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5.95亿成交!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39年间上涨71倍

Jan 29, 2021   艺术新闻/中文版
640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Portrait of a Young Man Holding a Roundel)》, 1444/5年 – 1510年

当地时间1月28日10点,来自文艺复兴大师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在纽约苏富比“西洋古典艺术周”的“大师绘画&雕塑”专场中以9218.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5亿元)的价格成交。这一成交不仅创造了波提切利的个人拍卖新纪录,也创下苏富比拍卖会上的古典大师作品的最高价作品,不仅如此,该作品成为史上第二高价的西洋古典艺术品,仅次于达芬奇的《救世主》。2021年全球首场拍卖会便以重磅成交顺利落槌。

640 (1)
Lilija Sitnika竞价《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

这件作品的竞拍过程仅仅持续了4.5分钟,仅有两位藏家参与,以7000万起拍,几个竞价之后将价格推至7800万美元,此后全场陷入平静的等待,最终以80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9218.4万美元。而这件作品似乎卖给了一位俄罗斯买家,因为它是由伦敦苏富比俄罗斯区域的董事兼高级客户联络员Lilija Sitnika与一位客户电话竞拍的。在她的领英简介上,Sitnika说她 “负责管理与一群超高净值俄罗斯客户的关系,为他们在苏富比全球各个类别的买卖交易提供服务”。据苏富比称,另一位参与竞价的是亚洲收藏家。

《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的原委托方是纽约地产大亨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但他在去年11月的突然离世,使人们对其遗产的处理方式产生各种猜测,其遗孀及儿子也曾向《纽约时报》表示有可能撤拍这件作品,并以其作为他们计划筹建的私人美术馆的镇馆之宝。对于这个想法,相信拍卖会上的顺利成交已经得到了解答。

640 (2)
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与其遗孀米娅·索洛(Mia Solow),图片来源:Will Ragozzino/Patrick McMullan

谢尔顿·索洛在1982年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仅以81万英镑(约合13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这件作品,如今39年过去,作品价格上涨约71倍。并且,索洛在去世之前就开始与苏富比谈判出售这件作品,并且在他的坚持下,没有进行任何担保。

如果回溯此前全球拍卖市场,会发现完全属于波提切利的作品非常少见,此前该艺术家的拍卖纪录仅为1040万美元,由《洛克菲勒圣母(The Rockefeller Madonna)》于2013年创下。去年12月,伦敦苏富比以100万英镑的价格将一幅有担保的波提切利油画《十字架上的基督》(Christ on the Cross)卖给了一位来自亚洲的在线竞拍者。
纵观近年的艺术品市场,尤其是拍场上的古典大师作品略显沉寂。偶尔也会有小说中的情节出现——2014年在法国阁楼里偶然发现的卡拉瓦乔,目前为止最贵的艺术品《救世主》,背后也是疑点重重。《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是近年来少有的溯源清晰,流传有序的作品。画作背面的序列号暗示它可能曾在17或者 18世纪的藏家手中停留过。

640 (1)
《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背面

这幅画最早的确切记载来源于威尔士卡那封格连利芬公园的纽伯勒家族的收藏,大概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纪末期。根据家族历史和文献记载,托马斯韦恩爵士(Sir Thomas Wynn )(1736-1807), 纽伯勒勋爵一世(New)被认为可能是该画作有记录可查的第一任主人。1782至1791年,托马斯爵士曾隐姓埋名在佛罗伦萨生活过。这幅画作很可能是他在这一时期购入的,也可能是时任托斯卡纳大公的利奥波德二世(1747-1792)的慷慨赠予。在佛罗伦萨纽伯勒勋爵娶了第二任妻子,并于1791年一起回到威尔士,可能带着这幅画一起。

根据纽伯勒家族的档案显示,1840至1870年间,纽伯勒一世的小儿子纽伯勒三世持续地买入画作,扩充家族收藏。这幅画也可能是在这时进入收藏,并在家族中世代相传,直到1932年,才随着纽伯勒家族四散的家财被伦敦画商弗兰克·萨宾(Frank Sabin)收入囊中。1941年这幅肖像又被转手卖给了杰出的英国物理学家和发明家托马斯莫顿爵士(Sir Thomas Merton) (1888-1969)。莫顿爵士在二战后的英国建立了声名显赫的欧洲古典大师绘画收藏。他对早期文艺复兴的意大利和尼德兰艺术尤为青睐,波提切利的这件肖像作品自然也就成为收藏中的亮点,频频亮相,被印在1950年出版的莫顿收藏图录的扉页上,还被用作1960年皇家艺术学院“意大利艺术在英国”展览的海报主视觉。

640
作品被印在1950年出版的莫顿收藏图录的扉页上

莫顿爵士夫妇逝世后,1982年,这幅肖像经由佳士得以81万英镑(约13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现任藏家,已故美国地产大亨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

自十八世纪末以来,这幅肖像画一直流转于各个知名的收藏,留下了丰富的文献记录,但围绕作者的讨论几乎从未停歇。许多关于艺术家的专著都忽略了这幅画的存在。直到艺术史学者罗贝托·隆基(Roberto Longhi)最先将作品归在和波提切利风格相似的弗朗切斯科·波提契尼(Francesco Botticini)名下,这一观点得到了包括时任大都会欧洲绘画部主席艾佛雷特‧法希(Everett Fahy)在内的专家的支持。

640 (3)
《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在苏富比预展现场

诺曼·罗森塔尔(Norman Rosenthal)告诉《艺术新闻》,他早年在英国皇家学院担任展览秘书期间,在1982年佳士得拍卖《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的前夜,他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后来才知道打电话的人就是索洛。索洛坦言,他正考虑买下这幅画,但问罗森塔尔是否愿意去拍卖会现场看一看,因为他想知道这幅画出自弗朗切斯科·波提契尼(Francesco Botticini),还是波提切利。罗森塔尔当即婉拒,称自己不是文艺复兴绘画的专家,但索洛不为所动。于是罗森塔尔赶往伦敦佳士得亲眼见到这件作品,并告诉索洛,他确实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件波提契尼,还是波提切利,但在他看来,这幅画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伟大肖像的缩影。第二天,索洛便顺利拍下这件作品。

640 (2)
X光射线下的《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

在过去半世纪,画作曾长期借展给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及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据盖蒂博物馆首席策展人伯顿·弗雷德里克森(Burton Fredericksen)透露,当时盖蒂博物馆曾有意将其纳入馆藏,但之后因为包括艾佛雷特‧法希(Everett Fahy)、纽约弗里克收藏馆(Frick Collection)馆长等权威人士都声明其为波提切利追随者弗朗西斯科‧波提契尼(Francesco Botticini)的作品,从而放弃了购藏的想法。文艺复兴专家劳伦斯·坎特(Laurence Kanter)近期也被纽约苏富比邀请观赏这幅画像。对于坎特而言,画作曲折的鉴定历史无伤大雅,最新的X光及红外线图像也并没曝露更多比一件 “绝妙的波提切利作品” 以外更多的资讯。

这些猜测和讨论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揭开面纱,但无论如何,这都代表着一个辉煌时代。正如纽约苏富比古代名画部门负责人克里斯托弗·阿波斯特(Christopher Apostle)表示。”这不仅是一幅特殊的画作,它也是美丽的缩影,也是西方文明开始的一个时刻。今天的成果是对这幅画本身和它所代表的一切的恰当致敬。”(撰文/韩楠、林佳珣)

*若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由苏富比提供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