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

疯狂的NFT热潮会改变艺术世界吗?一位艺术从业者的卧底观察

Mar 16,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Beeple作品《前500天》在佳士得以近7000万美元成交,买家宣布将为其建造一座虚拟博物馆;达米安·赫斯特也将进军NFT艺术品市场……与NFT艺术品有关的交易活动与讨论持续白热化,这其中有狂喜也有焦虑、有欢呼也有质疑。

加密艺术的“去中间商”属性,会改变现有艺术系统吗?
在一个相对公开的平台上,加密艺术是否等于艺术的完全平等化?
加密艺术会带来全新的价值评估体系及美学追求吗?
而NFT的使用有可能根除内幕交易,使交易信息真正实现透明吗?

作为一位从2017年涉猎区块链,并在近期专注研究NFT加密艺术品板块的艺术从业者,TABULA RASA画廊创始人、艺术有读播客主播刘亦嫄以自己投入其中的经历展开了对以上四个问题的观察和分析。

0 (1)
刘亦嫄
TABULA RASA画廊创始人
艺术有读播客主播

都说艺术市场追随资本,作为一个艺术市场的从业者,我也不能免俗。当看到数字艺术家beeple 的作品在NFT加密艺术的平台Nifty Gateway上拍卖了350万美金,并且3月12日又在佳士得高价售出,我不得不开始认真的对待这个我完全陌生的概念,NFT。因为我同样也经营这一家一级市场画廊,并也展览,代理和出售数字艺术(digital art),从亲身经验中我知道售卖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作品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NFT的出现是否意味着这一切都在改变?而NFT加密艺术交易中直接将买家和艺术家连接起来的特性也让我疑惑是否画廊行业也会随之受到威胁?

0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加密艺术市场销售数据,图片来源:blockonomi

在开始一切讨论之前,我还是想尽量的用我自己的语言把NFT解释清楚:NFT(non Fungible Token)是一种非同质化通证,它是一个架构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用大白话来解释, 它是一个放在云端的产权和保真证书。

NFT这种权益证明不同于比特币和以太币,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不会出现同样的两个NFT,它是不可分割的,一个NFT不可能像货币一样,被分割成几个更小的单位;它是安全不可更改的,所有NFT一旦形成就永不可更改的(包括删除,是的它将永远都存在在网络世界)。

因为NFT的这些属性,他自然会和有独特性的资产挂钩进行使用, 比如身份证明,知识产权,房产以及艺术品。从使用的角度来说,NFT有绝对正面的帮助,她保证了独特性资产的确权以及杜绝了作假的可能性。这些看似都好像可以解决困扰艺术市场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针对艺术市场的使用场景,在NFT中使用智能合约,可以将二次交易的利润按照某个比例自动打入艺术家的钱包。(欧洲一直有Artists Royalties 的法律规定,但是因为操作困难复杂,很难被严格执行)。这么听起来,NFT确实可以解决艺术世界的许多问题,但这些问题真的会被NFT解决吗,还是会创造出更多的问题?

0

Alice Bucknell,E-Z Kryptobuild,将已故的扎哈(Zaha Hadid)数字化重建作为Kryptobuild 的AI幽灵和非官方吉祥物,图片来源:Alice Bucknell

感谢clubhouse, 也让我们这种艺术圈的井底之蛙可以真正的去听听加密圈或者币圈对于NFT加密艺术的讨论是怎么样的,这也让我发现传统当代艺术圈(是的,当代艺术在这个语境下都需要加上“传统”两个字了)和加密圈的巨大隔阂。

在我准备艺术有读播客的时候,我曾经和不同行业的NFT研究者交谈过,技术圈认为传统艺术圈对于NFT加密艺术有巨大的误解和偏见。同样的,这个误解是双向的。接下来我想总结一些我观察到的加密圈观点以及我的想法。

0 (2)

这个采访的对象是NFT加密艺术世界中很有名的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联合创始人,看出加密圈对于艺术市场的误解之深,图片来源:Crypto YC

0 (3)

