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是国际权威的艺术媒体 The Art Newspaper 的中文版,由超媒体集团(前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Ltd 于2013年合作创办,与其他六种语言的版本,共同分享与拓展国际艺术网络,为全球华语读者报道中国和国际艺术界的动向,带来第一手艺术讯息和独家分析,月度出版的《艺术新闻/中文版》与即时更新的APP “艺术新闻iArt”以及网站 http://www.tanchinese.com,展现从艺术创作、博物馆、展览到艺术市场的全方位艺术生态,以及艺术与社会、文化、科技与商业的联系与发展趋势。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5号楼 5211室 邮编:200025
Room 5211,Building No.5,The Bridge 8, 10 Middle Jianguo Rd., Huangpu District,Shanghai,China. PC:200025

Tel: (8621) 6335 3637
Email: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客户经理

赵悦

EMAIL: yue_zhao@modernmedia.com.cn


客户执行

季佳雯

EMAIL: jijiawen@modernmedia.com.cn


TEL: +86 21 6335 3637-386

经济复苏,进口政策松动:东京现代能否成为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新拐点?

Jul 07, 2023   TANC
7月6日,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Tokyo Gendai,下称东京现代)在日本横滨国际平和会议场揭幕(展期为7月7日至9日,7月6日为VIP预览日)。该博览会由The Art Assembly主办,三井住友金融集团(SMBC Group)作为主要合作伙伴。博览会共来自世界各地的75家画廊参展,参展商包括赛迪HQ画廊(Sadie Coles HQ)、贝浩登、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等西方蓝筹画廊,以及来自日本和亚太地区的画廊,如东京的洗澡堂画廊(Scai The Bathhouse),在悉尼和奥克兰拥有空间的Fox Jensen Gallery,以及来自中国的马刺画廊、唐人当代艺术中心等,日本本土画廊在总参展画廊中约占四成。

艺博会选址在横滨国际平和会议场,地处横滨市,是更广泛的东京都市圈的一部分,位于东京本土西南20英里。东京现代的组织者、The Art Assembly博览会集团的联合创始人任天晋(Magnus Renfrew)表示,选址是“广泛咨询”后的结果:“在东京湾地区只有三个场地适合举办这样的活动,而横滨国际平和会议场拥有这三个场地中最好的交通连接。”

1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现场,2023年

博览会的组织者希望将展会作为一个跳板,让游客探索东京丰富的文化现场,包括艺术机构和商业画廊。与博览会同期的多个日本公立与私立美术馆均举办大型展览,包括森美术馆正在举行的“世界学堂:当代艺术中的国语、数学、理科、社会”,以及东京国立新美术馆的蔡国强新展“宇宙游——从‘原初火球’出发” ,一同展现了东京当代艺术生态的最新面貌。

繁琐的税收结构一直以来都是东京尽管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文化资本,但与其他全球金融中心相比仍缺乏巨大艺术市场的原因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东京现代艺博会是日本第一个在活动期间被授予保税地位的国际艺术博览会,这意味着国际参展商无需预付关税和10%的销售税即可进行艺术品交易。这消除了在任何潜在的艺术品销售之前将销售税作为押金的壁垒,从而大大提高了日本艺术市场对国际画廊主的可及性和效率。该保税的举措是在2020年和2021年日本法律修订之后产生的,这些法律允许引入保税区以实现艺术品更便捷的交易。“如果你带来了一个高价值的展位,预付10%的费用将对现金流造成很大的压力。消除这一障碍对于鼓励画廊的参与非常有利。”任天晋表示,博览会与日本税务局之间进行了数月的讨论以取得这一结果。“日本的艺术市场落后于它理应呈现的状态。”任天晋相信东京现代将成为这个城市艺术市场繁荣的催化剂,并补充说,缺乏一个大型的国际博览会 “肯定会阻碍事情的发展”。

The Art Assembly是由任天晋、Sandy Angus与Tim Etchells发起的国际艺术博览会联盟,重点关注亚太地区,旗下包括Art Central Hong Kong、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Taipei Dangdai)、印度艺术博览会(India Art Fair)、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Sydney Contemporary)、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以及于今年1月在新加坡举办的首届新加坡艺博会(ART SG)等,正逐渐完善为一个亚太地区中等规模的艺术博览会群落。

2

融汇国际与本土画廊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行业交流者的东京现代艺博会的现场,不仅是国际画廊将艺术家介绍到日本的契机,亦是日本本土画廊将日本艺术家推向更广泛的国际受众的平台,这些画廊呈现的作品不乏具有强烈的日本传统文化特点与美学特征,抑或对其当代社会进行反思,也不乏具有日本卡通与流行文化趣味的作品展示,展现出多维的当代面向。

