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后2020报告|冲击和催化并存:三大国际拍行年报突显亚洲市场新契机,线上销售大幅攀升

Dec 24, 2020   TANC

新年临近,拍卖行相继公布年度拍卖总额,2020年苏富比年终收入略微领先于佳士得,其全球总销售额超过50亿美元,而佳士得则为44亿美元(34亿英镑),由于两家公司现在都是私人企业,其利润率并不公开。富艺斯尚未公布全球总销售额,但其亚洲区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总成交额,1.52亿美元(约11.8亿港元)。

对于一个被全球疫情破坏的年份,苏富比超50亿美元的总成交额整体而言可圈可点,比2019年的48亿美元有增长,但可能仍低于2018年的53亿美元。与此同时,佳士得的成交额为44亿美元,比去年相比减少了25%,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是现场拍卖会销售额的下降,且由于疫情,拍品供应亦受到影响。佳士得全球行政总裁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将2020年描述为一个具有“冲击和催化剂”的年份。新冠下的一年,拍卖行的年终报告记录了哪些反映这个时代的市场现象?

6402020年10月,苏富比苏富比伦敦及巴黎两地连场拍卖的伦敦直播室,图片来源:苏富比

数字销售大幅攀升
佳士得在线销售比去年增长262%
苏富比举办逾400场在线拍卖

苏富比的领先主要得益于其较为成功地转向创新的数字销售形式。该拍卖行称今年共举办了400多场在线拍卖,数量比去年增加30%,总成交额超过5.7亿美元,约为2019年的7倍,创下行业新高。“我们在1月和2月一直密切关注亚洲的事态发展,因此当封锁开始影响我们在全球各地的拍卖厅举行现场销售时,我们已经做好了反应的准备,”苏富比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总经理塞巴斯蒂安·范熙(Sebastian Fahey)表示:“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必须将整个现场拍卖时间表搬到网上,这对我们的员工来说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对我们的许多委托人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信心飞跃,幸好他们的信任是正确的。现场直播的形式非常不同,以前没有这样的形式。”

640 (1)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Inspired by the Oresteia of Aeschylus ),1981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在第一次完全在线举行的大型直播晚间拍卖会上,苏富比售出了今年的头号拍品——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Triptych Inspired by The Oresteia of Aeschylus)(1981年),成交价8450万美元,竞价过程中一位竞价者所出的7310万美元也成为苏富比有史以来通过在线出价的最高竞价。

640 (2)佳士得ONE全球联合拍卖纽约拍场中,洛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裸体与欢愉画》(Nude with Joyous Painting)以4624万美元成交,图片来源:佳士得

佳士得的报告也显示数字销售领域的巨大增长,在线销售比去年增长了262%,占2.43亿英镑,这也是该拍卖行在这一渠道创下的销售纪录。近年来佳士得的年终总销售额受到几件巨额拍品的提振,比如2018年4.5亿美元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兔子》(Rabbit)在去年以9100万美元成交,而今年的顶级拍品,洛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裸体与欢愉画》(Nude with Joyous Painting)以4624万美元成交。

私人洽购热潮使数据上升
苏富比私人洽购总销售额增长50%
佳士得则比去年攀升了57%

在高端艺术市场,更多故事发生在那些紧闭的门后面,两家拍卖行都报告了2020年这一年间创纪录的私人洽购表现。苏富比今年的私人洽购(至12月18日)总成交额超过15亿美元,包括那件通过绝密竞投售出的九尺高的阿尔伯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作品《站立的女人 I》,尽管最终成交价未披露,但这件作品的出价大约在9000万美元以上。

640 (3)阿尔伯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站立的女人 I》,1960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与苏富比去年的私人洽购业务相比,15亿美元的总销售额增长了50%以上,也是该行业的历史纪录。为了加强谨慎的私人洽购业务,苏富比目前已任命前高古轩伦敦及日内瓦总监Michael Gumener为其国际私人洽购部高级总监。

佳士得也报告了私人洽购业务的蓬勃发展,私人洽购销售额比去年攀升了57%,达到13亿美元,售出3件超过1亿美元的作品,12件价格超过2500万美元的作品。事实上,佳士得今年通过私人洽购售出的2500万美元以上作品比拍卖会上的还多。尽管佳士得美洲区企业传讯部主管Erin McAndrew称这是一种 “罕见的情况”,但这也印证了施俊安所说的 ,在“环境不确定”时期,在远离公众监督的情况下开展高价值交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他认为拍卖的未来将是“全渠道”的,包括在线、现场和私人洽购,他补充说,公司在各地区和各部门的“重大重组”导致了“与一些同事的伤心离别,包括长期服务的员工。”

亚洲呈现强韧复原力
苏富比亚洲拍卖总额达72亿港元
富艺斯香港实现有史以来最高总成交额

640佳士得在2020年举办了多场连接世界多地的联合拍卖,图片来源:佳士得

施俊安也对《艺术新闻》表示,回顾佳士得在2020年的历程,来自不同地域的买家表现也有不同,来自亚洲的竞价首次超过了来自美国的竞价。事实证明,今年亚洲藏家的购买力远比西方藏家旺盛。

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Kevin Ching)则表示,由于亚洲藏家的 “弹性需求”,其亚洲区2020年累计拍卖总额达9.32亿美元(约72亿港元),其中最高价拍品是来自中国书画板块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关于这件拍品的竞拍时长历时75分钟,在逾100口叫价中以3960万美元(约3.06亿港元)的价格成交,被上海龙美术馆投得,也成为苏富比香港历来最高价的中国书画拍品。亚洲地区也被证实是在线买家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在2020年增长一倍以上。在苏富比全球拍卖的前20件拍品中,亚洲客户竞拍了10件,购藏了9件。

