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2021拍卖市场的巴斯奇亚之春,来自街头的市场“战士”是怎样炼成的

May 25,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0
0 (1)

2021年佳士得亚洲春拍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图片来源:佳士得

5月24日晚,2021年佳士得亚洲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晚间拍卖落槌,斩获总成交额约15.8亿港元,拍前估价3.5亿-4.5亿港元的徐悲鸿《奴隶与狮》在专场中遗憾流拍,张大千的《碧峰古寺》以2.09亿港元成交,夺得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的第二名。整晚拍卖以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创作于1982年的《无题》领衔,以2.02亿港元落槌,加佣金2.34亿港元成交。

0 (2)

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1982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纵观2021年的春季拍场,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品毫无疑问成为焦点,在纽约、亚洲的多个拍场中夺得头筹。3月23日,创作于1982年的作品《战士》(Warriors)以3.23亿港元 (约4158万美元)成交,成为亚洲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价的西方艺术品,相较于该作品初次登上二级市场价格已翻23倍。5月11日,创作于1983年的巴斯奇亚的代表性“骷髅头骨”系列之一《既然如此》(In This Case)在纽约佳士得21世纪艺术晚拍中以9310.5万美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个人第二高的作品拍卖纪录。

0 (1)

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既然如此》(In This Case),1983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该作品于2007年由时尚品牌华伦天奴的创始人詹卡洛·詹米提(Giancarlo Giammetti)购自高古轩,对比其2002年99.95万美元的成交纪录,价格增长近92倍。5月12日,《对战美第奇》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以4400万美金落槌,成为艺术家个人第四高拍卖作品。此作品同样创作于1982年,由早期藏家所出,31年来从未易手。由此,2021年成为了巴斯奇亚作品的市场表现继2017年来的又一个高点。不仅如此,苏富比宣布将于6月邀请周杰伦担任客席策展,共同推出“Contemporary Curated:Asia”拍卖,曾经与巴斯奇亚一同登上《纽约时报》杂志封面的作品《无题》也将领衔该拍场,当一位艺术家作品集中地在当季拍场中出现,并频频以高价易手,支撑其20年进程的背后逻辑是什么?单位艺术家市场与宏观经济挂钩的经典案例是怎样?

0
0 (3)

尚-米榭·巴斯奇亚,图片来源:佳士得

巴斯奇亚1960年出生于布鲁克林,是海地和波多黎各的混血儿。他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一生创作了超过三千件作品。他的作品大胆、精力充沛、具有启发性,包含了许多社会、政治和文化符号。巴斯奇亚第一次是成名是由于成立了SAMO涂鸦二人组,在70年代末的曼哈顿街头留下了许多涂鸦作品,那个时期的纽约正是说唱、朋克、街头艺术等早期嘻哈文化的温床。他在20岁出头便在卡塞尔文献展、惠特尼双年展、MoMA PS1新浪潮展览中崭露头角,往往是参展的最年轻的艺术家,并受到了高古轩等画廊的青睐。

0 (2)

安迪·沃霍尔与尚-米榭·巴斯奇亚合照,图片来源:The Estate of Jean-Michel Basquiat

在此过程中巴斯奇亚结识了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后者成为了巴斯奇亚的良师益友,对他的艺术生涯影响颇深。1988年巴斯奇亚因吸食海洛因过量去世,此时他已成为了当代艺术界的偶像、青年天才。第二年MoMA收藏了他的作品,而MoMA此前曾一度拒绝来自巴斯奇亚的早期藏家的对他作品的捐赠。他的作品价值在其生命意外地戛然而止后一直稳步上升。在他去世十年后的1998年,他的一幅画成为第一件在拍卖会上拍出7位数价格的当代艺术品。2017年,日本科技新贵、知名藏家前泽友作以1.105亿美元拍得巴斯奇亚于1982年创作的作品《无题》,创下了巴斯奇亚作品至今的拍卖最高纪录,也使巴斯奇亚成为第一位在拍卖会上突破1亿美元门槛的当代艺术家。这幅作品由原藏家在1984年藏家以1.9万美元购得,在33年后的价格翻了5800倍。