日本当代艺术画廊洗澡堂画廊(SCAI The Bathhouse)创立于1993年,由一间有200年历史的老澡堂改造而成,在本次展会中带来了宫岛达男、达伦·艾蒙德(Darren Almond)等艺术家的创作,以及何翔宇的“柠檬计划”、“可乐计划”系列作品。

3洗澡堂画廊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图片来源:洗澡堂画廊

在继新加坡艺博会ART SG等博览会带来备受好评的石田徹也(Tetsuya Ishida)个人项目后,Wada Fine Arts Y++在本次艺博会再次带来石田徹也的个人呈现——其装置作品《2023年1月》。石田徹也创作中的拟人化主题时常呈现为生活在荒谬社会中的可怜成人,并在某些时刻以强烈的悲伤与愤怒情绪在其体内涌现,并转向自身。本次的展位呈现试图进一步窥探石田徹也创作中拟人化的源头。

4Wada Fine Arts Y++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来自东京的画廊Art Front Gallery在“Eda” (Branch)单元(该单元致力于呈现知名或历史性艺术家的个展或双个展,或者主题性的展示)以“什么是当代世界的现实”(What is reality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为主题,呈现了生于日本,现居巴黎的艺术家名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以及以计算机图形为主题创作的艺术家原田郁(Iku Harada)的作品。名川俣正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活跃于艺术世界的前沿,并在这一时期参与卡塞尔文献展与威尼斯双年展,以使用木材包裹建筑的公共项目为人所知。

5Art Front Gallery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艸居(Sokyo Gallery)带来梅津庸一(Yoichi Umetsu)的个展“作家与工人的展示”,梅津的版画、陶板、陶艺、绘画和屏风与其原创的展示台一同陈列。对于梅津来说,陶艺和版画不仅仅是作品的媒介,正如现代艺术界经常出现的情况——工匠常常代替艺术家进行作品创作,梅津认为有必要重新审视其与工作室之间的关系。展位同时展出了民艺运动的核心艺术家河井寛次郎,以及受克雷和毕加索启发并创造了“陶瓷雕塑”的八木一夫的在艺术市场中极为罕见的作品,与梅津的作品并列展示,以思考美术作为一种产业以及对“艺术家”的定义。

6艸居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由华人唐圣予在东京创办的隐丘画廊受到家族收藏的影响,本次在东京现代带来了七户優(Masaru Shichinohe)、佐藤晋也(Shinya SATO)两位艺术家的呈现。唐圣予表示,这是东京首次迎来如此大规模的国际性当代艺术博览会,并将其视作日本当代艺术市场走向蓬勃的重要结点。

7隐丘画廊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图片来源:隐丘画廊

对于许多未在日本本土设有空间的国际画廊来说,本次参展是画廊面貌一次难得的在日本较为全面的呈现,因此众多画廊均以群展的形式带来其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作品,同时亦结合日本观众的本土趣味进行作品选择的考量。

贝浩登画廊带来了新秀艺术家玛蒂尔德·丹尼丝(Mathilde Denize)与Aryo Toh Djojo的双人展位呈现,法国艺术家玛蒂尔德·丹尼丝流动的画作融合了微妙的姿态和形式,呈现为一个个支离破碎的艺术时刻。加利福尼亚艺术家Aryo Toh Djojo的全新画作展示了其精致的喷枪技术,作品结合科幻小说与讽刺的元素,偶尔插入洛杉矶的标志性地标作为背景。画廊负责人表示,此次艺术家的选择是结合日本本土趣味的考量。2017年,贝浩登在继巴黎、香港、纽约和首尔后,于日本东京六本木新城的金字塔大楼底楼开设了其亚洲地区的第三个空间。

8贝浩登画廊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图片来源:贝浩登

赛迪HQ画廊带来艺术家亚历克斯·达·科特(Alex Da Corte)创作于2023年的新系列“圣艾莫”(St Elmo),作品既被重新设计为一个美好的、熟悉的物品,也是一个虚假的记忆,代表了一个精致的怀旧时刻,首次离奇地被包裹一个在初到文化的物件之中。其他在展位呈现的艺术家还包括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卡蒂·赫克(Kati Heck)、乔纳森·林登·切斯(Jonathan Lyndon Chase)、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等。