在不少的clubhouse 以及币圈新闻中,我这样的艺术从业者被称为守旧派,在守护一个即将被新势力攻破的旧世界秩序。艺术世界是个充满了阻隔和高墙的小社会,艺术市场的参与者中间包含了层层阶级。行业内的人都知道,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作品;我自己都有过几次被拒绝购买作品的经历,让人灰心丧气。NFT加密艺术的销售和平台的出现,让这高墙一夜之间被瓦解了,加密艺术没有排他性,任何人都可以在平台上注册账户,只要电子钱包余额够足,你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加密艺术作品。

AMEX黑卡和身份背景在加密艺术世界中一点都不重要。买家的身份不再是你,一个有社会属性的人,而是一个虚拟的钱包名称,一串数字。所以当你想要转手一件作品的时候,你不再需要面对画廊主或艺术家对你的“期许”,只需要动两下手指,就可以几秒内完成作品的全部交易,不需要考虑任何人情和面子问题。这样没有‘中间商’的世界是很完美,但同时也吸引了大量的投机者(flippers)进场占据交易。在目前的加密艺术的世界里,作品在几天内就被转手的情况经常出现的,只要有交易需求,作品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数次交易。击鼓传花,每个经手人都希望鼓声停,花在别人手里就行了。

0 (1)
0 (1)

Crypto Rain 视频作品,Marius Sperlich,北京时间3.16日上午7时截止拍卖,图片来源:艺术家推特@mariussperlich

继续回答去除中间商的问题, 在目前的加密艺术语境中,不光是交易中的中间商被去除,所有艺术生态中的中间环节都被忽略,我们都知道艺术家作品的价值体系建立要经过替代空间,商业画廊,美术馆和双年展展览以及重要美术馆收藏的漫长过程。而加密艺术市场的快速兴起,直接绕过了生态的基础建设,直接进入了艺术家和收藏家的交易,“交易=价值”,这是当被问起对于加密艺术的看法时,艺术家aaajiao 的回答。能不能交易以及交易的价格也成为价值判断的唯一标准。那么真空于艺术生态所建立的纯交易生态又能持续多久?Beeple 的拍卖记录并没有让我看到繁荣的市场,而是看到熟悉的泡沫正在破裂。

0 (2)

加密圈反复提到的包容社群,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在最大的NFT物品的交易平台Open Sea上,你可以看到超过一千多万件物品(不仅有艺术,还有其他收藏品,虚拟地产,域名以及游戏皮肤等),如何要在这一千多万种选择里找到你喜欢的东西,那么平台的重要性就被体现出来了。在比较活跃和规模化的几个平台里,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侧重点,像Rarible欢迎任何人“上链”参与,但作品也很快的被埋没在作品库的瀑布流中。也有像Nifty Gateway 这种邀请制和申请制的艺术平台,社交媒体的粉丝数量和艺术家既有的影响力都是审核的关键条件。这么看起来,新世界是否和旧世界越来越像了呢?

0 (3)

NFT交易平台 Open Sea 网站:Open Sea

0 (4)

我们现在看到活跃于NFT加密艺术世界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在传统的当代艺术世界中甚至不能被称为是艺术家和艺术品。他们的背景大都是设计师,制图师,CG动画师等(包括Beeple,在传统艺术领域可能会被称为一位商业艺术家)。而充斥在加密艺术平台的作品和Giphy以及DeviantArt 这样的免费图片网站相差无几,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花六位数去购买这些可以免费下载的gif图片呢?

0 (5)

一件模仿Banksy的作品在加密艺术交易平台售出90万美金,图片来源:Rarible

我在clubhouse得到的回答是,这种新的审美趣味也许不被旧世界的我们理解,但他却代表了新世界的标准。我有一种无知者无畏的即视感,因为缺少对艺术和艺术史的了解,许多交易平台充斥着大量的没有版权从Giphy上直接下载就拿来卖的作品,更别说还有一堆侵权大师作品和名人肖像的GIF图……想想此前一件模仿Banksy的作品卖了九十万美金的新闻 ,这事该找谁说理去?