0 (4)

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与尚-米榭·巴斯奇亚作品《无题》(1982),图片来源:Instagram

巴斯奇亚的成功,似乎吻合了大众对于天才艺术家和“纸醉金迷”的艺术圈种种传奇想象——年少时流浪街头从未接受正统艺术训练,一夜成名后穿着阿玛尼西装作画,与安迪·沃霍尔为友,和麦当娜谈恋爱,为毒品成瘾所困扰,被大卫·鲍伊(David Bowie)收藏,等等。

然而,在种种八卦的背后,支撑着他成为当代艺术市场独占鳌头地位的,却不仅仅只是其跌宕起伏却短暂的人生故事这么简单。以《战士》这幅作品为例,它创作于1982年,是巴斯奇亚巅峰时期的顶级杰作,也是其自述的创作主题“王、英雄主义、街头”的经典诠释。这幅作品的成功不仅在于大胆的色彩和构图。艺术家传奇的一生、对街头艺术的发扬、对艺术史养分的汲取,得到了平衡与融合,并淋漓尽致的于画布之上释放强大的力量。

0 (5)

尚-米榭·巴斯奇亚,《Dustheads》,1982 。2013年以4884万美元取得艺术家至今第三高拍卖记录,图片来源:佳士得

巴斯奇亚虽然从未就读于任何艺术院校,却从小时候就流连于纽约各大博物馆与美术馆之中,毕加索,马蒂斯等名垂青史的艺术名家的画作,就是他的教科书。巴斯奇亚将其与街头文化融合起来,使用文字、数字、象形图、标识等符号,在随机的物体和表面上进行绘画、喷漆、拼贴,使得他的画作充满了不同的元素。在1982年,巴斯奇亚完成了从街头到工作室的转变,他签约了新的艺术经纪,有了充足的巨幅画布和画具的供应,也已参加了MOMA PS1于1981年的 “新纽约/新浪潮” 现象级展览,结识了安迪沃霍尔,基思哈林等知名艺术家。在巴斯奇亚作品前十拍卖纪录中,全部创作于1981-1984年,其中1982年的作品占据半数。

0

在巴斯奇亚作品前十拍卖纪录中,全部创作于1981-1984年,其中1982年的作品占据7幅,前三名全部创作于1982年。数据来源:Artprice

在这个充满转折的年份里,巴斯奇亚的作品充满了大胆的线条、大尺幅的人物、明亮的色彩、实验性的拼贴等。这些来自街头创作中的活力和与成长过程中在博物馆受到的艺术史的熏陶有机结合在一起,内化成了巴斯奇亚的独特、本能式的创作语言,并发挥到了极致。他在看似矛盾的力量与看似对立的主题之间保持了良好的平衡:控制和自发性,隐喻与情感现实,城市形象和原始主义、财富与贫穷,融合与隔离,以及内在与外在经验等。

0 (3)

以创作时间来划分,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第一名便是1982年,此年份的作品拍卖成交额纪录约为近10亿美金,而巴斯奇亚创作于1982年的前7幅作品拍卖纪录不含佣金的落锤价已超过4.5亿美金。数据来源:Artprice

这些作品的特质使得巴斯奇亚得到来自学术界的认可,虽有争议,但巴斯奇亚作品看似直白的外表下扎实丰富的内涵是对其市场价格的长期稳定的有力支撑。据美国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富兰克林·西尔曼斯(Frankin Sirmans)的评论,他挪用了诗歌、绘画和油画,并将文字和图像、抽象、具象以及历史信息与当代批判相混合。他在他的绘画中使用社会评论作为反省的工具,认同他在当时黑人社区的经历,以及对权力结构和种族主义系统的攻击。他的视觉诗学在批评殖民主义和支持阶级斗争方面具有敏锐而直接的政治性。1983年,艺术家迈克·斯图尔特(Michael Stewart)因为在公众涂鸦被捕后因受伤死于警方的暴行,巴斯奇亚对此深有感触,在斯图尔特去世后的几天,于基思·哈林(Keith Harring)的工作室墙壁上创作《污损 –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Defacement (The Death of Michael Stewart)」。在近年的Black Lives Matter黑人平权运动中,该作品屡次被作为招贴画于游行示威中展示。

