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台北当代艺博会再启动,在多中心化的亚洲艺术市场定义新角色

May 21, 2022   TANC

1

2

3第三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摄影:汪正翔
5月19日,受疫情影响而暂停一年的第三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回归。“当代网域”( Galleries)、“新生维度”(Edge)、“微型单元”(Solo)三个分区汇聚了62家画廊,带来200位艺术家的千件作品,相较以往90余家画廊的体量有所减少,场馆也由前两届的南港展览馆移至世贸中心一馆。疫情与边境管制政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参与其中的西方国际画廊较以往少了一半,而台湾本土画廊则维持了与过往相当的体量,连同近邻的来自中国香港、日本、新加坡、泰国等地的画廊,这场艺博会在线下的呈现上格外针对于台湾本土市场。
在有意加宽的走道中,前往艺博会的观众络绎不绝,“台北本地的市场已经有两年都没有这种比较国际化的艺博会了,受政策影响,收藏家也很少会出去参加其他国家的博览会,但许多人还是喜欢在线下作交易,所以大家对这场艺博会非常期待。”台北当代联合总监岳鸿飞(Robin Peckham)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
4第三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实境计划”单元郝经芳&王令杰作品《星空》,摄影:汪正翔

5

在台北当代艺博会呈现的一周后,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将于5月27日举行,今年9月,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也将推出全新的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面对亚洲艺术博览会的变化,岳鸿飞觉得亚洲艺术市场已变得分散,“以前画廊会将香港看作焦点,一年一次到那里会见到他们亚洲各个国家来的客人。我觉得现在这个市场比较复杂,每个地方的收藏家有一些不同的习惯和喜好,以后可能是台北、香港、新加坡、上海、首尔,甚至东京,都会是差不多平等的市场交易的点,画廊会按照他们自己客人的需求去制定策略。”
6乔治·莫兰迪《静物》,1959年,布面油画,©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_ SIAE, Rome. Courtesy David Zwirner
自第一届开始便参与台北当代艺博会的卓纳画廊,在亚洲不同城市的艺博会,会越来越趋向针对各地区的文化背景和收藏历史的差异,依据参展地点有更客制化的展现。本次他们带来了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静物》及《花卉》系列中的作品,以及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以及拉乌尔·德·凯泽(Raoul De Keyser)的作品。画廊香港空间总监佟立华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今后还是会持续以开放但谨慎的心态去评估参与亚洲的各博览会,而在过往参加的过程中,所售出的作品涵盖了不同媒介,成绩也不逊色于其他的艺博会,因此台湾的收藏群体一直是其重视也很重要的地区。尽管受疫情影响,出行受到限制,但艺博会仍是与藏家互动对话、有效推广艺术家的重要平台。
7第一次参加台北当代的Christine Park Gallery,呈现菲律宾街头摄影和纪实摄影师巴卡尼(Xyza Cruz Bacani)的作品《Angels》(2015年)
8来自德国的艾根画廊带来Ryan Mosley作品《A long man’s think》,图片来源:艺术家及Galerie EIGEN + ART Leipzig,Berlin.

“‘国际化’和‘多样性’应该是本次最大感受。这里说的并不是指参展的画廊或是参观者的国别,而是不论在本地画廊安排参展的艺术家、或是参观群众的观展经验和期待,都有了更丰富多元的展现。例如许多本地画廊展出的艺术家并不限于华人艺术家,而是可见有来自东南亚、日本、欧洲、美国等地的艺术家。展出作品的类别,虽然大型雕塑的数量少了,但还是有不同的装置、观念艺术、或是在创作方式与媒材的尝试。除了可看出台湾画廊的多元尝试,和不同区域和创作类别的艺术家合作,同时也代表了本地藏家对于更国际、多元艺术呈现的接受与欣赏。”佟立华说。

9厉蔚阁画廊(LGDR)带来众多艺术家作品,顺应台湾不同的藏家口味
厉蔚阁画廊(LGDR)总监暨台湾区代表姜毓芸则称因为疫情,画廊参展确实需要承担更高的国际运输成本,人力调动方面也有着相当的挑战。但今年年初完成全球范围内正式整合的该画廊仍坚持参展台北当代,看重的便是后者兼具国际化与本土性的策略及视野。他们带来昆瑟·乌克 (Günther Uecker)、屠宏涛、玛丽娜·亚当斯(Marina Adams)、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Francesco Clemente)、倪有鱼等众多艺术家的作品,也顺应了台湾老中青三代藏家的口味。
10诚品画廊展位现场
11刁德谦,躲着,2000,丙烯、绢印/画布,183.5 x 122.5 cm

