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远程近观巴塞尔艺术展,疫情没有遏制欧洲藏家的胃口

Sep 23,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自2019年6月以来的首次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回归,尽管VIP开幕式可能比往年平静,但事实证明生意出奇地火爆。尽管在开展前仍然经历着一系列外界因素的困扰,该艺博会仍然成功携手272个参展商在瑞士巴塞尔亮相,“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回归,主要展示大型装置、雕塑、壁画以及大量的摄影和影像作品,本届展区首次由圣加仑美术馆(Kunst Halle Sankt Gallen)总监Giovanni Carmine策展,共展出62件大型艺术品。
与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采取相似的措施,此次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也提供了联合展位,供2家或多家画廊共同分享,同时也有“卫星展位”的设置,那些未能到展会现场的画廊主和画廊工作人员可以通过展位上的平板电脑与藏家沟通,艺博会主办方派遣专业培训人员协助布展和维护展位。
1
多家参展的经销商发布了的首日稳定的销售情况,欧洲买家带来的大笔交易弥补了美国和亚洲走藏家的明显缺席。在豪瑟沃斯的宣布的销售中,1975年的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画作《诗人》(Poet)以650万美元成交,1939年的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雕塑以550万美元成交,爱德华·克拉克(Edward Clark)1998年的作品《无题(巴黎)》「Untitled(Paris)」以85万美元的价格售给一家美国机构,画廊首日总共售出10件作品。
2
Philip Guston的《诗人》(1975)在豪瑟沃斯以 650 万美元售出,由豪瑟沃斯提供,图片来源:Art Newspaper

厉蔚阁联合创始人多米尼克·列维(Dominique Lévy)在首日结束后表示:“我们的访客大多是欧洲人,但我们也见过一些美国客户。能够参加的藏家真的愿意花时间进行有意义的对话。”画廊在开幕首日便售出8位艺术家的作品,销售额从十万美元左右到五百万美元不等,这些作品在欧洲、美国和亚洲都有收藏。

3
厉蔚阁展位,图片来源:厉蔚阁
纽约的格莱斯顿画廊(Gladstone Gallery)以约2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幅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画作,并以500万至55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摆在展台外侧显眼位置的一幅充满活力的凯斯·哈林(Keith Haring)作品。佩斯画廊首日实现了10件作品的销售,其中包括6件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作品,每件以9万美元售出,芭芭拉·赫普沃斯 (Barbara Hepworth)在1963年所作的雕塑以120万美元成交。一个来自欧洲的私人收藏以1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拉提法·埃哈赫什 (Latifa Echakhch)2020年的作品《Wind Wall Icon》。
总部设在纽约的立木画廊的联合创始人大卫·莫平(David Maupin)说:“这只是第一天,我们的展位几乎已经卖完了,欧洲人回来买东西了,也包括机构。我们已经与十多年前的客户重新接触了。”
截至9月23日,里森画廊已经售出21件作品,一件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新作《For Wow》被一家瑞士公共机构收藏。而首次在巴塞尔出现的里森画廊最新代理艺术家安永正臣(Masaomi Yasunaga)和奥尔加·德·阿马拉尔(Olga de Amaral )的作品大受欢迎。

4

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现场

亚洲藏家的缺席并不意味着没有收获,上海油罐艺术中心创始人、收藏家乔志兵自2007年第一次前往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后今年是第一次未能亲自到场,他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此次虽没有亲自前往,但也通过线上直播参与了本届艺博会,他补充道巴塞尔艺术展在藏家服务上,特别是对无法到场的藏家的服务也有许多提升。但当然,未能亲自到场则使购藏作品的过程更具目的性,“惊喜的发现少了。”他说道。而当被问及在旅行限制的时代是否是中国藏家收藏西方当代艺术的好时机时,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曾经有一段时间,西方画廊会把作品优先考虑给亚洲藏家,但现阶段并不是这种情况。”

