无的呈现,则更加具有讽刺意义。这一名为“离散作为历史”的展览原计划展出艺术家近年持续创作的“icon”与“landscape”两个系列,以作为艺术家对自身身份变迁与突围的记录,但受到上海自4月开始的封控政策的影响,原定参展的作品无法运出,但艺术家与画廊最终仍决定按原计划,将无法参展的作品以标示轮廓线的方式在展位呈现,同时配合线上展厅的展出。

20Liste艺术博览会Tabula Rasa画廊展位

“这次我们坚持用一种缺席的方式去呈现原计划的展览方案,因为我觉得这与我原本想表达的事情是一致的,那就是我的身份困境。我希望将这其中的逃离、抵御和困难分享出来,或许更多人可以尝试以这样的方式找到一种生活的可能和改变的勇气。”aaajiao说。

21程心怡,《Date》,2021

在巴塞尔艺术展中,天线空间在展位展出了艺术家韩冰、关小、程心怡、李美来(Mire Lee)、Owen Fu、王伊芙苓韬程(Evelyn Taocheng Wang)和斯坦尼斯拉娃·科瓦奇科娃(Stanislava Kovalcikova)的作品,呈现来自与处于全球不同空间的艺术家们对各自生活、时代及文化的映射。在现生活与工作于巴黎的艺术家程心怡的作品《Date》(2021)中,程心怡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一个赴约相拥的瞬间,借此表达对彼此共存之意义的思量,以及对这种共存意义对于人类之意趣的深思。

在中国本土画廊、艺术家、藏家大比例无法到场的海外博览会中,这种缺席留下的空白一方面如同aaajiao在展墙留下的虚位以待的轮廓线,没有人可以确定这其中的缺口何时能够再次被填充,另一方面,留白也为另一种到来打开了新的空间。如同程心怡的作品中一向一背的两个人物,彼此身份模糊,而重要的或许只是相遇与温存的此刻。

22Liste艺术博览会Vanguard画廊展位现场

Vanguard画廊在Liste艺术博览会呈现韩国艺术家朴庆根的个人项目“当老虎还在抽烟的时代”。由于工作人员无法到场,由艺术家本人在场主持展位。自疫情以来,Liste的参展中国画廊有所增多,这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自2019年赴任Liste总监的乔安纳·卡姆(Joanna Kamm)对中国以及中国画廊主的拜访。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卡姆表示对中国画廊主的付出印象深刻:“他们中的大多数由于旅行限制无法亲自出席海外博览会,但会委托自己信任的朋友与策展人、艺术家来代表自己。”

 

撰文/Anny Shaw、胡炘融
编辑/叶滢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