9赛迪HQ画廊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来自爱丁堡的Ingieby Gallery在展位带来尼克·高斯(Nick Goss)、卡勒.英纳斯(Callum Innes)、凯蒂·帕特森(Katie Paterson)与卡罗琳·沃克(Caroline Walker)等艺术家的作品。画廊负责人Richard Ingleby表示,画廊自第一届香港艺博会Art HK起持续参与The Art Assembly旗下组织的艺博会,此次是第一次来到东京,画廊十分看重本地的美术馆、基金会与私人收藏的基础。

10Ingieby Gallery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图片来源:Ingieby Gallery

Fox Jensen Gallery由安德鲁·詹森(Andrew Jensen)与艾玛·福克斯(Emma Fox)于 1988 年在新西兰创立,2011 年初,画廊扩展到澳大利亚,在悉尼开设了第二家画廊。画廊带来的澳大利亚艺术家科恩·杨(Coen Young)的“镜子研究”(STUDY FOR A MIRROR)系列以纸上丙烯、大理石粉、珐琅和硝酸银作为材料,艺术家创造的镜面错觉般的绘画形式,在展览现场吸引了不少藏家和观众的注意,他的作品此前曾被悉尼ArtBank、珀斯默多克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收藏。另一位澳大利亚艺术家托米斯拉夫·尼科利奇(Tomislav Nikolic)则以彩色方形的多层绘画展示出建立秩序的耐心与色彩的密度带来的眩晕感。这家立足于澳洲的画廊每年都会参加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奥克兰艺术博览会和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同时也代理了来自美国、奥地利、德国等不同国家的艺术家。第一次来到东京参加艺博会,安德鲁·詹森与艾玛·福克斯既遇见了之前在香港见到的不少亚洲藏家,还见识了不少本地面孔,也被观众对于作品的认真询问所感染。

11

12Fox Jensen Gallery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在参展的中国画廊中,能见得更多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具有代表性的成熟艺术家的代表之作。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在展位呈现了艾未未、乔纳斯·博格特(Jonas Burgert)、蔡磊、陈英杰、江上越(Etsu Egami)、岳敏君等15位艺术家的最新系列作品,包括艾未未的兽首镀金雕像与一组大尺幅的乐高积木拼贴。

13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马刺画廊带来艺术家黄锐、邱岸雄、乌雷(Ulay)、安塞姆·雷尔(Anselm Reyle)、邢丹文等艺术家的作品,包括黄锐创作于2018年的布面油画《禅空间》,《禅空间》系列始于80年代,是艺术家向“艺术的终极命题”不断进发的成果。邱岸雄的“新山海经”系列始于2006年,这些木刻版画重新阐释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山海经》,描绘了一个神秘的带有寓言性的世界。画廊合伙人贾伟表示,本次博览会的大量观众参与度是其没想到的,画廊亦对拓展日本的本土市场充满希望。

14马刺画廊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15

本届东京当代特别设立的“NE”(Root,根)板块对日本本土的基金会(财团)进行了集中介绍,这些基金会在本届艺博会上展示了其特别项目,包括:大林基金会(Obayashi Foundation)展示了其对艺术家、思想家和研究者的支持,重点关注城市发展与健康城市的建设;福武财团(Fukutake Foundation)介绍了其在倍乐生艺术场直岛(Benesse Art Site Naoshima)的一系列举措,及其在濑户内海的直岛、丰岛和犬岛进行的艺术项目;吉井基金会(Yoshii Foundation)带来了跨学科数字艺术家真锅大度(Daito Manabe)的特展;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创立的小田原艺术基金会(Odawara Art Foundation)展示了由杉本打造的江之浦测候所(Enoura Observatory)的展览;而田口艺术收藏(Taguchi Art Collection)则推出了一系列教育项目,其中包括面向中小学生的展览等。

16小田原艺术基金会在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呈现江之浦测候所的展览,2023年

大型财团在日本本土对艺术生态的影响是持续并不断演进的,财团的领导者同时也是重要的收藏家。在泡沫经济现象逐渐白热化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凭借强势的购买力,日本企业从画商及拍卖行中购得了大量的现当代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大部分被视作一种投资,在资本市场中几经易手。泡沫经济破灭后,大量的艺术作品则再次流进海外市场。一方面,艺术品如同奢侈品一般,反映了日本经济的涨落;另一方面,对艺术品交易的热衷也是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艺术教育普及的结果,东京富士美术馆、森美术馆、京都福田美术馆、冈山大原美术馆、Artizon美术馆 [前普利司通美术馆,创办者是日本轮胎产业巨头、收藏家石桥正二郎(Ishibashi Shōzirō)] 等私人美术馆背后都由大型企业所支持,美术馆再通过展览、教育项目和赞助反哺社会和艺术界。