0 (6)

NFT 的交易记录和价格全部可查,这看似可以解决艺术市场中暗箱操作或者价格不透明的问题。但我们所看到的透明是真的吗?加密艺术交易时显示的是钱包名字而不是背后所有人的真实姓名。一个人可以拥有无数个钱包,左右手交易轻而易举。Beeple在去年12月在Nifty Gateway上那次指标性的拍卖成绩,最后被媒体报道出,12位竞拍者其中11位是来自于同一位买家(Id 为metakovan)的11个不同名字的钱包。

0 (7)

metakovan在Twitter上用作个人头像的照片

而那最后一位幸运的竞拍者是因为紧张而比预期多抬高了40万美金,最终买到了一件作品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假设,如果没有最后一位的乌龙事件,所有作品都会被同一买家买走,而我们看的是十二位竞拍者的信息。而3月12日佳士得拍卖的beeple 近七千万美金作品的买家ID是metakovan,没错就是12月在Nifty Gateway 买了21件beeple作品中20件的那位。在这里,你有没有嗅到传统艺术市场里熟悉的味道?

0 (5)

佳士得拍卖行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关于Beeple 这件拍品的链上信息,包括了beeple 的虚拟钱包地址,任何人都可以查询到该钱包的所有转账往来,截图为2021年3月16日12:00的查询记录

更厉害的是,这位ID为metakovan的人参与创立的NFT基金metapurse 在今年1月的时候发行了名为B20(全称:The beeple 20)的代币,是一个将metakovan 12月拍卖回来的20件beeple作品进行所有权分配的加密货币。而佳士得拍卖结束之后,B20代币的价格暴涨。这也意味着很有可能,metakovan没有花多少钱,反而从这次新闻事件中赚的盆铂金满,想必这招,艺术世界还真的学不来。

0 (6)
0 (7)

2021年1月26日发布B20代币,共发行量为一千万,其中Metakovan持有比例为59%,最初代币定价为0.36美元/币,其定价和2020年12月拍得的20幅Beeple画作售价锚定。截止3月16日下午5时,单币价值14.78美元,图片来源:metapurser

0 (8)

写到这里,你一定认为我是位旧世界的守门人,坚决抵制NFT建立的新世界。但我必须要澄清的是,我反对的是利用NFT和区块链技术来创建所谓的‘艺术新世界’的那套充满矛盾的架构和话术。

0 (8)

拉斯·金(Lars King),《微胶囊-我是NFT》(Microchip Capsule – I AM NFT》,2021年,图片来源:Lars King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艺术市场一直都想要争取科技新贵们进入艺术收藏领域,从美国硅谷到深圳到北京798,艺术市场始终打不开科技圈的这扇大门。以北京798为例,即使附近有大型互联网公司,和798仅一墙之隔,但想让互联网公司的人走进画廊和美术馆观看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加密艺术的诞生无疑让购买数字艺术这件事破圈并变成可能了。熟悉的操作方式,交易的便捷都让艺术交易变的没有那么遥不可及。我相信虽然现在投机参与者非常多,但热潮退去,当真正好的数字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开始使用NFT带来的革新技术 ,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收藏数字艺术。

0 (2)
<h6<莎拉·祖克(Sarah Zucker),《现在做什么》(What Now),2020年,动画Gif来源:Sarah Zucker

其实在中国的艺术行业内,已经有认真研究区块链技术的策展人和学者在努力的推动新生态的基础建设。上海的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一直致力于媒体艺术的研究,创作和学术交流工作,而最近他们也在做人工智能的艺术实践,去年该馆的策展人毕昕和曹佳敏还策划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展览项目“加密_流形”。广州的时代美术馆也在2019年成立了媒介实验室,专门做艺术和新科技结合的实践与研究,而区块链也是他们的研究方向之一。这些研究不仅仅是从区块链的应用价值出发,更多的是从底层逻辑,用艺术创作的视角去参与,只有将基础艺术生态建设好,NFT的交易便利才值得发挥作用。

撰文/刘亦嫄
编辑/林佳珣
设计/孙哲

NFT投机热潮@TANC

大中华区超越美国成最大拍卖市场,最新巴塞尔艺术市场报告七大要点

第五版《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发布,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艺术品及古董销售额为501亿美元,成为2009年经济大衰退后的最低点。

Sorry. No data so far.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