5

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现场

在展馆二楼的画廊倾向于以低价位的作品来吸引年轻人,柏林的经销商约翰·科尼格(Johann Konig) 也在快速销售。画廊在博览会开幕前一晚的晚宴上卖出了一件克劳迪娅·科姆特(Claudia Comte)的作品《变形雕塑(山)》,售价12万欧元。

31万欧元的价格卖出卡塔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的画作,并以4.5万欧元的价格购买Trey Abdella的鲨鱼(万圣节面具)和一个骷髅的诡异浮雕。柯尼希甚至在博览会开幕前一晚的晚宴上卖出了一件克劳迪娅·科姆特(Claudia Comte)的作品《变形雕塑(山)》,售价12万欧元,并另有两件作品在洽谈中。“人们过去是来浏览的,但现在他们是来买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科尼格说,“但对我们而言,博览会也很重要,它是一个展示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并与收藏家交流的平台。”

6

Trey Abdella’s Washed Out (2021),König Galerie 售价, 45,000 欧元 由 König Galerie 提供

“意象无限”单元的作品亦有多件在首日实现了销售,一家欧洲博物馆以450万美元的价格从塔达乌斯·罗帕克 (Thaddaeus Ropac)手中买下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画作《Rollings (Salvage)》(1984年)。由卓纳画廊呈现的丹·弗莱文 (Dan Flavin)作品《Untitled》在开幕首日以3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艺术顾问博纳·蒙塔古(Bona Montagu)指出,由于今年博览会实行了社交距离限制,包括强制性的口罩和疫苗接种证明,“收藏家们来到这里,则表示着已经做出了承诺,参加博览会要经过很多关卡,所以我认为那些人是带着购买艺术品的目的来的,非常认真。”

7

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现场
“这里的美国观众比以前少了,”豪瑟沃斯的联合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说。尽管如此,在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之前,画廊在苏黎世的画廊中,布鲁克林艺术家西蒙尼·利(Simone Leigh)的新雕塑展就已售罄,她将代表美国参加明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沃斯也补充道大多数买家是公共机构。
销售的速度增加了证明冠状病毒危机几乎没有遏制住富有的收藏家胃口的证据。虽然以前的经济危机减少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财富,但这场大流行病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甚至使许多百万富翁受益。根据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的的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亿万富翁的数量增加了7%,他们的财富在这一年增加了32%。
8
尽管 2020 年出现危机,但收藏家的支出中位数较 2019 年同比增长 10%,2021 年上半年平均进一步增加了 42%(达到 242,000 美元),图片来源:Art Basel 2021年中回顾报告
对于在大流行的封锁期间被迫关闭画廊的经销商来说,巴塞尔艺术展代表了一个与国内外收藏家恢复联系的重要机会。维也纳画廊Nächst St. Stephan的联合创始人Rosemarie Schwarzwälder说:“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机会与客户进行现场接触。”她在博览会的开幕式上卖出了一件卡塔琳娜·格罗斯的作品,价格为23万欧元。
来自慕尼黑的Thomas画廊的Raimund Thomas说:“很高兴再次见到我们的收藏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回来了,”他以18万欧元的价格卖出了一件Tony Cragg的青铜雕塑,并准备就一件Jean Dubuffet的作品达成协议。“一般来说,目前大家的旅行意愿是有限的,所以这么多的人来到这里是令人惊讶的。”
9
香格纳画廊“卫星展位”现场
五家总部位于亚洲的画廊其画廊主不能亲自出席,以“卫星展位”的形式出现。总部位于上海的香格纳画廊的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通过展台上的平板电脑与收藏家交谈。尽管是非常规的设置,但这家已经参加了20年巴塞尔艺术展的画廊在展会开幕后的几个小时内就卖出了丁乙的两件作品,每件价格为46.5万美元。
“我们想参加,但从中国前往是非常复杂和麻烦的,”劳伦斯·何浦林说。“20年后,我们认识了很多收藏家,所以很多人都在打招呼,问我们怎么样,他们很高兴看到我们在大流行中幸存下来。”
劳伦斯·何浦林承认,虚拟沟通存在确实缺点。他说:“通常巴塞尔艺术展是展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的好方法,同时也可以看到其他人在做什么,但今年的问题是我们无法看到其他人在做什么,所以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10
直至博览会开幕的一个月前,围绕该博览会的不确定性仍然在持续,国际旅行限制越来越复杂,瑞士当局的公共卫生政策越来越复杂,而巴塞尔艺术展一直在努力安抚画廊的情绪,并且首次设立了160万美元的“团结救济基金”, 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告诉《艺术新闻》,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这个团结救济基金将分配给任何对展会销售感到失望的画廊。斯皮格勒说,对于参展商来说,有两个主要问题依然存在,销售的不确定性和到场收藏家数量的减少。
11
贝浩登画廊现场图,2021 © 摄影:Claire Dorn
同时,由于许多参展商没有旅行保险来支付酒店隔离费用,巴塞尔艺术展承诺承担这一费用,并将为任何检测结果呈阳性并留在瑞士进行检疫的参展商承担额外的酒店和旅行重新预订费用。巴塞尔艺术展设立的160万美元基金的运作方式是,每家画廊(理论上)都会得到承诺的10%的展位价格减免。这笔减价不会自动发放,而是由巴塞尔艺术展预留作为救济基金。展会结束后几周,在最后的发票发出之前,巴塞尔艺术展将询问每个画廊是否愿意选择加入或不加入这项基金,这取决于他们的销售情况。如果画廊对自己的销售情况感到满意,那么他们的部分将保留在基金中,并将分配给那些销售情况不佳并选择加入基金的画廊。这个分配系统将由一个独立的审计师管理。在这种情况下,2021年的巴塞尔艺术展是否会亏损?斯皮格勒回答说:“我们的目标是要有一个盈利的展会。显然,我们选择将这些利润的一部分贡献给画廊。但我们并不打算在亏损的情况下办展。我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对我们的利润的影响是可以接受的,在这个困难时期支持我们的画廊真的很重要。”
有一位经销商告诉斯皮格勒,他已经在“意象无限”卖出了两件作品,所以不需要这笔基金的钱。
12
13
萧涵秋,《流动中停留的皮革》,布面油画,45 x 38 cm,2021,图片来源:Tabula Rasa 画廊