0 (6)

尚-米榭·巴斯奇亚,《污损 –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1983,图片来源:苏富比

0 (7)

巴斯奇亚毫无疑问是整个当代艺术市场的重要一部分。据Artprice数据,过去的20年内,全球当代艺术市场的拍卖收益超过了20亿美金,而市场最佳表现艺术家一直都是巴斯奇亚。在2000-2020年中,他共拍出了1480件作品,占其生涯所有创作的近一半,成交额近22亿美金。而巴斯奇亚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二人共占据了全球当代艺术拍卖12%的成交额。巴斯奇亚不仅是过去20年中拍卖总纪录最高的艺术家,其本人个人作品在2000-2020的拍卖成果占据全球前100拍卖纪录总成交额的36%。

0 (4)

不计入2021年的《战士》拍卖纪录,在2000-2020年中,他共拍出了1480件作品,占其生涯所有创作的近一半,成交额近22亿美金。数据来源:Artprice

据Mutual Art统计,巴斯奇亚的有记录的拍卖作品中,100万美元以上的作品数量占了30.43%,而销售总额占了95.32%。10万至1百万美元的作品数量占了总拍卖作品数量的24.81%,却仅占4.36%的销售总额。在销售表现最好的2017年,他的作品公开销售成交额占全球当代艺术拍卖总额的15%。而在这一年有2.5至3万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被售出。

巴斯奇亚曾说过,“我不是一位黑人艺术家,我是一个艺术家。”(I’m not a black artist. I’m an artist.)然而无论他的作品本身强烈的特质还是他的市场表现,都无可避免地在现实中从种族的角度被解读。近期非裔美国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上表现亮眼,与Black Lives Matter的黑人平权运动分不开。一方面,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历史中的不平等在慢慢被纠正,而另一方面,市场的不平衡现象依然十分显著。纵然阿莫阿科·波阿佛(Amoako Boafo)、托印·奥吉赫·奥杜托拉(Toyin Ojih Odutola)、凯恩德·威利(Kehinde Wiley)等人的作品轰动一时,在这两年春拍中取得了好成绩;巴斯奇亚、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等少数头部艺术家的销售业绩仍占据非裔艺术家业绩的主要构成。

0 (8)

2008至2018年,巴斯奇亚的拍卖成绩达到17亿美金,而其他所有的非裔美国艺术家拍卖成绩总和仅为4.6亿美金。图片来源:artagencypartners

0 (9)

这4.6亿美金又可细分为两部分,拍卖表现前5名的非裔美国艺术家总销售额为2.97亿美金,而其余的310名艺术家总销售额仅为1.64亿美金。图片来源:artagencypartners

2008至2018年,巴斯奇亚的拍卖成绩达到17亿美金,而其他所有的非裔美国艺术家拍卖成绩总和仅为4.6亿美金。这4.6亿美金又可细分为两部分,拍卖表现前5名的非裔美国艺术家总销售额为2.97亿美金,而其余的310名艺术家总销售额仅为1.64亿美金。而这一现象不仅限于非裔美国艺术家,更是当代艺术市场两极化的缩影,屡破天价的艺术家在聚光灯效应下越来越受到追捧,而二级市场上仍有庞大的鲜少曝光的艺术家群体。

0 (5)

过去20年中在拍卖市场中活跃的艺术家名单变化不大,并且一直有头部艺术家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极化现象。图片来源:Artprice

0 (10)
0 (6)