17福武财团展位现场,东京现代艺术博览会,2023年

除了在艺博会上开设专门展示基金会项目的板块,几位日本国内的重要企业家及收藏家也是本届艺博会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包括:森佳子 [Yoshiko Mori,现森美术馆主席、森集团董事会成员,其丈夫是森美术馆创始人森稔(Minoru Mori)]、田口美和 [Miwa Taguchi,田口艺术收藏创始人,其父亲田口弘(Hiroshi Taguchi)是制造巨头三井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大林刚郎(Takeo Obayashi,大林建设集团社长、大林基金会董事会主席)。

本届艺博会联动了东京的部分私人美术馆,通过“卫星展”将艺术热度辐射至周边。其中包括森美术馆正在举行的“世界学堂:当代艺术中的国语、数学、理科、社会”,在森美术馆创办20周年之际,集中展示其收藏;Artizon美术馆的“抽象主义:抽象画的起源与演变——塞尚、野兽派、立体派至今”,展品中的60%来自石桥基金会收藏。

私人美术馆在艺博会期间的“野心”不止是“借东风”展示其收藏,对全球性的当代艺术新议题也产生了主动的关切和推动。本届博览会特别策划的主题展览 “真实生活:日本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便是由Artizon美术馆副馆长笠原美智子(Michiko Kasahara)和东京都写真美术馆策展人山田由梨(Yuri Yamada)一同策划,呈现了一批日本领先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池村玲子(Leiko Ikemura)、米田知子(Tomoko Yoneda)、山元彩香(Ayaka Yamamoto)、杉浦邦恵(Kunié Sugiura)与长岛有里枝(Yurie Nagashima)。笠原美智子与山田由梨表示:“这次展览展出了一系列跨代际的杰出日本当代女性艺术家,虽然日本的体制仍然陈旧,但今天的女性艺术家正在创造非凡的作品,根据她们个人的日常经验和记忆扩大想象力。在博览会内举办展览,开辟了一个新鲜的空间,让这些问题能够相互产生共鸣,超越各个画廊的界限。”

18“真实生活:日本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创作” 展览现场,左侧展墙为米田知子作品,正面展墙为山元彩香作品
20长岛有里枝作品在“真实生活:日本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创作” 展览现场

除了私人美术馆,公立美术馆也参与到这次由艺博会带动的“联动”之中。例如,在东京当代艺术的核心地带六本木,东京国立新美术馆的蔡国强新展“宇宙游——从‘原初火球’出发” 亦是艺博会的卫星展之一。

21“宇宙游——从‘原初火球’出发”展览现场,东京国立新美术馆,2023年 摄影:顾剑亨,图片来源:蔡国强工作室

以本次艺博会为镜,日本的艺术市场生态是否正处在转变的关键节点?

在过去的十年中,日本的艺术市场逐渐趋于稳定。根据最新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2022年日本的艺术经销商销售总额上涨了28%,总额的81%由日本本土藏家所贡献。稳定的国内市场使得日本艺术市场即使在疫情期间也保持在相对平稳的状态。

告别“失去的30年”,日本经济开始走向复苏和回暖。2022年,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逐渐放松,通胀率复苏,日本消费水平开始回升,国际贸易活动频率增加,宏观经济面明显改善。2023年日本第一季度经济增速高于预期。Blum&Poe画廊的联合创始人,本届艺博会的推举委员会成员蒂姆·布鲁姆 (Tim Blum)表示:“随着日本藏家缓慢而稳定的崛起,以及日本艺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影响力,现在感觉是举办高水准全球性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最佳时机。”

事实上,东京现代并不是第一场将国际当代艺术目光聚焦东京的大型艺术盛会。2021年,首届东京艺术周(Art Week Tokyo)在东京举办,该活动由日本当代艺术平台(Japan Contemporary Art Platform)及日本现代美术商协会合作举办,由巴塞尔艺术展支持,呈现了亚洲艺术圈正在不断建立和发展的趋势。

尽管本届东京现代释放出了一定的市场乐观信号,但是日本长期以来的以古董、日本传统绘画和现代艺术(尤其是大师作品)为内容的相对保守的收藏体系仍是其艺术市场的主流力量,从本届东京现代起步,日本的艺术市场是否会更为开放地拓展更为多元化的国际当代艺术,进行结构性的改变和更新,仍有待观察。

撰文/TANC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Tokyo Gendai与TANC提供

 

BANK十年,一个美国人在中国当代艺术现场的“非常理出牌”

“如果说BANK有什么选择艺术家的延续性/标准,那就是总是可以让人感到惊讶。”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