今年9月的巴塞尔除了巴塞尔艺术展之外,还集中了设计迈阿密、LISTE巴塞尔艺博会(LISTE Art Fair Basel)等艺术和设计博览会的同时进行,专注于邀请适合年轻一代的画廊,LISTE巴塞尔艺博会在今年首次同时在线上线下的三个平台中进行。来自北京的Tabula Rasa画廊在今年首次参与在巴塞尔的展会,带来萧涵秋和张萌两位在英国和德国有生活经验的艺术家,画廊创始人刘亦嫄向《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没有往年的经验做比较,但是在开幕的两天时间内现场的交易活跃度和藏家数量都是可圈可点的,她对于现场销售情况也表示满意。根据她此前多次前往巴塞尔观展的经验,她认为疫情之前的现场肯定更为热闹,今年聚集在巴塞尔的人数明显少了很多,但是现场的买气以及藏家的诚意、展览的质量都是很高的。刘亦嫄坦言在展会第三天开幕时,已经实现多笔销售,而藏家的分布也比较平均,包括美国、瑞士和德国、法国等地的藏家,并且也集中于比较著名的私人藏家以及机构。

14

沈心怡,《丘比(我到你的荣耀里)》,珐琅漆、SLA树脂,2021,图片来源:Vacancy 画廊

15

胶囊画廊现场图,Art Basel,2021

来自上海的Vacancy画廊也参与了LISTE巴塞尔艺博会,呈现沈心怡个展“我到你的荣耀里”,以耳钉背托为灵感的作品在展位中以雕塑和装置的方式呈现。胶囊画廊则带来王海洋的个人项目“人鬼兽”,包括了艺术家在2018年至2020年间创作的一系列作品。

采访、撰文:Catherine Hickley、Tom Seymour、Gareth Harris、林佳珣排版:孙哲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