图片来源:Artprice

根据Artprice指数,以2000年的全球艺术指数为基准100点,巴斯奇亚的画作价格走势在2017-19年达到顶峰,在周期性调整中呈现上升趋势。2017年,其作品年度销售额在2017年达到顶峰3.6亿美金,共上拍127件售出100件。2020年销售额为1.17亿,共上拍163件,售出110件。出于正常回调和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近年来稍有回落。(2021年数据为截止至4月中旬)

2021年虽然只经历了春拍,巴斯奇亚的上拍作品中超预估价成交的已达61.76%,而流拍比例达到历史新低5.88%,对未来其市场走势释放出积极的信号。另一方面,由于18年至今的贸易战、国际政治动乱、疫情等对于国际经济的影响,拍卖行近年来对于高价上拍艺术品调低预估价格已成为吸引竞拍者和交易活跃度的方法之一。

0 (7)

巴斯奇亚的成交价与预估价中位数(去除最高及最低价的特殊波动)连年走低。图片来源:Mutual Art

0 (11)

相比2000年,当今艺术市场已今非昔比,经历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参与二级市场的艺术家增长近5倍,艺术作品增长近10倍,地理上传统的欧美发达国家扩大至了全球,尤其是亚洲和中东地区有显著增长。巴斯奇亚的作品在这20年间屡屡破纪录,拍卖纪录从170万美金到最近的4158万美金,翻了170倍。他的作品在1998年创造了第一个有史以来拍卖破百万的当代艺术纪录,在2017年成为了有史以来拍卖纪录最高的当代艺术作品;本年度至今上拍作品已有三幅进入了巴斯奇亚前十高拍卖成绩纪录,鲜明地说明了市场价值尺度的变化。

0 (8)

2000年以来中国艺术市场销售额增长了642倍,在今年也成为全球第一大艺术销售市场。图片来源:Artprice

与用毕加索为基准的“艺术指数”类似,二级市场中的巴斯奇亚作品数量与价格分布使其极其适合艺术品金融化,作为另类资产纳入财富管理和投资组合。在其作品率创拍卖纪录的年份,都处于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大规模的时期,货币流动性与消费的增加,推高了包括艺术品在内的实物资产的价格。另一方面,巴斯奇亚价格推高后的回落与低流动性周期,也与美国联邦资金市场利率的加息走势周期呈现强相关性。其作品的表现与宏观经济走势步调一致,在小周期均值回归中总体呈现稳定上升的态势。由此可预计,未来二至三年,巴斯奇亚的二级市场表现将类似2018至2019年,随着加息迎来回调,直至下一轮宏观经济宽松的信号出现。

0 (12)

让·米歇尔·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对战美第奇》(Versus Medici),1982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随着“千禧年藏家”和“新百万富翁”的涌入,线上艺术交易平台的普及,以及中国艺术市场的强劲发展,未来当代艺术市场将依然具有蓬勃增长的潜力。对于具有天然稀缺性和低流动性属性的艺术品来说,每一次交易记录都将某种程度上影响对于艺术家市场表现的判断,艺术品的价格走势在现实实践中往往与最有驱动力的买家的财务状况息息相关。在全球化的影响下,巴斯奇亚的藏家构成更加国际化、年轻化、多样化。这些新藏家对于巴斯奇亚的青睐不仅仅在于对黑人及嘻哈文化的流行的簇拥,更在于对超越了种族、国界、地域的更普世的独立精神、人本价值和后天习得的文化的认同。

巴斯奇亚及其画作已俨然成为了当代艺术的一个代表性的旗帜——潮流文化与反叛精神、争议与流行、市场表现与学术价值、审美与解构、城市与原始、贫富差距、种族阶级等社会与政治议题……他的作品承载了太多的象征,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群体将赋予其成千上万种不同的阐释和定义。其作品的价值能否经得起艺术的考验与经济周期的轮回,仍需留给时间检验。(撰文/黄韵奇;编辑/林佳珣)

英美两国通货膨胀率飙升,这对艺术市场意味着什么?

在物价攀升之际,投资者往往会购买艺术品以降低风险和增加回报。然而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艺术市场的繁荣很可能是昙花一现。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