台湾藏家的多元在多家画廊的采访中有所共识,长期深耕台湾的本土画廊诚品画廊本次带来了刁德谦与陈文骥的作品,总监赵琍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老藏家的二代及新富阶层是当下市场的重要力量,“很年轻他们就开始买艺术品,相对与艺术的关系也比较若即若离,觉得艺术品可以收藏,也可以投资,相较以往的藏家更为理性。在艺术的内容上,千禧世代的崛起,趋向于动漫、涂鸦等符号性的图像作品几乎翻了一番,而战后的现代主义大师作品,价格甚至会上亿,也是市场上的重要需求。”在她看来,台湾艺术市场在交易方面,十多年前就已经呈现两极化趋势。

12即将于9月举办Frieze Seoul的国际会议暨展示中心

以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为代表的艺博会全球产业在赵俐眼中早已形成了一个贯穿东西方的链条,“他们带来了西方式的收藏艺术品,某种程度也把它当成是艺术化的有价证券的东西带到亚洲来,那需要很大的资本,因此原本的银行家、投资房地产或金融业的人也因为这样的产业来到亚洲,无论几手市场,新的人都进来了。”她觉得台湾收藏家在收藏方面不拘一格,而在独树一帜的做法、实力、组织等方面尚数脆弱,仍延续西方带来的思路,她亦好奇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将是怎样的面貌,购买西方的明星级的艺术家已是亚洲市场的某种共性,而成熟西方艺博会的开办会使市场更为白热化,也更倾斜。

13德萨画廊呈献当代艺术家林菁菁和麦影彤二的双人展览
继2019年后第二次参加台北当代的德萨画廊选择将先锋前卫的艺术作为画廊项目的切入点之一,本次将香港观念艺术家麦影彤二的作品带来,而另一位艺术家林菁菁也将在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上呈现。“台湾藏家们的收藏底蕴深厚,以往我们会选择带部分古典大师作品/经典的现代艺术作品(如赵无极、朱德群等)来到台湾的展会。但是如今随着新晋年轻藏家们的崛起和购买力的提升,我们有信心带着更加国际化的当代艺术家们的作品参展。”德萨画廊创始人Pascal de Sarthe说。
今年在北京博乐徳艺术中心设置空间的Woaw Gallery是来自香港的年轻画廊,副总监Ben Yu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亚洲艺术领域的扩张和市场的发展,与受过良好教育、多元化和富有的年轻收藏家的涌入同步进行。买家不仅在收藏蓝筹艺术家的作品,而且在收藏新兴艺术家的作品时也在冒着更大的风险。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艺术,我看到艺术收藏者的群体在不断壮大。画廊需要继续引进更多的海外艺术家,同时保持培养本土人才的平衡。”他们带来的奥斯陆艺术家Charlie Roberts的作品在展会中全部售罄。
14双方画廊带来台湾艺术家黄海欣作品《姐妹 #5》(2014年)参加“艺术沙龙展区”,该区域作品均低于8,000美元 / 新台币220,000元,以期鼓励及培育来自不同背景及经验的藏家
在过去两年的工作中,岳鸿飞拜访了台北、台中、台南的不同艺术家,感受到不同区域和年龄曾经的差异,“这几年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变化,当代艺术变成了很多年轻收藏家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有点像过去十年我们在上海看到慢慢培养的这个习惯,然后有了西岸的这些私人美术馆,大家周末要出去玩的时候,可能吃完早午餐就去逛一个展览。”
而疫情对台湾本土艺术家的巨大影响也是岳鸿飞所惋惜的,“尤其是年轻这一代八零后、九零后,他们可能刚刚开始起步往外走,台北当代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桥梁,我们会很刻意地要把他们的作品介绍给一些国际美术馆的策展人、私人基金会等。隔离和边境政策让很多文化交流停下来。台湾艺术家出去做展览的机会也少了。”
 