640 (4)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图片来源:苏富比

尽管富艺斯仍未公布其全球总销售额,但亚洲部分的年度总成交额达1.52亿美元(约11.8亿港元),较去年相比增长24%,也是富艺斯在香港有史以来的最高总成交额。富艺斯携手保利香港举办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拍卖会则获得总成交额6600万美元(约5.08亿港元),亮点拍品包括以1.03亿港元成交的奈良美智《温室女孩》,创下艺术家拍卖第二高价,也刷新富艺斯香港有史以来最高成交拍品纪录。而在今年7月的春拍中,两件首度现身拍卖市场的赵无极狂草时期作品《22.6.63》和《24.10.63》以总价逾1亿港元的价格由同一位亚洲藏家投得。

年轻西方艺术家在亚洲市场受推崇
来自亚洲的年轻藏家涌现,购买力强

640 (5)卢卡斯·阿鲁达(Lucas Arruda),《无题》,2013年,在2020富艺斯、保利举办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中以378万港元成交,图片来源:富艺斯、保利香港

受到亚洲藏家追捧的不仅仅是受人尊敬的蓝筹艺术家们,年轻的西方艺术家也受到激烈争夺,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多位年轻艺术家创造了新拍卖纪录,这些艺术家包括达娜·舒茨(Dana Schutz)、萨尔曼·托尔(Salman Toor)和阿莫奥克·博福(Amoako Boafo)。今年佳士得拍卖会上45岁以下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成交的10件作品中,有9件是在香港拍卖场成交的。

640 (6)萨尔曼·托尔(Salman Toor),《团体舞蹈》,2012年,在2020富艺斯、保利举办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中以403万港元成交,图片来源:富艺斯、保利香港

同样,12月富艺斯香港拍卖会上,多位年轻艺术家也刷新了纪录。这些艺术家们包括: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卢卡斯·阿鲁达(Lucas Arruda)、莎拉·休斯(Shara Hughes)、加藤泉、王俊杰(Matthew Wong)(已故)。作品拍得高价的也有常出现于拍卖会的艺术家,如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和贝尔纳·弗里茨(Bernard Frize)。

640 (7)2020年7月纽约苏富比印象派、现代艺术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全球直播的香港现场,图片来源:苏富比

艺术咨询机构Gurr Johns的顾问柯明杰(Ben Clark)对于亚洲市场在新冠疫情危机下的强势这样总结:“在至少过去的3年里,我已经看到了亚洲市场在不断地发展,”他说:“但最近半年里市场有着决定性的改变。我们看到了更多新的年轻买家。他们通常是经由奢侈品或者珠宝进入艺术品收藏的行列。”2017到2019年间,柯明杰曾在香港担任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主要活跃于香港的艺术顾问亚历山大·埃雷拉(Alexandre Errera)认为,年轻藏家涌入艺术品拍卖市场是由多重因素决定的。他指出:“不管是香港还是大陆,投资市场都存在着大量的不确定性。目前市场上的投资机会不如从前,过去被作为主要投资对象的房地产,最近表现也有些疲软。”常驻香港的艺术品经销商Anna Nine说:“现在有一批三、四十岁左右的新晋年轻藏家出现在了市场上。他们通常来自于高科技领域,有着较强的消费能力。这批年轻藏家与上一代藏家有很大区别,在消费观上并不会像他们一样保守。并且他们的关注点都在当代艺术上。”

640 (8)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1996年,在7月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以1.148亿港元成交,成为西方艺术品在亚洲拍卖的第二高成交价没图片来源:苏富比

目前亚洲艺术市场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买家热衷于购买国际知名艺术家作品。除了大量新兴的年轻艺术家之外,最近的拍卖场上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及乔治·马修(George Mathieu)也备受关注。

640 (1)乔治.马修 ,《忆哈布斯堡王朝》,1978年,作品在12月佳士得香港秋拍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以1729万港元成交,图片来源:佳士得

“色彩丰富、商业化、易吸引人眼球的作品很受欢迎,”埃雷拉:“对这些年轻买家来说,购买50万美金到100万美金的作品就像买啤酒一样随意。他们通过Instagram和他们的朋友们来了解艺术家”。“香港的顶级藏家群体依旧很小,他们的购买行为没有改变,”柯明杰表示:“一些顶级的成交作品回到西方,真正的变化是年轻买家在较低层次市场上的绽放。”

苏富比和佳士得将在巴黎进行大型扩张
巴黎不会离场

640 (9)佳士得巴黎总部,图片来源:佳士得

随着英国脱欧后谈判进程的推进,以及运输和繁文缛节所带来的成本上涨问题,已经威胁到伦敦作为欧洲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地位。苏富比和佳士得都宣布在巴黎进行大型扩张,苏富比巴黎将在2023年之前把总部搬迁至近年关闭的巴黎老牌画廊伯恩海姆·朱恩画廊(Galerie Bernheim Jeune)的旧址,谈到此举时,范熙说:“作为业务所在,巴黎对我们而言越来越重要,几年来一直如此。收购这座建筑代表着我们新时代的开始。”同时,施俊安表示,“公司在法国的表现比集团其他公司更好。”佳士得也将扩建位于马蒂尼翁大道上的巴黎总部,1月份,这里将举办1-54非洲当代艺术博览会(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林佳珣、贺依云综合报道)

 

现在是投资当代艺术的好时机吗? 一键进入这8位艺术家作品所处的新兴市场

2020年,由于疫情带来的限制,各大画廊、拍卖行及艺术博览会纷纷被迫发展线上业务。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三大拍卖行的年度网络销售额相比去年分别增长了413%、120%、52%。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