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4.5亿NFT作品在佳士得售出,科技投资驱动的数字艺术交易进入新的狂欢

Mar 12,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640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以6934.6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4.5亿),图片来源:佳士得官网

3月11日晚,艺术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网拍中以6934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4.5亿元,不仅大幅刷新了NFT作品的拍卖纪录,成为最昂贵的NFT艺术品,该作品成为在世艺术家拍卖作品的第三高价。该作品从2月25日100美元的起拍价跃升,在截拍前的约20分钟,竞价达到2400万美元,而在最后几分钟内,数字急剧上升,有几个竞价以每口10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进行,将价格推至6025万美元落槌。在最后几分钟,佳士得网站承载了2200万人数的浏览量。

640 (1)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作之一,图片来源:佳士得

此次拍卖也是佳士得首次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允许通过数字钱包转账,以太币进行竞拍。不过,买家的佣金不能用加密货币支付,这意味着佳士得将赚取900多万美元的现金。据佳士得的统计,此次拍卖的竞拍者中,总共有33位活跃的竞价者来自11个国家,其中91%是佳士得的新客户。而在这些人的年龄分层中,58%来自千禧一代(1981-1996),33%来自X世代(1965-1980),而仅有6%来自Z世代(1997-2012),3%来自婴儿潮一代(1946-1964)。其中来自美洲的竞价者为多数,占比55%,27%的竞价者来自欧洲,而18%的竞价者来自亚洲。

640 (2)
在一个Beeple也在内,观众共同见证这一时刻的Clubhouse房间内,所有人都在庆祝他的成功,表示祝贺。无论是对于艺术家,还是币圈投资者,抑或是从业人员,这都是历史性的一刻。

640 (3)

Clubhouse截图,图片来源:TANC

此次拍卖距离Beeple此前创造的NFT艺术品拍卖纪录仅两周时间,《Crossroad》是以一段10秒的视频为主体的艺术品,在NFTs艺术品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上以660万美元成交。应艺术家的要求,佳士得选择不在拍卖中附加估价,让未知的市场运行。

作为一位坚持创作了多年的艺术家,Beeple则希望这件作品的成功成交能够激励那些坚持用数码创作艺术,但曾经默默无闻的艺术家们。“艺术家们在过去20年内在网络上一直在用各种硬件和软件进行艺术创作,但以往并没有一个可以真正拥有它们,或者收藏它们的渠道。有了NFTs,这种情况已经被改变。”他还表示我们正在见证艺术史的下一章节:数字艺术。

640 (4)

Beeple,《十字路口》(Crossroad),2020年,图片来源:Nifty Gateway

“今天的结果是对在佳士得发生的重大数字转型的恰当致敬,比如我们的业务发展,还有艺术的创作方式。”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专家诺亚·戴维斯(Noah Davis)在拍卖结束后的一份声明中说。“Beeple的成功证明了这个新生市场未来令人兴奋的可能性。今天的结果是对所有数字艺术家的号召。你的作品是有价值的,继续创作吧。”

640 (5)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作之一,图片来源:Beeple Crap

值得注意的是,从竞拍者细分来看,高达91%的竞拍者是佳士得的新成员,这也标志着基于数字和加密货币的艺术品对确保这家拍卖行的长久发展是有利的。佳士得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将在未来举行更多NFTs的销售,细节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布。

而随着拍卖行不断寻求创新和接触新观众的方式,毫无疑问,其他拍卖行也许会很快跟上。事实上,据《艺术新闻》报道,今年1月,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日拍的联合负责人马克斯·摩尔(Max Moore)就曾购买了匿名艺术家Pak的一件NFT作品,Pak的价格仅次于Beeple,是位列第二贵的NFT艺术家,但摩尔尚未透露这件作品的命运。

640 (6)
640 (7)

Beeple(左)和他的一件NFT作品(右),图片来源:TANC

Beeple的真名是Mike Winkelmann,他从一位成功的平面设计师和动画师,迅速崛起为艺术界最昂贵的名字之一,这打破了艺术市场内许多既有的等级价值观念。《Everyday: The First 5000 Days》现在是在世艺术家在拍卖会上售出的第三昂贵作品,仅次于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作品,但远超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Abstraktes Bild (599) (1986)》,该作品在2015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以4450万美元落槌。目前Beeple的拍卖纪录也高于包括拉斐尔和提香在内的大多数著名古典大师的作品。

640 (8)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作之一,图片来源:艺术家Instagram

他在拍卖会上的第一次大获成功是在2020年12月,他在Nifty Gateway上“投下”(Drop)了21件作品,NFTs艺术品通常是以限时“掉落”的方式发布。仅仅一个周末,这笔交易就净赚了350万美元,加上二级市场上的50万美元。根据《Esquire》杂志的报道,一个被认为在新加坡的神秘买家抢走了21件作品中的20件。而Beeple是在2020年10月,才开始了解NFT。

640 (9)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作之一,图片来源:Beeple Crap

在他看来,疫情的发生无疑加速了这个虚拟艺术世界的地震式转变,对于那些在没有实体展览的情况下挣扎的艺术家来说,NFTs平台提供了一个可见的收入渠道,智能合约会自动为艺术家提供未来所有销售的分成,通常是每笔10%左右。在很多情况下,艺术家目前并不从转售中获益。

640 (10)
640

Nifty Gateway网页截图

NFTs市场最具潜在破坏性的一个方面是,艺术家们不需要画廊和拍卖行的中间商来销售他们的作品,尽管他们需要向制造NFT的网站支付费用。目前NFT市场中也出现了等级制度,每个交易平台就好比物理艺术世界中的画廊,他们分别代理艺术家,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进入“蓝筹”交易平台,例如Nifty Gateway。正如Beeple曾在《艺术新闻》的采访中所说,”任何人都可以在Rarible和OpenSea上卖东西,你可以直接去那里开始创建账户。但Nifty Gateway的问题是,他们每周只做六七个艺术家,而且等待名单很长。”

640 (11)
640 (12)

Grimes的WarNymph系列作品其二,图片来源:Nifty Gateway
第一条推特的拍卖页面,图片来源:TANC

推特CEO杰克·多西 (Jack Dorsey)也在NFT平台上拍买全世界第一条推特,目前的最高出价是250万美元,该拍卖将于3月21日截止,拍卖所得将直接捐赠予慈善组织。

正如Beeple所指出的那样,科技投资者们一直在推动NFT的热潮。“在加密技术上赚了很多钱的人启动了这个市场。而现在有些人已经开始炒作这些NFTs了。”(TANC)

Art Market Eye@TANC

疯狂的NFT热潮会改变艺术世界吗?一位艺术从业者的卧底观察

NFT会解决艺术交易的问题,还是制造更多问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