15
今年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的特色之一是设立了全新“艺动区块”(Launch Stage)NFT 展区,汇聚了三大国际 NFT 平台 Feral File、Art Blocks、Outland,以及台湾的“Soyl 所有”,带来Whistlegraph、Ben Snell、Rachel Rose、黄海欣的作品,展会期间的每天上午11时30分,四个NFT平台会在线上全球开卖限量版次作品,现场也有展位帮助入门者现场学习如何购买NFT作品。
16 17“艺动区块”(Launch Stage)NFT 展区

“NFT这个市场是很有意思的,许多年轻人是非常愿意透过收藏NFT接触到当代艺术的,所以我们希望以这个新增专区作为桥梁,吸引年轻的收藏家,然后让他们喜欢上当代艺术的生活方式。“岳鸿飞表示,据最新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71%台湾收藏家表示2022年有购买数字艺术的计划,这一潜力客户群体或许会带来艺术市场新的活力。而另一方面,在他看来,NFT市场的爆发也鼓励了很多坚持十年、二十年创作数字艺术和新媒体艺术的艺术家,艺博会的平台恰好让当代艺术收藏家看到NFT领域中值得欣赏的作品,也令NFT圈的人感受到艺术的魅力。

18Outland平台近期合作的艺术家James Jean为杨紫琼最新电影《瞬息全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绘制了海报
在评审的过程中,参展的平台与画廊担任了相似的角色,策展方向、与当代艺术家合作的紧密度、在推广方面有利于整体市场发展是台北当代最为看重的。“他们的方向各有不同,但是都是像画廊一样去培养艺术家、培养他们的收藏家”岳鸿飞补充道。如新兴加密艺术平台Outland携手美国视觉艺术家瑞秋·罗斯(Rachel Rose)合作完成的艺术家首件NFT作品“L’informe”,就五幅艺术家在iPad上绘制的精细的数字绘画,记录下瑞秋在适应自己母亲身份时期的情感经验。该艺术家曾于2020年在上海池社举办过亚洲首次个展。
19致颖,《文化中心》,2018-2020
除平台外,来自巴黎的LIUSA WANG画廊本次也带来了艺术家致颖的NFT作品《The Looty》,总监Yoru表示现场问询的人不在少数,令她意外的是,很多观众对于NFT及其运作模式都有所了解,而年龄跨度也超乎预料,除了年轻人,也有40岁以上的观众。此外,致颖的《文化中心》也在本次展出,今年3月,他的个展“若是春光满面”在上海·夜校举办。
20
早在2020年4月,台北当代艺博会就推出了线上平台“Taipei Connections”,“最初只是做一个实验,先看一下台湾的收藏家反应会是什么样子,当时大家心里还没有准备好,藏家们觉得疫情很快就过去,错过几届博览会也没有关系。但后来大家就开始习惯了,非常愿意在线上Frieze、Basel的OVR去逛,或者是大拍卖行的线上交易都愿意接受了,所以我们也认为OVR是必须要有的,也会吸引一些根本没有去逛博览会习惯的新的收藏家。”岳鸿飞说。
21“Taipei Connections”线上展示
如其所言,越来越多的拍卖行、画廊也都开始重视自己的线上渠道,Instagram等其他线上平台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年轻收藏家,这与看到实际作品的线下行为构成了互为补充的趋势。疫情终究会过去,而艺博会所承担的教育功能也愈加明显,能够同时聚集商业画廊、藏家和艺术家的,以分享、展示作为主要功能的特性,开启了当下艺术市场较为核心的营运模式。早在4月,台北当代即已透过Instagram 直播,举办了多场论坛形式,本月更以“思想串流”(Ideas Forum)为题,聚焦当下的发展与体验,以NFT艺术企划、“深度记忆与科技”、“海洋塑胶”,以及艺术解密大师班等举办多场论坛。“面对高速的改变是无法慢慢等待适应,我们必须以知识作为逃生出口。”引自马歇尔·麦克卢汉(Herbert Marshall McLuhan)自传的这句话,便是本届的主轴概念。
一如台北当代共同创办人暨联合总监任天晋(Magnus Renfrew)所表示的:“艺术博览会的形式或许会因趋势变化,但推广艺术与收藏的任务并不会改变,我们期待台北当代不只是个艺术博览会,也是一个台湾艺术市场不断进化的指标。”
 

采访、撰文/孟宪晖

* 若无特别标注,

本文图片均由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提供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